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彬龍和平會談:翁山蘇姬的和平願望長路漫漫?

第二次彬龍和平會談:翁山蘇姬的和平願望長路漫漫?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頂著諾貝爾和平獎光環的翁山蘇姬,緬甸的民主和平是其畢生志業,而一帶一路與中國投資,確實部分轉移了外界批評全民盟的執政經驗缺乏,以及於憲法與政治現實中,民選新政府至今仍無法控制軍隊的困境。

摘要:緬甸於今年5月24至29日召開第二次彬龍和平會談,這是翁山蘇姬領導的新政府,自去年8月30日召開第一次彬龍會議後,首次進入實質討論。這場被外界認為成果有限,但仍走在和平進程上的會談,主因在於擁有強大軍力且持續與政府軍交戰的少數民族新興聯合組織,首次出席會議;此外,在會議討論內容中,各方對建立聯邦制國家達成基本共識,但對民族自決與放棄武裝仍有歧異。

特別值得觀察的是,中國「一帶一路」政策沿線國家多屬開發中國家,其政治與經濟情勢多為動盪狀態,而緬甸正是其中之一,中緬邊境的安全與穩定牽涉一帶一路的發展。中緬邊境的少數民族,與中國境內民族語言、文化與經濟各領域緊密相連,而在二次彬龍會議中國積極介入,同時周旋於翁山蘇姬政府、代表舊軍政府影響力的緬軍、各武裝組織之間,保持微妙的平衡。中國也是唯一出席二次彬龍會議的國家,其他國家和聯合國等並未與會。

二十一世紀彬龍和平會談(Union Peace Conference – 21st Century Panglong )是延續緬甸國父翁山在二戰後,緬甸獨立前,承諾賦予少數民族充分自治的《彬龍協議》精神。但協議始終未被充分落實,原因包括翁山被暗殺後的緬甸建國初期政局混亂,以及1962年以政變掌權的軍事強人奈溫(Ne Win)毀棄自治協議,實施中央集權統治,引發少數民族起之反抗。儘管2016年緬甸和平政黨輪替,翁山蘇姬組織新政府,邊境的戰事衝突至今仍未停歇。

翁山蘇姬以資政一職,在2016年成為緬甸的實質領導人,她把簽署「全國停火協議」(National Ceasefire Agreement, NCA)、與民地武進行政治對話、以及建立實質「聯邦制」的「緬甸聯邦共和國」(Republic of the Union of Myanmar)為重要執政目標。

翁山蘇姬、政府代表、軍方、各民地武、議會、政黨與觀察員等各方代表約1,400人,在首都奈比多針對五個主題:政治、經濟、社會、安全、土地與自然環境進行討論,最終共37項條款達成共識,包括建立民主制聯邦國家的基本共識,並簽署「聯邦協議文件」,但民族自決部分仍意見分歧。

翁山蘇姬在閉幕致詞中表示,「經過數月辛苦的努力,如今達成的協議標誌著我們將踏出重要的一步邁向和平、民族和解、與建立民主與聯邦國家。」

「儘管我們之間仍存在許多不同觀點,但透過坦率的討論和談判,達成共識,為後代的民主和聯邦制奠定了基礎對話。」翁山蘇姬補充。

在出席的民地武中,擁有獨立政府、稅收、文官體制與強大武裝的佤邦聯合軍( United Wa State Army ),其代表趙國安與翁山蘇姬見面後表示,「她說她已經70多歲了,要在有生之年實現和平。」

i08kht7nzs288suzldbjcbx7c3vhsf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進退兩難的UNFC:誰拒絕出席會議?

為期六天的會議,除了開、閉幕式、新聞發表會,與部分閉路直播會議,場外記者皆無法進入會議,因此會議前一天與首日的出席成員,格外引人矚目。包括與會與拒絕參加會議的民地武。

已於2015年10月15日和前總統登盛簽署NCA的八個組織,皆出席了第二次彬龍會議,包括緬甸最古老的民地武,也就是在1947年與國父翁山談判破局後,隨即建立軍事反抗組織的克倫民族聯盟(Karen National Union),以及民主克倫佛教軍(Democratic Karen Benevolent Army)、克倫民族解放軍(Karen National Liberation Army)、阿拉干解放黨(Arakan Liberation Party)、欽民族前線(Chin National Front)、全緬甸學生民主陣線(All Burma Students’ Democratic Front)、帕奧民族解放組織(Pa-O National Liberation Organization)與南撣邦軍(Shan State Army-South)。

緬甸新政府上台後,組織「聯邦和平對話聯合委員會」(Union Peace Dialogue Joint Committee, UPDJC),專責與民地武的聯合組織:「聯合民族聯邦委員會」(United Nationalities Federal Council, UNFC),進行政治對話與和平對談,而UNFC的主要領導者為克欽獨立組織(Kachin Independence Organisation)。

KIO_coat_of_arms
Photo Credit:Wikipedia
克欽獨立組織圖章

原本緬甸政府僅邀請有簽署NCA的民地武出席第二次彬龍會議,而其他未簽署NCA的民地武僅能以「特別嘉賓」(special guest)與會,無法擁有完整的會議參與權利,如提案權與表決權等,導致後者揚言拒絕與會。

UNFC曾出席第一次彬龍會議,並提出修憲草案,但在二次彬龍會議前,於5月22日決議拒絕出席。其理由係未能與UPDJC達成共識,以及未簽署NCA的民地武無法在會議上有平等權利。

然而,此時的UNFC由原本擁有七個成員,因5月初克欽獨立組織與佤邦民族組織(Wa National Organisation)的退出,影響力遽減。退出理由為欲加入新的聯合民地武組織,以及難以與UNFC其他成員合作。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