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拉松點將錄(日本篇):被教練形容為「異端」的跑手——大迫傑(4)

馬拉松點將錄(日本篇):被教練形容為「異端」的跑手——大迫傑(4)
photo credit: Reuters/David Gray/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迫傑在2015年毅然宣布退出日清實業團,全身投入訓練基地位於美國的Nike Oregon Project!這意味著,他將要放棄在日本實業團制度保護下往後相對穩定的收入。

文:安騏

早稻田大學有了大迫傑的加入後,立即一洗頹風。2010年,也就是大迫大學一年級的時候,於第42屆全日本大學駅伝中,接第二棒的大迫表演連過七人的絕技,追回第一棒跑慢了的時間,成功扭轉劣勢,再加上後來其他隊友表現穩定,這一年的早大就勇猛地奪下全場總冠軍。在翌年即2011的箱根駅伝中,他以第一棒(第一区)奪得区間賞,亦協助了早大再次奪得相隔18年的全場總冠軍。2012年,早大團隊雖未能衛冕,但大迫自己又再次奪得区間賞。

在2012年,大迫亦開始成為日本10000米田徑長跑代表選手。2014年大學畢業後,一直表現極佳的大迫立即加入日清食品實業團,期間多次代表日本出賽,並在3000米、5000米及10000米等賽事中屢創佳績,2014年更取得仁川亞運會10000米銀牌。

在2015年元旦舉行的新年駅伝中,大迫又再發揮驚人的表現,以遠遠拋棄對手的姿態奪得区間賞。大迫被視為日本長跑界的「新希望」,然而,同年三月,即是加入日清食品的短短一年後,大迫毅然宣布退出實業團,全身投入訓練基地位於美國的Nike Oregon Project!這意味著,他將要放棄在日本實業團制度保護下往後相對穩定的收入。

當電視台訪問大迫早稻田大學的教練渡邊先生時如何評價大迫時,渡邊教練這樣描述:

「他是一個與別不同的現代型選手。」他頓了一頓後才又說:「他可以說是一個異端兒。」

以日本人那種曖昧式的表達來說,可以猜測大迫除了實力非凡之外,也是個非常有個性的選手,連教練也難以駕馭。

然後畫面一轉,另一端的大迫就說:「如果從世界的角度來看,日本才是『異端』吧!」大迫的目光跟他的跑速一樣,其遠大程度是世界級。

大迫大學時代已有參加過世界賽事,見識過外國人的速度,深深自愧不如。而事實上,他從大學時代開始,便有在Oregon接受過訓練,在日清實業團之時,也以Oregon作據點接受培訓,然而到底是什麼原因令大迫選擇完全投入Nike Oregon Project的懷抱,甘願放棄實業團有保障的收入呢?面對美國這個新環境,大迫又如何適應?大迫在波馬跑出佳績的心法又是什麼呢?我們於第(5)集結局篇繼續為大家探討。

(待續)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馬拉松看世界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