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紐約地下鐵遇見剛剛失去妻子的男人,讓我體會到什麼是「典範轉移」

在紐約地下鐵遇見剛剛失去妻子的男人,讓我體會到什麼是「典範轉移」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布加勒斯特,羅馬尼亞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典範的影響力無窮,因為它是我們觀看外在世界的「鏡片」,而典範轉移無論是瞬間完成或長期醞釀而成,都是改變行為與態度的原動力。

文:史蒂芬・柯維

體驗典範轉移的歷程

「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一詞是哲學家孔恩(Thomas Kuhn)首先提出的,見於他極具影響力的經典之作《科學革命結構》(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一書。孔恩在書中闡釋,每一項科學研究的重大突破,幾乎都是先打破傳統、打破舊典範,而後才成功的。

古埃及天文學家托勒密(Ptolemy)認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但哥白尼(Copernicus)主張,太陽才是宇宙的中心,因而激起典範的轉換。儘管後者曾招致強烈的反抗與迫害,但轉眼間,人類對宇宙萬物的詮釋完全改觀。

牛頓(Isaac Newton)的物理學原理雖然至今仍是現代工程學的基礎,但未盡周延,直到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的相對論一出,又為科學界帶來一次革命。

有關細菌的學說出現之前,許多婦女死於分娩,許多戰士死於傷病而非敵人的攻擊,直到細菌論帶來全新的觀點,現代醫學始有進步的可能。

今日的美國也是典範轉移的成果,傳統的君權神授、君主專制思想,由民主、民享的觀念所取代,才促成民主憲政與自由富足的社會。

但並非所有的典範轉移都是正面的,例如:由強調品德轉為強調個人魅力,反而使我們偏離了享受真正成功與快樂的正軌。

姑且不論典範轉移的利弊得失,也不必追究它是逐漸發生抑或突如其來,總之它會改變我們看待世界的角度,並帶來深遠的影響。不論我們的典範正確與否,它都是態度與行為的基礎,決定了我們與他人的關係。

地下鐵的經歷

我個人曾有一次小小的典範轉移經驗。

記得那是週日早晨,在紐約的地下鐵內,乘客都靜靜地坐著,或閱報、或沉思、或小憩,眼前一幅平靜安詳的景象。這時,突然出現一名男子與幾個小孩,孩子的喧譁吵鬧聲破壞了整個氣氛,而那名男子就坐在我隔壁,任憑他的孩子如何撒野作怪,甚至搶走乘客的報紙,這位爸爸依舊無動於衷。

這種情形,誰看了都會生氣,全車的人似乎都十分不滿,認為這人如此縱容孩子,毫不負責。最後,我終於忍無可忍,但我還是盡量克制,並耐心對他說:「先生,你的孩子打擾了不少乘客,可否請你管管他們?」

那人抬起呆滯的目光,彷彿如夢初醒,他輕聲說:「是,我想我該管管他們。我們剛從醫院回來,孩子的媽一小時前才剛過世,我已經六神無主,孩子們大概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以新的角度看待生命

你能想像我當時的感覺嗎?

瞬間,我的典範轉移了。一旦我看此事的角度改變,想法、感覺與行為也隨之一變;我的怒氣全消,也不再擔心需要控制自己的態度與行為,因為我情不自禁為這人感到難過,同情與憐憫之心油然而生:「噢,尊夫人過世了?我很遺憾!可否告訴我詳情? 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嗎?」所有的一切就此改觀。

許多人在面臨生死攸關的危機時,也會大徹大悟,以新的角度去評定生命的意義。有時突然承擔一個新角色,好比成為丈夫、妻子、父母、祖父母、主管或領袖,也會發生這種現象。

我們可能花上數週、數月、甚至數年,來鍛鍊個人魅力,試圖改變自己的態度與行為,但絲毫無法觸及改變的大門,也無法用不同角度看待事情。

如果我們想在生活中做點微幅改變,這就更明顯了,或許可以專注在行為態度的轉變;但若要達成明顯而大幅度的轉化,還是要在基本思維下工夫。

重新做人,重新看見

套句梭羅的話:「砍伐魔鬼的枝葉千斧,不如一斧劈向它的根基。」生活中要達到改頭換面的進展,就得放下砍伐行為態度這種枝微末節的工夫,直接從根基下手,也就是決定行為態度的思維典範。

當然,並非所有的典範轉移,都如同我在紐約地下鐵的經歷那般迅速,我和珊德拉教育兒子的經驗,就是一段漫長、艱辛且費神的過程。

一開始,我們受到多年經驗制約以及從個人魅力出發的思考,以為子女的成敗代表父母的榮辱。直到後來典範改換,看事情的角度不同,才徹底調整了自己與四周的環境。

為了以全新的觀點看待兒子,我們必須先重新做人。我們投入時間精力修養品格,建立不同於以往的思維典範。

思維典範與品德是息息相關的,所以說:「什麼樣的人有什麼樣的思維典範。」如果本性不改,思維典範也難以轉換。

比方說,那天在紐約地下鐵的轉變,也是我的本性使然。我相信,有些人即使得知真相,可能只會略感遺憾或稍有罪惡感,頂多默默而尷尬地坐在那名不知所措的男子身旁。同樣地,我也相信有人天生比較敏感,一開始就能察覺出這名男子深受困擾,而主動去了解與協助他,不會像我如此後知後覺。

由此可知,典範的影響力無窮,因為它是我們觀看外在世界的「鏡片」,而典範轉移無論是瞬間完成或長期醞釀而成,都是改變行為與態度的原動力。

濃霧中的燈塔

品德成功論植根於一個基本信念之上,那就是人生有些定律是指向成功圓滿的明燈,相當於人世間的自然法則,又彷彿自然科學的定理,放諸四海皆準,任何人都無法否定其存在或正確性。

這些定律究竟多麼真切、多麼不容忽視,由《美國海軍學會會報》(Proceedings)中寇區(Frank Koch)的這段海上經歷,可以獲得證明:

兩艘正在演習的戰艦,在陰沉的天候中航行了數日,我在其中一艘旗艦上服役。有一天傍晚,我正在船橋上負責瞭望,但在濃重的霧氣下,能見度極差,連船長也守在船橋上指揮一切。

入夜後不久,船橋一側的瞭望員忽然報告:「右舷有燈光。」船長詢問光源是正逼近或遠離。瞭望員答:「逼近。」這表示對方會撞上我們,後果不堪設想。

船長命令信號手通知對方:「我們正迎面駛來,建議你轉向二十度。」

對方答:「建議貴船轉向二十度。」

船長下令:「告訴他,我是船長,轉向二十度。」

對方說:「我是二等水手,貴船最好轉向。」

這時船長已勃然大怒,他大叫:「告訴他,這裡是戰艦,轉向二十度。」

對方的信號傳來:「這裡是燈塔。」

結果,我們改了航道。

我們隨著這位船長,同時經歷了一次典範轉移;典範一旦移轉,整個情況就完全改觀。這位船長因為視線不良而昧於實情,但是認清事實在日常生活中,對我們就如同對置身濃霧中的船長,同樣是很重要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