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麥當勞」與「摩斯漢堡」之間,一間從未開過門的公寓

在「麥當勞」與「摩斯漢堡」之間,一間從未開過門的公寓
Photo Credit: 徐世榮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些有權勢者嚴重忽略了土地的多元價值,在他們眼裡土地只是金錢,是投機炒作的工具。但是,對於那些土地被剝奪者,這是我的家,我不願意搬離長久居住的家與社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者:徐世榮(國立政治大學地政系教授)

政大最熱鬧的側門被稱為「麥側」,因為它的斜對面就是「麥當勞」,由於公車站牌就在旁邊,每日人進人出,川流不息。「麥當勞」的旁邊,幾年前開了一家「摩斯漢堡」,兩家店的生意都好得很。

但我今日波文的重點既不是要談「麥當勞」,也不是要講「摩斯漢堡」,而是要請大家留意,在這兩家店之間,其實是緊緊夾著一間公寓,而多年以來,這間公寓的鐵門都是拉下來的,大概從我唸大學的時候就是如此,至今好像都沒有任何的改變。我不知屋主是誰,我也不知為什麼鐵門一直不願開啟,但它卻成為我上課時的教材。

我時常以它為例,請同學們思考土地及房屋的價值。指南路上熙熙攘攘,商業行為活絡,每個房屋都是金店面,一個月的租金至少都是十萬元以上,若以三十年為期,這間房屋的屋主,所損失的租金就已經是高達數千萬元,但是屋主竟然是完全的不為所動,你是否覺得屋主相當的不理性呢?我們可否直接敲門,要求屋主將房屋做高度的經濟使用?例如高價出租或是出售?但是,如果屋主不願意呢?我們可以來強迫他一定要依照經濟邏輯來思考並行事嗎?

什麼是土地的價值?一般我會將其分為三個部分,第一為經濟價值,即將土地視之為商品或資產(asset),是可以用來賺錢獲利的;第二為環境價值,即將土地視之為生態環境不可或缺的資源(resource),它不會因為是否為人類所用,才來彰顯其價值,這些資源有其自我存在的重要意義;第三為主觀的認同,即將土地及房屋視之為安身立命的地方(place),也就是所謂的家。

這三大部分都是主觀的價值,無所謂的對或是錯,皆必須予以尊重。但是,由於土地具備壟斷性格,其價格可以主觀予以創造,因此,在資本主義的社會裡,有權勢者往往將土地視為賺錢的工具,並逼迫別人也要從相同的角度來思考。

由於有權勢者覬覦於別人的土地,因此也創造出一些法規制度,用來剝奪人家的土地及房屋。他們強迫別人僅能由土地的金錢交換價格來評斷土地的價值,他們並堅持,只要給予相當的金錢補償,就可以任意來取走別人的土地及房屋。

因此,相關制度被設計出來:如「土地徵收」著重的是金錢補償的價格(一般徵收)、或是抵價地分配的比例(區段徵收);「市地重劃」著重的是抵費地的分配比例及位置;「都市更新」著重的則是權利價值的變換,只要給錢或是給予相當比例的土地,就可以大辣辣的把人家的土地取走,並把人趕走。

但是,這些有權勢者嚴重忽略了土地的多元價值,在他們眼裡,土地只是金錢,是投機炒作的工具。但是,對於那些土地被剝奪者,我們往往會聽到他們大聲的吶喊,這是我的家,我不願意搬離長久居住的家與社區。但是,他們這樣的述說,卻往往不被有權勢者所尊重,竟然還被批評為「不理性」!

然而,當我們確認土地原本就有多元價值的時候,誰才是真正的不理性呢?是要去徵收人家土地的政府及財團?還是那些被徵收戶呢?我認為是前者,他們才是真正的不理性者。我要很坦誠的向大家說,我幫助了那麼多因為土地徵收而組成的自救會,從來沒有一個自救會曾經向我開口,要求我去幫他們多要點金錢補償,從來沒有!他們往往告訴我,這裡是我的家,家是非賣品,我的家不賣,那股愛鄉愛土的精神,往往讓我非常的感動。

Photo Credit: 徐世榮

文末,你還會覺得在「麥當勞」與「摩斯漢堡」之間的屋主很不理性嗎?讓我再告訴你,在同一條街上,其實也有少數幾間房屋的屋主也是有著相同的行為,他們堅守著對於家的認同,不離不棄!

換個角度,讓我們延伸思考,你要如何看待桃園航空城自救會的抗爭行動?你又要如何看待台南鐵路地下化東移自救會的抗爭行動?你又要如何看待其他許許多多自救會的抗爭行動?…,有了金錢補償或是安置住宅,就可以剝奪人家與土地的關係及對於家的認同嗎?究竟誰才是不理性呢?

希望你能夠記得,在「麥當勞」與「摩斯漢堡」之間,還有一個溫馨的家!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徐世榮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