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看新聞,口嫌體正直:我們知道苦瓜對身體好,但還是忍不住大啖薯條

讀者看新聞,口嫌體正直:我們知道苦瓜對身體好,但還是忍不住大啖薯條
Photo Credit: Jon Rawlinson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多數的閱聽人願意花時間、花力氣點擊女優、小模的八卦和脫衣新聞,也不願意點擊一篇花了比劣質新聞多好幾倍時間所寫出的優質報導。

媒體失靈的問題無人不知,隨意看看網路、報紙、電視新聞,沒有人不嘆息搖頭的,前陣子在臉書上也有一股要求媒體刊登「有意義的新聞」的浪潮。網路世代的讀者不斷的抨擊、不斷的感嘆媒體的墮落。然而事實上,新聞的選擇對以廣告為生的媒體方而言,很現實也很兩難。

其實只要稍微調查一下,即可了解現今網路新聞點閱率的走勢。

以下是9月7日晚間,針對三個電子報的臉書粉絲頁當日轉貼的新聞所做的點閱率前5名調查:

2014.09.07 蘋果日報點閱概率

2014.09.07 中時電子報點閱概率

2014.09.07 ETToday熱門排行

而根據在自由時報任職的友人得到的數據,8/31至9/7(請注意,這份數據並非單日,而是單週)點閱率最高的前5則新聞則是:

自由時報單週點閱率

以上數據,可以大略看出各家媒體主打新聞的獨特個性,還有不同媒體間讀者的不同口味與偏好。但最重要的是,從統計中可以得知閱聽人偏好的內容大多仍是以腥羶色、八卦閒聊或聳動的新聞內容為主,幾乎難以見到國際新聞等類型的文章上榜,行為與其所譴責的媒體呈現諷刺的相反狀況(當然了,餿水油事件是一個閱聽人必要注目的新聞)。

在統計的過程中,也發現了電子報在粉絲頁上所發布的貼文,雖然產量不多,但其實也不乏一些國際、政策、科普等實用的文章,然而點閱率卻奇差無比。以中時電子報為例,九月七日的新聞〈立院開議 經部主推3法案〉,涉及到服貿相關政策法案,點閱率居然僅有600多,與第一名的〈黑道以暴制暴  男子被剁手掌〉相差了近兩百倍,更遑論國際報導的熱度了。

媒體的收入來自於廣告(網站點閱),收入的多寡直接決定自點閱率的多寡,這樣的商業模式是相互影響、即時調整的。媒體統計閱聽人的行為偏好,以數據作出策略調整。若閱聽人的行為偏好始終是他們口中所謂「沒營養的新聞」,而所謂「有營養的新聞」點閱率卻始終無任何起色,靠點閱率吃飯的媒體該如何選擇?閱聽人所要求的內容,對媒體來說真的能轉化成生存的條件嗎?目前來說,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但媒體失靈的問題,絕對不會是「媒體本身」和「閱聽人」二選一的題目。

某些傳統媒體在數位時代開展的過程中急於站穩一席之地,不顧內容與媒體責任而一味迎合大眾口味;某主流媒體更是只顧商業利益而不顧媒體道德,已經擁有巨量點閱率,卻還不斷下放點閱的業績壓力給員工(我要特別強調這點);而多數的主流媒體也不願花成本去製作高質量的新聞,網路上道聽塗說的資訊隨手胡亂採用。

但讀者真的是不願意去閱讀「有內容的新聞」嗎?還是媒體本身並未養成讀者閱讀此類新聞的習慣?抑或是這類新聞的質量都十分差勁,所以才導致點閱率低落呢?

以閱聽人方面來說,儘管「會看不一定喜歡」、雖然說「我想看的是有意義的新聞」,但在行為記錄上,閱聽人的確是不夠喜歡「有內容的新聞」。大多數的閱聽人願意花時間、花力氣點擊女優、小模的八卦和脫衣新聞,也不願意點擊一篇花了比劣質新聞多好幾倍時間所寫出的優質報導。

但讀者的實際行為才是數據,也才是利益來源。隨著對劣質新聞的讚數、分享數、點閱率,甚至是負面的譴責不斷攀升,這類新聞的能見度只會越來越高,剩餘點閱率低下的新聞也只能敬陪末座,乏人問津,造成了現今產量與質量都令人憐憫的景況。

以媒體演化至今的結果來看,這結果絕對不是單方面造成,而是雙方都有責任。媒體不應如此見錢眼開,應該多想想自己所背負的社會責任。媒體資訊的傳播也是教育的一環,你們真的要用色情、八卦和暴力畫面教育民眾,誤民誤國嗎?

讀者可不可以在讚完辣妹爆乳之後,也不吝給優質新聞按一個讚?即使我們影響力微小,但一個讚、一個點閱都能以最直接的形式改變我們的社會。群起砲轟不值一提的新聞只會導致更多產出,多花點時間看看你們要求的內容吧,這才是我們的社會責任。

若非雙方都有意覺醒改變,媒體失靈的窘境將永遠存在。

Photo Credit: Jon Rawlinson @ Flickr CC BY 2.0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