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貧窮卻最快樂的國度?揭開面紗後的寮國真實面貌    

最貧窮卻最快樂的國度?揭開面紗後的寮國真實面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便再不理解營養不良與寮國孩童間關係,當跟著本地NGO夥伴和社區居民一起吃飯時,也能發現根深蒂固的飲食習慣,如何影響一個人身體健康。

文:張凱莉(Kelly)

最遠的距離,是你在我身邊我卻不認識你

你知道寮國嗎?知道寮國在哪嗎?知道寮國曾受法國殖民嗎?起初的我,如同大部分台灣人,於這個國家一點概念也沒有。相對於此,台灣人反而頻繁前往寮國的鄰居─越南和泰國。三國地理位置明明相近,寮國資訊卻少的可憐,這弔詭的咫尺天涯是否有人發現?而對寮國有些認識的人,似乎很快地為這國家下了「東南亞最後一塊淨土」、「最貧窮卻最快樂的國度」等代名詞,除此之外想多闡述些什麼,卻發現寮國像籠罩著面紗,難以輕易望穿,最後不得不承認我們一點也不了解它。

小小社工出任務

我是台灣兒童暨家庭扶助基金會的社工,身為國際非營利組織一員,於2016年甫踏進寮國首都─永珍,不僅原先靠著旅遊書和各種資訊形成的「寮國幻想」一點一點地崩解,再者,迎面而來的是:「這裡家庭再窮還是可以吃飽的!」「這裡家庭觀念重,你很少看到孤兒的!」「這裡的人生來樂天、容易滿足」「你們這樣會養成他們依賴的習慣」「沒有幫忙,他們生活還是過得下去啊!」等不勝枚舉的勸戒和質疑,頻挑戰國際援助的價值理念,然也感謝這些疑問,反牽引著台灣來的小小社工員深入去探尋:究竟揭開面紗後的寮國是否如外界而言人民快樂、純樸,無須外界過度關注?抑或僅僅是老牌台灣非營利組織國際挹注的一廂情願?

圖片1

快樂國度背後的陰影

探勘期間,我陸續跟著當地市民組織與國際非營利組織深入田野,今年再訪此地,北往背包客熱愛的觀光勝地─旺陽區、標榜為世界遺產的瑯波拉邦區,東臨未爆彈密度最高也是苗族聚集的川壙省、西赴克木族與紅傣族的偏鄉聚落,南逐緊鄰柬埔寨的詹巴塞省。當踏破黃土,走遍大江南北後,才有與這個國家親密交往的踏實感,也方能真切感受到離開繁華首都後那顯著難掩的發展斷裂。

例行的田野拜訪,每每汽車拐個彎駛離堪稱平整的13號公路(註1)後,便是與首都截然不同的世界,取代柏油路的是黃泥土坑與亂石砂地;部分學校沒有供水系統,有些甚至沒有所謂的茅廁,孩童們直接在灌木、草叢底下解決;竹編的教室遇雨則漏,使得書本教材難以保存;居民在公眾供水站排隊等洗澡,沒有供水站與濾水系統的社區,居民則須走到溪邊沐浴,更不用提日常所需乾淨飲用水。

當地NGO夥伴告訴我居民確實樂天、隨興,靠天吃飯過活,精神快樂,身體卻時常受苦,小小疾病輕易便能將人帶走,更遑論普遍醫療資源落後偏鄉,是否有緊急救命的救護車與可以進行急救手術的醫院。接踵而來的訊息讓我掛心當地孩童身體狀況,尤其路上見多了身形枯瘦、手臂嶙峋的孩童,果然,翻找官方數據後,驗證了我的擔憂,「營養不良」在寮國真如陰影般無所不在。

圖片3

在你眼裡營養不良是什麼樣子?

電視上太多媒體與影像告訴我,所謂營養不良,就如同非洲孩子四肢細瘦,肚子圓鼓鼓的;很自然地會認為低度發展國家,都有飢餓與食物不足的困擾,但寮國恰非如我早先自以為的想像,居民飲食普遍取之山林,用之山林,山林裡天然食材很多,吃飽無甚困難;然而,吃飽便代表吃得營養嗎?若不抱持疑問有意識地去了解,不會知道這議題讓寮國政府很是困擾,甚至困擾到明列在「國家社會經濟發展5年計劃裡(2016-2020)」,同時也延伸訂定相應的「國家營養政策與執行計畫(2016-2020)」

即便再不理解營養不良與寮國孩童間關係,當跟著本地NGO夥伴和社區居民一起吃飯時,也能發現根深蒂固的飲食習慣,如何影響一個人身體健康。寮國人吃大米、吃糯米、吃河粉,搭配生菜與醬菜便是一餐,偶爾參雜少許肉類蛋白質,很難想像嬰兒每日攝取除米飯還是米飯,喝母奶甚至牛奶的頻率不比米湯,即便是首都婦女,還是習慣將米飯嚼爛後餵給嬰兒。寮國人家族成員連結緊密,也有其獨特愛孩子的表現,但照顧與教導孩子的細節卻可能是致命的一環,失衡的飲食攝取、低度發展的濾水系統以及匱乏的衛教知識,讓孩童自然地落於慢性的營養不良風險。

圖片5

要健康的成長竟如此困難

依寮國官方提供的2015年「國內5歲以下幼童健康數據」,當中42%處於慢性營養不良,22%體重過輕,40%診斷為貧血,22%有碘缺乏症的情形;相反地,在首都卻又是另一現代化的隱憂,孩童因過度攝取高卡路里食品,而有部分比例體重過重情形。慢性營養不良的延續影響國內發展遲緩與身心障礙孩童的比例,待孩童成長到可孕育生命時又因長期營養不夠,惡化了下一代新生兒的健康體質,也讓產婦暴露在高風險的生產條件。

2012年官方資料亦特別註記,一年17,300名兒童死亡中有6,016人(35%)跟營養不良有關(註4)。以上駭人資訊如魔鬼般悄藏於細節中,蠶食著寮國的人力資源發展。寮國政府雖嘗試編列預算給予學校鐵劑、維生素A、鋅劑與驅蟲片等補充品,也安排學校與地區健康部門推廣衛教,決心力挽狂瀾,然成效不如預期。每年營養不良的議題仍如詛咒般緊掐著兒童的生死。

陪你一起走過

我,一名來自台灣的小小社工員,一路走來逐漸了解揭開面紗後的真實並不美麗,也體認到人不分疆界一樣渺小而脆弱。然而我也深信陰影彼端必有陽光,寮國很多NGO夥伴長期關注營養議題,此時此刻也正努力爭取一絲改變,同樣地台灣老字號非營利組織秉持著維護兒童生存權益的宗旨,經過幾十年在台灣生根發展後,也逐漸引導著社工超越國界走向國際,也投身寮國。

於是,今年,我正式在本地與熱誠有經驗的NGO夥伴攜手合作,也與寮國政府和學校討論需要,規劃在地可執行的行動,如透過健康檢查、均衡營養午餐、家長衛生教育及教師知能訓練等方案,試圖挽回每年兒童的死亡命運。目前為止,尚有很長的路要走,由衷希望這個國度的孩子精神上能夠快樂,生理上更能活得健康。

圖片2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