徹底改變世界歷史趨勢與格局的「敦克爾克大撤退」

徹底改變世界歷史趨勢與格局的「敦克爾克大撤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英國遠征軍成功地從敦克爾克撤退,是導致希特勒軍隊戰敗、他的納粹帝國瓦解,以及五年之後他自殺的首要原因。沒有一個歷史事件能夠像敦克爾克大撤退這樣,在短短幾天的時間之內,徹底改變世界歷史的趨勢、格局。

文:諾曼・格爾伯(Norman Gelb)

尾聲

假如一個由各軍種幕僚人員所組成的小組責令調查,一項在位於敵對的海岸,要將30萬人從被敵機以及近距離的地面部隊威脅的港口、灘頭撤出來所要面對的難題,他們的結論很可能是非常悲觀的。根據所有已知的案例,這種撤退行動根本就不可能會實現的。──1940年6月18日,皇家海軍報告

雖然被認為是不可能的,但還是有達成的可能性。那些從敦克爾克載運返抵家園的英軍在英國所受到的歡迎,就好像把他們當成是勝利返鄉的英雄,而不是一群被逼到死角必須救援的殘兵敗將。英國各地的報紙都熱烈地描述著英軍,在成就敦克爾克撤退行動當中所展現出的戰鬥技能與勇氣。不過,擺在眼前的事實是,英國才剛遭受一次重大的戰敗。邱吉爾對於事實知之甚詳,所以一直不肯授權鑄造勳章給每一位從敦克爾克撤回英國的官兵。

其實也有不少英國人質疑,究竟有什麼值得歡呼喝采。68,000多名英國遠征軍不是陣亡,就是被俘、受傷,或是在執行任務時失蹤了,其中包括了在發電機作戰時因敵軍攻擊而陣亡或負傷的2,000多名士兵。傷亡人員的家屬已知道他們陣亡或負傷。有些則因為一直都沒有收到他們安全返家的消息,都擔心情況可能很不樂觀。

皇家空軍戰鬥機司令部在發電機作戰期間,總共損失了106架戰鬥機和80名飛行員。他們也因此緊急清點所有可供運用的資源,以便防範敵軍可能對英國本土的空中攻擊。皇家空軍轟炸機司令部損失了77架飛機。在參與發電機作戰的673艘英國船隻當中,226艘沉沒,其中包括6艘驅逐艦。另外還有19艘驅逐艦戰損無法執勤。參與行動的其他同盟國的168艘船隻當中,也有17艘被擊沉。英國陸軍絕大多數的重型武器裝備,包括各型戰車、戰防砲和重型大砲、64,000輛載具、幾達陸軍一半數量的機槍,以及五十萬公噸的彈藥儲量都遺留在法國。

英國遠征軍嘗到了浩劫的滋味。有許多人堅稱,雖然發生了那麼多狀況,但在當時的情況下,官兵們的表現應該是無愧於心,不應遭到責備。不過也有人認為,英軍被趕到海邊以及輕易就把責任推給法軍則是兩大不爭的事實。無可避免,總是會有人做事後諸葛,認為當初要是如何做就不會有如此下場;又或者是那些人該擔負起責任等等。一向心直口快的蒙哥馬利將軍認為,高特根本是個不適任的將領。在一次與帝國參謀總長狄爾將軍私下會面時,語氣堅定的說,某些軍官就是不適合擔任指揮官的工作。狄爾之後覺得自己有義務停止部隊裡的毀謗式傳言,因此對所有的師級指揮官發出一則訊息。

我知道英國遠征軍裡有一些指揮官對於其上司、同級軍官,以及基層軍官,在最近於法國和比利時的撤退行動中的表現多所批評。諸如此類的批評很可能會動搖陸軍各級指揮官的信心,尤其在目前這個時間點更是如此,我用不著強調,大家就自然能明白其所帶來的危險性。我希望各位能制止此種批評。指揮官或是參謀軍官若有任何過失,都以機密的形式經由適當的管道提出,而不是在私人的領域之間就加以討論。

經歷過敦克爾克大撤退那些驚恐過程的官兵,有些人也許要花一段長久的時間,情緒才能恢復平穩。他們當中有許多曾親眼目睹同袍被殺害,或者是自己也幾近被殺。許多人無法輕易忘記遭遇俯衝轟炸攻擊和砲彈的猛烈攻擊,以及救援船隻爆炸後在水中掙扎的恐怖景象。其中有些人自此之後好長一段時間,都時常做惡夢。有些人極力想忘卻從沙灘撤退時,因犧牲了自己的同袍而讓自己獲救的罪惡感,有的甚至一直都無法原諒自己。

他們不僅自己曾親身經歷戰爭,也被戰爭所困惑、驚嚇、凌辱。其中有許多人返回英國之後,自我退縮達數星期甚至數月之久,他們看起來神情茫然,很少說話。有些不明事理的報紙竟然指稱,那些返抵家園的士兵所最需要的是「在啤酒屋裡狂飲一番」。捏造出這種歪曲事實的人士,根本就不知道英國遠征軍曾遭受過那些苦難。

雖然如此,軍隊的士氣整體上來說比原先所預期的要好很多。國家正遭到空前的威脅,舉國上下都充滿著準備擊退來犯敵軍的氣氛。不可諱言,還是有很多人對未來感到擔憂。雖然英國民眾和領導階層都對即將發生的感到憂心,但是受到英國遠征軍順利撤回的高漲士氣影響,他們也都信心十足地認為,不論將遇到什麼樣的難題,最後一切終將迎刃而解。

這或許可以稱之為敦克爾克精神:不論多麼地艱難,也不論所將經歷的蕭瑟道路多麼地可怕,最後終將獲得勝利。最重要的實際效果,就是戰鬥機司令部相信了他們自己宣稱的誇大擊落數量,反而在作戰的過程中萌生信心。即使遭受慘痛的損失,但是和德軍的空中武力相較還是不相上下,特別是皇家空軍在不久之後,還要捍衛的英國領空。

dunkirk
Photo Credit: 敦克爾克大行動預告片

平心靜氣而論,就整體而言,英國整個國家的未來並不全然是充滿了光明的遠景。法國即將被迫投降,英國非常清楚,到時候他們將獨自對抗擁有更為精良武器裝備,正在距離20英里的英吉利海峽對岸蓄勢待發的納粹部隊。德國空軍已經佔據了幾個重要的機場,只消幾分鐘的時間,戰機就能輕易地飛抵英國海岸。雖然英國對於最後的結局充滿了信心,但還是焦慮地等待著來自空中的死亡攻擊以及來自海岸的冷酷摧殘。

假若當時發電機作戰失敗,邱吉爾的政治生命將就此結束。下議院在發電機作戰結束才幾個小時之後,就群聚一堂開會,此時正是邱吉爾要向大眾就整個局勢做報告的時刻。他坦承,有一段時候曾經認為「英國部隊的根基、核心,以及中樞即將在戰場上消逝,或是即將因飢餓而不光榮的被俘。」他絕對不會讓自己的民眾自欺欺人地認為,英國遠征軍原本很可能被全數殲滅的情況下成功地被救援,可以把他看成是已經獲得了一場勝利。他公開宣稱:「光是撤退並不能贏得戰爭。」他絕不容許因為英國軍隊獲救,而使民眾忘卻國家仍需面對的重大威脅。

不過,他倒真的運用發電機作戰裡所取得的成就,提升對於贏取最後勝利的信心,使英國大眾因而瞭解,不論將會面對何種困難險阻,勝利終將屬於英國。邱吉爾在如今已成為現代史上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公開演說中,呼籲英國大眾堅定地抵抗納粹德國。

即使歐洲的大部分地區和許多古老著名的國家已落入或將要落入蓋世太保以及可惡的納粹黨的手中,我們絕對不會退縮,更不會落敗。我們將繼續地奮戰到底。我們將在法國作戰,我們將在海上作戰,我們將以日益增強的信心和軍力與敵軍在空中戰鬥,我們將保衛我們的島嶼,不論所需付出的代價如何。我們將在沙灘上作戰,我們將在登陸地點作戰,我們將在曠野和街道上作戰,我們將在山丘上作戰。我們絕對不會投降,即使這一座島嶼或是其大部分的地區被征服;就目前的情況看來,我不相信這會成為事實。我們大英帝國駐守在海外國土的艦隊將繼續和敵軍戰鬥,直到上帝應允的時間到來。到了那個時候,新世界運用其武力,將站出來援救古老的世界。


猜你喜歡


百年汽車製造商憑什麼談環境永續?奧迪環境基金會與學生團隊跨界對談,共同為環境努力

百年汽車製造商憑什麼談環境永續?奧迪環境基金會與學生團隊跨界對談,共同為環境努力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為百年汽車製造商,尤其是像奧迪這樣的大型領導企業,對環境的影響想必是不可忽視。既然如此,奧迪能怎麼做?又能以什麼樣的方式來達成永續?

奧迪創新獎Audi Innovation Award (AIA)是奧迪自2018年起,為了尋找具有創意且能夠改善人們生活方式的新創團隊所舉辦。本屆奧迪創新獎更首度邀請學生團隊加入競賽,獲選的提案將能獲得獎學金。台灣福斯集團暨台灣奧迪總裁安薩瑞(Rahil Ansari)表示,今年奧迪以永續城市為主題,邀請了來自台灣頂尖大學的學生團隊,各自提出他們對城市永續的創意想法,藉由與學生交流,更能為奧迪帶來新鮮氣息,以及充滿活力的新創氛圍。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51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台灣福斯集團暨台灣奧迪總裁安薩瑞 Rahil Ansari。

台灣學生挑戰國際競賽,實踐想法超興奮

本屆的評審委員,也是奧迪環境基金會的資深顧問Matthias Rossmann博士指出,這個深具啟發性的獎項,不僅將德國、台灣的企業與人才匯聚在一起,為了追求一個有意義的共同目標,彼此分享、激盪,是一件相當令人感到興奮的事情;更希望透過學生們新穎的眼光,來點亮這個世界的多種可能。

在台灣的四個團隊中,包括了代表清華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系的蘇姮侒、清華大學工業工程與工程管理學系的林芮伃、臺灣科技大學應用科技研究所的張培旺,以及清華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系的林曜宇。張培旺靦腆地表示,在參加之前,其實並不知道AIA是一個什麼樣的競賽,所以做了很多事前的準備;在實際參加後,更是認同AIA的理念,很高興有機會可以把自己腦中的想法,化為現實可行的作法。而來自清大的蘇姮侒也有同樣的感受,能夠把所學變成所用,甚至更進一步的推展擴大,是這次參加活動最大的收穫。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來自臺灣的四個學生團隊,很高興有機會可以把自己腦中的想法,化為現實可行的作法;甚至更進一步的推展擴大,是這次參加活動最大的收穫。

刻寫在DNA中的新創力,轉化成永續科技的動能

針對本次競賽的主題「永續城市」,學生們最初的確感到有些困惑。作為百年汽車製造商,尤其是像奧迪這樣的大型領導企業,對環境的影響想必是不可忽視。既然如此,奧迪能怎麼做?又要用什麼樣的角度來談永續?Matthias Rossmann博士認為,事實上,這正是全球的汽車製造商所面臨的挑戰,而奧迪願意正面接受這樣的考驗,並且做出承諾。因此在2009年成立了奧迪環境基金會,就是希望借力使力,將與環境相關的問題,透過科技、技術的力量來解決。藉由解決這些全球性問題的過程中,奧迪環境基金會更期待引發每一位奧迪人對環境的熱情與認識。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28_20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奧迪環境基金會資深顧問Matthias Rossmann博士。

Matthias Rossmann博士同時也分享了奧迪環境基金會所進行研發的兩個項目。首先是與德國柏林大學合作,用於對付目前無所不在的塑膠微粒的智慧過濾器。這個過濾器被設計成適合安置在城市的下水道系統中,除了直接過濾掉有害的塑膠微粒之外,更重要的是收集這些東西的來源、型式,並且數據化,就能建立城市中的塑膠微粒熱區,以便針對這些地方進行防治、宣導及改善的工作。另一個非常有趣的項目則是與海德堡大學合作,開發配備了先進傳感器技術的無人機,用來監測樹林中的狀態,對於有志於保護植物生態系統的人來說,這無異為最有力的幫手。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18
Photo Credit:Audi Environmental foundation

從移動到居住,為下一個世代而生的解決方案

永續、環保的實踐,不再只是自備環保餐具和環保袋而已,奧迪環境基金會把這個影響巨大、需要全球一起努力的環境議題,視為一個創造的契機,一個能夠透過創新思維、前端科技,打造出更適合人們生活的環境的機會,也是幫助我們的地球資源能夠永續循環的機會。

在精彩刺激的競賽之後,2021年的奧迪創新獎AIA圓滿落幕,所有參加的團隊不只具備很強的新創能量,也提出了非常有趣、複雜的設計。而學生團隊的優秀表現,更是令評審耳目一新且印象深刻。Matthias Rossmann博士表示非常期待將來能有機會,與這些學生們一起工作,嘗試更多的可能性。安薩瑞總裁(Rahil Ansari)也提出了願景,希望透過這樣的共識以及共同努力,可以加速打造一個永續的、宜居的、對所有人都更好的,專屬於下一個世代的居住環境。

閱讀更多:實踐ESG不能單打獨鬥!解密「夥伴成功學」新世代營運典範心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