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業不為人知的「處決」:所有人隨時可能在五分鐘之內被掃地出門

銀行業不為人知的「處決」:所有人隨時可能在五分鐘之內被掃地出門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受訪者對這種突然遭到解雇的狀態,使用了一個字眼:「處決」。而事情不只如此,知名的頂尖銀行如高盛和摩根大通,每一年都會開除他們表現最差的人員——不管公司賺多少錢都一樣。那叫做「撲殺」,就跟要消滅受感染牛隻時會用的說法一樣。

文:裘里斯.盧彥戴克(Joris Luyendijk)

很難想像消息可以傳得這麼快!恐慌的海嘯席捲交易廳,當電話響起,大家立刻就知道了。我們會用最無害的口氣說,「嗨,你可以到二十樓來一下嗎?」不過他們心裡有數,你不會無緣無故接到人資的電話。常常,我們打電話過去時,對方會不見蹤影。我們必須個別通知,只要我們還沒做到這點,他們就還不算正式的有「資遣之虞」。所以他們故意不待在座位上,不接電話,當他們真的現身,都是一臉憂慮。有些人一接到「電話」,就帶著打包好的個人物品前來;大家崩潰哭泣,或者大吼大叫,不然就是似乎真的很迷惑。

在我們談話之後,通常在五分鐘之內,他們就會被保全人員帶出大樓。特別是那些能接觸到敏感資料的銀行員工;他們被禁止碰觸辦公桌、手機。我們逮到過有人設法把檔案存進USB隨身碟,或者寄機密資料到私人電子信箱。「現在他們在處理我了。」很多人在走出去的路上會這麼說,但這並不明智,更何況,這會讓你背上污名,還不如說你要去做更好的工作了。

那是秋天常見的和煦夜晚,坐在外面還很舒服,熟門熟路地看了酒單之後,這位員工關係主管點了一杯上布阿圖的蘇維儂白葡萄酒,她年近三十,在一家銀行的人力資源部工作了幾年。她解釋,在二十樓談話的前五分鐘,很多人不跟她握手,也不看她。「對著人力資源部某個你不認識的人發怒,會比對著自己效力了好多年的主管容易一些。主管通常也會加入這項行動,但卻會把所有事都怪到人資頭上。主管真的很厭惡這項工作。開準備會議時,經常不來,你可以想像那有多惱人嗎?我們應該要針對情境做角色扮演的演練,確認名單,討論可能會很棘手的個案。即便他們參加過準備會議,一旦在面談現場,他們又會把演練的內容忘得一乾二淨,直接跟對方說:『是這樣的,你要被資遣了。現在,換她跟你說。』」

通常大家會因為過於困惑而聽不進任何事,有時她會通知對方,說他是被調派到銀行的其他單位。「當幾天之後再次會面,大家經常不記得前次談話內容。第二次會面我們會談到調職安排、新職務或是資遣費————如果不是職務調派的話。有人很沉著,有人非常憤怒。他們通常有備而來,花很多時間Google資料,找出一些不太正確的法律立場。當有人被資遣,就會跟錢有關。法律規定我們必須依工作年資支付,每年達四百英鎊,除非對方的年資不滿兩年,那就領不到錢。在英國,我們通常會給更多,交換條件是,你必須簽署文件同意不會提出訴訟。」這是某種形式的脅迫,我們稱之為「強制資遣」。她啜了口酒繼續說,「美國的主管覺得這很費事,在美國要開除人容易多了。」

每天都要開這種個別的資遣會議「有點摧殘靈魂」,她承認,不過一波大規模的資遣行動更糟。她的銀行是跨國營運的,所以各地的資遣要在二十四小時內宣達完成。在這種時候,她可能一天開十五個會,早上七點到晚上十點都在執勤。「你坐在那裡努力預測下一個人會有什麼情緒反應。有些人真的破口大罵;我必須全程全神貫注。那真讓人疲乏。我變成像個機器人一樣,每場都說著一模一樣的話,那些主管有時對這有意見,不過我只能如此,不然你要我怎樣?要說出這些我必須說的話,這是最好方式。」拿工作簽證的外國人士,必須在資遣後三十天內離開這個國家。「想像一下————這些人有朋友、女友、男友……經常已經把新年之後預期拿到的紅利花掉了,現在他們卻什麼也領不到。公司常在秋天資遣人的原因之一,就是可以不用發紅利,可以留下更大的餅給那些還在的人。」

這一切讓人深思。不久之後,我就有機會聽到坐在人資經理對面的經驗。

她介於三十五到四十歲之間,在綜合銀行工作超過十年了,一直都扮演支援性的角色。她自願受訪,因為她想要呈現綜合銀行「更真實」且不那麼負面的一面。然而,她不斷取消訪談,因為「工作一直很不穩定」。我跟她繼續保持聯絡,最後終於在某天早上十一點,在一家冷清的咖啡店碰面。

「很辛苦,」她這樣開頭,「我一天工作十到十五個小時,跟同事相處的時間比跟朋友、伴侶多。你已經變成那個結構的一部分,然後他們卻把你丟棄。」在美國情況更糟,她補充,然後告訴我整個過程。她工作的銀行進行了一波裁員,他們稱之為「溝通」,那些時刻讓人抓狂,她說,真的會把人逼瘋。「從一大早,大家都在的時候就開始進行,大約早上七點到七點半開始,進行一整天。所有人面面相覷,電話全面禁絕,包含與客戶以及內外部通話,而除此之外,就剩令人毛骨悚然的安靜。有人從辦公桌前站起身,帶著他們的外套與私人物品,你就知道人資打來了。如果那是個受人喜歡或受尊敬的人,同事會在他走向人資會議時為他鼓掌。」

如果是整個團隊都要被裁撤,主管會最先被傳喚到人資部。主管先跟每位團隊成員一對一溝通,接著自己也被資遣。所以幾個月前,她也曾端坐桌前,很緊張地察看他的主管。如果他起身走動,她會觀察他的動靜。右轉表示去洗手間,左轉是往人資。他向左轉!一會兒之後,她的電話閃爍著「未顯示來電號碼」。她告訴同事:「我不要接,我不要接。」不過她當然接了。

整體來說,事情的進行就跟她想像的一樣。第一次談話很短,只有五到十分鐘。

AP_081006010227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她可以感覺出他們努力把發生在她身上的事,對她情緒的衝擊降到最低,對於要資遣她提出一籮筐的理由——「市場環境」以及需要「削減成本」。幾天之後,她再回去,他們給她資遣費,讓她簽了一份五十頁厚的文件,放棄她所有的權利。「我的資遣費,可以讓我一年之內不用擔心生計。」第一次會談之後,他們允許她回到座位安排一切。「我想那是一個形式;我已經在這間公司待很久了。」她立刻發了封信給同事,為他們正在做的專案做些交代。「我是說,我不希望事情搞砸。」她為此有預作準備,她解釋,在她可能即將被資遣的那一週,她發信都會副本給很多人,以便她不在之後,大家能掌握必要資訊。

一陣沉默降臨,我點了另一杯咖啡。所以,她做了很多事,避免銀行因她離職導致的各種損害?她點點頭,並說她不記恨。事實上,某種程度來說,還鬆了一口氣。

她的銀行過去四年——自金融危機之後——每一季都會裁員。「大家會一直討論接下來可能發生的情況,」她說,「『你覺得會是下週二嗎?很可能就是那天。你覺得誰會走?』大家會試探主管,『我應該做什麼準備嗎?』沒有人覺得安穩,這樣很不健康。


猜你喜歡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本文作者: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

買房是很多人畢生夢想,許多上班族開始投資的動機,也是希望透過能扣除每月支出後、盡可能放大剩餘的存款,更快買到人生第一間房。但是看著房價不斷飛漲,媒體不斷報導百萬年薪工程師、醫師都無法在台北置產,讓很多人感到恐慌、甚至放棄買房念頭。

32歲的飛輪教練阿謙很努力賺錢,汲汲營營忙於工作,希望能買一兩千萬的房子,好安身立命。為了達成目標他相當努力培養技能,除了具有飛輪跟肌力教練資格外,平時也提供學員筋膜按摩服務。

因為服務口碑很好,目前團體加個人每月穩定都有100小時課程,即使前段時間疫情不穩定也只有少掉一成教練收入,月收入約為6至10萬。

對於未來目標,阿謙除了希望可以透過被動收入增加、改變目前靠時間及體力換取金錢的現況,也希望能夠買入兩間2000萬的房子,一間自住、一間出租賺取被動收入。

既有資產配置上,由於懷抱著買房夢,因此阿謙保留110萬活存現金,另外有一張台幣56萬的美元保單,投入美股58萬有不錯獲利。

買房對平均月收入8萬的阿謙來說是否為不可能任務?我認為,阿謙應該先拋掉想法便是:別為了賺頭期款而投資。

五月第一篇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建議阿謙讓投資為自己置產。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一:別為買房投資,要讓投資為你置產。

遇到像阿謙這樣懷抱著買房夢的學員,我都會先要他們反覆問自己:為什麼要買房?

如果從資產及投資角度來看,房子算是防守型資產,如果將房屋價值放進整個資產配置後,花在買房的錢就不能超過總資產50%,否則就會讓自己變成房奴,更會因為多數資產都卡在房子,而因為房價變化影響心態。

假設買房能為自己帶來安全感,那這想法相當好、也值得去達成這個人生目標,這時就可以思考如何利用投資來幫自己買房。

以阿謙希望買到2000萬的房這個目標來看,房價2000萬首購需支出頭期款為400萬,這時除了要因為固定支出增加房貸這一項,因此要提高保障型資產外,也要確保進攻型投資組合有400萬,並透過選擇權等投資方式妥善配置讓自己能利用每年10-20%投資報酬來支付房貸本金及利息。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二:想買房保障人生,別抱持保障心態投資

在與阿謙諮詢對談過程中,我也看到許多保守型投資人最容易落入的「陷阱」:認為是保障,其實處於風險中。

將錢投入投資市場,因為跌價造成損失,這是一種可視但未知的風險。但是如果將錢都投入到定存、活存現金中,每年因為通貨膨脹造成損失,加上失去將錢轉進保守型甚至進攻型投資組合中能產生的獲利,這是屬於容易忽略但已知的風險。

保障型資產是為了當有突發風險產生時,讓我們不用擔心生計並可渡過半年時間進行避險。就阿謙每月支出約5萬來說,保留30萬是足夠的。特別是在進攻型投資組合都握有許多高價值公司並有不錯獲利時,應該將額外80萬緊急帳戶資金及活存轉進進攻型投資組合,才能更快達成買房目標。

而究竟是否該買第二間房出租賺取被動收入,我也請阿謙好好想想:買第二間房的目的是什麼?

如果買房是為了投資,那麼比起將一大筆錢投入保守型資產,以阿謙還年輕並且收入相對穩定情況下,該如何積極進攻讓自己退休時可以擁有千萬甚至億萬資產,才是最適當思考方式。

這些建議也適合你:購買投資型保單前先停看聽

在阿謙現有投資組合當中,我也看到在許多學員資產配置中都會出現的「投資型保單」。這類同時具備投資及保險功能的保單屬於保守型資產,因此建議在購買時要注意投入金額加上其他保守型投資不要超過總資產20%外,更要先釐清以下關鍵。

首先便是保單報酬形式為何?是在一定年限後固定會發放股息給保戶,還是保險公司會每年將這些錢投入特定投資標的做為報酬?這些資產增長能否看得見,甚至是否穩定,必須先了解。

其次則是這些保單綁約年限,這會影響可動用資金及運用彈性。當然,既然是保險更要確認又是綁定哪方面保險,在自己真正需要時是否能夠降低醫療或意外造成風險。懂得從資產角度思考保單,可以讓你在投資道路上少走相當多冤枉路。

附帶一提,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image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