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的日子中記一個夢

忙碌的日子中記一個夢
Photo Credit: Rachel Kramer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看似莫名其妙的夢境,可以同現實生活的「自況」對應。

文:袁瓊瓊

我要回家,不知為何通路被堵住了,有個女人,告訴我後面有一條路。她領我去。看到一處洞口,鑽進去發現不是洞,更像一個大管子,薄薄的鐵灰色。我一鑽進去就開始往下滑,(現在想,這很像愛麗絲的兔子洞),就像坐溜滑梯,到了底,是一處類似沼澤地方,昏黑,整個場景像黑白畫。但並不是沼澤,只是昏黑幽黯,空間中浮著霧氣的感受跟沼澤相似。

有個木頭門,半掩,破敗,推門進去,裡頭是荒廢的果園,地面上到處是無人採收,成熟後落地的水果,有柿子,蓮霧,蘋果,梨,都是我喜歡吃的。(記到此處,忽然覺得這個意象似是指我那一大堆構想了卻根本沒寫出來的點子)

果園的樹上其實還長著許多水果,特別明顯是蘋果,並不鮮豔,暗紅色,偏黑,好像被整個環境的黑所浸染。這是整個夢裡唯一出現的顏色。

我想去摘蘋果,但是果樹旁有一道溝壑攔住,不寬也不深,應是做為果園的界線。我一腳便能跨過去。正想走過去,忽然有人遞東西給我。那是一根長長的鐵叉,用叉口「夾」住果實上的小枝,一扭就可以把果子摘下。

這個人看不出年齡,黑色的臉,非常大的眼睛,幾乎像漫畫。他不高,大約到我胸口位置,軀體寬寬圓圓,更像是一隻雞,但他不是雞,是人,既不是老人也不是孩子,只知是與我同樣的人,不是異類。

他看著我,用那雙大眼睛,然後往前一擲,把那可以摘水果的叉扔掉了。我問他為什麼要這樣,他馬上跟我道歉,說等湖水退了,他會到湖底把叉撿回來給我。

我看著面前,好大一片湖,顏料似的,黃色夾黑色,泥濘的湖水。我心裡想,這叉是不可能撿回來了。

現在回想,這夢更像是「自況」。最近沒寫什麼。太忙又太懶。這一週連六天,天天有事得出門,簡直像年輕時上班(那時一週只休一日)。可目前不是那種年紀了,其實吃不消哇。

雖然這樣忙,還是非常感恩和慶幸。覺得有事情忙是好事。我總覺得人越老,越該讓自己忙得不可開交。如果閒閒無事,時間太多,免不了傷春悲秋。年輕人傷春悲秋是美事,老年人情緒太豐富是給自己找麻煩。

為了讓自己忙,老原又給自己找了事了。八月份,我在「93人文空間」有新的課程

喜歡電影,希望從其中看見人生真相的朋友,歡迎你們八月份來人文講堂跟我見面。一起聊聊電影裡的人生,和人生裡的電影。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