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開始前,你跟同事之間最好有一套「團體儀式」

在工作開始前,你跟同事之間最好有一套「團體儀式」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團體許多工作場所都有自己的儀式。沃爾瑪商店裡,員工們會從晨呼開始新的一天。在Yelp,業務會在拿到一筆訂單時敲鐘。研究顯示,這些團體儀式可以幫助增加團隊的連結並提高績效。

文:Daniel McGinn
翻譯:Wendy Chang

Daniel McGinn是《哈佛商業評論》的資深編輯,著有《Psyched Up: How the Science of Mental Preparation Can Help You Succeed》。

當貝爾法斯特(Belfast)出生的女演員勞拉・唐納利(Laura Donnelly)在百老匯工作時,她喜歡在開演前幾個小時到達劇院,吃一頓輕鬆的外帶晚餐、做點瑜伽,然後上台表演。唐納利說:「我在任何演出之前都以同樣的方式暖身,我有自己的一套儀式。」她以電視連續劇《Outlander》而聞名。

但是在2014年秋天,當唐納利在百老匯和曉治積曼(Hugh Jackman)一起主演《The River》時,她捨棄了表演前的例行公事,選擇做其他的事。

在每場節目之前,劇中三名演員和一些後台人員將在劇院的大廳中圍成一個圓圈。每個晚上,這個小組都會決定一個分類,例如一種樹或性姿勢,或一個藍色的卡通人物。然後其中一個演員會拿一顆足球,喊出一個符合這個分類的例子(比如:藍精靈爸爸!),並將足球扔給圈圈內對面的那個人,然後下一個也要喊出一個例子(比如:超人!),然後繼續傳球。

整個團體接球、傳球幾次後,他們會再選出第二個類別,而且隨著足球繼續傳下去,他們開始大聲喊出第二組詞語,但同時又將一個網球扔給對方。唐納利說:「遊戲會變得愈來愈激烈。正是其魅力所在。我們通常會倒在地上,然後大笑。」

當導演伊恩・里克森(Ian Rickson)首先讓唐納利把這個傳球遊戲融入她自己的儀式中,取代了她原本的獨特習慣,她輕輕地笑說:「我覺得我有點被奪走控制自己暖身的能力。」隨著時間的流逝,「我開始意識到,這比我個人的熱身好得多」她繼續說,「(集體儀式)是一種重新與人連接很棒的方式。它給了我們一個團體的感覺,一個真正的友情,而且真的很有用。這是我將來非常希望與任何團體合作的事情。」

團體許多工作場所都有自己的儀式。沃爾瑪商店裡,員工們會從晨呼開始新的一天。在Yelp,業務會在拿到一筆訂單時敲鐘。研究顯示,這些團體儀式可以幫助增加團隊的連結並提高績效。

幾年前哈佛商學院教授米高・諾頓(Michael Norton)主導了一項研究,221人分成小組,他們要繞著校園跑並且在途中特定的地點進行團體自拍,整個活動在45分鐘內完成,最後依據照片的多寡來決定得幾分。然而在開始之前,有一組被指示要圍成一個圈圈,接著有節奏地拍手和踏腳,最後再呼喊「我們走!」這個儀式重複了三次。其他的小組在這段時間則是安靜地讀了一篇文章。

當尋寶遊戲(scavenger hunt)結束後,有進行團體儀式的小組比沒有進行儀式的小組還要高分,研究也顯示他們更喜歡自己的組員。

在其他實驗中,諾頓和他的同事讓數百人進行創意挑戰,例如集思廣益看可以讓一個物品有多少用途。在這些測試中,每個人都必須做一個奇怪的儀式,像是擲骰子加上揮手,但有些人是單獨在小房間裡做這個儀式,而其他人則是以小組為單位一起。結果表明,小組一起做這個「擲骰子後再揮手」的儀式,有助於提高組員的創造力,並使他們更加喜歡彼此。

諾頓無法解釋為什麼團體儀式似乎能夠幫助團隊表現更好,但他懷疑這和團員能夠分散我們其他情緒的能力有關。諾頓說:「也許儀式能有效並非因為它們很神奇,而是他們能讓我們比一般時候的表現好。」特別是若我們通常在比賽或演出之前會緊張的時候。

百老匯導演里克森從來沒有聽說過諾頓或他的哈佛研究,但根據二十多年的劇場經驗,他堅信集體儀式能夠帶來巨大的不同。

他表示:「演員就像運動員一樣,他們也像保特(Usain Bolt)在跑百米前一樣,需要嚴格的對待和關心。」他繼續說:「根據我的經驗,真正全心投入和有趣的演員在表演之前對他們的熱身真的做得非常徹底。」雖然演員可能更喜歡在演出前獨自進行熱身,但里克森經常鼓勵他們創造可以小組一起做的儀式。

回顧他為《The River》創造演出前的暖身儀式,里克森出了一個關鍵問題:「這些事情會改變什麼嗎?」他回答說:「從導演的角度來看,的確有些事不同了。當你讓足球員、詩人或音樂家(或在這種例子中的演員)以一種動態的方式,完全沉浸在當下,和他的同伴連結起來,真正特別的事情就會發生。」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