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生酮之前(二):欺瞞世人的低脂教主安賽・基斯(Ancel Keys)

寫在生酮之前(二):欺瞞世人的低脂教主安賽・基斯(Ancel Keys)
基斯與Time封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七國研究之後,低脂風暴才正要開始,基本上現在主流飲食習慣就是基斯入主這幾個權力單位才成形的。至此,全世界的敵人「脂肪」已漸漸成形。

寫在生酮之前(一):人類飲食的原廠設定

安賽・基斯(Ancel Keys)對低脂飲食的「貢獻史」,讀來卻不像哥白尼、伽利略這些科學偉人一樣,從各種數據、線索中抽絲剝繭去追求真理,反而像是革命分子赤手空拳從底層爬上高位,真要說的話,行事手段跟風格還比較像《瑯琊榜》這類宮鬥小說,用朱元璋或朱棣來形容他還比較適合。只不過是發生在學術界。

偉人的掘起都有個契機,而基斯的掘起正是人們對心臟病的恐懼。

恐懼永遠是商機

在基斯準備要掘起的1950年代,學界已經注意到硬化的冠狀動脈布滿蠟黃色的膽固醇,很自然就把膽固醇視作心臟病頭號成因,在心臟病像絕症一樣威脅美國人健康時,就算事後證明心臟病的成因極其複雜,人們的不安全感仍迫使學界想辦法生個答案出來,還不知道敵人是誰?沒關係,想辦法弄一個給他們就是了。

這裡要談到一本群眾運動聖經:法國人古斯塔夫・勒龐寫的《烏合之眾》,書中提及控制群眾的手法,可以初分成下列三步:

  • 步驟一:激起群眾情緒,正面負面都行。
  • 步驟二:引發對立,將人群分類,塑造敵人。
  • 步驟三:以正義為號召,誘導群眾行動。

《烏合之眾》書摘

很巧的,在當年的時代背景,第一步已經在社會風氣對健康議題的關注下,幫基斯的事業打下了良好基礎,雖然我不確定基斯有沒有讀過這本書,但不論怎麼說,他都做了正確的事,成功給人們塑造敵人。

基斯的掘起

既然主流輿論認為膽固醇是心臟病主因,那從人們飲食中去研究三大營養素(碳水化合物、脂肪、蛋白質)也是很合邏輯的。但當時的人類沒有能力研究脂肪,導致原先對膽固醇研究也一直聚焦在碳水化合物跟蛋白質,但在1952年氣相層析法的發明,讓人類得以研究脂肪,於是大家便一窩蜂鑽進脂肪的研究,基斯也是其中一個。

當時的研究已經發現,飽和脂肪會造成膽固醇的攀升,而基斯不滿於此,他認為不光是飽和脂肪出問題,飲食中的脂肪總量影響更大,於是他隨便做了個九週實驗,抓了66人來證明他的設想,也真符合他的期待,這66個人的數據顯示,低脂飲食的確能降低膽固醇。但就算是樣本數這麼少、又如此不嚴謹的實驗,基斯還是敢斬釘截鐵在研討會上告訴他身邊所有人:「脂肪才是心臟病的元兇,而且還會造成人們肥胖!」

但基斯畢竟是聰明人,也知道會有很多反對案例出來打臉,於是認真上進(無誤)的他,為了在射出的第一箭周圍畫上準確的紅心靶,開始周遊列國四處考察。我們有理由相信,他的出國考察絕不是寫幾個字當報告,就能報一大筆公帳核銷的爽日子,身為小咖的他,必須要更努力,才能在學界一戰成名。

實在不得不讚嘆,決定一個人成就的關鍵因素,真的是性格。

第一次出國考察

為了出國取得足夠研究成果,基斯參訪了非洲、歐洲等部份國家,每到一個地方就測量當地居民的膽固醇,同時再研究一下飲食習慣。講白點,不是什麼嚴謹的實驗,估計是擺個攤子問問話就打完收工,我猜對話應該是這樣:

基斯:你說說,今天都吃了些什麼呢?
民眾A:呃,早上吃了麵包塗奶油,中午吃了培根,晚上吃了牛排。
基斯:脂肪吃得有點多啊,難怪。下一個!
民眾B:我吃素耶博士,早上吃了…
基斯:好啦這樣夠了,下一個!

就這樣,一如基斯的個性,他只看他想要的答案,當然也只看得到他要的結論。

同時,他還在旅途中四處結交科學家戰友,為日後的低脂教派佈暗樁。回國後的基斯,還找到另一項有力武器證明他的結論:二次大戰期間的歐洲,全部國家的心臟病都大幅下降,基斯認為這是因為肉類及脂肪缺乏造成的現象,對此大書特書。但卻不知道是故意還是真的忽略:既然大家都沒東西吃,糖的攝取量降低會不會也是造成心臟病下降的原因呢?

扶搖直上的契機

每個英雄都需要契機,機會也是留給準備好的人。基斯的努力上天看到了,於是在1955年賞了艾森豪總統一張心臟病發卡,沒掛掉就是了,但也因此讓基斯的理念成為全美焦點。最主要的關鍵,基斯非常懂得掌握人脈,早在十年前就跟艾森豪私人醫生懷特(Paul Dudley White)搭上線成為密友,懷特還因此參加了他的第一次考察,在艾森豪病發隔天,懷特醫生在記者會上向全國人民公布低脂、戒煙的生活型態,唯一提到的研究者就是基斯。

喔忘了說,懷特醫生也是美國心臟協會的六位創始人之一,同時身兼基斯理念的打手,畢竟是麻吉,一定要挺到底的。

當然,樹大招風,成為總統私人醫生唯一cue到的學界人士,等於向其他學者開了群體嘲諷,反對聲浪及更多違反基斯理念的案例撲天蓋地而來。基斯一個不爽,決定策畫場更大的考察,也就是被後世醫學文獻引用一百多萬次的「七國研究」。

People cooking meat on charcoal grill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第二次考察:七國研究

挾著總統私人醫生欽點的威名,基斯申請到一筆20萬美元(接近現代2,000萬美元)的研究經費,開始進行第一次胡亂考查的認真版,至少不是算命攤,可以搭個像樣的棚子,真的請點醫生跟護士來問話了,甚至多花點錢搞政治操作。這裡要說明一下為什麼後世會對七國研究這麼重視:一來這是史上第一個多國流行病學研究;二來,這塊研究實在太新了,當時根本沒什麼人搞。基斯肯定知道這種藍海研究唬弄起來也方便的多,只要講話大聲、數據有理,就可以壓迫學者眾生。

「一定要一舉撲滅反對勢力。」基斯露出血紅的雙眼,內心思忖著。

當然,真理與否並不是基斯所在意的,他要的只是數據符合他的想法。以真正的科學角度來看,七國研究至少有以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