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把公司比喻成一個家,你和團隊的關係一定會變得很糟糕

當你把公司比喻成一個家,你和團隊的關係一定會變得很糟糕
Photo Credit: Startup Stock Photos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的價值不是取決於老闆給你多少錢,而是取決於你創造了多少價值、你的能力有沒有得到提升。這是很重要的一個道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樊登

別再把公司當成家

很多人喜歡把公司比喻成一個家,這個比喻是錯誤的,當你把一個公司比喻成一個家的時候,你和你的團隊的關係一定會變得很糟糕,為什麼?因為你家裡,你的孩子再不好,你也不會把孩子開除了,不會跟你的孩子說:「寶貝兒,你挺棒的,但是你不太適合咱們家,要不然你去別的家看看?」這不可能。所以,無論你的孩子出現了什麼樣的問題,你都會包容他。

而事實上,公司不應該是家,當你把公司比喻成一個家的時候,員工和老闆的壓力都會變得很大。應該把公司比喻成什麼呢?應該比喻成一支球隊。當你的公司是一個球隊的時候,你會發現,正在打球的五個人,雖然有的是打完這場就要退役的,有的是剛剛簽過來的新秀,但是都不妨礙他們一塊兒玩命,因為大家是一個聯盟。

職場中兩個常見的謊言

《聯盟》這本書能夠幫我們解決在管理公司過程中最大的一個煩惱,就是怎樣讓員工真心實意的好好工作。這是一件特別難做到的事。

怎麼來解決這個問題呢?我們首先要面對職場中兩個常見的謊言。第一個謊言是老闆跟員工說的:「你放心,我是不會虧待你的。」第二個謊言是員工跟老闆說的:「老闆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幹的,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死人。」

當公司出現轉型、公司的業務出現滑坡、老闆手中的現金流變緊以後,老闆第一時間選擇的就是裁人。只要一裁人,成本馬上就下降了,船小好掉頭。而員工一旦遇到一個機會,或者找到了創業的可能,他第一時間選擇的就是離職。所以,很多公司跟自己的前員工之間,都有一些彆扭的感覺。

如果你有創業經驗或者離職經驗的話,你一定會找到那種彆扭的感覺:很多人都不願見自己的前員工,或者會跟別人說那個人是壞人,大家都不要理他。

很多企業和前員工之間都是這種特別尷尬的關係。很多人都說,培養人才是最不划算的一件事,因為一旦這個人才離職去創業,就會成為自己最大的競爭對手。所以,這成為中國企業發展的一個怪局,大部分中國企業都不願意培養人才,而願意去挖人,因為培養人才需要花很大的精力,培養出來之後這個人就會離開你,甚至跟你幹同樣的業務。這就是中國企業普遍做不大的原因。

招聘時最應該問的兩個問題

怎麼樣解決這種尷尬的局面呢?首先從招聘開始。在招聘的時候,當一個年輕人跑來跟你說:「我想到你們公司來工作。」你也覺得這孩子不錯,打算要他的時候,你要問他這樣一個問題:「你到咱們公司打算幹幾年?」

他可能有點愣,會說:「我……我打算幹一輩子。」凡是打算幹一輩子的,你怎麼回答他?

「我們這裡不招要幹一輩子的人。」想幹一輩子的人是想在這裡幹嗎?養老。所以,我們不能夠招要幹一輩子的人。

你要告訴他:「人生很漫長,咱們互相之間也不是很了解,你剛到我們公司來應聘,所以對我們公司的情況也不太清楚,我希望你對你的人生能夠有一個規劃。如果你有一個規劃,你覺得最起碼能在咱們公司幹幾年?」讓他想想看。

如果他是一個有想法的人,他也許會回答:「四年吧。我覺得無論怎麼樣,無論發生什麼事,我最起碼能夠幹四年。」

第二個問題更重要,你要接著問他:「四年以後,當你離開咱們公司的時候,你希望自己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

一個員工在一家公司工作了三四年,他最大的收穫是什麼?肯定不會是工資和獎金。發的那點工資和獎金早就花光了,所以那點錢對他來講只能養家糊口,絕對不是他最大的收穫。他最大的收穫一定是他自己的成長,他成為一個不一樣的人,他擁有了更多的社會資源,他擁有了更多的經驗,他擁有了更多的技能,他的價值觀得到了提升。

但是,為什麼我們的員工跟我們談起任何事總是說:「這件事有沒有錢?有沒有加班費或者補貼?」我們過來人都知道,那點錢對一個人來講並不重要,但是我們的員工卻總是盯著那麼點兒錢,原因是什麼?很簡單,因為沒有人告訴他,他還應該有一個更大的目標。

你的價值取決於什麼?

什麼叫作「把員工點燃」?我在樊登讀書會講過一本書,叫《幹法》。這是一本特別經典的書,日本的稻盛和夫先生寫的。稻盛和夫先生是日本唯一一位在世的「經營之聖」,他創辦了京瓷、日航、第二電電,全都是世界500強公司。老先生七十多歲的時候患了胃癌,還出來重整日航,在此做成了世界500強,是特別厲害的一個人。

在《幹法》這本書裡,稻盛和夫把員工分成三類,第一類叫自燃型,就是自己劃個火柴就能把自己燒著了。自燃型的人,不用任何人管他,他自己就會玩命幹。

第二類叫點燃型,你給他做做工作、談談心,然後劃根火柴燒他一下,就能把他燒著。

第三類叫阻燃型,你拿火焰噴射器噴他,噴完他還是原樣,就像陶瓷做的一樣。我們生活中就有很多阻燃型的員工。

我有一個朋友,在雜誌社當編輯,經常跟我抱怨:「你知道嗎?我現在練成了一招。」

我說:「什麼招?」

他說:「我編輯任何文章,只用三個組合鍵,就是Ctrl+V、Ctrl+A、Ctrl+X,多一個我都不用。」

我問他:「你幹嗎這麼挑戰自己?」「我要對得起單位給我的那份錢。因為老闆給錢太少,所以我只用Ctrl+V、Ctrl+A、Ctrl+X這三個組合鍵,就把這份工作對付了。」

我問他:「你這樣做編出來的文章好嗎?」

他說當然不好了,只能算湊合。

我說:「那你的水準這幾年是進步還是下降了?」

「下降得厲害,我現在出去找工作都找不著。」

「那你何苦呢?你讓自己的水準不斷的下降,然後整天Ctrl+V、Ctrl+A、Ctrl+X跟老闆這麼對付,為什麼要讓自己的身價不斷的貶值呢?」

你們知道他說什麼?他說:「我有什麼辦法?誰讓他只給我那麼點錢?」

大家明白這個閉環了嗎?因為老闆只給這麼點錢,所以他只能湊合;他這麼湊合,所以老闆討厭他,就給他更少的錢,於是他就倒楣了。

拿老闆怎麼對自己,來決定自己該怎麼做

我們生活中有沒有這樣的例子?說句實話,到處都是。還有很多人把這叫作「職業」,說:「我這個人是很職業的,給多少錢辦多少事。」這叫職業嗎?這是職業殺手的職業:你想要誰的腿,給我八千元;想要誰的命,給我兩萬元。而我們做為一個打工者,老闆只給我們八千元,我們能不能幹兩萬元錢的活?老闆給我們兩萬元,我們能不能幹十萬元的活?

你的價值不是取決於老闆給你多少錢,而是取決於你創造了多少價值、你的能力有沒有得到提升。這是很重要的一個道理。但是,為什麼我們生活中有那麼多人,就像我這個朋友一樣,本身是很優秀的人,當年高考成績也很好,上了很好的學校,現在會是這樣的心態呢?

說到底,中國的教育提供的就是一個不合格的產品。全世界的教育流派,不管是蒙台梭利還是薩提亞,核心都是一件事:塑造一個人獨立完整的自尊體系。一個人的自尊是來自內在的,尊嚴感不是來自於別人怎麼看自己,不來自跟別人怎麼比較,不來自別人怎麼對待我,而是自己該做什麼就做什麼。

孔子就是這樣的人,用他的話說就是「行所當行」,就是你對我好,我對你好;你對我不好,我照樣對你好,因為對你好是我的需求。

當一個人有了獨立完整的自尊體系的時候,他才會去做自己應該做的事,而不是因為別人怎麼對他,所以他故意要做那些跟別人對著幹的事。而我們的教育從幼稚園開始,就破壞了孩子獨立完整的自尊體系,我們的辦法就是排名,跟別人比:你看他們家怎麼樣,他的成績多好;他考了211或者985大學,你只考了個二本。總要找一個對比的物件,所以我們獨立完整的自尊體系基本上喪失殆盡。

很多人高中畢業的時候都會去燒書,把所有課本、習題、試卷付之一炬,因為他們痛恨學習這件事,他們從學習裡面根本找不到本應該有的樂趣。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的很多員工,整天在拿老闆怎麼對自己,來決定自己該怎麼做。

書籍介紹

《羅輯思維:我懂你的知識焦慮》,遠見天下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羅振宇

在知識爆炸、資訊過載的時代,該如何化解深恐落後的焦慮?你需要升級認知,完成思維方式的切換!

互聯網時代充滿了各種機會,只要有心,任何人都能發揮優勢,從群眾中脫穎而出。而唯一限制我們自由發展的,是認知能力。隨著世界愈來愈複雜,過去的思維模式已然失效,想要適應現在的新環境,就必須迅速更新自己的思維。

更新思維的關鍵,就在於升級自我的認知,從更高的角度去看事情。因為這世界上的真相,往往跟我們的想像有落差,唯有擺脫習以為常的觀念,全面轉換固有思維,提升自己的眼界與思考層次,才能跟上現在的環境變化、看清複雜的真相、做出適當的選擇,成為時代的跨越者。

我懂你的知識焦慮_立體書
Photo Credit:遠見天下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職場』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