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失言與洗錢風暴看不清政見?專訪柯文哲告訴你

身陷失言與洗錢風暴看不清政見?專訪柯文哲告訴你
攝影:Yang Near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候選人政見到底是甚麼?TNL專訪了目前身陷口水戰的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就他目前提出的17個政見,挑選當中的幾項深入提問,希望讀者能對候選人的政見有更深的認識。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隨著年底九合一選戰逼近,選情也日趨熱烈,近來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身陷一連串的爭議風暴,在「推崇蔣經國」之說引發綠營人士大力反彈後,「陳以真可以去坐櫃台」,以及嘲諷婦產科的「洞洞」說、和「在女人大腿中」討生活,引起歧視女性的抨擊。

當失言風暴尚未平息之際,國民黨立委羅淑蕾指控柯文哲用台大醫院的MG149帳戶洗錢,選戰立即由口水戰進入了烏賊戰,令人眼花撩亂。

到底,選民對候選人的政見選民是否清楚瞭解了?TNL先前製作了一個短片「台北市長你選誰?看完這五分鐘,你就不再是憑感覺投票」,影片中TNL影音小組街訪了許多台北市民,發現很多人對候選人的政見並不清楚,憑感覺投票成份居多。

為此,TNL專訪了目前身陷口水戰的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就他目前提出的17個政見,挑選當中的幾項深入提問,希望讀者能對候選人的政見有更深的認識。

以下為訪談重點整理。

GMP已破產 將來台北食品安全認證將加入消費者和中小企業代表

關鍵評論網(以下簡稱「關」):最近又爆發出食品安全(黑心油)事情,可否針對【柯P新政】#2《安心外食》中的新的認證制度說明多一點?義美總經理高志明在去年底接受採訪時說「台灣很多認證標章的理監事或董監事會,都是由大公司組成,找不到消費者團體、中小企業或攤商。」未來你推動的「食品安全微笑標章」會有什麼不一樣?

柯文哲(以下簡稱「柯」):在這一波所謂餿水油的事件當中,誰是受害者?第一個當然是老百姓,除了健康受損,還有心理恐慌焦慮,不知自己可以吃甚麼。

但是另外一個很大的受害者大家沒注意到,就是業者,特別是中小型的業者和攤商,我那天看「太陽堂」總經理哭哭啼啼的,讓人很感慨,因為他說他是買國家GMP認證的油,今天出問題要罰他,你叫他怎麼有辦法服氣。

從味全的假油事件到餿水油事件,顯然GMP是破產了,重建太困難了。

GMP為何會失敗?因為裡面就三種人:政府退休官員、大廠商、御用學者,刻意排除了消費者和中小企業攤商,所以我們將來在建立台北的認證標證時,董事的成員我們會特別增加消費者團體代表、中小企業及攤商的代表。

台北市是台灣資源最豐富的城市,由台北市重新建立一個食品認證標準和食品安全檢驗局,大概是解決的方案。

Photo Credit: 咖啡 CC0
參與式預算:市議會62席和270萬市民 哪個容易出現弊端?

關:【柯P新政】#3提到參與式預算,計畫匡列一百億的額度的預算,公開由公民提案,這一百億的預算案的審核會獨立於市議會之外?這樣合法嗎?

柯:這是在現行的法律制度下進行一個創新的制度,所謂參與式預算,就是讓(公民)團體和個人提案,由專家或網路投票後,再編到各局處的預算,所以它還是在各局處架構底下運作,只是引進外部提案權。

參與式預算的重點是:公民提案、公民審案,各局處預算在送到市議會之前,會經過事先上網,接受公民與專家的審查。

在傳統的市政府的行政權、和市議會的立法權以外,我開始建立一個新的概念,叫公民權,長期以來,我們的政治只有四年有一天民主,其他時候你和政府是無關的,如何將公民意見注入政府市政、讓公民提案讓政府執行、讓公民可以監督政府的執行,這才是參與式預算真正的精神。

不可否認,議會是比較有資源可作深度的審查,但我們也很擔心,議會對他不關心的題目他就不會去察。而且,我個人的觀念是,當參與的人越多,就越不會有弊案,台北市議員畢竟還是少數 ── 62席,你覺得一個六十幾人的團體和270萬人的團體,哪個更不容易出現弊端?

參與式預算就是全民監督的概念,這是政治上一個新理念。

關:執行上的困難你們有考量過嗎?

柯:網路出現讓直接民意成為可能,從洪仲丘事件到太陽花學運,網路已經開始改變台灣社會的新面貌,網路的出現讓直接民主第一次在歷史上成為可能。

路平是良心問題

關:【柯P新政】#4提到路平的部份,除了統一挖補,標準是否也該拉高?之前我們看日本看德國的道路公共工程水準都非常高,才能讓道路長久都是平,這部份柯醫師有什麼想法。

柯:你會認為台灣的工程水準比日本、德國差嗎?是要不要做的問題,台北路平問題不是工程問題,是管理問題,其實講明白一點,是良心問題,因為我主張「統一挖補,共同管控」,這一聽就知道一定會成功,只差魄力而已,因為這斷了多少人的利益,我問你:(郝龍斌)五年花掉110億,你覺得必要嗎?所以路平專案不是工程問題,是管理問題,講更明白一點,是良心問題。

將優先把弱勢納入家醫制度

關:【柯P新政】#11提到落實家庭醫師制度,您身為醫師專業,請多談談這部份。

柯:全民健康保險法第四十四條明文規定要實施家庭醫師制度,可是政府竟然沒實施,法律明明訂在那裡,竟然可以不執行?

就實務上來講,家庭醫師制度不實施,醫療費用無法控制。

健保費用由過去的一千五百億上升到現在的五千億,健保費用在15年當中快速成長,事實上我們非常清楚,家醫、分級、轉診、(健保)論人計酬是全民健保一定要實施的,若不實施,就沒辦法控制費用。

現在的制度是pay for service(論件計酬),(醫院)做的越多領的越多,台灣的醫療體制不是以最有效率的狀態存在,也不是以維持民眾最大健康為目標,而是以獲利率最高的狀態存在,這是不對的,本來醫療體系應該是以提供健康為最大目的。

家醫、分級、轉診、(健保)論人計酬,家醫制度是後面這三個制度的基礎,所以一定要實施。

若以個人角度來講,家醫制度可以改善整個醫療品質,理由是,台灣目前就是doctor shopping,到處看醫生。

醫生在看病時,第一個是看病人有甚麼症狀,第二個看病人過去病史,再來就是看現在病史,然後是檢查、診斷,在這整個完整診斷的過程當中第二步叫「過去病史」,如果病人這裡看醫生、那裡看醫生,到處doctor shopping逛醫院,你根本就不會有過去病史,效率上是不好的。

我是一個很專業的重症醫學專家,我常常半夜被叫起床,護士跟我報告病人狀況「第幾床、病人血壓多少、心跳多少、尿量多少…」,問我決定要怎麼處置,我在半夜被叫起來有辦法下命令,為什麼?因為這病人我看好多天了,所以當提供病人現在病史的時候,我知道他的過去病史,所以我有辦法運作。

可是如果你突然把我叫去加護病房,指著一床,跟我說血壓多少、心跳多少、尿量多少,問我怎麼處理,我怎麼會知道?我又不認識這病人。

所以長期以來,我們忘掉一個問題就是,過去病史是醫療診斷很重要的成分,但就是因為病人逛醫院,讓過去病史在整個醫療診斷中被荒廢掉了,所以家庭醫師制度可以改善醫療品質。

就台北市而言,民眾的行為很難一下改變,在我的台北市六大願景裡面,其中一個是「關懷分享」,人不可能生而平等,但最起碼機會要平等,最起碼醫療和教育要平等,要給窮人留下一個翻身的機會。

基於保護的原則,從弱勢提供比較好的醫療系統服務,我要做的是將弱勢納入醫療制度,這個成功後再慢慢推廣到其他市民,不過這有很大問題就是,在試辦開始時我們不可能有那麼多錢,比較好的醫療制度只能給少數的弱勢者開始做,所以台北市的家醫制度,我會從弱勢、特別是接受補助的低收入戶開始實施。

文化政策諮詢委員會名單全部上網公佈

關:只要有人就會有爭議,【柯P新政】#17中,提到文化局長由各團體推薦,審議後由市長任命,以「文化界」這樣一個廣泛的群體中,真的有辦法協調並推舉出適當的人選,而不會一直內鬥內行造成空轉?

柯:文化政策諮詢委員會的成員是上網對全市公開接受輿論的批評,應該這樣講,是市長一人決定(文化局長)比較可靠?還是15人的諮詢團體指定比較可靠?還是一個由全市民監督的15人的團體來決定比較可靠?

有人說市長決定(文化局長)不可靠,那市長指定15人的委員會決定,那還是一樣換湯不換藥,可是如果這15人的名字是上網公告呢?他本身就有壓力了。

我們最近慢慢在討論擬出那15人的名單,政治上常常是這樣,做不一定會成功,但不做一定不會成功。

Photo Credit: Howard61313 CC BY SA 3.0
公車路線該改就得改

關:【柯P新政】#16調整公車路線的政見,提到要合併重複路線。我們知道台北聯營公車系統是由15家民營業者一同參與經營的體系,雖然主管機關是台北市政府交通局和公共運輸處,但政府利用公權力去調整民營事業的經營方針,真的是件好事嗎?另外,【柯P新政】#15的計程車政見,計程車同樣是民間企業,卻要由政府介入去安排,這樣不會反而阻礙了民間的創意和效率嗎?以柯P一貫主張的開放式政策來說,為什麼不是去討論Uber和Lyft這種在國外在法規上有爭議,但是卻大受歡迎的新一代運輸模式?

柯:這就是一個概念,政府機關到底要做甚麼?當然是做民間不敢做、不想做、不能做的事,政府才要參與,其實公車就是一個例子,當有15家民營業者時,政府的公權力若不介入,他有可能改嗎?

所以先問第一個題目:(公車路線)該不該改?第二題:如果該改的話,剩下來要怎麼做?

所以我們很平心靜氣地思考一個問題,當台北捷運路網完成時,公車路線要不要大幅重新調整?該還是不該?我每次開玩笑說,智商超過70的人就會說該,第二個,如果該改的話,政府不介入有辦法改嗎?因為有15家民營業者,牽涉到太複雜的利益分配。

一個已經虧損30億的公共運輸,如果不改組的話會不會虧更多?所以我倒覺得,我們能不能先問對錯?先問該不該做?再問如何做。

以前沒有捷運時,台北的公車大概三分之一是到台北火車站交錯,當捷運路網完成後,這種公車路線的邏輯一定是不對的,本來就該改了,我們看公車常常是空車,表示路線一定要調嘛。

關:可是計程車就是另外一個問題了,因為計程車大部分都是民營,也沒牽涉到路線問題…

柯:第一題:計程車每天在跑80%是空轉,你覺得合理嗎?第二題:你認為該不該改?該,那就做嘛!

國家沒給他(計程車)一個平台嘛,政府不是自己要做事,政府是建立個平台讓民眾在上面有效率地運作,如果有一天網路的進步,網路叫車的進步,一出門手機一按,一分鐘、30秒計程車就停到你前面,這樣不是更好嗎?

關:現在Uber和Lyft叫車的作法在台灣法規上還是有爭議的…

柯:如果法規有問題就該立法,如果法規讓Uber和Lyft不能運作的話,表示法規要修改嘛,法律是為人民服務的,不是人民為法律服務。

青年創業 高租金比高房價還傷

關:連勝文有提出青年就業政策,過去柯醫師也參與了很多年輕人的聚會,可否談談對於就業(青年失業和低起薪)有什麼想法?

柯:就青年創業來講,高房租的殺傷力比高房價還高,因為高房價我可以搬到淡水去住、搬到林口去住,高房租我沒辦法,所以高房租我覺得讓所有的創業,特別是青年創業造成最大的威脅,因為他賺得錢都被剝削掉了,他開個店,只要一賺錢房東馬上提高房租,他馬上面臨選擇:要搬地方還是被剝削。

有一次我去圓山公園的《集食行樂》,我一看就知道它缺甚麼,它找了一大堆文創小店讓年輕人來做,它缺法務,(個別)人不可能去顧個法律顧問,我想他們可以集體顧個法務、共用個財務、會計,甚至可以刷悠遊卡、信用卡,還是那句話,就是基礎設施的建設,政府要提供平台讓青年去努力。

但青年在一個國家裡就是一個國民,還有青年創業、老年創業的區別嗎?沒有,事實上是這樣,所有青年面對的問題就是國民面對的問題。

Photo Credit: PublicDomainPictures CC0
財政問題:減少貪瀆跟浪費才是重點

關:根據393 公民平台推出的臺灣 20 個縣市的財政昏迷指數評比,台北市屬於「短期內沒有週轉風險,但仍應注意重大財政衝擊」,而根據財政部國庫署統計,去年12月底為止,台北市債務合計高達2360億,相當於每人負債九萬元。柯P將如何減少台北市財政的負債比例?

柯:我最近研究了很多經濟學、台北過去很多的財政,我想出一個很重要的概念,政府的投資必須創造再投資的環境,我很反對節慶式的補助,特別是放鞭炮,燒完就沒了,但如果是投資人才的培育那就不一樣了。

債留子孫是不對的,但財務緊縮也不必要啦,應該這樣講:該用就用。

減少貪瀆跟浪費才是重點,我對郝龍斌政府的批評,花博140億錯在哪裡?不是貪瀆,是戰略錯誤:(他該)做第一任不要想第二任,做第二任不要想著總統。

如果當年花博在蓋的時候,不要想著在第二任投票前一個月要完成,按照計畫在關渡平原、大度路以南做的話,140億花下去我們會有冬山河清水公園、羅東運動公園、蘭陽博物館,一念之差,140億就不見了。

財政本來是該用就要用,台北市政府要解決貪瀆跟浪費,特別是浪費,尤其是為了政治目的的浪費,所以我常講一句話,有沒有比貪污更嚴重的錯誤?有,決策錯誤,因為在現行會計制度下要貪污一千萬不容易,可是決策錯誤的話一百億就不見了,還找不到人負責。

所以我要帶進北市府第一件事情就是企業文化、是非對錯的文化,要想著我們要留下甚麼樣台灣給下一代。

當選後首要做的事:把對的人擺在對的位置

關:光是現在就有17條政見,包含教育、醫療、交通、食品安全等等,可想而知假設當選之後,所有要做的事情是多如牛毛,那你覺得真正最要緊,會讓你當做第一件事情處理的是什麼?

柯:政見其實永遠也講不完,就算拍30支(政見)影片也拍不完,我倒覺得柯P新政提出的價值、願景的成份比實質的政策還重要,老實講我們本來七月份要拍30支廣告,但,難道只有30條(政見)就夠了嗎?不只吧,有千千萬萬(個政見)。

我想在當選前我們還是要建立一個好的執政團隊,我想執政團隊和競選團隊是兩回事。

我們現在競選團隊差不多已就緒了,未來兩個月最重要的工作是籌組行政團隊,所以當台北市長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把對的人擺在對的位置。

關:我們之前做過一支影片,有許多受訪的台北市民,都還不知道候選人的政見,你覺得這問題有解嗎?

柯:我們在自己的臉書上也測試過,講政見,大概只有五萬人看,講「一張躺椅」,就有十萬人看,就實際社會氛圍來看,台灣老百姓還是不太習慣很硬的東西,另外,和他自己關係不大的政見也不感興趣,比方說,你家沒有養狗養貓,你會關心動保議題嗎?若你小孩沒在念國中,你會關心十二年國教嗎?不會嘛。

還有一個很實際的問題是,我們也沒那麼多錢買廣告,不過我想,關於政見,我們就用可用的管道盡量去讓老百姓知道,也只能做到這樣,這的確是個困境,因為買廣告滿花錢的,我們也沒辦法。

公部門資訊揭露:一級主管財產申報公開

關:《台北公民憲章》中強調【公開】,也就是「公部門資訊充分揭露,公共資源全民共享。」,你覺得哪些市府資訊是最該立即公開而沒被公開的?

柯:我想這分兩方面,一個貪瀆方面的,如何防止市政貪瀆?第一,一級主管的財產應該要公告,第二,要每年追蹤,對財產不明還是可以要求說明。

過去財產公開為何會失敗?因為採取烏賊戰術,聽說監察院需要接受財產申報的全台有十萬人,有十萬人表示會失敗。

就我過去當主任的經驗,要提綱切領,我不會要求全台北市公務員要申報財產,只要一級主管申報就可以了,因為當主管不貪污時,就不會引發底下的人貪污。

另外,我會要求一級主管統一用一個行事曆,他見了誰、做了甚麼事,做備查,也是保護自己,比如有哪個市議員帶著廠商來找,你就把他紀錄在上面,單這動作就有相當程度的嚇阻作用。

還有,所有局處會議記錄公開上網公告,所有局處的費用結算後,品項跟金額上網公告。

我們今天(9/10)(公布競選經費細項)也是在測試,我相信拿回去大家一定很認真在讀,對我們來講也是測試自己能否禁得起考驗。

(延伸閱讀:柯文哲:政治沒有那麼困難,就是找回良心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名人』文章 更多『阿Ken』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