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史上最熱血的農村公務員,成為獻米給教宗的男人

Photo Credit: rumpleteaser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換作是米,由誰來吃才足以構成品牌呢?如果能由具有社會影響力的人說一句:「我常吃美味的神子原米。」將會帶來多大的宣傳效果、形成多麼龐大的品牌力量。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高野誠鮮

「超級公務員」

本文作者高野誠鮮(Takano Josen)一九九○年成為市公所正式職員,二○○五年調任農林水產課,僅以一年六十萬日圓的預算著手振興羽咋市人口過稀高齡化問題嚴重的神子原地區。在成功建立神子原米自有品牌並呈獻給羅馬教宗、招攬I-turn年輕人定居、開設農家經營的直銷站「神子之鄉」大幅提高農家收入後,四年後即讓神子原地區脫離「極限村落」,獲得「超級公務員」美譽。本書亦為日本TBS電視臺《拿破崙之村》原案本,由唐澤壽明主演。

激起「渴望」的品牌大作戰

以山間淨水種出來的神子原越光米。這麼好吃的米,只要銷售得當,絕對會大受歡迎。於是,我想到了「longing」,也就是嚮往、渴望的意思。

人往往會想要名人擁有的、喝著的、穿著的、戴著的物品。例如那個人拿的皮包真不錯、戴的手錶真好看,是哪個牌子呢......?使用這些物品的人在社會上的影響力愈高,穿戴在身上的物品所擁有的品牌力量愈驚人。最著名的例子有女星葛麗絲.凱莉的凱莉包、美國國務卿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s)所拿的杜勒斯包(Dulles Bag)。

換作是米,由誰來吃才足以構成品牌呢?如果能由具有社會影響力的人說一句:「我常吃美味的神子原米。」將會帶來多大的宣傳效果、形成多麼龐大的品牌力量......。

因此,我們最先詢問負責日本皇室事務的宮內廳。日本人的主食是米,日本的象徵則是天皇陛下。而神子原的「神子」,也可解釋為「皇子」。於是我心想,如果能將神子原米獻給天皇與皇后,兩位陛下也能在園遊會等場合時御賜一言:「我們每晚都吃神子原米。」肯定會造成轟動。

調查之後,發現宮內廳裡有一位加賀前田家第十八代家長前田利祐先生,負責宮內祭祀的掌典一職。羽咋市境內的石川縣,過去即屬於加賀藩。所以我們無論如何都想會晤前田先生,懇請他將與加賀藩有淵源的羽咋越光米獻給天皇陛下享用。我們立刻拜託市長同行,前往東京會面。我一見到前田先生便說:「能不能請您定期在每星期五,讓天皇、皇后兩位陛下品嘗神子原米呢?」

選擇星期五並沒有特別用意,純粹因為當天剛好是星期五罷了。沒想到前田先生十分爽快地答允:「這是與加賀藩有淵源的越光米嗎?不錯啊,我立刻請主廚從今天晚上起就煮給兩位陛下享用。」

我興奮得難以自抑,回到飯店後便與市長一行人開心得又叫又跳:「我們拿到天皇御賜的錦旗了!」

「能用皇室的菊花紋章了!」

「可以宣傳說是天皇、皇后兩位陛下的御用米耶!」

「這一定會大賣啊!」

我們的士氣頓時大振。總算可以把那三位農家託我保管的五十俵米賣出去了。任何品牌的米都沒有承蒙天皇與皇后兩位陛下欽點更有號召力,肯定會賣光吧。當初反對我們的許多農家,如今一定會反過來大力贊成......。

當我拖著興奮過度的疲憊身子回到自己的房間時,發現電話的語音信箱留言燈閃爍著。納悶之下打開來聽,結果是來自宮內廳的留言,說道:「剛才的事情,請當作沒發生過。」

對方表示,天皇食用的米一律來自「獻穀田」生產的米,無法再將神子原米列為新的食用米。

我依然不死心,但還是徒勞無功。再繼續死纏爛打,只會給前田先生及市長添麻煩,最後只好放棄,失望之情無可言喻。

最愚昧的策略,莫過於忽略潛力

我們不得不改變作戰方針。

這時候,我不停思索著。這個不行,就換下一個,或是另一個。做任何事情之前,我至少會準備三個方案。而我有了一個好點子。

把「神子原」譯成英語,便是:「the highlands where the son of God dwells.」其中的「son of God」就是「神子」。而最著名的神子,不就是耶穌基督嗎?至於神子原,就只能譯成耶穌所住的高原了啊!

話說回來,天主教裡最具影響力的人是誰?當然是全球信徒超過十一億人的天主教最高領袖—教宗(教皇)。不過,當時的教宗本篤十六世(Pope Benedict XVI)來自德國,平常會吃米飯嗎?算了,不必想那麼多,只要他願意吃就好,一定要說服他吃下去!事不宜遲,我立刻寄了一封信:「這是只用山間淨水種植出來的好米,我們是否有一%的機會請您品嘗看看呢?」

那是二○○五年五月的事。

其實我有點著急。因為神子原地區在四月與五月的連假期間開始插秧,這批新米將在十月收成。當初跟農家打包票說要賣掉五十俵米,如今卻連一粒米都沒有人預定。一想到只剩五個月時間可以賣,不禁有些火燒屁股之感。於此同時,我們剛推行「烏帽子親農家制度」,也要試著推動「梯田認養制度」,除了賣米以外,還有許多事情要忙。

不過,我一點也不慌亂。從這一點來看,我算是樂天派。比起慢慢沉思,我更適合邊跑邊想,因為靜下來就會感到不安。我不去考慮會不會失敗,腦海裡只描繪成功的願景。帶著神子原米去宮內廳時,我也想像著宣傳海報和立旗的模樣,想著不妨用紅底白字寫著「天皇皇后兩陛下御用米」。可惜無法實現。

等了一個月、兩個月,仍然盼不到教宗回覆。看樣子,還是不能對外國人大力推銷米食啊、這次也碰壁了啊......。沒辦法,只好再改變作戰方式了。

神子原地區的水稻、稻米、米......。我又想到點子了。

日本將美國寫成「米國」,正好可解釋為「稻米之國」。所以我擅自決定,一定要讓「稻米之國」的總統吃神子原米。我的作風向來不是自我設限、低調行事。最愚昧的策略,莫過於忽略潛力。因此,我擬定了作戰計畫。

當時的美國總統是小布希。若是直接將神子原米寄到白宮,要求對方「請吃吃看」,肯定會因為米屬於穀類而卡在海關。於是,我轉而調查總統的父親、老布希的住所,如果透過大使館送給對方,就能因為大使館的特權免除檢疫。就這麼辦!先將神子原米寄給老布希,再請他交給總統兒子。我心想:「只能這麼做了!」便著手與美國大使館交涉。

榮獲「教宗御用米」認證!

正當我與美國大使館取得聯繫之際,教廷捎來了回覆。

「你們有寫信給教宗吧?大使與代理大使等著跟你們談談。」

我們因此立刻動身前往東京千代田區三番町的教廷大使館,當然也拜託市長同行。

「市長,明天請您去一趟大使館。」

「哪裡的大使館?」

「教廷大使館。」

「你說哪裡?」

「是梵蒂岡,梵蒂岡的大使館。」

「我為什麼一定要去梵蒂岡的大使館?」

「詳細情形我再跟您說,明天請您上飛機。」

於是,我擅自變更了市長的行程,請他飛一趟東京。我總是秉持做完之後再來報告的「見招拆招」原則。我不會事先詢問:「可以寫嗎?」而是先斬後奏:「我已經寫了。」所以,當初也是「我已經和宮內廳聯絡了。」這一次當然也不例外,也被副市長叫去罵了一頓:「是誰准你聯絡梵蒂岡的?」

我回答道:「沒有人叫我這麼做,是我自己決定的。」

副市長頓時翻了白眼。我自然明白自己的做法並不合法、有違常規。但如果先請示:「我可以寫信給教宗嗎?」事情便無疾而終了。因為上級一定會問:「這麼做有什麼意義?」我就得向相關人士一一解釋。由於市長交代「一年內要做出成果」,我根本沒那麼多閒工夫。因此,我與市長約定,做完之後再寫報告書即可。

二○○五年十月二十一日,市長、神子原地區的區長與我,三個人分別拉著行李箱,裡頭裝著每五公斤為一包、共分裝成九包的四十五公斤神子原新米,一路從千代田區三番町的坡道「嘎啦嘎啦」地拖往教廷大使館。

卡倫加(Leon B. KALENGA)大使特地來到玄關迎接,帶我們進入大使館。市長將新米交給大使,說道:「這是以神子所在的高原命名的羽咋市好米,希望教宗能品嘗看看。」

大使聽了,隨即回答:「你們的神子原是只有五百人的小村落,我們的梵蒂岡則是人數不到八百人的全球最小國家。就讓我們來當小村落通往小國家的橋樑吧。」

換句話說,神子原米正式成為獻給教宗的貢品。大使說,這是最適合教宗食用的米。因為它來自神子耶穌所在的高原之地。不過,當大使說:「我之前怎麼沒聽說過這麼神聖的地名呢?」我不禁當場捏了把冷汗。神子原的「神子」固然有「神之子」的意思,可是在古代也稱為同音異字的「巫女原」(日語的「神子」與「巫女」發音同為「みこ」【mi-ko】),這裡的「God」當然也不是指「耶穌基督」。話雖如此,我覺得對方不但瞭解,也認同這一切,就當作彼此之間的「默契」吧。

一行人相談甚歡,大使後來給我們看一本小冊子,記載著日本自古以來獻給教宗的貢品。看到最早進獻的人名時,我嚇了一跳。上面寫著「NOBUNAGA ODA」,也就是織田信長,貢品則是「BYOBO」。這是什麼呢?義大利語嗎?一問之下,才知道是「屏風」的日語發音。這幅作品也許是信長要求畫家狩野永德繪製的屏風畫<安土城之圖>,並在天正遣歐使節(指天正十年,也就是一五八二年,派遣三位信奉天主教的少年使節至羅馬,分別是大友宗麟、大村純忠、有馬晴信。他們是第一次前往歐洲的日本人,也是歐洲當地人第一次見到的日本人)前往羅馬時獻給教宗額我略十三世(Pope Gregor y XIII)。

我們接著徹底調查獻給教宗的物品,看看是否有人獻米。結果是沒有。我們的神子原米,是首次獻給教宗的米。於是,我們詢問大使是否能以此為宣傳。

大使答應道:「可以呀!」

這次真的大功告成!(後來聽說教宗會吃神子原米製成的米可樂餅。)過了兩天,神子原米從此以驚人速度爆紅暢銷。

相關書摘 ►逆轉農村的超級公務員:我們要求兩名女大學生,但是要會喝酒

書籍介紹

《獻米給教宗的男人:史上最熱血農村公務員衝破體制無極限,拚出自己與村落的新人生》,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高野誠鮮
譯者:莊雅琇

因為被上司視為眼中釘,下放到廢材職員去處的農林課,面對新任務:「刺激高齡村落的發展」、「一年內打造農產品自有品牌」,高野誠鮮毫不退縮、全力以赴。

沒上過高階公務員培訓課、也沒學過品牌行銷的他,以素人之姿,成功為極限村落重新打開一條活路,並成為日本全國知名超級公務員。退休之後,他還要將「奇蹟蘋果」木村阿公的自然栽培法,推廣到全世界。

而這一切,高野都做得很開心,因為他的另一個身分其實是僧侶!高野誠鮮以不帶私心的利他態度,堅持自己的信念,改善農業環境,只為留給下一代更好的明天而努力。

要做別人眼中「可有可無的人」或是「不可或缺的人」,高野誠鮮說,只有你自己才能決定!

獻米立體書
Photo Credit:時報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