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講呢啲】我懼怕保險業的兩三件事

【世事講呢啲】我懼怕保險業的兩三件事
Photo Credit: Screen Junkies Youtube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解釋何以認為買保險是一場「對賭」,及分享對保險業的恐懼。

《蘋果日報》報導了保險的「對賭」原理,這原理不是我說的,而是保險公司內的前精算師提出。有看我專欄的朋友都知道,我對「對賭」這兩個字看得很重,也看得很廣義。買保險是「對賭」,我讀書時期已經有這種覺悟了。

無意得罪做保險經紀的朋友,只是個人很懼怕買保險。

我是很喜歡睇複雜文件的人,這是怪癖。我試過很認真地看整份保險合約的具體內容,我「睇唔明」(看不懂)。這種「睇唔明」,不是你們一般理解的「睇唔明」,絕不是字眼上有問題。現在我的工作常常處理一大堆極奇怪的法律文件,又冗長又沉悶,雖然法律技術性高,但至少明白所指的是做甚麼、表示甚麼,那裡「出蠱惑」(混水摸魚),心裡至少有個印象。

保險合約不同,複雜程度可比公司機構層級,我看不清那個脈絡,不知保險公司怎樣「出蠱惑」。一份保險合約的精密程度並非一個銷售員所理解般簡單。我可以明白一間公司如何搞財技、出老千,但我看不懂保險公司在個人理財方面可以怎麼出老千。如果你因此說保險公司沒有出老千,打死我也不相信,簡單如做定期,也往往魔鬼在細節中。如果保險公司無老千,那如何這樣賺錢?一份我看不透的合約,我買不落手。

我也很怕保險業的「正能量」,做保險的人三不五時就說自己如何幫到人,如何拿到甚麼甚麼獎項,如何喜歡自己工作之類。這是側面的宣傳,但這種宣傳很不自然,跟搞傳銷陷阱的人一樣,都愛講理想、講夢想、講上流、講正能量。我是長期活在社交網絡的人。我的面書個人帳目非常有血有肉,以前會論政,後來人變得犬儒,只用來「抽水」、「派膠」和「放負」。朋友圈的人大都是真實世界認識的朋友或是政治人,太正能量的人,我「頂唔順」(受不了),尤其是社會太瘋狂,不能對慘況視而不見。

我最怕保險人的無事不登三寶殿,平時沒有來往的朋友,會突然找上門。找我訴舊情無所謂,但有目的地銷售,我受不了,更怕是把我當水魚,「搵我老襯」。緣來緣去是常事,何必勉強?

今次講住保險先,有機會再講另一個我很懼怕的行業:傳銷。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中環任我行〉

責任編輯:王陽翎
核編輯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