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不該用單純的報表盈虧來計算,唯利是圖的高層懂得這個道理嗎?

生命不該用單純的報表盈虧來計算,唯利是圖的高層懂得這個道理嗎?
Photo credit: Foxy1219 @ Wikipedia CC BY SA 4.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健保對於救命的氣管插管給付還比不上水電工通水管、心臟按摩給付還比不上腳底按摩,這樣的急重症醫療當然是虧錢的,但人命可以這樣等價計算嗎?

文:渣男醫師馬克斯

這幾天醫界吵得沸沸揚揚的,就是長庚醫院高層為了醫院營收的考量,嫌急診部門虧損,用非常卑劣的手段要縮編急診人力,並抹黑開除急診的主管醫師,結果造成整個急診部門同仇敵愾,數十名主治醫師憤而丟離職單準備求去。

我曾經是一個急診專科醫師,轉職醫美這幾年來,對外或是對客人的詢問,我也從不諱言自己的專科科別,因為我以曾經身為一個急診人為榮。

從醫學院畢業之後,先是走了一年左右的外科訓練,接著因為公費生的考量,轉而進入急診科,八九年的時間,從住院醫師到主治醫師,一晃眼很快就過去了。在這約十年的臨床醫療生涯中,從一開始的熱血、衝勁、抱負,慢慢的轉變成疲累、無奈、心寒。從一開始水裡來火裡去、與死神拔河捨我其誰的英雄,到後來成了每天看一堆無病呻吟、還被一堆牛鬼蛇神辱罵追打的狗熊。

所以最終我選擇離去,選擇拋下這幾年身上的一身武藝,轉往醫美產業,求的只是個安身立命、一個我不需要拼了老命救人之餘,還得提心吊膽怕被打被告的世界。

但有一群人,經過了這幾年被健保壓榨、被日漸惡化的醫病關係跟層出不窮的濫訴和醫療暴力折磨之後,還願意留在臨床工作奮鬥的,稱他們為菩薩也不為過了。

但沒想到,這群人在如此惡劣的醫療環境裡苦命撐著的時候,還要被這營利至上的財團醫院來檢討績效?刪減主治醫師名額,縮減急診留觀床數,降級急救責任醫院分級,以上的這些決策,都是為了要減少支出減少虧損;問題是,長庚醫院你他媽的賺的還不夠多嗎?

急診每來一個重症患者,整個team需要多少人力啟動?至少一個主治醫師是team leader,至少需要一名住院醫師或專科護理師(NP)協助,另外還需要二到三名護理人員執行醫囑;如果送來的是多部位嚴重創傷病患,這樣的人力甚至還需要double才夠。重點來了,健保對於救命的氣管插管給付還比不上水電工通水管、心臟按摩給付還比不上腳底按摩,這樣的急重症醫療當然是虧錢的,但人命可以這樣等價計算嗎?

一個五十歲中年男子,心肌梗塞到院前無呼吸心跳,經由立即的心臟按摩與電擊,恢復生命徵象,由心臟科接手做完心導管,最後走著出院,還來得及跟老婆慶祝今年的結婚紀念日。

一個七十歲男子,大片腦出血意識昏迷,經由快速的插管及給藥穩定呼吸血壓,讓神經外科可以及時進刀房開顱取血塊,他未來還可以看著五歲的小孫子上大學。

一個二十歲的小夥子,打工回家被酒駕車輛撞上,多處肋骨骨折,嚴重氣血胸及脾臟破裂內出血,急診醫師十分鐘內迅速打上雙側胸管引流,再加上兩條大管徑中央導管,1,000ml的血袋快速灌注後,緊急轉送刀房讓一般外科醫師把碎裂的脾臟摘除,三週後小夥子開心的出院,跟家人一起慶祝20歲的生日。

這些人生故事每天、每天,都在急診室一再上演,而這ㄧ條條被挽救的生命,就是專業急診醫師的價值。生命不該用單純的報表盈虧來計算,而這些唯利是圖的高層,懂得這個道理嗎?

外人不懂醫療的困境、不尊重醫療專業也就算了,還被自己老闆捅這一刀。我想,在那些丟離職單的急診弟兄心裡,應該是心寒遠大於憤怒吧?哀莫大於心死,這顆震撼彈,不知道又會讓多少急診人興起不如歸去的念頭?

這不僅僅是場醫療勞資雙方的戰役,也是場捍衛急重症醫療專業的戰役,更是人民急診就醫權利與安全的戰役。而這場仗,才剛剛開始。

本文經渣男醫師馬克斯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