【Steve Jobs.一】Steve為何問應徵者:你還是處男嗎?——重用A+叛逆鬼才

【Steve Jobs.一】Steve為何問應徵者:你還是處男嗎?——重用A+叛逆鬼才
Photo Credit: Franco Sanchez Youtube 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Steve渴求的人才不僅僅只有某方面的才能,而且這種才能到了一個地步,能夠「內化成」一種叛逆的情緒,因為只有到達這層次的人,才敢於說出自己堅信的想法,不管面對的是何人,只關心如何理解一件事甚至促成它,過程中為了成果,能夠接受一切壓力和打擊。在卓越的成果面前,那些情緒傷害、自尊心顯得次要,大家必須像海盜一樣堅強,受得起損傷。

Steve Jobs眼中,「全天下的人只有神和白癡的分別」

Screen_Shot_2017-06-28_at_4_57_21_PM
Photo Credit: Franco Sanchez Youtube 截圖

從首次使用iPhone3Gs、iPad2等體驗,筆者當年已對蘋果(Apple)產品心悅誠服,自從喬布斯(Steve Jobs)2011年逝世以後,一直未有機緣重新回望這位「科技企業家與思想家」,現在打算透過一系列篇章作為紀念、分享感思。

前一系列文章,主要重溫Steve生前唯一授權傳記《賈伯斯傳》(Steve Jobs)的一些重點;後一系列文章,則以《成為賈伯斯》(Becoming Steve Jobs)補足觀點,從不同角度思考他為人們帶來的啟示,或汲取教訓。值得一提的是,Steve除了找來一批批天才橫溢的人貢獻出卓越的電子產品,也一如歷史上的思想家造就一個時代的啟蒙,有能自圓其說的獨到見解,成為不少人的心靈導師,不管他們的事業與科技產品有沒有關係,正如一位思想家的啟蒙意義,絕不囿於生前的職業本身。最近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引人談論的一段分享,表示「企業家有沒有自信延攬比自己還厲害的員工」非常重要,就是勇於招攬比自己更厲害的人才共事。

事實上,遠早於朱克伯格說這番話,Steve在用人方面已是科技界超級果敢與叛逆的代表,跟他共事的人都同樣叛逆,更重要的是這種叛逆與能力互相結合,彷彿他身邊的人都有資格成為教主,敢作敢為,勇於叛逆與創新。Steve往往二分地看待這個世界的人,只要不是「開悟智者」(enlightened),就是「笨蛋」(an asshole);做事表現不是「棒極」(the best),就是「爛透了」(totally shitty)。

Screen_Shot_2017-06-28_at_4_58_03_PM
Photo Credit: Franco Sanchez Youtube 截圖

與他共事的亞特金森(Bill Atkinson)便如此道:

「在賈伯斯底下工作,實在很不容易。在他眼裡,全天下的人只有神和白癡的分別。如果你是高高在上的神,那你就不能犯任何錯誤。像我們這些被他當作神的人,都知道自己只是凡人,也會做出錯誤的決定,也像任何人一樣會放屁,因此我們都很害怕哪天就要被他從高高的神壇踢下來。至於被他視為白癡的工程師,其實也很聰明、非常努力地工作,然而他們覺得永遠都得不到賈伯斯的賞識。」

問應徴者怪問題,看你反應:你還是處男嗎?

這種態度,的確見證在他聘請人才的時候。曾經,他特意問一位應徵者甚麼時候才「破處」(根據Walter Isaacson著作),一般人幾乎不會在面試場合碰到的問題。這事發生在20世紀80年代,當時Steve需要軟件人才合力造出更好的「麥金塔」(Macintosh)而招攬新成員,面試時他總會拋出古怪的問題,有時也會讓對方玩一下飛機射擊遊戲「守衛者」(Defender),目的是為了看看那人臨時的反應和表現。

Steve很重視跟他共事的人的才能、性格和態度,問應徵者一些「古靈精怪」的問題,就是想看看那人思想有沒有幽默感,能不能按情況靈活變通,所以Mac的軟件部門充滿鬼才。那時他面對一位拘謹又僵化的人來應徵,便索性問他:「你第一次性經驗是在什麼時候?」而且你不回答他便追問下去,對方自然不知所措、不懂回答。

Steve身邊的何茲菲德(Hertzfeld)一起面見應徵者,看到對方如此尷尬,便問一些技術問題,好讓他能說些甚麼,殊不知幾句之後,Steve在裝火雞咯咯地叫起來打斷他。結果這人放棄了,站起身說:「我想,我不適合這份工作。」

相信,每個人解讀這段經歷會有不同看法。筆者大膽假設,如果這位應徵者當時敢於向Steve發火,說出自己認為對工作很重要又執著的想法,連結到軟件技術之上,相信結果完全不同,即使Steve可能仍要確實他的才能,但是他會喜歡叛逆的人一起做事,能夠堅強接受衝擊又知道自己要成就甚麼的人。

Screen_Shot_2017-06-28_at_4_59_45_PM
Photo Credit: Franco Sanchez Youtube 截圖

Steve Jobs早就教懂下屬:A級的老闆會招攬A+級的員工

亦由於跟Steve共事的人如此多天才橫溢的鬼才,所以他們都懂得必要時叛變,只要具體知道如何用最好的方法突破,大可逆反他的意思。

就在Steve逝世後數年,曾與他一起工作的蓋伊.川崎(Guy Kawasaki)公開分享,多年以來從Steve身上學到甚麼,其中一項便是A級的老闆會招攬A+級的員工。原因在於,如果你為了安全感,害怕被下屬打敗,而聘請比你能力低一階的人,那麼,擔任主管的人也會照樣聘請比他能力低一階的人,他們一樣沒安全感,如此下去,到頭來還是老闆放心不來,要親力親為主導要務,無法專注在其他事上。

更嚴重就是,企業內A級的人請B級員工,B級的人請C級員工,如此類推底層的人可能是Z級的員工,那麼,這樣的企業是沒有任何創造突破的前途,老闆沒辦法專注在其他事上,沒辦法交託下屬推進。換來的是甚麼,他稱為「蠢蛋大爆炸」(Bozo explosion),就是一大批蠢人拖住企業的後腿,要上層費心力照顧。

就是怕別人不知我們是海盜:「絕不妥協,過程本身就是收穫」

話說回來,造出卓越的麥金塔電腦,痛擊自己曾經疼愛過的麗莎(Lisa)的那段日子,是Steve回憶人生最浪漫的時光。在1982年,Mac團隊來一場中途休息,數十名員工到鳥丘海灘(Pajaro Dunes)渡假,Steve說了些感言和信念:

「我們這五十人日日夜夜拚死拚活,為的就是要在宇宙掀起波瀾。我知道,我這個人或許有點難相處,但這的確是我這一生做過最有意思的事。」

活動期間,Steve高舉這些信念:

  • 「絕不妥協」(Don’t compromise)
  • 「延後總比做錯來得好」(It would be better to miss than to turn out the wrong thing)
  • 「直到出貨那一刻,才算大功告成」(It’s not done until it ships)
  • 「過程本身就是收穫」(The journey is the reward)

在Steve生日的時候,團隊在總部外的路上豎立大看板——「史帝夫,28歲生日快樂。過程本身就是收穫。海盜團隊同賀。」(Happy 28th Steve. The Journey is the Reward.—The Pirates.)

而屬設計部門的凱柏斯(Steve Capps)靜悄悄弄了支黑布海盜旗,畫上附有交叉骨頭的骷髏頭,雙眼是彩色的蘋果商標,插在大樓上。幾星期後,麗莎團隊搶走海盜旗,聲稱要交付贖金,後來又被凱柏斯拉隊搶回來。Steve愛死員工這樣創意無限、自作主張(自把自為)。

叛逆Steve Jobs只要有成果——他第一聲罵你「混蛋」,然後笑了

不過,有時候自作主張是需要付出代價的,首先是承受他憤怒地咆哮,然後你必須確實取得顯然的成果,或令他最終明白你的苦心是明智的。正如麥金塔電腦誕生之前,幾乎因為Steve的頑固和錯判而出事,他本要Apple內部專案小組完成崔姬(Twiggy)磁碟機,可是後來發現它讀寫失敗率過高,Steve選擇了事後認為完全錯誤的替代方案,他選擇了一間小型的日本磁碟供應商——阿爾卑斯電氣株式會社(Alps Electronics Co.)合作,可是,他們雖然收費廉價,但技術粗糙,連原型機也造不出來,Steve卻堅持讓他們接管磁碟機生產;Steve之所以採用小廠,是因為對Sony的代表及產品沒有好感,磁碟機不精緻也嫌太貴,下令不可跟Sony合作。

幸而得益於貝爾維的叛逆,他勸不了Steve採用另一替代方案,偷偷瞞著他跟Sony協議採用它的磁碟機。終於,到了1983年5月,麥金塔電腦距離正式推出沒多少時間,Steve才知道阿爾卑斯那邊竟要求多一年半時間才能造出磁碟機,這時貝爾維道出真相。Steve大罵他們「混蛋」之後,隨即笑了,知道他們救了麥金塔一命,他們證明了自己做了正確決定,促成壯舉。

RTRHD8L
Photo Credit: Mousse Mousse /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一位敢向Steve Jobs咆哮的人:「可否請你閉嘴?」

80年代太遠了嗎?就說近一點的iPhone吧。早在Steve提出打算要為iPhone做好多點觸控技術之前,艾夫(Johnathan Ive)已瞞著Steve私下引領團隊,額外抽時間在平日的專案以外,製造觸控板(Trackpad)多點觸控功能,這功能可轉移到螢幕上。因為艾夫知道Steve急躁狠下判斷,只要技術未夠好,可能把整個意念完全摧毀,他便不可能重提出來;艾夫唯有私下進行,深信只要多點觸控技術圓滿,小心安排展示環境,運用投映機,相信Steve會接納這項技術:

「(史蒂夫)很容易對事情太快就下判斷,所以我通常不會在別人面前秀東西給他看,因為他很可能會說,『這簡直是狗屎!』然後直接扼殺了那個創意。我覺得創意非常脆弱,所以在發展過程中,你必須溫柔以待。」

iPhone的誕生,還有另一位叛逆奇才魏文德(Wendell Weeks),他曾在20世紀60年代主導俗稱「大金剛」(Gorilla glass)的強化玻璃。Steve後來找到魏文德,認為iPhone螢幕必須造出這類不易碎裂的玻璃。可是二人最終見面,Steve滔滔不絕地談起製作流程,魏文德大概知道他略懂一二,但也顯得太無知,便大聲跟Steve說:「可否請你閉嘴,讓我給你上一堂玻璃課?」Steve一驚之下安靜了,細聽他如何藉離子交換法為玻璃加一壓縮層。

雖然在產能(capacity)方面遇上困難,Steve跟他說只要堅持必然可以找出解決辦法,最終魏文德果然在六個月之內造出全新的螢幕玻璃。在iPhone發布當天,魏文德收到Steve寄來的一封短箋:「沒有你,我們不可能做得到。」

為了卓越的成果,情感傷害和自尊心「顯得次要」

顯然,Steve渴求的人才不僅僅只有某方面的才能,而且這種才能到了一個地步,能夠「內化成」一種叛逆的情緒,因為只有到達這層次的人,才敢於說出自己堅信的想法,不管面對的是何人,只關心如何理解一件事甚至促成它,過程中為了成果,能夠接受一切壓力和打擊。在卓越的成果面前,那些情緒傷害、自尊心顯得次要,大家必須像海盜一樣堅強,受得起損傷。

正如Steve享受自我逆叛,他以同一標準接納他人的叛逆,這方面沒有輸打贏要。他在1995年接受傳媒訪問時說,只要他聽到有足夠理據的說法,他便會立即推倒之前的想法,採用新想法,不管是誰提出來的。他寧願跟才情橫溢的人共事,即使再難相處也認為值得,而且感到快樂,也是這樣的人才能促成更卓越的壯舉。

延伸閱讀:

  1. 【Steve Jobs.一】Steve為何問應徵者:你還是處男嗎?——重用A+叛逆鬼才
  2. 【Steve Jobs.二】Steve:迷幻藥..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iPhone背後是緣分和境界
  3. 【Steve Jobs.三】Steve:我認為Apple經得起時間考驗—iPhone X失落了海盜精神
  4. 【Steve Jobs.四】禪心Steve:如果蓋茲年輕時曾去印度靜修,眼界會開闊多了
  5. 【Steve Jobs.五】Steve:我不是殘酷暴君——傳聞與真相

參考資料︰

核稿編輯:tnlhk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