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超高齡化社會,老後的「第三人生」跟大學生一起住吧

進入超高齡化社會,老後的「第三人生」跟大學生一起住吧
Photo Credit: Pedro Ribeiro Simões@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高齡化走向超高齡化社會的台灣,會出現怎樣的居住設計,以及你可以做什麼選擇?世界各地已出現各式各樣的住宅與居家空間安排,看看別人的經驗,想想自己。

文:張芳玲

從高齡化走向超高齡化社會的台灣,會出現怎樣的居住設計,以及你可以做什麼選擇?這跟換房一樣,要考量需要怎樣的條件去換房?不然,除非你很有錢,可以等60歲之後再慢慢想,只要健康,80歲再想也沒關係。一般像我這樣的平民百姓,最好50歲就開始留意這類的情報。為何你需要提早有所打算呢?因為年紀越大越難適應新環境,而且還要建立新的人際關係,所以我個人認為在60歲左右,做最後一次居住的選擇,看是換或是留,會是滿好的時間點。

跟大學生一起住,保證有人聊天和教科技產品使用法

荷蘭養老院Humanitas retirement home已經實行,讓不願意付高金額房租的大學生,免費住進養老院。每個月至少要有30個小時陪伴熟齡住民聊天、看電視、教用電腦和手機如何上網、一起創作等等。以台灣文化來說,一定會加入陪看醫生、陪復健、陪上街購物這幾項。這個創意,主要是透過跨世代的互動、年輕人的活力,解決住民孤獨問題,從媒體報導看來,這點似乎效果不錯。也有入住的年輕人說,從長輩談話中學到智慧,以及看著住民的老化,體會到生命的可貴。

退休人士與校園合作的共學新型態社區

西雅圖有個養老院與幼兒園蓋在一起的「代際學習中心」,其成功的模式,不但廣受好評,還拍成記錄片。

早在西雅圖這樣做之前,世界各地包括台灣,其實已經有類似的案例:開放養老院,讓附近的幼兒園小朋友去探望住民。幼兒園將這樣的舉動,視為對年長者的愛心行動。但是「代際學校」是升級版的作法。若是住到這樣的養老院,你就是兒童的共學者。

幾乎每天你需要做跟小朋友一樣的事情,因為他們是你的同學,一起吃飯、唱歌、跳舞、玩遊戲、做勞作、做三明治。這個創意,目的是鼓勵失去部分行動力的老人,透過與幼兒的互動,增進行動意願,重新肯定自己的價值,看來不但是有效果,有些幼童的家長說,讓孩子可以接觸老年人,對他們的成長獲益很大,甚至有幼童跟長者建立了如同親人般的感情。

因為部分失能而住到這樣的機構,我相信不是太令人期待,但是,如果你欣賞這個創意,我覺得可以留意退休人士與校園合作的共學新型態社區。我想對於熱愛學習與分享的成年人來說,可以把自己的技藝與學識傳授出去,又能在年輕人身上學新的事物,這樣的生活給人持續向前探索的動力。

共生與互助系統完善的中高齡之城

這是我個人目前看中的選項。只是,它不需要我搬進去,而是必須有這個服務進入我的社區。我想,要是台灣每個城鎮都有,是最理想不過,但是不能普及的時候,只要發現哪個城鎮做到了,我們可以考慮移居過去。

英國社企Participle [1] 為中高年齡建立的社群互動的創意方式,叫做Circle互助圈。只要達50歲,就可以用一年30英鎊入會的方式,加入這個互助圈,大家互相提供各種服務,而且是自營收費的。會員只要讓Circle的管理團隊知道你會做什麼,他們就能每日調度這個Circle內的人,互相解決問題,付費給彼此。同時他們還提供全年度的社交活動、健康促進活動,建立人跟人之間真實的、信任的關係。遇到有急需時,還可獲得夥伴們的支援。

這樣完美的創意,當然不是靠會員費就能運作,部分仍需要政府支持。這樣完美的創意,當然也不是全英國都有,為了能夠營運,每個Circle至少要招募到五百人的規模,這表示,該地區有足夠多的中高齡需要這樣的服務。所以目前成功的Circle設立在生活功能受限的小島嶼或是郊區,這樣的區域極度需要人們互助與社交生活。

讓我們想像一下,這個Circle內的人有各種才藝,有人懂保險理財,有人會瑜伽,有人會做心理治療,有人會修理電器和木工……我們擁有這些資源,並且也是其中一位自營者,無形中我就進入了一個互助的經濟圈和社交圈,這樣的服務換到台灣,我直覺認為經營人才是關鍵。這個團隊要能瞭解戰後嬰兒潮、經歷高度經濟起飛的中高齡,他們認為什麼是樂趣、什麼是開創性的生活、什麼是信任與適度距離的社交。還有,怎樣創造工作給大家、讓大家繼續有收入?暫時我不會期待政府長照政策的社區支持可以到達此境界,我們的黨派鬥爭文化甚難培育出Circle人才,只能期盼社會企業或是商業創意可以辦到。

健康與亞健康銀髮共居住宅

我小時候看的美國影集《黃金女郎》,恐怕是最早的熟齡朋友同居題材,而近年電影《金盞花大飯店》是夢幻型、異國風情、陌生媒合室友,外加梅開二度的影片。大家醒醒,我們還是回到黃金女郎的升級版就好了。

近來網路上頻傳一則新聞,德國老人可以找一群朋友同居,寫下同居合約,把每個人的義務責任寫清楚。如果等不到英國Circle模式發生,這種可以自己達成小型互助圈,我個人覺得很可行。只是同住一個屋簷下,必須大家氣味相投、志同道合,可以共創生活內容,並且需要分工家務,在發生緊急狀況時,伸手互助。如果你有幾個這樣好朋友,我還建議可以在年齡上做層次的考量,大家可以做更完善的分工。

日本有一棟銀髮分租住宅,經營者是70多歲的田中夫婦,包括他們在內目前住了五戶長輩,其中喪偶男性居多。他們讓還算健康,只是不願意孤單生活,所以進來分租房間。有講話對象、一起到菜園種菜、晚上一起做飯吃飯,簡單說就是彼此照顧。這些長輩通常有子女,接受子女的建議,在喪偶之後,住到這個地方。

japan-elderly
Photo Credit: Mr Hicks46CC By SA 2.0

幾年前有一位台灣知名的醫生作家,提出跟一群朋友買地、蓋屋、共老、共葬的主張,這位作家從很年輕時,就把愛好大自然的朋友組織起來,定期舉辦活動,到了中年,還進階產生了老後鄉野共同生活體的理念。我們雖然不一定能像他這樣,有一群價值觀一致的朋友,甚至可以一起在鄉下地方買地、蓋屋。但是,跟一群好朋友一起共居,一起老去,在未來一定是趨勢,不妨留意建商怎樣為我們設計類似的居住環境,或許就可以現成地住進去。

在離台北90分鐘車程的地方,有建商經營出來的聚落,打著假日農夫房舍。讓還在職的中年人,開始練習過退休生活。我雖然不知道銷售成績如何,但是看廣告,有度假房舍、小農地、提供農具和灑水服務,我相信這已經很接近一群朋友共同蓋屋、耕種的現成社區,只不過缺少了真正的朋友關係,還需要重新建立。再者,目前這樣的聚落感覺還是偏重休閒度假功能,而欠缺安老的社區設計。

中高齡專屬住宅設在都市,其實是更好的構想。健康和亞健康的中高齡,通常很排斥跟一大群同樣老的人在一起,反而比較希望能常常接觸到不同年紀的人。假設在都市內興建中高齡專屬住宅,裡面的設備適合階段性老化的需求,想必社區的管理中心也會配合這個年齡層的生活習慣,製造體貼的感受。

我今年去了一趟神戶,臨時受邀去一對老夫婦家吃飯。這對70多歲的老夫婦很健康,最近才搬到目前這個社區,原因就是這個社區的設計,符合安居到終老的條件,例如服務周到的管理處、單日出租給訪客的房間(兒女或朋友來,可住個幾天)、幽靜的庭院、每條通路都好寬(社區大門一開,救護車可以直接開到任一棟樓)、到處都用小斜坡取代階梯。

假設這樣的社區出現在市區,住民中午可以選擇到上班族吃飯的餐廳,下午可以坐在星巴克和麥當勞這類的地方,隨時可以到全聯、頂好去買東西,附近有婦女會帶小孩去玩的公園,晚上去看場電影也沒有問題,每天可以接觸到各種年紀的人,就不會感到自己被隔離起來。這對於行動自如,活動力旺盛的夫妻或單身的中高齡者來說,換屋到這樣的地方是滿理想的。

青銀共居將會是看得見的創舉

2013年透過國內知名的康健雜誌報導,我們知道了在東京都多摩市的聖蹟共居住宅(Collective Housing Corporation),讓無血緣的租屋客,以類家庭生活的方式共居。裡面總共20戶,成員從老人到小孩,單身至小家庭都有,他們有自己的獨立起居室,但是共享廚房、餐廳、洗衣等公共空間。比較特別的是,屋頂有大家一起栽種的菜園,偶而還舉辦烤肉活動。

這個創意原是為了解決都市住宅的窄小與孤寂感,想要建構一個「多世代共居」的社區。這個案例,讓我感到一群老朋友共居似乎少了點什麼,如果結合多世代共居,然後,熟悉的和陌生的拌一拌,增加些刺激,更促進我們的學習能力。

日本的青銀共居方案,出現在大學生最多的東京文京區。透過NPO團體「街ing本鄉」的Home Share計劃媒合,擁有私宅的獨居老人,免費或是以便宜的租金,提供房間給從鄉下來到東京唸書的年輕人,日本媒體稱為「書生寄宿制的復活」。這些落差50歲左右的青銀組合,截至目前為止,已經誕生幾則動人的故事,例如:喪偶的老先生做飯給大學生吃,還有大學生及時救了昏迷的老婆婆、喜歡音樂的青銀兩人一起彈琴唱歌等。

德國有一間青銀共居住宅Geku-Haus,刻意租給年紀落差很大的青年和老人,而且透過樓層空間設計,用心製造兩個世代互動的空間與機會,他們透過桌上的卡片,可以開放攀談或是要求別人不要來打擾。長期營運下來,發現有長者替年輕人找工作、抓預算,甚至成為他們工作與生活的免費顧問。

聖蹟共居與青銀共居已經引起台灣有志之士的仿效,最新消息是新北市已經選定三峽某社區,預備跟「玖樓共居」合作,規畫成為青銀共居的實驗品,初步階段要招收低於10戶的青年和長者,並設計互動空間與機會,讓他們一起生活看看。其他研究中的計畫還包括「代管與換屋」:解決擁有房產卻不想獨居的老人,將房屋委託政府修繕、管理、出租,然後免費換宿到有通用設計的社會住宅。你可以想像台灣各地有多少空屋、荒廢的校舍、老宅,有可能因為因應高齡化產生各種共居形式,而活化起來,而且若經營得善,就不需要政府花什麼經費,就能自給自足。

註釋

[1] 台灣的「銀享全球」曾舉辦過小聚,透過越洋視訊,請Participle的行銷專案經理Kate Bagley跟我們介紹Circle的運作方式。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第三人生自己設計:人生中途之後的幸福是自己負責》,太雅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張芳玲

第三人生,是假設我們能活到台灣今天的平均壽命八十歲,那麼從五十歲或是說五十五歲開始,一直到八十後,這一段在本書稱之為第三人生。之前我們習慣將人生下半場,說成第二人生,但是當平均壽命延長到八十以上時,把人生只分成兩段式,已經不適用於今天的生涯規畫。推動Third Act第三人生的愛爾蘭成人教育學家愛德華・凱利(Edward Kelly),並沒有絕對說幾歲開始是第三人生,他用出生到成年、成年到成家、然後是孩子獨立之後到終老,這一段他稱為第三人生。

《第三人生自己設計》是第一本中文書,探討這個階段的人生該怎樣設計,作者張芳玲用一個非虛構的未來,而是真實的進行式未來,對第三人生的工作、居住條件、人際關係、自我成長、家庭修復、自我心靈照顧六大方面,提出多而完整的建言。時下對於變老的諸多議題,在這本書,獲得極大的整合,但是字裡行間充滿作家個人化的情感與見地。

第三人生自己設計
Photo Credit: 太雅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