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研院意向調查裡的同婚爭議:學術為偏見服務會有什麼問題?

中研院意向調查裡的同婚爭議:學術為偏見服務會有什麼問題?
Photo Credit: Olivia Yang/The News Len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研院社會所正在進行的一份研究調查,但問卷設計卻置入反同立場的的語言,誘導受訪者回答。這份研究不只傷害了中研院的學術聲譽,更可能進一步傷害同志社群,讓學術為偏見服務。

由中央研究院社會所主導的社會意向調查,近日以來被發現在同志婚姻議題有誘導性的爭議,該調查案召集人楊文山教授也被揭露曾參與由保守宗教組織贊助的研究案,製造學術公信力可疑,而且不利同志權益的調查報告。

日前該調查團隊回應批評,並且公布原始問卷,一再強調問卷設計、調查方法的中立性。然而這份問卷完全經不起檢驗,許多學術工作者也在第一時間就提出質疑。

問卷選項包含誘導性資訊

以下為該問卷原始題目:

關於婚姻平權的立法,請問您比較贊成下列哪一種狀況:【僅提示選項1-2】

(01)直接修改民法,改變婚姻是一男一女結婚的傳統定義
(02)另外訂立專法,保障同性戀伴侶的醫療、財產處理等權益
(03)都不贊成(04)其他 (97)不知道 (98)拒答

光是在原始問卷中,對比(01)、(02)兩個主要選項,直接修民法是「改變」現狀,有負面暗示;另立專法則是「保障」,具有正面意涵。

為了凸顯原始問卷設計的誘導性,我將選項修改如下。我們可以發現,刪掉不必要的資訊後,受訪者依然可以回答問題,選項也變得更中立一點:

(01)直接修改民法
(02)另外訂立專法
(03)都不贊成
(04)其他 (97)不知道 (98)拒答

原始選項的補充資訊:「改變婚姻是一男一女結婚的傳統定義」、「保障同性戀伴侶的醫療、財產處理等權益」不只是多餘的資訊,而且提供特定的思考暗示。

為了凸顯多餘的補充資訊會造成誘導回答,我將選項再次修改如下,讓問卷變得支持同志:

(01)直接修改民法,保障同性戀伴侶的醫療、財產處理等權益
(02)另外訂立專法 ,將同志排除於婚姻保障之外
(03)都不贊成
(04)其他 (97)不知道 (98)拒答

若將以上三組選項對比起來,原始選項中多餘的補充資訊,不但不是回答問題的必要資訊,甚至會有誘導的效應,這是問卷設計的研究方法大忌。

反同文字變成選項內容

更仔細閱讀原始問卷文字,原始問卷的(01)、(02)選項雖然都沒有直白的反同語言,但都很一致地採取反同的立場描述同志婚姻合法化。(01)選項將同志婚姻合法化描述成「改變婚姻是一男一女結婚的傳統定義」,在近年同婚辯論中,這就是反同團體慣用的句法,也早就受到許多批評。稍微有關注同志婚姻合法化辯論的人,對於這樣的修辭絕對不陌生,光是反同團體護家盟的網站就有許多文章強調同志婚姻會改變婚姻定義,例如 〈同性婚姻將徹底改變婚姻的內涵〉、〈幸福盟支持保障同性戀者基本權益 反對婚姻定義改變〉、〈前同運人士韓森反對改變婚姻定義〉。

原始問卷的(02)選項問題更嚴重。在同婚辯論中,包含筆者在內,已經有非常多人反覆解釋過為另立專法根本是假保障真歧視,並且以法律服務社會偏見。然而,這份問卷依然將另立專法描述成「保障」同志權益,明顯站在反同的立場描述專法,並對受訪者暗示另立專法是正面的、可接受的。當這份問卷把專法說成「保障」,已經在文字中置入反同者的偏見。

拒絕以科學為偏見服務

遺憾的是,這個打著中研院學術頭銜的研究團隊被批評之後,依然堅稱「秉持學術中立,不做誘導性提問也無預設立場」。這份問卷設計中表現的偏見,從許多其他學術工作者看來是非常明顯的,但因為他們看不見自身的偏見,所以才可以這麼理直氣壯宣稱中立。

最後,基於研究倫理考量,我強烈建議中研院應該立刻暫停該研究案、禁止公布有研究方法問題的調查數據,並且立刻更換爭議性的研究人員。這個研究調查已經傷害了中研院的學術聲譽,但至少可以就此劃下停損點,讓傷害止於學術機構本身。如果中研院讓這份有問題的研究在沒有修正的狀況下繼續進行、並且公布資料,將可能變成反同者的工具,進一步傷害同志社群,造成學術為偏見服務。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