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面下的暴風雪,一年一度的珊瑚全體同步性高潮

海面下的暴風雪,一年一度的珊瑚全體同步性高潮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是珊瑚一生當中,唯一一次能真正移動越過礁岩的時刻,剛出生的旅者展開生命中的第一場,同時也是最後一場旅行。於是下一代開始了,只需要到海面去混合一下下—如果它們到得了的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瑪樂.哈德特(Marah J. Hardt)

時機重於一切:珊瑚全體同步性高潮

對於住在海底的珊瑚
生活特色就是獨身
只除了一個晚上——
在月亮正當好之際
牠們會投入一場同歡者破百萬的派對
但是在獲得獎賞之前
珊瑚們務必保持冷靜
因為其中有一個陷阱:
若想成功發送出去
大夥的性高潮一定要同步

和珊瑚相比,我們算是極度的性愛成癮者。研究顯示,有伴侶而且年齡在二十五歲到五十歲之間的人,很可能每個月行房數次,甚至每週數次;在年齡稍長的族群,半數男性與女性每年起碼行房幾次。就珊瑚的標準,這樣的性愛委實太多了。

和我們相反,對珊瑚來說,性愛就像除夕夜:一年一度,是備受期待的事件,而且會讓幸運中獎的機會大增。但是和我們熟悉的派對不同,成功達陣的機會與房間裡的酒精多寡無關。事實上,成功的珊瑚性愛所必須的精準,需要非常冷靜,才能做到。當你在組織策劃一場地球上最大的同步性行為時,你一定得保持頭腦冷靜。

為了幫你瞭解珊瑚集體產卵看起來像什麼樣子,首先,讓我們來想像,一棟公寓裡充滿了一對對的情侶在做愛。再想像,每一對情侶都在同個時刻達到高潮,這裡不只是指情侶彼此,而是包括整棟建築物裡其他的每一對情侶。現在,讓我們再把影像放大,擴及整座曼哈頓島。

如果女性雜誌《柯夢波丹》的報導還算可靠,我們大部分人可能都幻想著這樣的性同步,但實際上卻鮮少有人做得到——即便只是一對一的情況下。說到珊瑚的性愛,我們談論的可是幾百萬個個體,遍布在幾公里的珊瑚礁上,大家講好要在片刻之內,全體達到性高潮。

珊瑚能夠辦到這一點,而且牠們甚至沒有腦袋。

牠們其實也別無選擇。固著在海底的珊瑚,是千真萬確埋在淤泥中。藤壺克服這個不能移動的問題,靠的是可以延伸得很長的陽具—藤壺的陽具可以輕易越過潮潭去風流。但是珊瑚沒有這般天賦異稟,牠們必須依賴自己的配子,去代理執行約會和交配的事。海扇、海綿、苔蘚蟲(bryozoan)、牡蠣、以及許多其他的海洋無脊椎動物,同樣無法移動,在碰到性事時,也都發展出不同的策略,來克服固著性的生活方式帶來的難題。對於這樣不能動的動物來說,最好的機會莫過於和鄰居同時釋放出配子,祝它們好運,然後交疊起觸手,祈禱當夜風平浪靜。

一場海面下的暴風雪

珊瑚是美麗細緻的動物,牠們打造出地球上唯一可以從太空看到的有機結構體:巨大盤繞的大堡礁。

數百萬隻珊瑚蟲合力形成活牆壁的輪廓。每隻珊瑚蟲看起來就像一個小肉團,中央長了一張小嘴巴,邊緣有一圈長長的、富有彈性的觸手,全身都被擠壓在一個小巧、堅硬、大小如同鉛筆擦頭的杯狀物中。牠們只有一個出入口、一套簡單的神經系統、一個胃,以及一整組生殖器官——事實上是兩組。大部分珊瑚都是雌雄同體,每隻珊瑚蟲都能製造精子與卵子。

構成珊瑚礁的是碳酸鈣(石灰岩的原料),是珊瑚蟲分泌形成的小型杯狀物,用來保護牠們柔軟的身軀。按照品種,有些珊瑚蟲可能打造自己的小杯,排排坐在一起,好像建築商推出的大批獨棟別墅社區,又或者牠們也可能共用牆壁,類似公寓建築的安排。

有些品種,例如腦珊瑚,甚至共用得更為徹底:牠們的珊瑚蟲沿著溝槽排列著,但在每個溝槽內,彼此並沒有牆壁相隔。

珊瑚生殖時,真正的性行為發生在海面上,也就是精子與卵子碰撞之處。類似橈足類動物單身酒吧的濃度效應,漂浮的卵子與精子會在海面聚集,把原本的3D環境轉變為2D,把配子擠壓成一片薄薄的區域,它們在那兒很容易來個巧相逢。

但是,這場行動始於海面下方好幾公尺的地方,在這裡——滿月過後幾天,從珊瑚礁岩矇矓的夜晚天空線中,這些小配子開啟它們充滿危險的受精之旅。在珊瑚,生育先於受孕:這些過程被難聽的命名為「安置」(setting)。一開始,組成一個珊瑚群體的數百隻珊瑚蟲,個個都會逐漸膨脹,從口中擠出一個小球體。這些小球外表很像亮粉紅色的酸酸粒粒糖(Nerds candy)。幾秒鐘後,原本相當平滑的土褐色珊瑚礁圓頂,突然變成凸凸凹凹、布滿圓點的小丘,彷彿整個珊瑚群體都發起蕁痲疹。

這些小球是一包包的卵子與精子,是珊瑚礁建造者穿透到下個世代的種子。一整年以來,珊瑚都在儲存營養,以便提供足夠的能量,來製造和包裝這些肥肥的配子球。臨到產卵之夜,它們開始慢慢往上升,通向珊瑚的嘴巴,準備釋出。

一頓最高級的吃到飽自助餐

但是,就像全體突然開動一樣,活動驟然停止了。

一片珊瑚礁忽然靜止下來,是很罕見的,因為潮流不停運動著,各種體型和大小的海洋動物也總是在進進出出。但是,在今天晚上,在這短暫的片刻,就好像珊瑚礁忽然停下來,在漫長呼出一口氣之前,先深深吸一口氣。然後,事情就發生了。

突然間,整片珊瑚礁上的群體都釋出了小包。一個無聲的爆發,重複數千次,然後這些小球掙脫束縛。在水世界裡,慢動作當道,而這些釋出動作,看起來幾乎就像一場受到延遲的反應。這些具有浮力的小包,仍然透過一根像臍帶的黏液絲,與母體珊瑚蟲相連,漂浮在珊瑚礁上方。

這一刻,景觀最是神奇。幾百個柔軟的粉紅色小球,在珊瑚頭頂形成一圈光暈,左右搖擺著:這些下一代的希望還在徘徊,它們與過去相連,但又期盼著未來。幾乎不可察覺的,黏液絲逐漸拉長,最後終於斷裂。小球們一起往上升,像小汽球般漂向海面。終於自由了。

sanc0415_(1)
Photo Credit: Emma Hickerson

這是珊瑚一生當中,唯一一次能真正移動越過礁岩的時刻,剛出生的旅者展開生命中的第一場,同時也是最後一場旅行。於是下一代開始了,只需要到海面去混合一下下—如果它們到得了的話。

就在這個階段,原本文雅而且幾乎是平靜的配子華爾滋,突然轉變成一場喧鬧的盛宴。各個不同品種的珊瑚,都選在同一天夜裡產卵,觀看一大群珊瑚產卵,就像是目睹一場海面下的暴風雪,只不過這裡的雪花是往上飄,顏色是亮粉紅色,而且它們的能量相當於巧克力棒。這是一頓最高級的吃到飽自助餐,沒有一個礁岩居民捨得錯過。小包釋出後不久,甲殼類的神風特攻隊已經開始俯衝轟炸,準備瘋狂吃一頓肥美的粉紅小包裹。小蝦小蟲也拚命爬過珊瑚礁,趕在美味零嘴升空前,能吞多少就吞多少。

然而,在小魚兒忙著填飽肚皮時,較大的魚兒卻虎視眈眈,盯上了這群專心吃喝的饕客。這是一個統統有獎的夜晚,而大自然也確保沒有任何東西被浪費,就連魚糞——當晚飲食無度的成果,也被礁岩裡的微生物給吞食了。但是即便最饑餓的魚,終於也會吃飽。有這麼多美味的配子和充滿脂肪的黏液漂浮在四周,運氣好的精子和卵子,將能毫髮無傷的通過。

混種是遺傳死胡同

和其他品種的珊瑚在同一個晚上產卵,有助於困住掠食者,但這也會帶來其他的重大風險:親代很難掌控自己的配子將來遇到的是同種的配子,還是完全不同種的配子。還好我們是行體內受精,可以滿確定自己的配子和誰(尤其是什麼物種)融合在一起。但是對珊瑚來說,附近聚集了幾十種相近的珊瑚品種,大家通常都在同個晚上產卵。牠們的配子在一處完全混雜了的海水中盤旋。這意味著,牠們有生出混種的危險。

混種有什麼不好?嗯,如果你是一頭騾子,大概會覺得還好吧。騾子是母馬和公驢交配後的產物——相對的是驢騾,是公馬和母驢的子女。(研究動物性行為,可以學到一堆你做夢都想不到的瑣碎資料)。但是,就像騾子一樣,大部分混種都不孕或是缺乏精力。牠們是遺傳死胡同。生一個混種的孩子,有點違背了性行為最初始的目的:把個體的基因傳到未來世代。

雖然有些混種還是能生育,甚至活得很好,但是牠們的子孫在一兩個世代之內,往往就會式微。在混種的世界,你要不是一匹種馬,就是一枚啞彈,或是更糟糕的,種馬後面跟著啞彈。最後一種情形,有可能導致產下一個精力特別蓬勃的混種,能夠競爭壓過兩種親代,但卻在幾個世代後衰亡。這樣的結果是三方皆輸——兩種親代品種,加上混種,都輸了。

所以,混種是大部分動物試圖避免的。珊瑚為了減少混種風險,牠們會極端精準的協調同種珊瑚一起產卵。等到其他品種也開始產卵時,牠們自家的配子大都已經相逢,並且已經融合成健康、有生育能力的珊瑚幼蟲了。

我們就拿兩個關係非常親近的珊瑚姊妹品種為例,山形星珊瑚(Orbicella annularis)和巨石星珊瑚(Orbicella franksi,被熟悉牠們的人暱稱為「法蘭克斯」)。這兩個品種的關係是這麼近,科學家直到幾年前才發現牠們其實是不同品種。但是,你在海裡還是可以從外觀分辨出來。

山形星珊瑚會形成一群很粗的柱子,每根柱子都頂著一個大頭,就像一堆六十公分高的粉紅或黃色蘑菇。牠們居住的水域,通常比巨石星珊瑚的水域淺,而巨石星珊瑚長得像一大塊深棕色的土石,很像巧克力碎片冰淇淋。除了長相之外,這兩個品種還有另一項不同的特質:牠們雖然在同一個晚上產卵,但時段會稍微錯開。巨石星珊瑚屬於早鳥,在日落後大約兩小時產卵。山形星珊瑚則比較晚,大約落後一個半小時。

像這樣非常精確錯開產卵時段,不只令人印象深刻,對於這兩個品種來說,也是生存所必須的。同步產卵能幫助精子找到卵子;時間錯開則有助於確保適當的精子找到適當的卵子。要是沒有錯開時間,這兩個品種會更容易融合。

相關書摘 ►《海裡的那檔子事》:在墨西哥,遊客總是在尋找「平克.佛洛伊德」(鯨的陰莖)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海裡的那檔子事:狂野奇麗的海洋動物多樣性》,天下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瑪樂.哈德特(Marah J. Hardt)
譯者:楊玉齡

作者警語:
各位親愛的讀者,如果沒有合格的鯨、鯊、魷魚、龍蝦或其他受過訓練的海洋專家,從旁協助,請不要在家中嘗試書中的行為。

海洋動物怎樣辦那檔子事,攸關重大:石斑魚最愛舉辦盛大的滿月性派對;藍頭魚每天要來一百五十次快閃式性愛;滑銀漢魚的五十道陰影,比格雷的更詭異;拖鞋螺喜歡疊羅漢,打造情人摩天樓;龐大的露脊鯨憋著氣,上演3P戲碼……

辦那檔子事,也是一種裝備競賽:在海裡,尿液是強力春藥,雌龍蝦就靠這一味,降服心上人;介形蟲(種子蝦)是攜帶兩把長槍的雙槍俠;船蛸擁有一根可分離、可發射的那話兒。而鯨的陰道盤繞彎曲得非常厲害,精子顯然需要良好的自動導航裝置……

在洶湧波濤的海面下,隨時都在上演「生」之戲碼。瑪樂.哈德特帶著幽默機智與科學家的嚴謹,向我們介紹了鹹濕又狂野的海洋動物性生活、引領我們應如何把對於性趣的好奇轉化為讓海洋生物更加豐沛的力量。

性與海,兩者皆是深不見底的謎團。加起來,卻成就了一段爆炸性的精采奇譚。

getImage_(2)
Photo Credit: 天下文化

責任編輯:王國仲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layout.lifestyle』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