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ve Jobs.二】賈伯斯:迷幻藥,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iPhone背後是緣分和境界

【Steve Jobs.二】賈伯斯:迷幻藥,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iPhone背後是緣分和境界
Photo Credit: Franco Sanchez Youtube 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iPhone或許都給予你、我、製作團隊,截然不同的回憶,作者透過iPhone十週年,重溫及連結不同角度,詮釋Steve與Apple的智慧。

iPhone或許都給予你、我、製作團隊,截然不同的回憶

RTR2EVJQ
Photo Credit: Robert Galbraith / Reuters / 達志影像

已是將近十年前的事了,回想筆者第一次「拆開」iPhone3Gs,大概是大學畢業一兩年左右,由於自小習慣把一些電器拆出來,望一下部件又重裝回去,就是感覺拆開iPhone有點難度,於是遞給老爸搞一下,相信他作為機電師父會有些辦法,怎料他初試了一下感覺相當困難,卻不好意思亂搞我的東西,於是他放棄了。筆者唯有把一個特小螺絲批加些凝固膠水,終於把它拆開,雖然沒有放棄,但是隨即後悔了,因為螢幕邊緣的拆口根本沒辦法再裝回去。

說到底,蘋果公司(Apple)產品的天職是讓每一位用家享受與眾不同的體驗,亦有渴求產品處處緊密連成一體的理念;它才不管誰只是出於好奇心想看看內部結構,抑或有些人會存心不良改裝產品賺錢。而且,若是後者便會破壞使用者的體驗,把印象聯繫到Apple上,這是賈伯斯(Steve Jobs)不能接受的事,直至他重返Apple十年之後,推出顛覆市場的智慧手機iPhone,這種執著也從未改變。(在2011年,因為有非授權維修商拆開了iPhone 4,Apple決定把小螺絲換成「五瓣防撬螺絲」,更難以打開)

iPhone誕生十週年,筆者無意詳述外媒報導參與研發者的細緻回憶,以下只略為重溫一些點滴。例如,Apple前高階主管分享2005年那段日子,Steve如何催促他們在iPhone使用介面設計不斷改善突破,跟他們說就是做得不夠好,要他們趕工,他更下令如果兩星期之內他們無法展示好東西讓他看看,就立即授權另一團隊做。

然後福斯托(Scott Forstall)只好迫使全隊人不眠不休狂衝,他幽默形容團隊必須每週趕工168小時,為期兩週,就是說根本連睡覺的時間也沒有,分分秒秒都在做,才終於取得滿意成果。

Screen_Shot_2017-06-29_at_6_18_17_PM
Photo Credit: Franco Sanchez Youtube 截圖

iPhone、iPad作為Steve生前顛峰之作,是一脈相承的境界和緣分

這些點滴固然令人百般滋味,然而,筆者更著意重溫Steve生前領導之下造出iPhone、iPad顛峰之作,當中包含那些珍貴的創作境界與緣分,前者是他一路走來從幼嫩一層層提升的創作心得,以及何以沒有因為金錢而放下狂熱;後者是曾經深深影響他的人,不論是親人、前輩抑或後起之秀,以及最終攜手完成佳作的美妙緣分。

Screen_Shot_2017-06-29_at_6_28_45_PM
Photo Credit: Franco Sanchez Youtube 截圖

Steve曾說:「沒有藍盒子,就沒有蘋果。」這句話可以變換一個方式,套在他的創作境界上:沒有禪和迷幻藥,就沒有後來卓越的蘋果產品。先從Steve個人的經歷與體驗說起。在15歲那年,他第一次吸大麻,僅僅是大麻已感覺「飄飄欲仙」,不久之後養父發現他吸大麻,是兩父子畢生之中極罕見的大型衝突,可是,不管養父怎樣氣至透頂,要Steve此後不再吸食,他仍說:「我做不到。」總之他接觸迷幻藥後沒多久已無法自拔。

迷幻藥產生不同幻覺,同時也引領他強化想像與直覺的體驗,尤其他不只是一位吸食者,他的人生把各種體驗投射到要實現的科技志業之上,並非不少人用以純粹逃避現實痛苦的短暫解脫,也不只是純屬碰巧成癮。

Steve在人生不同階段,也沒有改變對吸食迷幻藥的看法,視它為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

「我在一個奇妙的時代長大成人。我們的心靈不只是從禪學汲取養分,也從迷幻藥得到滋潤。」、「迷幻藥讓我心醉神馳,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藉由迷幻藥之助,你才能看到銅板的另一面。雖然藥效退去之後,你什麼也記不起,但還是感覺到真的有那回事。因為迷幻藥,我更清楚什麼才是重要的,像是創造出很棒的東西,而不是賺錢。我也才能從歷史和意識的洪流看到一些事情。」

(“I came of age at a magical time,” he reflected later. “Our consciousness was raised by Zen, and also by LSD.”; “Taking LSD was a profound experience,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s in my life. LSD shows you that there’s another side to the coin, and you can’t remember it when it wears off, but you know it. It reinforced my sense of what was important—creating great things instead of making money, putting things back into the stream of history and of human consciousness as much as I could.”)

Screen_Shot_2017-06-29_at_6_18_43_PM
Photo Credit: Franco Sanchez Youtube 截圖

這段話非常重要,因為連《賈伯斯傳》的作者華特(Walter Isaacson)用不少篇幅交代Steve遭親生父母遺棄的痛苦,似乎間接令人疑惑,究竟他人生這麼追求卓越與成就,是不是一種對自己出生後遭遺棄的報復?透過瘋狂追求事業成功,從那種自卑感與陰影之中解脫出來?筆者堅定相信,真正持久驅動Steve奮進向前的主因,絕不是為了變相報復,而是出於他對這種體驗、直覺深深著迷、無法自拔。或許童年痛苦構成另一種驅動情緒,但畢生能夠創造這麼多產品,最終絕非倚靠這種悲痛,而是深沉又撇除不掉的體驗。

如果Steve只為賺錢就會失去了艾夫,也可能失去了iPhone及一切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