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藤雄遭求刑24年,隨即「創紀錄」以5.5億交保

趙藤雄遭求刑24年,隨即「創紀錄」以5.5億交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北地檢署偵辦遠雄4大弊案31日公布偵查結果,合計起訴被告31人,13人獲緩起訴。而遠雄集團趙藤雄因涉嫌掏空遠雄人壽、行賄新北都更開發與眷改案,共計求刑24年。

(2017.10.31. 20:00更新)

台北地院下午召開接押庭,晚間8點左右裁定趙藤雄5.5億元交保,創下司法史上被告交保金額最高紀錄,法官諭知趙藤雄限制出境、出海,每天早上8時至10時到轄區派出所報到。

趙藤雄的現金交保金額,打破了國寶集團總裁朱國榮、永豐金控前董事長何壽川的單一案件最高保證金4億元的紀錄。

而前營建署主秘洪嘉宏則在庭上以「菩薩」稱呼法官,獲准以500萬元交保,限制住居、出境與出海,也須去派出所報到。

洪嘉宏懇求法官,讓他回家安撫、安頓家人,他強調自己的入獄已造成全家人很大的衝擊,他要回家以親身為例,告誡子孫不能再犯一樣的錯誤。他當庭引述美國前總統羅斯福名言:「人要勇敢面對自己的恥辱。」為了激發法官的慈悲心,還再三稱呼「法官菩薩大人、檢察官菩薩大人」。


台北地檢署偵辦遠雄4大弊案,包括「遠雄人壽掏空案」、「大巨蛋案」、 「海山煤礦開發案」與「遠雄眷改案」,自今年7月1日陸續收押遠雄集團長趙藤雄、新北市議員周勝考、營建署前主任秘書洪嘉宏等人。經過近4個月的調查,北檢今(31)日公布偵查結果,全案一共起訴31人,13人得到緩起訴。

檢方認為,趙藤雄欠主事者擔當、犯後態度不佳、避重就輕,合計共遭求刑24年,趙藤雄的2個兒子趙文嘉、趙信清也被依財報登載不實起訴,起訴3年以上有期徒刑。

偵查結果如下:

  • 趙藤雄(遠雄集團創辦人):
  1. 涉嫌掏空遠雄人壽,依財報不實等罪嫌量處求刑10年。
  2. 涉在土城及新莊土地開發案中行賄,被求刑8年。
  3. 涉在遠雄眷改得標案中行賄、背信求刑6年。
  • 周勝考(新北市議員): 涉嫌收賄護航遠雄在新北市土城、新莊的開發案,求刑10年。
  • 李述德(時任台北市政府財政局長):涉嫌在大巨蛋案中圖利遠雄集團,藉擔任甄審會主席及議約主談人優勢,曲解法令、主導變更契約條款,營造對遠雄巨蛋公司有利的興建營運條件,導致台北市政府包含違約金、權利金至少30億元以上的損失,求刑10年。
  • 許銘文(台灣建築中心前執行長):涉犯貪污圖利罪,向台建中心嚴姓承辦員施壓更改大巨蛋「建築物防火避難性能設計計畫書」,求刑9年。
  • 洪嘉宏(前營建署主秘):利用擔任營建署城鄉發展分署長任內,收受趙藤雄逾千萬元賄賂,讓遠雄取得新竹、台中、台南等眷村共逾20億元的改建標案,另外也利用7件建眷改案向3建商索賄1.2億,已收受3550萬元。但考量洪嘉宏坦承犯行並繳回犯罪所得,建請法院量處適當之刑。
是否圖利大巨蛋案 檢方另案偵辦馬英九

《蘋果日報》報導,遠雄弊案中最受矚目的大巨蛋弊案,最早起源於台北市政府在1995年成立「巨蛋催生小組」,1996年1月規劃利用松山菸廠興建大巨蛋,馬英九擔任市長後進行招商作業,2006年底與遠雄董事長趙藤雄正式簽約。遠雄得標卻未繳權利金,引發外界質疑北市府是否圖利遠雄,台北地檢將另案追查時任台北市長的馬英九是否涉及不法。

除了圖利的疑問外,北檢也查出大巨蛋的公安問題,2011年大巨蛋通過台灣建築中心第一次審查,會議記錄要求遠雄在開完會後6個月內完成最終版計畫書,並依委員的意見提出修正,但遠雄卻未依規定修正,3天後台北市府馬上就核發建照。

北檢查出遠雄負責大巨蛋案的副總蔡宗易,打了一通電話給時任台建中心執行長的許銘文,請許暗助遠雄過關。許隨即要求嚴姓承辦員以最速件處理,並疑幫遠雄打點評委,甚至還透過關係向內政部消防署施壓,最後讓遠雄順利過關。

由於修正後的大巨蛋建築物防火避難性能設計計畫書必須要有台北評委的同意簽名,當計畫書在許的施壓後順利通過,北檢也查出當時台建的5名評委疑似動了手腳,涉嫌登載不實,日前也以偽造文書被告的身分,傳評委到案說明。

趙藤雄行賄放寬開發限制,海山煤礦曾發生嚴重礦災

《中央社》報導,針對趙藤雄涉及的土城及新莊開發弊案,檢察官認為,趙藤雄明知土城開發案位處曾發生傷亡人數高達近百人礦災的海山煤礦,且該區域內有斷層及地震帶,甚至有土石流潛勢溪經過,卻為謀求鉅額開發的私人利益,罔顧企業社會責任,行賄都市計畫委員,放寬土城開發案建築高度至100公尺。又以承攬土方清運工程的不正利益行賄新北市議員周勝考,請託周勝考施壓環保局隱匿環評委員會決議,額外獲取28%的設計容積率,預估可謀求不法利益高達25億元。

臉書粉絲頁漂浪島嶼說明,這次遠雄集團被控行賄的新北市土城區海山煤礦舊址開發案原是海山煤礦所在地,屬於地質敏感區,有史前遺址存在,又是保育類動物的棲息地,卻通過環評,引發抨擊。

海山煤礦在1984年發生嚴重礦災,72人死亡,多數是從台東北上討生活的阿美族人。礦災發生後,礦場封閉長達20多年,2007年被遠雄買下,2011年遠雄提出造鎮計畫,以分區開發方式,進入地方環評。

遠雄造鎮開發計畫位在一個六成都是山坡地,加上地底都是礦坑的地質敏感區,還是土石流潛勢區,外加有遺址存在,甚至還是台灣藍鵲、穿山甲等保育動物棲地,遠雄如何通過環評,引人疑竇。但是,2015年底,新北市以「有條件開發」通過環評,條件竟然是「自負風險」,意思就是說,明知有危險,但是在業者自負風險下,同意開發。這等環評,引發抨擊。

關於開發基地內遺址,新北市土城生態保育協會說明,土城於史前的臺北湖時代,就很適合狩獵與耕作,因此當時已有先民在此落地生根,所以現今土城留有多處文化遺址,虎子山遺址就是其中之一。中時報導,土城虎子山遺址就位在海山煤礦舊址開發案的基地內,涉及文化資產保存等問題都沒解決,開發案就已經通過環評。

此外,海山煤礦舊址的保存也令人擔憂,自由2014年報導,遠雄建設的住宅開發案計畫書沒有提及整頓海山煤礦遺址,一旦住宅區完工,海山煤礦可能被世人遺忘。

海山煤礦辦公室主任羅隆盛感嘆,他在海山煤礦工作逾60年,曾見證海山煤礦鼎盛時期有超過2,000位員工。不過,能彰顯昔日榮景的福利社、公共浴場、員工宿舍與辦公廳舍都已遭拆除。

新北市文史學會理事長夏聖禮表示,海山煤礦是全台第二大礦,過去月產量不僅高達一萬公噸,更是全台礦質最優的煤礦,把海山煤礦棄之不理,等於斷送土城歷史。此外,煤礦附近的原住民生態園區更富含豐富的生態,包含台灣藍鵲、翡翠樹蛙都在此處棲息。開發案也可能影響環境生態。

檢方認為,趙藤雄習慣以行賄公務員方式排除阻力,進行開發案,並且無視開發案帶來的環境生態破壞,置廣大居民生命、財產於無物。犯後避重就輕、掩飾犯行,所以連同掏空遠雄資產案,具體求刑合計24年。

趙藤雄過去相關新聞: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