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毒?緝毒?從荷蘭、加拿大及英國的刑事政策觀點,檢視台灣當前的毒品政策

反毒?緝毒?從荷蘭、加拿大及英國的刑事政策觀點,檢視台灣當前的毒品政策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長久以來,我國毒品未有所謂的核心策略,首先我們必須有清楚的定位,應將毒品成癮者定位為病人或是犯罪人?如果成癮性是導致這些人一再施用毒品的原因,如何能期待將這些成癮的病人,監禁在醫療資源缺乏的矯正機關裡,能獲得有效的治療效果?

文:陳俞亨 Steven Chen(英國格拉斯哥大學人權與國際政治研究所畢業)

行政院於2017年6月24日提出「新世代反毒策略」及行動綱領,並預計投入有史以來鉅額之經費,預計編列新台幣100億元,與地方政府與民間團體合作,全力反毒。警政署長更宣示毒品零容忍,並著手修訂員警緝毒獎勵規定,將查緝毒品列為首要工作。從行政院各部會所提出之政策並挹注大量資源,可見台灣政府對於杜絕毒品之決心。

然而,從監獄的犯罪類型統計及毒品再犯率盛高的情況下,目前監獄收容的受刑人中,約有49%都與毒品案有關,其中三分之一為純吸食毒品者,毒品再犯率更高達約70%,顯示多年推行之毒品政策,似乎成效有限。因此,我們應該思考,當前台灣的毒品政策,是否在方向出了問題?國外的相關政策,或許可作為我國研議毒品政策之相關借鏡。

台灣對於施用毒品相關法律規定

對於施用毒品者,按我國毒品危害防制條例之相關規定,須應接受觀察勒戒之處分,若經觀察、勒戒後,檢察官認為無繼續施用毒品之傾向,應即釋放,並為不起訴之處分或不付審理之裁定,但若認為有繼續施用之傾向者,裁定令入戒治處所進行強制戒治,其期間為六個月以上,至無繼續強制戒治之必要為止。但戒治期間最長不得逾一年。強制戒治期滿,應即釋放,由檢察官為不起訴之處分或少年法院(地方法院少年法庭)為不付審理之裁定。

但若五年內,再犯單純毒品施用者,則無觀察勒戒及戒治之適用,按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0條規定,施用一級毒品(海洛因、嗎啡、古柯鹼等)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施用二級毒品者(大麻及安非他命等)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顯示我國刑事政策,對於施用毒品者,視為「病犯」的觀點,既是病人也是犯人,必須先接受觀察勒戒或戒治的治療,如接受治療後,五年內再犯者,則裁定送往監獄執行徒刑。

毒品成癮者應視為病人而非犯人

毒品犯現佔據矯正機關約一半的收容人數,警政單位現欲修法,鼓勵員警加強緝毒,可預見未來台灣矯正機關,毒品犯的收容人口,將有正成長之現象。但將毒品成癮者,在監獄執行徒刑,是否能得到良好的治療成效?從再犯率的角度顯示,似乎讓人備感質疑。然而毒品犯的高度再犯率,並非矯正人員之怠惰,而是台灣矯正機關之人力及資源十分有限。在我國許多矯正機關,甚至並無所謂社工員或心理師之編制,教誨師(負責輔導收容人之職員)平常除有龐大的行政業務外,尚須兼任社工員及心理師之業務,擔任輔導之角色。

按2017年4月底,法務部矯正署統計之資料,全國矯正機關教化人員僅有384名,全台總收容人數高達61,618名,平均每位教誨師須面對160.5位收容人。在矯正機關缺乏專業人力下,很難期待能給予毒品成癮者有良好的治療成效。而這些毒品成癮者出監後,再犯率更高達70%,只是一再不斷進出矯正機關,無形中浪費整體刑事司法資源。毒品犯的特質,以成癮的角度觀之,應視為病人,而非所謂如同一般犯罪人,在監獄接受徒刑,就能得到良好的成癮治療。

此外,現行毒品治療政策,依法規定,強制戒治最長期間也僅有一年,戒治期滿後,若該受戒治人仍有施用毒品的危險性,則無任何的法律規定,繼續施以強制的治療,只有毒品危害防制中心提供非強制性的追蹤輔導服務,但難以期待這些成癮者,能主動接受治療。強制戒治的規定,宛如期待毒品成癮者,在一年以內經過戒治所(矯正機關)的輔導後,每位受戒治人則會完全根治毒癮,甚至五年內再施用毒品,則無戒治治療的機會,直接發監執行。此點矛盾的政策,應列入修法的優先考量,重新將毒品犯定位,思考適當的治療處所,而非一再考量提高刑度,延長在監時間。

毒品除罪化的可行性:從減少傷害的角度切入

除罪化並不等於鼓勵使用毒品,也不是放任毒品施用者,而是改以不同的觀點,從減少傷害及視成癮者為病人的角度,尋求更有效的治療方式。荷蘭自1976年起,按毒品對於人體傷害及成癮性之種類,分為軟性毒品(soft drugs)及硬性毒品(hard drugs),其中對於軟性毒品,為杜絕幫派把持及走私毒品,及便利政府控管的情況下,對於個人施用軟性毒品(如大麻),在規定的劑量下(五克),可在咖啡店( coffee shop)購買。對於咖啡店的設立,也有相關限制,例如不得在店內有任何鼓勵使用軟性毒品的廣告 [1],也不得於學校250公尺內設置咖啡店 [2]。

軟性毒品除罪化後發現,荷蘭軟性毒品施用人數,不因除罪化後,有所謂高度成長的現象,僅與歐盟國家平均施用的人數相當,鄰國的葡萄牙於2001年將個人施用毒品全面合法化後,施用軟性毒品的人數,甚至低於歐盟整體平均值 [3]。加拿大現也面臨年輕族群大量使用大麻的情況,軟性毒品的走私,不僅讓組織犯罪賺進大把鈔票,也造成刑事司法體系嚴重的負擔。因此,加拿大政府於2017年研擬相關法案,讓大麻個人使用者,預定於2018年前予以合法化,由政府控管軟性毒品,並投注更多資源在公共衛生政策 [4]。

對於青少年派對藥物濫用的情況,荷蘭及加拿大多倫多,更在各派對或大型演唱會入口處,設立檢查站,除了宣導青少年切勿使用來路不明的藥物,也提供青少年檢查所用的派對藥物,是否參雜其他有害物質,藉此讓青少年知道,使用藥物及混合藥物的風險性。部分少年在得知可能造成的風險,有些甚至直接放棄所攜帶的藥物。加拿大及荷蘭政府之用意,均從「減少毒品傷害的角度」出發,而非所謂趁機藉此掃蕩,將用藥少年一網打盡,全送往監獄。毒品除罪化的預期效果,也是希望在有限的資源下,由原刑事司法掌控的大部分資源,轉向公共衛生治療,用來提升毒品控管與成癮者的治療成效。

將整體資源發揮最大效用

在英國,鑑於海洛因施用者常因共用針具,所造成HIV的感染日趨嚴重,故預定於2018年,在格拉斯哥(Glasgow)試辦英國第一間海洛因公共注射室(fix room),目的在於鼓勵海洛因施用者,切勿共用針頭,而到公共注射室,由政府提供乾淨的針具,並在衛生醫療人員的監督下,注射海洛因。除提供針具外,也趁機提供海洛因施用者相關衛教諮詢,鼓勵其接受治療及相關社群網絡服務。根據統計,自2015年起,在格拉斯哥地區,至少有78件確立被診斷因共用針具而感染HIV之案例,而這些人終身治療的經費,預估高達約2,900萬英鎊(約新台幣11億元),而自2017年截止,格拉斯哥地區又新增至90名因共用針具而感染愛滋的案例。

有鑑於此,英國政府希望藉由鼓勵施用者,前來政府設立的公共注射室,提供乾淨的針具,減少共用針具而感染愛滋病的情況發生,無形中,可節省龐大的醫療成本。即使英國現對於海洛因施用者尚未合法的情況下,但鑑於整體公共衛生的角度,希望藉由首間公營的海洛因注射室的試辦結果,評估未來毒品政策之走向 [5]。而目前台灣對於毒品政策,主要資源仍投注在刑事司法體系上,但查緝與治療的資源,似乎有失衡的情況,故適時該檢討,如何在有效的資源,發揮戒毒的最大功效。

我們真正期待的結果是什麼?

毒品使用氾濫已非一時之事,世界各國也刻正面臨此難題。但長久以來,我國毒品未有所謂的核心策略,首先我們必須有清楚的定位,應將毒品成癮者定位為病人或是犯罪人?如果成癮性是導致這些人一再施用毒品的原因,如何能期待將這些成癮的病人,監禁在醫療資源缺乏的矯正機關裡,能獲得有效的治療效果?政府應認清毒品施用者之特性,投注更多的資源在治療毒癮上,而非一味在刑事司法上,過度關注在毒品查緝的成效。

毒品施用者之治療,矯正機關絕非首選,應由衛生主管機關所主導,由專業醫護人員,透過專業戒癮課程,協助施用者戒除毒癮。反毒政策除了有賴足夠的資源外,也必須有正確的方向與策略,否則再多的資源投入,也恐難達到預期的效果。

註解

[1] Toleration policy regarding soft drugs and coffee shops | Drugs | Government.nl. Government.nl. Retrieved 26 June 2017

[2] Why Amsterdam’s coffeeshops are closing.(2017). Economist.com. Retrieved 26 June 2017

[3] Not mind-stretching enough.(2016). Economist.com. Retrieved 26 June 2017

[4] Canada to legalise marijuana 'by 2018' - BBC News.(2017). BBC News. Retrieved 26 June 2017

[5] Alderson, R.(2017). Glasgow site found for UK's first legal drug addict 'fix room' - BBC News. BBC News. Retrieved 26 June 2017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