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塑未來的12大科技趨力——「流動ing」:數位媒體開始變成液態,進入串流

形塑未來的12大科技趨力——「流動ing」:數位媒體開始變成液態,進入串流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類文明中大多數固定的東西(馬路、摩天大樓)都不會消失。我們會繼續製造類似的物品(椅子、盤子、鞋子),但它們也會得到數位的本質,嵌入晶片(除了少數高價的手工藝品)。

文:凱文.凱利(Kevin Kelly)

十幾二十年前的選擇有限,今日的流動性相較之下更令人滿意。難怪粉絲蜂擁衝向「免費」,即使音樂界威脅要採取法律行動。

未來的走向如何?目前在美國,串流模式的音樂銷售占了27%,跟CD的銷售量一樣。Spotify的訂閱收入有70%要付給藝術家的唱片公司。儘管一開始就很成功,但Spotify的音樂型錄還可以擴充,因為仍有不容忽視的抵抗力量,泰勒絲等歌手堅決反對串流。只是全球最大的唱片公司老闆也承認,串流「必然」會取代傳統音樂產業。隨著串流,音樂又要再度從名詞變成動詞。

流動性讓創作變得更容易。音樂的形式不再拘泥,鼓勵業餘音樂家創造歌曲上傳。為了發明新的格式,免費的新工具也在線上流通,讓音樂迷可以混合不同的音軌、採集聲音樣本、學習歌詞、用合成儀器指定節奏。非專業人士也可以製作音樂,就像作家精心編製文字——把找到的元素(作家的字詞,音樂家的和弦)按自己的想法來排列。

數位位元的超導性就像潤滑劑,為音樂提供更多尚未開發的選擇。音樂以數位頻率流進廣大的新領域。數位時代來臨前,音樂的利基很少。音樂在黑膠唱片上;在電台播放,在音樂會裡演奏,每年製作的一、兩百部電影裡都有音樂。數位後,音樂滲入生活的每個角落,想占據我們清醒的每分每秒。塞入雲端後,音樂如雨點般落下,運動時、在羅馬度假時、在機動車輛管理局等候時,透過耳機鑽入耳朵。

音樂的利基已經爆發了。每年有數千部紀錄片重生,每一部都需要配樂。劇情片需要大量的原創樂曲,包括數千首流行歌。就連YouTube上的創作者也發覺短片加上配樂後,更能牽動情緒;儘管大多數YouTube用戶會重複使用之前的創作,不另外付費,但有一小群人看到自製音樂的價值,人數也不斷增長。大型電玩遊戲更需要數百個小時長度的音樂。數以萬計的廣告片需要容易記憶的韻律。現在最流行的媒體是Podcast,一種音訊紀錄片。每天新發行的Podcast至少有27種。像樣的Podcast自然要有主題曲,從頭到尾的內容更需要配樂。我們的一生也可以有原聲帶。這些都是有潛力的市場,擴展速度和位元流動一樣快。

社群媒體原本以文字為主流。下一代的社群媒體則會經營影片和聲音。微信、WhatsApp、Vine、Meerkat、Periscope等應用程式,讓你能即時與朋友網路及朋友的朋友分享影片和聲音。快速編曲、改編歌曲或用演算法產生音樂以便立刻分享的工具都快出現了。使用者自製的音樂會變成基準,也變成創作音樂的大宗。只要音樂能流動,就會擴展。

其他形式的藝術穩定走向大眾化,同樣地,不久後,不是音樂家也能創作音樂。100年前,能製作相片的人不多,只有少數人專門投入這方面的實驗,因為相片製作精細無比,非常講究。需要強大的技術和無比的耐心,才能產生一張值得看的相片。專業攝影師一年可能只拍十幾張照片。今天只要有手機——幾乎人手一支——就能立刻拍照,成品和一個世紀前的專業攝影師比起來,怎麼樣都好多了。我們都是攝影師。

同樣地,印刷術原本是一門很神祕的行業。要有多年累積的專業知識,才能在頁面上放置活字,看起來乾淨又美觀,因為當時還沒有所見即所得的技術。大概只有1,000個人知道什麼是字距調整。現在上中學就能學到字距調整,就連新手用數位工具的排版結果,也比之前的排字工人漂亮許多。製圖也一樣。網路上的文青在地圖上玩的花樣,比過去的一流製圖專家不知多了多少。馬上就要輪到音樂。有了加速位元和複本流動的新工具,我們都可以當音樂家。

音樂是這樣,其他媒體也一樣,再延伸至其他產業。

電影重現了同樣的模式。以前的電影很稀奇,製作成本比什麼都高。就算是B級電影,也需要一群高薪專業人士。播放時需要昂貴的投影設備,要看某部電影就很麻煩,機會稍縱即逝。後來有了攝錄影機與分享檔案的網路,隨時想看什麼電影都可以。有些影片本來一輩子可能只能看一次,現在可以看幾百次來細細研究。上億人進入學校攻讀電影系,自製影片上傳到YouTube,已經有幾十億部了。觀眾金字塔一樣反了過來。我們現在都是製片人。

從固定到流動的大躍進,用書本的狀態來說明就顯而易見。書本一開始就是充滿權威的固定式傑作,製作時小心翼翼帶著敬畏,精心製成才能代代相傳。厚厚的紙本書就是穩定的要素。放在書架上,動也不動,不會改變,一放可能就幾千年。愛書人卡爾也是一位批評家,列舉出書本代表固定性的四種方式。下面則是我的解讀,說明書本保持不變的方式:

書頁的固定性——頁面保持不變。不論何時拿起來,都不會改變,你可以放心。這表示你可以建立參照或引用,書頁上的東西不會變。

版本的固定性——不管買哪一本、什麼時候買、在哪裡買,同一版書的內容都一樣,因此每個人都看到同樣的文字。在討論一本書的時候,就能放心每個人都看到同樣的內容。

物體的固定性——好好照顧的話,紙本書可以放很久(幾百年,比數位格式長多了),放再久,文字也不會改變。

完成的固定性——紙本書有種終結與結束的感覺。寫完了、完成了,印出來的文學作品之所以吸引人,也是因為印到紙上,就像誓言。作者會信守誓言。

這四種穩定性都是很吸引人的特質,增添書本的重要性,讓人審慎對待。但喜愛紙本書的人也明白,和數位複本相比,印刷書籍成本愈來愈高;可以想像,以後說不定印出來的書沒有幾本了。今日大多數的書籍出品時,主要都是電子書。就連之前出的書都掃描起來,如疾風般吹到網際網路的每個角落,在網路的超導線路上自由流動。電子書沒有這四種固定性,起碼在目前的電子書上面看不到。儘管愛書人很想念書的固定性,但我們也要注意電子書的四種流動性:

書頁的流動性——頁面能靈活變動。內容配合空間大小而流動,從眼鏡上的小螢幕到一整面牆。可以適應你偏好的閱讀裝置或閱讀風格,頁面完全配合你。

版本的流動性——書本的素材可以個人化。如果你是學生,你看的版本或許會解釋新詞。如果原本有前面基本系列作品的簡介,因為你看過了,就可以省略。我最想要按自己的需要打造出「我的書」。

容器的流動性——書本可以放在雲端,費用很便宜,可以「免費」存放在無限多的書庫裡,不論何時何地都可以立即傳送給指定的對象。

成長的流動性——書本的素材可以持續修正或改進。(在理想情況下)電子書永不完稿的特性就像生物,具有生命力,這種有生命的流動性,讓我們既是讀者也是創作者。

固定性和流動性這兩組特質,目前看似對立,由當代的主要科技推動。紙張偏好固定性;電子偏好流動性。但我們當然也能發明第三種方法——嵌入紙張或其他材質的電子。假設一本書有100頁,每一頁都是薄薄的彈性數位螢幕,裝訂在一起——這也是電子書。幾乎所有固體的東西都能變得有一點點液體化,液態的東西也可以嵌入固體。

音樂、書籍和電影經歷過的衝擊,也會套用到遊戲、報紙和教育上。這個模式還會擴散到運輸、農業及醫療。車輛、土地和藥物等固定物品會開始流動。拖拉機會變成配備輪胎的高速電腦,土地會變成感測器網路的基質,藥物會變成分子資訊膠囊,在患者與醫生間來回流動。

流動有四個階段:

1. 固定;稀少。一開始的基準是精雕細琢的產品,需要投入不少專業技術。每一樣都是工匠的心血,完整,獨一無二,為酬報創作者,會賣出高品質的複製品。

2. 免費;無所不在。擾亂出現了,產品漫無目的地複製,持續再生,變成一種商品。便宜而完美的複本隨意浪費,有需求便傳播過去。過度散播下,動搖原本的經濟基礎。

3. 流動;分享。再度出現擾亂,產品拆分成部件,每個元素都在流動,找到新的用法,以及重新混合成新的組合。產品現在是服務的串流,從共用的雲端發出,變成財富跟創新的平台。

4. 開展;成形。前兩次擾亂造就了第三次。強大的服務串流和立即可用的部件,方便取得,成本低廉,沒什麼專才的業餘人士,也可以創造出新產品和全新的產品類別。創造的狀況反轉,觀眾現在反而是藝術家。產出,選擇,品質一飛沖天。

流動的這四個階段適用於所有媒體。所有的作品類型都展現出或高或低的流動性。但固定性還在。人類文明中大多數固定的東西(馬路、摩天大樓)都不會消失。我們會繼續製造類似的物品(椅子、盤子、鞋子),但它們也會得到數位的本質,嵌入晶片(除了少數高價的手工藝品)。液體串流愈來愈繁盛,與日俱增,不會縮減。舊有的媒體形式能持續,新的形式不斷疊上。重要的差異在於,固定性再也不是唯一的選擇。好東西不需要是靜態的,保持不變。換句話說,不穩定的方法對了,也能有好結果。從固定到流動,並不只為了拋下穩定性。而是要掌控完全開放的新領域,有許許多多因為多變而產生的附加選擇。我們要探索所有的方法,從無止境的變化及不斷變形的過程中找出成果。

在不久的將來,我會這麼過日子。我接上雲端,進入放了所有音樂、電影、書本、虛擬實境世界和遊戲的儲存庫。我選了音樂。除了歌曲外,我也可以拿到一小段歌曲,小到只有一個和弦。歌曲的各項特質一次分配到一個頻道,也就是說我可以只拿貝斯或鼓的音軌,或光是聲音。或者我只要曲調,不要人聲——正好拿來當伴唱帶。我可以用工具拉長或縮短歌曲長度,但不改變音調與旋律;我還可以用專業工具替換歌曲裡的樂器。我最喜歡的歌手發行了好幾個版本(要額外付費),甚至會公開創作期間每個版本的紀錄。

電影也一樣。除了原聲帶,每部電影中的無數元素也可以分開發行。我可以拿到音效、每個場景的特效(套用前後)、不同的攝影機角度和旁白,全都可以按自己喜好使用。有些電影公司會發行整套的NG片段,可以重新編輯。業餘剪輯師利用這豐富的資產,發展出次文化,重新編輯已經上映的電影,希望成果勝過原本的導演。我在媒體課裡就試過。當然,並非每位導演都很樂意看到別人剪輯自己的影片,但需求甚高,未公開的片段可以賣得很好,所以電影公司也想多賺點。分級給成人看的電影可以重新剪輯為適合闔家觀賞,另外,在地下網路上,則把普通級電影剪輯成不合法的色情片。成千上萬部已經發行的紀錄片內容,能一直保持最新,因觀眾、熱心人士或導演不斷地更新素材。

我用行動裝置製作和分享的影片串流,原本就有頻道,朋友想改的話也很容易。去掉背景,把我的好友塞進異國場景,雖然是為了好玩而改動,但成果看起來很真實。放上網的影片,得到的回應都是相關影片。從朋友或專業人士那裡收到短片、歌曲或文字,當然不光看看就好,還要採取行動。添加、修剪、回覆、改動、亂拼、合併、翻譯、提升到另一個層次才能繼續流動,才能讓流動發揮最強的效益。我愛看的媒體可以當成片段的串流,有些我照原樣使用,大多數則會或多或少修改一下。

流動才開始。有些數位媒體開始了流動的四個階段,但大多數的媒體仍在第一個階段。例行工作和基礎架構還有不少需要液體化,但它們絕對會變成液態,進入串流。去實體化與去中心化的趨勢十分穩定,而且力不可擋,必然會擴大流動的範圍。現在似乎有股力量,在我們堆砌出來的環境中,最實在、最固定的儀器會轉換成飄渺的力量,軟體會勝過硬體。知識會統治原子,原生的無形物體會超越免費的事物,就把這世界看成不斷的流動吧。

相關書摘►形塑未來的12大科技趨力——「過濾ing」:如何選出接下來要看要聽要玩的東西?

看書不過癮,想要跟KK親自對談嗎?快來參加「KK x 唐鳳」,線上共讀+首次跨海視訊見面會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必然:掌握形塑未來30年的12科技大趨力》,貓頭鷹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凱文.凱利(Kevin Kelly)
譯者:嚴麗娟

◆全球銷售突破200萬冊,正體中文版邀請譯家嚴麗娟翻譯,原汁原味,一字不漏
科技日新月異已經是我們生活的「日常」,每分每秒都有新的變化、新的服務、新的產品,影響甚劇──工作機會消失、法律與日常規範遭受挑戰!人工智慧與嶄新服務固然好處多多,卻也讓無數人心碎!我們應該如何自處?抗拒或迅速擁抱這些變化?

◆理解科技變化12大趨力才能處變不驚
科技趨勢思想家KK告訴我們:「驟變不過是表相。」看似紛亂無章,其實激變浪潮下自有脈絡,賈伯斯、賴利佩吉、祖克伯都看見了,Apple、Microsoft、Google、Facebook因此應運而生,並已成為文明的一部分。置身浪頭的KK將趨勢變化精確篩選出12個大趨力,你我的購物、學習、工作、生活,甚至彼此的溝通方式必然完全籠罩其間,完全轉變!這種進行式至少還會動盪30年以上。

◆掌握趨力的特性就能站在浪頭上
一旦能夠了解並掌握這12個趨力,我們就能一直站在浪頭上、享用科技帶來的最大利益,同時對於未來有所準備:譬如新產品服務的發明、新工作機會的契機、選擇投資標的,乃至於如何找到顧客等等。新世界來臨前,案頭請務必備好這本書!

◆這12個科技趨力都是軌道,不是定數。不預測我們未來會在哪裡,卻告訴我們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必然」會往哪幾個方向去。「未來,我們將一無所有,卻也什麼都能擁有!」──KK《必然》

getImage
Photo Credit: 貓頭鷹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