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危機的解方:不能讓世界上最豐沛、最具經濟效益的能源長埋地底

環境危機的解方:不能讓世界上最豐沛、最具經濟效益的能源長埋地底
Photo Credit: v@Flickr CC BY-NC-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石油及天然氣產業工作的70年歲月裡,我親眼見過每桶2美元,和147美元的油價,還看過在這兩個數字間的價格波動。我目睹過供應過剩及不足、多次繁榮與蕭條!這些經歷教會我,這個事業以及這個商品,就和所有商品一樣,無可避免地不斷循環。

文: 阿里・阿爾納米

石油的未來,我這麼看

我選擇在2014年11月,結束我的職業生涯。原因有很多,不只是因為人生無不散的宴席,也是因為在維也納召開的石油輸出國家組織會議中,我們做出的歷史性決定,似乎非常正確。儘管如此,在這篇回憶錄於2016年定稿付梓之前,我們的環境起了很大的變化。2015年,薩勒曼國王(King Salman)接替哥哥阿卜杜拉的王位。按照習俗,他必須在一段時間內改組內閣。在我擔任部長21年後,因全面改組,前沙特阿美執行長哈立德.法力赫出任石油部長。我誠心祝福哈立德,他非常具有才幹。薩勒曼國王賜我擔任皇家法庭顧問的榮耀。

現在似乎正是我回顧這一生中職業生涯,以及石油產業變化的大好時機。如果您已讀完本書,現在應該已經知道,1947年,我進入沙特阿美擔任辦公室工讀生,也知道當時的世界和現在截然不同。從那時起,沙特阿美和沙地阿拉伯也經歷了不少變化。沙地阿拉伯走出過去的貧困不堪,到現在已名列20國集團(G20,國際經濟合作論壇)。與當時還是小男孩的我所看到的相比,現在的預期壽命、教育水準、醫療照護與基本建設,完全不可同日而語。真是一段令人讚嘆的時光,而且這段旅途也還未走到終點。

在石油及天然氣產業工作的70年歲月裡,我親眼見過每桶2美元,和147美元的油價,還看過在這兩個數字間的價格波動。我目睹過供應過剩及不足,看到多次繁榮與蕭條,也逃過油峰末日論者的魔掌!這些經歷教會我,這個事業以及這個商品,就和所有商品一樣,無可避免的不斷循環。儘管我盡力將目光放遠,短視卻仍是主流。需求有漲有跌,供應量時起時落,價格當然也有高有低。

在1995年,我成為石油部長時,當年每桶平均油價約為16到17美元。生產者與消費者雙方,都覺得很合理。由於各種因素,包括亞洲金融危機,價格隨後崩盤,但透過鋼鐵般的決心及外交合作,石油輸出國家組織,與非石油輸出國家組織產油國,攜手合作,情勢終致好轉。事實上,之後的數年,我們目睹油價以驚人的幅度攀升,這是因為多數已開發國家與開發中國家,經濟強勁成長的結果。

當石油飆漲到每桶100美元時,供應商和消費者似乎也覺得價格很公道。但這個價位真的很高,造成全球一股腦兒的投資先前不具經濟效益的油田。從北極到加拿大油砂,從委內瑞拉奧利諾的焦油砂,到深海的未開發地域都是。這也導致美國某些區域的頁岩油資源得以開發,造成全球各地,傳統與非傳統石油供應強勁成長。想當然耳,價格開始下跌。

如果前文提到的,2014年11月召開的石油輸出國家組織會議,許多人大聲疾呼石油輸出國家組織,應該降低產量,好讓油價止跌。但石油市場比石油輸出國家組織大多了,我們盡力將會員國與非會員國集結在一起,以尋求共識。但大家對共擔苦難興趣缺缺,所以交由市場重新尋找供需平衡點,似乎是最有效的方式。這是當時(也是現在)最簡單的做法——回歸市場機制。無心留意的旁觀者,會覺得這很合理,但這個做法在石油輸出國家組織中卻是非常重大的變革。我會交由歷史來評判,我們市場機制政策的成敗。

事實上,不論過去或現在,石油需求都很強勁。您可以辯稱,有時會有小幅度的起伏,但結論依然是,全球每天需要、也取得超過9,000萬桶的石油,而且長期需求會升高,所以我不擔心需求面。

比較過去的週期循環,我們可以發現,每個年代都各有不同。2014以後和1980年代不同,石油市場變得更複雜難懂,還出現了許多30年前,不存在的市場參與者與財務工具。每個石油市場的循環,都帶來了一些未開發的市場。比起過去幾十年,全球石油市場變得更有效率、更活躍,也不斷讓我們感到意外。有時出現驚喜,有時出現驚嚇。市場波動與暴衝的油價(包括市場高低價)都是未來的關鍵挑戰。

萬一市場失靈,政府和產業需設法攜手合作,協助市場回到平衡點。我們需要讓市場機制發揮作用,但也必須戒慎恐懼。我們必須盡力了解市場動態,同時好整以暇,解決市場可能出現的失靈及極端價格波動。

德國 太陽能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ts

就更廣泛的層次來看石油業的未來,石油在未來仍是主流,你也許並不意外。事實上,我覺得石化燃料很好,但是不管我們喜不喜歡,石化燃料依舊是整體能源組合的關鍵要素。但別誤會,我大力支持再生性能源,尤其是風力發電以及太陽能發電。以沙地阿拉伯來說,太陽能會是下一世代很棒的能源來源,但我同時也相信,組合式來源在未來是最棒、最安全的。

以我而言,環境問題不在於化石燃料本身,而在於燃燒煤炭、石油和天然氣後,排放的有害廢氣。然而,解決辦法絕不是讓世界上最棒、最豐沛、最具經濟效益的能源資源,長埋地底。我相信解決之道在研發降低、終至消除有害廢氣的科技。有些人不認同這個觀點,但我對科技深具信心,如碳捕獲技術已小有斬獲。

世界不斷的在進步,但仍需要更多的努力與合作。在未來數十年,全球人口會不斷成長,相信單靠可再生性資源,無法滿足所有需求。而且開發中國家致力於滿足其能源需求時,卻由先進國家獨斷的允許或禁止,這些開發中國家何者該為、何者不該為,根本不公平。

沙地阿拉伯、美國、歐洲和亞洲,基本上世界每個國家和地區的開發,都少不了化石燃料。石油衍生產品,在人們的生活中更是不可或缺。石油業應歡欣接受這樣的現實,也應更善加說明這些珍貴天然資源的重要性。

至於我,我為沙特阿美效力,進而成為領導者,又擔任石油部長21年,我為自己在這段期間發揮的功用深以為傲。但戲再精彩,終須落幕。我無怨無悔,即使重來,我的決定依然不變。無論如何,過往的人生與職涯,我過得很精彩。儘管年近80,經歷了70年的石油人生,我依然是未來世界的公民,也是天生的樂天主義者。

至於明天會發生什麼?多年來我常對媒體說,若我能未卜先知,我現在就會在拉斯維加斯或澳門豪賭一把了——端看何者距離比較近。

相關書摘 ▶沙地阿拉伯油王首次打進亞洲市場,靠的是登山社?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油價決定者:他的一句話直接影響油價、一個動作震盪世界經濟,沙地阿拉伯油王告訴你,世界的權力如何運作!》,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阿里・阿爾納米
譯者:易敬能

作者阿里.阿爾納米出生於沙地阿拉伯東部沙漠,是最剽悍的貝都因游牧民族,從小逐水草而居,人生的第一份工作當然是:牧羊。但這個貝都因男孩,9歲開始在石油公司當打雜小弟,還曾因160公分的矮小身高被美國人拍照羞辱,卻在不到50歲就成為全球價值最高的沙地阿拉伯國家石油公司(簡稱沙特阿美)總裁,60歲即將退休之際,國王還親自登門、欽點他為沙國石油與礦物資源部長,自此他一手掌控世界油市長達20年,被譽為「石油界的葛林斯潘」、「油王」。

在他任內,石油價格曾崩跌到一桶10美元以下,也曾攀升到147美元的天價,他的一句話可以直接影響油價、一個動作震盪世界經濟,從第二次石油危機開始,之後的兩伊戰爭、波斯灣戰爭、亞洲金融風暴、九一一事件、金融海嘯,乃至於頁岩油衝擊,他是全世界唯一全程參與,甚至主導經濟情勢發展的人。沒有人比他更有資格告訴你,世界的權力到底如何運作!

油價決定者
Photo Credit: 大是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