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典人原來不是航海民族,而是被波斯人給逼下海的

雅典人原來不是航海民族,而是被波斯人給逼下海的
Photo Credit: Wilhelm von Kaulbach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修昔底德曾經這樣解釋其原因:古代建設的城市因為海盜為害甚重,故建城選址會偏向陸地和高地。雅典人自稱是希臘半島最古老的民族,他們的城市在內陸自然是非常合理。雅典人本身不擅長於航海,但卻因為希波戰爭的關係被逼「下海」。

講過很多斯巴達的東西,也讓我們今日來談談斯巴達的宿敵雅典吧。

相信很多人都知道,雅典是個海洋霸權——甚至有「雅典帝國」(Athenian Empire)的講法。不過雅典這個城市不單只本身與海洋霸者無甚關係,而且她的位置也根本不適合成為一個海洋勢力。修昔底德(Thucydides)就曾經記載過敘拉古(Syracuse)的希莫卡托斯(Hermocrates)說:

(雅典人)沒有祖先傳來的經驗也並非一直在海上,但他們卻比敘拉古人更以陸地為生,只是被波斯人(希波戰爭)逼使得成為海洋民族。

希臘文稱「海洋性/善於航海」的為「nautikos」,這詞後來經由拉丁語和法語轉至今日英語的「nautical」(航海的)及相關的衍生詞。

事實上,從城市的規劃而言,希莫卡托斯絕對有資格說出這番話。敘拉古是西西里第一大港,城市直接就連通港口(而且他們是多利亞移民,跟雅典人其實沒有關係)。相對而言,雅典城就完全不像一個海洋民族應有的城市——雅典衛城區處偏向內陸的高地;城市本身沒有港口,其附近最大的港口比雷埃夫斯(Piraeus)相距8公里。

Ortigia
Photo Credit: Markos90 @ CC BY-SA 3.0
今日的敘拉古

修昔底德曾經這樣解釋其原因:古代建設的城市因為海盜為害甚重,故建城選址會偏向陸地和高地;而由於後來海路交通比較安全,故此新建成的城市為了商業發展都會建在海邊。雅典人自稱是希臘半島(南)最古老的民族,他們的城市在內陸自然是非常合理;敘拉古相對則屬於後者。

雅典人本身不擅長於航海,但卻因為希波戰爭的關係被逼「下海」。

公元前480年第二次波希戰爭爆發,波斯大軍突破溫泉關後,阿提卡地區已無險可守。雅典人眼見波斯大軍壓境,但希臘聯軍又未組成(斯巴達人還沒有準備好),於是果斷放棄雅典城,將所有民眾財產轉移到船上逃難,自始掀開了雅典人的海上之路。雅典城因此陷落(第一次雅典落城)。秋天,雅典人在薩拉米斯(Salamis)擊敗了波斯海軍,切斷了波斯陸軍的補給,阻止了波斯軍乘勝追擊,逼他們退回馬其頓色雷斯一帶就食。

雅典因此也聲名大噪。第二次波希戰爭結束後,雅典以「為了準備下一次波斯進犯」為名,開始向希臘諸島強徵稅金,組建希臘最大的海軍。由於傳說中金錢都藏於愛琴海的提洛島(Delos)上,故此以雅典人為中心的同盟組織又稱之為提洛同盟(Delian League)。而雅典也正式走向霸者之路。

螢幕快照_2017-07-07_下午4_56_24
Photo Credit: Map_athenian_empire_431_BC-fr.svg: Marsyas derivative work: Once in a Blue Moon (talk) @ CC BY-SA 2.5
雅典領地(紅色)與提洛同盟加盟國(黃色)

前面提到雅典發展成海洋霸權只是機緣巧合,而其城市的設計原本並非特別為了此發展。也因此,雅典發展成海洋霸權之後就得面對一些城市設計上的缺憾。雅典城由於離最近的港口比雷埃夫斯相距也有8公里,故此雅典城原來的城牆根本未有考慮到如何保衛這個重要的生命之線。

古希臘的戰爭其實有着一個相當簡單的模式:方陣戰與焦土戰利。希臘的城市大部分都有城牆(當然,斯巴達是沒有的),而且希臘時代的攻城技術很差,要攻下一個要塞要花上大量生命,根本不合理。在希臘的戰事中,攻城戰是很少出現,取而代之的是快速的步兵方陣決戰。防守的一方戰敗後退回城牆內,只能眼巴巴看着敵人對野外的田地進行焦土攻擊。如此,即使堅持得上一年,得年復一年如此,最終只得投降。這也是為什麼希臘戰事必須以野戰解決。

Pelopennesian_War,_Walls_Protecting_the_
Photo Credit: U.S. Army Cartographer @ public domain
從雅典城到港口的「長城」

但雅典人卻從底本改變了整個遊戲規則:只要能保持港口與雅典的連絡,雅典就能利用無敵的海軍與船隊將食物源源不絕的輸入雅典,這也意味了雅典無須再執着於與陸上的戰鬥。第二次希波戰爭結束後,雅典急速爬升成為海洋勢力,也意識到雅典城的天然問題,於是開始興建一條從雅典到比雷埃夫斯細細的長城牆。這就是有名的雅典長牆(Athenian Long Walls)。長牆分成北牆與南牆兩段,形成一條通往港口細窄的通路,確保雅典城的物資補給(有資料說還有第三道牆,但這道牆具有爭議)。

斯巴達人知道雅典崛起感到極大威脅,而且雅典還在建這條非常可疑的牆。於是斯巴達多次要求雅典人拆除,但雅典人陽奉陰違繼續修建。伯羅奔尼撒戰爭爆發的公元前431年,雅典早已修好這條「生命線」。如此,雅典便可以放心開戰——因為雅典人無須再苟結於與有陸上霸王之稱的斯巴達於陸上決戰。

雅典人將物資都搬離阿提卡的田野,牲口都放到別的島上,人都退回牆內。431年夏,當斯巴達人第一年進入雅典時,發現的是空曠的田野,也未見雅典的軍隊。也許當時比較有見識的人已看出這是一個不好的兆頭而心知不妙——結果這場戰爭真的一點都不像預期中的簡單。

本文由努力工作的斯巴達人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