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改食品的世紀騙局:生技產業四巨頭如何支配操弄美國管理機構的政策?

基改食品的世紀騙局:生技產業四巨頭如何支配操弄美國管理機構的政策?
Photo Credit:Staff Beebees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基改議題在台灣曾喚起一陣軒然大波,而相關的生物科技背後也潛藏了許多政治、資本的角力。此篇書摘節錄了美國相關議題的內幕與政策進程,或許能給台灣一點警惕與啟發。

文:傑佛瑞.史密斯(Jeffrey M. Smith)

生技產業如何影響政策

生物科技產業是怎麼做到的?在出現如此明顯嚴重過失的情況下,他們如何還能繼續支配操弄美國管理機構的政策?

龐大的選舉政治獻金此時發揮了影響力。生技產業的四大巨頭:孟山都、陶氏(Dow)、杜邦和諾華(現為先正達(Syngenta)),從一九九五到二〇〇〇年間,給予政治行動委員會(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 PAC)政黨軟性捐款(soft money),以及大額個人捐款等,總額超過三百五十萬美元,占了共和黨政治獻金的四分之三。

一九九四年,一百八十一名國會議員聯手贊成一項要求基因改造食品須加以標示的法案。由十二位成員組成的乳用家畜與家禽委員會(Dairy Livestock and Poultry Committee)將此法案拖延到一九九四年議程的最後階段,這是一個很有效的封殺手段。羅伯・柯恩在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小組前作證時說:「我調查過這十二個人,發現他們經由政治行動委員會收受了擁有乳品利益企業一共七十一萬一千美元的獻金,而且有四位成員還直接收取孟山都公司給的錢。」

一九九六年柯林頓競選連任時,孟山都公司的夏皮洛是最大額軟性捐款者的其中一人。至於夏皮洛得到的回報,便是成為總統的貿易政策與談判顧問委員會(President’s Advisory Committee for Trade Policy and Negotiations, ACTPN)成員,並在白宮國內政策審議會(Domestic Policy Review)任職一個任期。柯林頓甚至還在國情咨文中點名讚許孟山都公司。

遊說是生技產業施加影響力的另一種方式。根據責任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說法,在一九九八到二〇〇二年期間,該產業用在遊說上的資金高達一億四千三百萬美元,當中包含了負責代表整個產業遊說及宣傳的生物科技產業組織(Biotechnology Industry Organization, BIO)。二〇〇二年六月的美聯社報導指出,BIO「代表一千家企業,擁有七十名員工,預算高達三千萬美元」。他們還列出各式各樣的敵對名單,其中還包括指控BIO「對立法施加不當影響力」的國家生命權維護會(National Right to Life Committee)在內。

「他們無所不在。」食品安全中心的法務主任喬・曼德爾森(Joe Mendelson)這麼說:「生物科技產業是一股政治力量,其影響力與日俱增。」該組織甚至在華盛頓特區播放支持生物科技的電視宣傳廣告,「明顯是衝著正在思考該議題的立法者而來」。除此之外,該產業還在五年內撥出二億五千萬美元的經費,用在讓民眾相信基因改造食品是正確的選擇。

在贏得政治上的支持這方面,人脈所扮演的角色或許比捐款、遊說和宣傳都要來得重要。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孟山都公司維持一貫的做法「與政策制定者保持密切關係,尤其是貿易協商人員」。舉例來說,前任美國商業部祕書長米奇・坎托爾(Mickey Kantor)就是孟山都執行長夏皮洛的好友。很自然地,在坎托爾當上柯林頓政府的貿易代表,強硬、時而偏好生技產業的霸凌策略,便充斥於美國在與全球其他地區進行貿易談判時的立場。「貿易談判過程中的對抗情況已然成為今日的秩序,」《紐約時報》寫道:「高階行政官員公開詆毀歐洲消費者的憂慮,說那是對於科學不了解而產生的保守想法。」

此種心態一直存在著。二〇〇三年三月,議會發言人哈斯特猛烈抨擊歐盟面對GMO時「過度保守的歧視性貿易政策」,這位發言人稱其為「源自於恐懼與臆測的非關稅障礙,而不是基於科學的角度」。

離開政府單位後,米奇・坎托爾成為孟山都公司的董事會成員。威廉・拉克爾蕭斯(William Ruckelshaus)是另一位具有官方背景的董事,曾經擔任EPA的主管職務。《環球郵報》將孟山都公司描述成「柯林頓政府官員的養老院」。

還有另一位前任的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EPA)雇員琳達・費雪(Linda Fisher),先是進入孟山都擔任政府與公共事務部門副總裁,後來又回鍋EPA成為副署長。孟山都公司的前任生物科技研究員莉迪亞・瓦楚德(Lidia Watrud),也加入了EPA的環境影響實驗室(Environmental Effects Laboratory)。

在FDA裡,由兩位前孟山都公司的員工與麥可・泰勒一起核准通過孟山都的基因改造牛科生長激素,不過沒有其他工業化國家認定那對牛隻或飲用牛乳者而言是安全的。順便一提,泰勒是艾爾・高爾的妻子蒂珀・高爾(Tipper Gore)的表親。消費者團體「可能任務」(Mission Possible)的貝蒂・馬丁尼(Betty Martini)說:「食品藥物管理局現在與生技產業的關係非常密切,簡直可以視為是他們的華盛頓分支辦公室。」

為了要操控華盛頓複雜的官僚體系,孟山都公司依賴他們的國際政治事務主任瑪西亞・賀爾(Marcia Hale)。她曾經擔任總統助理及政府與政府間的事務主任。同樣地,孟山都公司的全球傳播主任喬許・金恩(Josh King),曾經是負責處理白宮事務的主任。

一些在生技產業與政府之間其他的策略性職務交換還有:基因泰克公司(Genetech)的大衛・貝爾(David W. Beier)成為副總統艾爾・高爾的首席國內政策顧問;前任農業部長及前任美國貿易代表克雷頓・耶提爾(Clayton K. Yeutter)成為麥可健公司(Mycogen)的董事會成員;還有BIO副總裁瓦爾・吉丁斯(L. Val Giddings)曾是美國農業部的生物科技管理者及(生物安全)協調官;至於杜邦公司的控管及外部事務主任泰瑞・梅德雷(Terry Medley),則是分別曾在美國農業部和FDA擔任高階職務。

小布希政府裡一些有頭有臉的人物,同樣也都與生技產業有著明顯的關聯性。農業部長安・維尼曼(Ann Veneman)曾經是一家代表生技公司的律師事務所裡的律師。她同時也是孟山都子公司之一,加州基因公司的董事會成員;國防部長唐諾・倫斯斐(Donald Rumsfeld)則是另一家孟山都子公司,基因工程人工甘味劑阿斯巴甜製造商席爾列的總裁;預算管理局長米契・丹尼斯(Mitch Daniels)曾是在開發基因改造牛科生長激素時與孟山都有夥伴關係的禮來製藥公司(Eli Lilly Pharmaceutical company)的副總裁;衛生部長湯米・湯普生(Tommy Thompson)在之前競選威斯康辛州州長時,曾收受生技公司五萬美元的獻金。湯普生以州政府基金支出三億一千七百萬美元於該州設立生技專區。二〇〇〇年大選時,檢察總長約翰・艾許克洛夫(John Ashcroft)是孟山都公司最大筆競選基金的收受者,還有大法官克拉倫斯・湯瑪斯(Clarence Thomas)也曾擔任孟山都公司的委任律師。

記者比爾・蘭博瑞利用一個案例說明華盛頓生技產業的人脈如何運作,也就是在一九九八年為了迎接愛爾蘭總理伯蒂・艾赫恩(Bertie Ahern)所精心安排的一場聖派屈克節(St. Patrick’s Day)歡迎會;若要讓歐盟接受孟山都的基因改造玉米,他是關鍵的一票。當艾赫恩與國家安全顧問會議議長(National Security Advisor Council Director)珊迪・柏格(Sandy Berger)共進午餐時,柏格選擇談論的主題重點便圍繞在必須得到玉米的贊同票。接下來,在艾赫恩與密蘇里州參議員龐德(Bond)及其他幾位國會議員會面時,話題也是基因改造玉米。根據轉職孟山都的前國會議員托比・莫菲特(Toby Moffet)所述:「他所參訪的每一個地方,在人們還沒說出『聖派屈克節快樂』之前,他就會先被問到:『關於玉米投票你的想法是?』」莫菲特十分訝異地說:「我今年五十四歲,一生中曾出席過許多的結盟場合,但這次是我所見過最驚人的情況。」

隔天,愛爾蘭便將票投給了孟山都的基因改造玉米,也是愛爾蘭第一次同意GMO上市。當蘭博瑞於《聖路易郵電報》上公開在華盛頓發生的情況,愛爾蘭團體「基因關切」(Genetic Concern)隨即發出新聞稿,指控「美國跨國企業的影響力比愛爾蘭全體選民還大」。

美國前農業部長Dan Glickman於一個農業展望論壇的演說
Photo Credit: Lance Cheung
美國前農業部長Dan Glickman於一個農業展望論壇的演說
溫和的異議

前美國農業部長丹・格立克曼(Dan Glickman)曾經是柯林頓政府裡最堅定的生物科技捍衛者之一,與產業代表一起走遍歐洲推廣基因改造食品。在一次他剛走出辦公室就接受訪問的談話中,他這麼說道:

一般而言,我從偏向生物科技的角度所看到的,大多數的看法都認為這項科技很好,硬要說它不好實在有點不道德,因為它能解決人類的問題,讓欠缺的人得到溫飽......有許多資金投注在這項科技上,要是你反對,你就是盧德主義者(Luddites)並且十分愚蠢。明白地說,這就是我們政府的立場。毋須多加思索,我們基本上是將此議題視為貿易議題,而他們,不論『他們』指的是誰,則是不想讓我們的產品進入他們的市場。他們實在很荒謬,或者說是愚蠢,而且毫無有效的管理系統。就連在這個部門裡也有類似的言論出現。這會讓你感覺到,由於自己為某個議題提出一種開放心態,自己就變成像個外來背叛者。所以我只是滔滔不絕地訴說這裡每一個人都在說的;就和我許多演說稿的內容一樣。

但在一九九九年,格立克曼與柯林頓政府偏向生物科技的強硬派陣營分道揚鑣,不過是在很謹慎的狀態下進行。在一場普渡大學(Purdue University)的演說中,他提到美國「不能強迫餵食全世界的消費者」。還有在華盛頓記者俱樂部(Press Club)的一場演講中,「格立克曼建議生物科技公司應考慮為基因改造食品標示,以協助避免消費者的恐懼心理擴散到美國境內」。

根據《聖路易郵電報》的說法:「這可不是投下重金的生技產業或白宮,希望他說的話。他回憶道,自己是刻意不在發表演說前先徵求同意,因為他知道自己會被『冷處理』。接下來,他就開始感到壓力了。」格立克曼說:「在這個政府當中有些人對我反感,非常反感。」

之後格立克曼提到,就在他發表演說的幾天後,當他與第一夫人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在一場白宮晚宴場合碰面時,「她說:『我在《紐約時報》上看到關於你演說的報導。』我告訴她:『在白宮裡有一些人不喜歡我這麼做。』她說:『我倒是很喜歡。』因此我知道自己不會被炒魷魚了。」

對於基因改造食品,格立克曼所想的可不只是標示。他希望的是「全面檢視政府的GMO管理規範機制。」他說:「我認為那需要進一步的釐清。」

相關書摘 ►150天前採收但依然紅潤的番茄,家庭主婦會不會把它買回家?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欺騙的種子:基因改造作物的世紀騙局,揭開生物科技、跨國企業與政府都害怕的謊言與真相》,臉譜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傑佛瑞.史密斯(Jeffrey M. Smith)
譯者:張木屯

一本從頭告訴你基因改造危害的關鍵報告,14年來基改食物議題最暢銷的著作,在飲食不再安全的時代,每個人都該關注的必讀之書。

本書收錄轉基因科學、基改實驗真相到跨國農業生技企業與美國政府蓄意欺瞞民眾的一手資料——

  ● 科學家遭到賄賂或恐嚇、證據遭竊。研究數據被扭曲或蓄意遺漏。
  ● 表示反對意見的政府官員遭到騷擾,被降職甚至是解雇。
  ● 一位頂尖科學家想要就他驚人的研究發現向大眾提出警告時,他就丟掉了飯碗,並且遭到法律訴訟的威脅而必須保持緘默。
  ● 準備報導孟山都公司真相的雜誌,竟然在印刷廠被全部銷毀。

在台灣,你也可能吃進基改作物,成為這場全球人體實驗中的白老鼠。請從這本書開始,奪回你的飲食知情權!

欺騙的種子:基因改造作物的世紀騙局,揭開生物科技、跨國企業與政府都害怕的謊言與真相
Photo Credit: 臉譜出版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