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意代表到底有沒有代表民意?

民意代表到底有沒有代表民意?
Photo Credit:Alan Wu CC BY SA 2.0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Photo Credit: Alan Wu CC BY SA 2.0

10月15日,民進黨所發動對行政院長江宜樺的不信任案(倒閣)在立法院進行表決,45票贊成,67票反對,此案不通過。立法委員是目前中華民國的中央民意代表,從這些委員「代議」投票的比例來看,應該是有60%的人民反對這個議案。

然而,如果從民調來看,卻似乎不是如此。Yahoo奇摩新聞的民調結果顯示,有55%的民眾認為目前提案倒閣是適當的時機,蘋果日報的民調也顯示,有54.31%的民眾支持倒閣。

也就是說,大多數人民可能贊成一個議案,但是代表我們在國會進行表決的立法委員卻投下反對票。那麼這些立委到底是代表誰的立場,投下他手中的那一票呢?還好,這次的不信任案是一次記名投票,所以我們可以知道:國民黨有65席立委全部投下反對票,其餘兩票反對票是無黨籍立委所投;投下贊成票的則是民進黨的40席立委,台聯3席立委以及親民黨2席立委。

沒錯,我們投票所選出來的立委,其實並不是代表他選區的選民意願在投票,投票前根本就沒有調查過選區的民眾對於這個議案到底是贊成還是反對,立委根本不在乎。但如果不是選民的意願,會是誰左右立委的投票決策呢?很清楚的,其實是立委所屬的政黨。立委的確需要選票才能當選,但是如果沒有政黨提名,他們失去政黨資源的協助,除非該立委本身有足夠的財力、知名度,否則脫黨參選的成功率並不高。

於是我們可以看到一種相當反民主的可笑現象。如果有一位立委在某個議案表決前,很認真的在選區開公聽會,跟選民溝通,讓選民獲得充分的資訊。有了進行理性決策的基礎之後,才進行民調,並根據民調結果來投票,而如果投票的方向跟黨意不符,這位認真盡職的民意代表最後所得到的,卻常常是「黨紀處分」。

更可怕的,立法委員並不只有不顧民意只顧黨意進行表決而已,而是真正重要的法案永遠躺在立法院無法完成三讀,只因為各政黨的黨團決定議程的優先順序,既沒有考量到法案的急迫性,更不在乎法案對人民的重要性,而是從政治利益上去衡量。或許可以做個簡單的實驗,在年底的時候將躺在立法院的法案拿出來,舉行民調看看哪些法案是人民認為應該優先處理的,然後隔年的年底再去看看前十名有多少通過三讀了?

不管三權分立或是五權分立,國會的立法權除了通過法案,讓行政單位能據以依法行政,還有另一個重要的功能便是監督行政權,所以中央政府總預算案是由立法院審查和表決通過的。但正如我在《「完全執政」其實是行政「完全干預」立法》一文中所說的:「政治人物早已習慣在取得行政權之後同時能夠控制立法權,並且將這種絕對優勢稱為完全執政。事實上,這是明目張膽行政干預立法的現象。」而其結果就是行政因為缺乏監督而濫權,立法不顧民意而自肥,國家看起來好像正常運作,但是其實實際上已經停擺。

但是卻似乎沒有多少人對這種情況感到恐懼,好像大多數人覺得政治過於紛亂而不想理睬,所以對於真正重要的法案總是無法排入議程、無法順利在立法院通過三讀也無所謂?也好像有很多人認為立委不代表自己的意願投票,下次就把他換掉就好了,但是在選舉之前,只能無奈任由立委亂搞?

現在立委跟選民的關係很有意思,讓我舉個例子來說明。有一個老闆為了做國際貿易而栽培一位員工去學英文,學成之後那一個員工卻沒有幫公司去跟國外談生意,反而領著公司的薪水環遊世界到處玩。而老闆明知員工沒有作好本份工作,卻也沒說什麼,只要他有空的話就幫公司翻譯國際信件就好。

我們選立委出來,本來是希望立委可以根據我們的想法,好好去草擬各種法案,通過三讀之後好讓行政單位能夠依法行政,讓國家與人民都往更好的方向前進。但是其實立委不但不理我們人民在想什麼,還光明正大的自肥,而人民也知道立法委員沒做好本份工作,但是卻也只有需要「喬事情」的時候才會去找立委。

千萬別以為這沒什麼,讓我來說個小故事。

嬴政(秦始皇)在滅六國之前,尉繚跟他說,如果要滅六國,最大的麻煩將會是六國聯合起來抵抗秦國,但是要解決這個問題其實也不會太難,只要撒錢就可以了:「願大王毋愛財物,賂其豪臣,以亂其謀,不過亡三十萬金,則諸侯可盡。」

三十萬金,秦始皇買通了六國的重要官員,讓他們彼此猜忌、不信任而無法合作抗秦,最後換來了秦始皇統一中國的霸業。而如今中共如果要兩岸統一,要花多少錢呢?以目前112位立委來算,如果一位立委給一億美元,也只要一百多億美元,就能左右中華民國的國會。

所以你還覺得國會跟民意背離是一件沒什麼、無所謂的事情嗎?立法委員只聽黨意投票而與民意相違背,難道只是無法讓一位民意不支持的行政院長下台嗎?還是可能哪一天整個國家都被賣掉了?

過去因為種種技術問題,所以無法實施直接民主制而只能先採用代議民主制。然而如今科技早已經剋服了直接民主制的困難點,我們還有必要讓背離人民意願的國會繼續存在嗎?立法,其實是每一位公民自己的事情,更是一種義務,而不是將責任推卸給立法委員,就沒自己的事了。

參考資料:脫黨投票統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