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垃圾危機:斗六4樓高「垃圾山」飄惡臭,29日起停收公家垃圾

雲林垃圾危機:斗六4樓高「垃圾山」飄惡臭,29日起停收公家垃圾
Photo credit:謝淑亞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雲林斗六市今年從3月開始,垃圾面臨「只進不出」的窘境,加上雲林縣環保局核予斗六市公所垃圾轉出量為「0」,導致原本臨時垃圾轉運站的囤積量暴增,目前該處堆置量已形同一座垃圾山。

境內垃圾七成得外送處理的雲林縣,面臨垃圾無處可去的危機,斗六虎溪里的垃圾轉運站,目前8,000多公噸的垃圾已堆到4層樓高,惡臭味讓市民表示受不了,縣政府卻未回應如何處置這些垃圾,斗六市公所昨(26)日宣布,29日開始將停收公家機關垃圾。

(中央社)

位在雲林斗六市虎溪里的垃圾轉運站,至今仍有8000多公噸垃圾尚未處理,導致垃圾已堆到4層樓高,經過日曬雨淋,遠處就聞得到惡臭,也出現一條黑色垃圾廢水。斗六市公所、市民代表會及里長等,昨(26)日上午到現場發表聲明,促請縣府及環保署出面解決,市長謝淑亞說,「真的已經受不了」。

雲林縣斗六市公所昨(26)日發布新聞稿,指出斗六市今年從3月開始,垃圾面臨「只進不出」的窘境,加上雲林縣環保局核予斗六市公所垃圾轉出量為「0」,無法將垃圾運至其他轉運站、掩埋場或焚化場,斗六市公所雖然在5月向環保局求援,也在雲林縣垃圾減量檢討會議上,提出盡速轉運的需求,卻始終沒有獲得縣政府核定垃圾轉出量的回應。導致原本僅作為臨時轉運功能的虎溪轉運站垃圾囤積量暴增,目前該處堆置量已形同一座垃圾山。

因垃圾囤積已超出臨時轉運站所能負荷的堆置量,垃圾危機一觸即發,斗六市公所、代表會及里長宣布,將從29日(本周四)開始停收公家機關垃圾,優先處理住家垃圾,也呼籲環保署拿出魄力,協助雲林縣的垃圾清運到其他縣市去處理。

市民代表會主席陳明章、副主席李政達及代表們也到現場,陳明章痛陳,去年11月抗爭一次,垃圾處理掉一些,但是今年3月至今又是只進不出,呼籲雲林縣政府及環保署出面解決,若再不作為,不排除將垃圾堆到縣府或環保局。

斗六市公所上午才在市區東南邊,舉行社口藝術水岸園區動土典禮,正式進入打造「斗六藝術客廳、中央公園」的建設階段,但是在西北郊區,卻有一座垃圾山及一條流出汙水的「黑龍江」,謝淑亞說,「斗六市民真的很無奈、很慨嘆」。

雲林縣垃圾危機:焚化廠未啟,委外焚燒需處理近兩倍的垃圾底渣

雲林縣林內鄉10年前興建垃圾焚化爐,但未通過環評無法啟用,導致各鄉鎮垃圾都運到外縣市焚化。

中時報導,林內焚化廠是前縣長張榮味任內,應環保署推動「一縣一焚化爐」政策所建,於2005年完工。然而,雲林前縣長蘇治芬上任後,宣布不啟用。

其實林內焚化廠在選址時,就遭林內鄉民強烈抗爭。蘋果報導,林內鄉長張維崢2015年受訪時表示,林內焚化爐附近一公里多的地方就有自來水淨水廠,近日又增設前置池,一旦啟用,勢必影響鄰近三縣市的共同水源。

沒有焚化爐,雲林縣垃圾焚燒過去都是委託外縣市處理。中時報導,雲林縣1天垃圾生產量約350公噸,約外運230噸垃圾(佔總垃圾量的65%)到外縣市焚化,其餘的交由7鄉鎮自行掩埋(約60公噸),而台西與麥寮2鄉鎮由台塑南亞代為焚化(約40公噸)。

但近年由於焚化所產生之底渣問題,已有外縣市政府主張基於「互惠原則」,要求雲林縣須將垃圾焚燒後的底渣加量運回,否則拒收垃圾。也就是雲林縣委外每焚燒1公噸的垃圾,就要運回1.8公噸底渣,雲林縣至今已運回5200多公噸,還有大約1,800公噸應運回而未運回。

面對底渣處理問題,中央社報導,雲林縣環保局長林長造說,正積極推動底渣資源化產品的公共工程去化,底渣運回及暫置是過渡期,他表示其他縣市如新竹縣,垃圾委外焚燒也要運回底渣,而且是各鄉鎮市要自行尋找暫置場所。林長造表示,希望雲林縣各鄉鎮市配合,「共體時艱」。

解決垃圾問題,雲林七月召開垃圾處理公聽會

民報報導,斗六市虎溪里的垃圾臨時轉運站,早就已經超過原規劃只暫置一個星期的垃圾量(約500公噸),為了不讓民眾將垃圾堆置家中無法處理,清潔隊只好盡量繼續收,但並非代表著還有容納的空間。

雲林縣成堆垃圾,目前斗六、斗南約有8,000公噸,西螺4,380公噸、虎尾3,700公噸、崙背1,770公噸,垃圾成為燙手山芋,至今全縣堆置超過2萬8,000公噸(中央社報導,另有民代指出已超過3萬公噸或更多)。

雲林縣長李進勇則表示,垃圾減量、資源回收、垃圾分類仍是垃圾處理的終極目標,表示將在7月召開雲林縣垃圾處理公聽會,檢討各鄉鎮市垃圾減量情形,勢必要有所「了斷」,終結垃圾夢魘。

而斗六市公所也表示,已盡全力實施垃圾分類及源頭減量政策,每日垃圾清運量自60公噸已降至約45噸,已初步達成垃圾減容減量的目標。市公所表示,目前為了不讓民眾將垃圾堆置家中無法處理,即使轉運站容納量早已超過負荷量,清潔隊也只能「超量」繼續收。

去年開始南部各縣市之間垃圾處理與焚化爐、掩埋場設置的垃圾大戰劍拔駑張,其中尤其以雲林縣最受困擾。《天下雜誌》網站在2016年12月底報導,雲林縣境內的垃圾有七成得運到其他縣市的掩埋場與焚化爐處理,僅三成留在雲林縣境內由掩埋場與台塑焚化爐處理。去年雲林縣一度委託台北市代燒垃圾。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