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亞洲利益著想的亞洲政策?中美權力大挪移,終結太平洋的「大航海時代」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根據華府的看法,美國眼前最大的危險,就是中國逐漸對以下觀念提出挑戰:美國和上個世紀一樣,是最渴望、最有資格、最堅決要求掌管太平洋事務的國家。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賽門.溫契斯特(Simon Winchester)

當前美國制定的各項複雜軍事策略,基本上是由一個人設計出來的,他就是勘與劉華清鬥智的馬歇爾(Andrew Marshall),這兩位深受本國軍方器重的人物,都是跨太平洋戰略布局的老謀士。

一九七三年馬歇爾接受尼克森總統任命之後,連續在國防部的基本評估辦公室當了四十二年的主任,二○一五年以九十四歲高齡退休,在職期間一直是五角大廈內部的和平與正義捍衛者,美國媒體常用科幻電影《星際大戰》(Star Wars)裡的絕地武士大師之名「尤達」(Yoda)來稱呼他。他的職責是擬定未來戰略計畫,「放眼於不太樂觀的未來」。他也是世界戰爭製造者(尤指俄國與中國好戰分子)當中的一位傳奇人物,被當代中國重要戰略家、人民解放軍少將陳周視為「我們的英雄」。陳周表示,他和幕僚把美國軍事革命理論研究得「十分透徹」,還把「馬歇爾寫的每個字譯成中文」。

馬歇爾最近期的著述完成於二○○九年(當時他已八十八歲),為美國太平洋新軍事政策建立了理論基礎,五角大廈稱之為「空-海戰術」概念。

他認為中國正在傾全力防堵美國人接近中國沿海地區,以免美方為了戰鬥需要而侵入大陸後方。劉華清擬定的長期海軍戰略之一,是保衛第一島鏈以內的近海水域,並且採用一個奇怪的簡稱:A2/AD,來表示中國海軍「抵抗入侵/區域封鎖」(anti-access/area denial)的能力。中國軍艦已有能力阻撓和騷擾試圖在南海巡邏的美國海軍,不久的將來或許就能全面禁絕這類活動,最後說不定還會將此能力擴散到東海與黃海。

海軍增加硬體設備及採取封鎖政策,只是中國海權擴張計畫的一部分。中國後方布建了越來越多的飛彈基地和雷達追蹤站,以防敵人接近大陸海岸線,並且進一步封鎖他們可能發動侵略戰爭的地區。在海洋中建造新生小島、在陸地上設置飛彈砲台,目的都在遏阻美國動用武力。換句話說,中國絕不接受任何美軍遠征行動。假設美國輕舉妄動,其風險與代價勢必大於從前。

中國沒有一位軍事策略專家懷疑美國的軍力,因此暫不打算努力追上美國,而是力行某種不對稱戰略,目的是利用美國的軍事弱點,不嘗試與對方正面交鋒,只會設法讓美國感到恐懼和退縮、不願或無力展開進犯行動。

目前中國擁有一樣特別令華府惴惴不安的武器:大型新式火箭東風DF-21D反艦彈道飛彈。自二○一○年以來,中國已在沿海地區部署多座巨大飛彈發射台。DF-21D東風飛彈素有「航空母艦殺手」之稱,射程約一千七百公里,只要準確發射,即可阻止美國航空母艦闖入沖繩島以西任何海域。它已經在天氣狀況良好的戈壁沙漠中進行過實體測試,並得到圓滿結果。

AP_780160430621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一旦這類武器擁有完備性能、雷達系統全數安裝妥當、巡邏潛艇(中國正以四倍於美國的速度打造潛艇)各就其位、新式網路武器(已經針對美國資產做過極為有效的測試)和反衛星飛彈完成部署,中國大砲也直接對準美國在日本、關島、南韓的軍事基地(菲律賓兩座基地因皮納圖博火山爆發而長期關閉),那麼美國遠征軍勢必無法或拒絕登陸中國,情況與美軍空襲伊拉克或阿富汗的行動截然不同。中國絕對不會鬆懈海防,停泊於中國近海外圍的美國神盾級驅逐艦隊,根本不可能發射戰斧巡弋飛彈攻擊中國沿海城市,因為中國早已先發制人地封鎖了這些海域。

美國採行的打擊與恐嚇主義,勢將陷入困境,此種戰略遇到中國沿著海岸線建立的飛彈新長城,根本使不上力,只能放棄戰鬥。馬歇爾及其團隊了解這項悲觀事實後,咸認美國應當建立必要反制手段。

於是,他們提出了「空-海戰術」概念,主張美國在未來軍備競賽中減少陸軍部隊,轉而悉心培養海軍和空軍戰鬥力,其核心目標有二:第一,努力設法度過和躲過中國的初步攻擊;更重要的第二目標是,派潛艇和匿蹤飛機針對阻礙美軍接近中國海岸的雷達與飛彈,發動一連串精準的破壞性攻擊。目前設在西太平洋區的若干大型美軍基地(嘉手納、橫須賀、佐世保、群山、烏山),會在天寧島(近塞班島)和帛琉島等偏遠島嶼增補較為機動、防備較佳的兵力,這些海島所在位置均可反擊中國武力。

因此,美國未來的軍事策略係針對以下需求而設計:派遣剩餘美國部隊保護通往中國海域的航道、瓦解中國的A2/AD能力,成功進入、死守、常駐這些海域。只要扼住海上要道,美軍即可降伏反抗他們的中國軍隊。「空-海戰術」手冊內頁,提到了兩百多個泰半被列為機密的特種部隊名稱,提及人民解放軍的頻率則有四百多次。它具體說明美國需要更多軍艦和潛艇,也需要為承擔西太平洋巡邏任務的第七艦隊,增添第二支航空母艦攻擊群,還需要性能更佳且更不易被發現的軍機、更優良的飛彈、更聰明的炸彈,以及可重新啟用的小型軍事基地。

有些人曾經批評,馬歇爾掌管的不是「基本評估辦公室」,而是「恐嚇膨脹辦公室」。他的戰略計畫顯然將美國海軍陸戰隊排除在外,因此海軍陸戰隊表示,該計畫須「投入荒唐的高昂經費才能成立」,如果運用在重大交戰活動中,還會導致「難計其數的人員傷亡和經濟破壞」。布魯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也堅稱,馬歇爾辦公室提出的戰略方案是個騙局,他認為中國可能攻擊美國軍艦的說法,根本是無稽之談。

儘管五角大廈保證,該辦公室並未針對某個特定政權進行各種評估,中國方面還是從這套戰略計畫中,看出中國就是美國暗指的攻擊者,「假設美國軍方發展『空-海戰術』來對付人民解放軍,」《華盛頓郵報》引述某位中國陸軍上校的話說:「那麼人民解放軍也不得不發展『反空-海戰術』。」換言之,兩國可能展開一場武力競賽,令人回想起半個世紀以前美國把蘇聯當作假想敵的景況。

不管這套策略叫樞紐計畫、再平衡計畫、「空-海戰術」,還是聽起來比較友善溫和的「全球公有財產之軍隊介入與調動聯合概念」,它已經成為美國外交政策恪守謹遵的原則之一,也是歐巴馬總統照單全收的太平洋新政策。雖然二○一二年度的美國「國防授權法案」首次在條文中提到該策略的成就,但是經費問題一直存在,而且國會內部發生激烈的意識形態鬥爭,以致耽擱或阻礙了該計畫某些部分的執行進度,中東境內和周邊地區日趨惡化的衝突也導致計畫延宕,不過近幾個月來,美軍已在遙遠的太平洋初步啟動該計畫。

舉例來說,美國海軍陸戰隊的一支非永久性常駐部隊,已經在達爾文港附近一座澳洲軍營外圍活動。兩百五十名首批陸戰隊員於二○一三年抵達當地,最終計畫是:完成一項長達二十五年的軍事布局,美國每六個月會在澳洲派駐兩千五百名備戰海軍陸戰隊員,以及多架重型直升機。不過,這是天氣良好的狀態下所做的安排,澳洲仲夏雨季來臨期間,這些軍人幾乎不可能在當地操練,因此只有一支骨幹部隊留下來,其他隊員都會返回夏威夷。

西澳大利亞州正在討論允許美國海軍利用伯斯郊區的斯特林海軍基地一事,若雙方達成協議,美國打算延長花園島基地的機場跑道以便部署美國轟炸機,並且擴建碼頭為美國航空母艦進行補給和維修作業。

新加坡已經同意美國海軍把四艘最新濱海戰鬥艦暫停在該國港口,這些軍艦(體積小、速度快、武器輕、易隱匿)和軍用直升機,以及可容納小型海軍陸戰分遣隊的船艙,都是專為應付中國在西太平洋海域建立的封鎖能力而設計,美國軍方認為這是打破南海現況的最佳解決之道,由於一九九一年以後菲律賓的蘇比克灣基地不再開放,安排美軍暫駐新加坡是理想的作法。

(不過,蘇比克灣基地可能不會完全封閉。二○一三年年初,菲律賓政府原則上已同意准許數量限定的美國軍艦使用蘇比克灣設施,皮納圖博火山爆發後這些年來,當地設施在稍事整修之後被轉作菲律賓軍事基地,由於美國強烈施加外交壓力,並且支付一筆龐大費用,馬尼拉政府近日已經首肯在美國的太平洋戰略計畫中扮演一部分角色,因此某些通過檢驗的美國軍艦,可望獲准在這個老舊海軍總部執行任務。)

軍備項目持續增加,更多美國攻擊潛艇進駐遙遠的西太平洋,更多超機密彈道飛彈潛艇被派到太平洋深海巡邏,一支兩棲陸戰隊從大西洋調到太平洋,愛國者和薩德之類的新式防空飛彈,可為沖繩島和關島美軍提供保護傘。美國已和越南政府展開談判,目的在於了解美國是否可重新啟用多年前美軍在金蘭灣建立的作戰設施(這件事頗具諷刺意味)。

美國還提出一項太平洋軍力平衡方案,堪稱計畫中的計畫。策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常就軍事問題為五角大廈貢獻說理清晰、審慎評估的建言,而且觀點通常(但不一定)與馬歇爾這類主管的看法異曲同工。二○一二年八月,該中心宣稱:「目前美國軍方的立場嚴重偏向東北亞的韓國與日本,著重於制止朝鮮半島、日本、台灣海峽發生重大衝突。然而,中國近年來在南海海域和太平洋諸島的活動可茲證明,南亞與東南亞的安全風險正急速增長,為能成功達到再平衡的戰略目標,美國有必要在這些區域採取更多行動。」因此新加坡、越南、澳洲和菲律賓,都具有不可忽視的戰略地位。

於是,美國幾乎已將東北亞問題(尤其是北韓,以及中日兩國釣魚台爭議問題)擺在比較次要的地位,不過許多學者依舊認為北韓問題是西太平洋最大威脅,這些專家也認為中日兩國可能發生戰爭,繼續爭奪釣魚台主權。愛荷華州杜比克大學、威斯康辛大學、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以及紐約大學的學者們,紛紛將這些可能性視為警訊,因為美國與日韓兩國簽訂了安保條約,肯定會在對方發生危險時介入,於是相關報導占據美國各大新聞雜誌的版面;電視新聞製作人也提供大量時段播報北韓提出挑釁與中日爆發衝突的可能性。這兩個問題確實存在,而且可能被加重和激化,造成大量傷亡。

AP_429344875242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比較慎重的謀士認為,若拉大格局來看,強調這兩種情況的可能性,只會轉移大眾的注意力,以至於忽略為太平洋帶來諸端挑戰的主角:中國。若想認清太平洋未來的前景,就必須了解十三多億的中國人口,以及源遠流長的中國歷史。中國之所以成為世界舞台要角,當然有幾個眾所周知的顯著因素,包括:新增的財富、持續的擴張、紮實的國力、快速成長和巧妙運用的影響力、榮譽感與自尊心、鄙視外來者和弱勢者、對太平洋生存空間的迫切需求。

根據華府的看法,美國眼前最大的危險,就是中國逐漸對以下觀念提出挑戰:美國和上個世紀一樣,是最渴望、最有資格、最堅決要求掌管太平洋事務的國家。

中國的宿願是:針對美國長期堅守的太平洋戰略目標進行抵制,套用美國官方的說法,該目標是:「維持某種勢力均衡,防止任何可能設法阻撓美國進入或支配太平洋的霸權國家在此海域境內崛起。」

美國人固執地認為,他們取得太平洋支配權,是讓這個海域內部不同經濟實體成功發展的關鍵。坐鎮在夏威夷太平洋指揮總部的海軍將官們,最愛放映新加坡、香港、東京、首爾——當然還有上海和廣州——耀眼天際線的幻燈片,並且斷言,唯有靠美國的海軍力量來維持貿易與航海路線的自由暢通,那些城市才能享有進步繁榮。

他們說,美國在太平洋區保護貿易、打倒威脅、輸出價值觀,是亞洲四小龍經濟發展大獲成功的主因。他們還說,如果亞洲放棄美國對太平洋區無微不至的照顧,而把這片海域的看護權,移交給另一個曾經釀成天安門悲劇事件的霸權國家,勢將面臨向下沉淪、通貨緊縮、衰落腐敗、走向滅亡的風險。

不過,近來這種假設屢遭質疑,因為太平洋已經變成某些新興政治和地緣戰略觀念的試驗所,脫離了澳洲作家貝爾(Coral Bell)所謂的「達伽馬時代」(即大航海時代)。自從葡萄牙探險家達伽馬離開印度和馬來半島後,過去五百年來,整個東方一直籠罩在西方列強——最早是西班牙和葡萄牙,再來是荷、法、英,現在換成世界第一強權美國——無所不在的影響力之下。

如今各國勢力突然以史無前例的速度全面重新分配,正在經歷一場權力大挪移,意味著西方即將結束亞洲地區主導權。

前人提出的某些假設漸被擱置一旁。舉例來說,二十世紀中葉曾經有人認為,美國軍艦可以堂而皇之地沿著長江航行一千六百公里,現代人則須回答一個問題:誰能想像有朝一日中國海軍也會認為,他們可以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大剌剌地開著最新快速戰艦,沿著密西西比河經過愛荷華州首府狄蒙市,航行至密蘇里州小鎮漢尼拔,最後停靠在密西西比河與密蘇里河交匯處的聖路易市,然後堅稱在當地喝酒鬧事的中國水手只須遵守中國法律,不必接受美國法律制裁?

美國人肯定會斬釘截鐵地提出否定答案。可是,誰又能想像中國海軍會在太平洋行駛軍艦、發射飛彈、測試潛艇、巡邏航道,以及在菲律賓、關島、萬那杜、夏威夷外海,或是可以看到聖地牙哥、聖荷西等地摩天大樓的加州沿海幹這些事?根據中國海軍擴充的速度來判斷,這種事很有可能發生。

那必然是件壞事嗎?中國海軍保護海上航道的興趣,是否不及美國海軍來得大?某個為亞洲利益著想的亞洲政策——撇開所有地方差異,讓所有亞洲國家進一步專心對抗非亞洲霸權——是否可能為亞洲和其他地區帶來更穩定的局面?我們這些西方人當然不會懷疑東方人的能力,那麼何不讓他們繼續主導太平洋(是東西方交會的海洋)的未來?我們是否不太相信他們也能統治這個海域?是否因為他們不像從前那麼渴望獲得我們的保護而覺得受到冒犯?我們是羨慕他們,還是冥頑不靈地緊抓著積習已久的帝國、強權、種族優越觀念不放?

現代人提出這類問題,或許不至於被指為異端邪說。

然而,一九九一年的時候,要是有誰提出皮納圖博火山即將爆發的預言,就會被當成異端邪說,那時孰能料到該事件會對太平洋區的政局造成如此深厚的影響,不過歷史和地質總會出現令人難以逆料的變化,中國、菲律賓、美國,或是坐落於廣袤太平洋中的任何一個國家都不例外。

相關書摘 ►日不落國的黃昏:告別香港--大英帝國永遠離開了西太平洋僅存的殖民地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不平靜的太平洋:大航海時代的權力競技場,牽動人類命運的海洋史》,聯經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賽門.溫契斯特(Simon Winchester)
譯者:譚家瑜

從日不落國至日落帝國的黃昏,殖民到獨立的世界新秩序形成;政治分斷、軍事角逐、氣候變遷、能源環境、物種發現的新研究,太平洋--絕非「太平無事」的海洋。這片美麗、脆弱、巨大的海洋面臨諸多潛在挑戰與危機,左右著人類的前途。

太平洋廣大得令人難以想像,它是迄今世上最大水域,覆蓋地球表面積近三分之一,對全球的影響亦十分巨大:不僅是世界氣候模式的源頭,也是最危險板塊碰撞運動的核心,海面下一萬多公尺處更有全球最深的海溝。它是西方人發現的最後一座海洋,也是牽引世界前途的大洋,這片幅員廣達1.8億平方公里的水域所發生的一切,攸關著人類全體的命運。

《紐約時報》暢銷書作家溫契斯特繼膾炙人口的暢銷書《大西洋》、《美國統一功臣》後最新力作,精彩而生動地探討太平洋的過去、現在,以及它所牽動的未來。

不平靜的太平洋:大航海時代的權力競技場,牽動人類命運的海洋史_-_ISBN978
Photo Credit: 聯經出版

責任編輯:王國仲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