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強硬外交的背後(上):「習核心」在十九大所面對的壓力

中國強硬外交的背後(上):「習核心」在十九大所面對的壓力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經濟成長率長期下滑狀況下,習近平執政能夠乞靈的正當性,自然只剩下「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夢想」。這也能說明為何在十九大開議前夕,大動作的向台灣、香港施加壓力;更不惜打壞與英國、印度等大國間的關係,也要做出這麼強硬的表態。

近日有在關心國際新聞的朋友,應該都有發現近來中國在對外政策上有很多強硬的舉措。例如施壓巴拿馬跟台灣斷交唆使奈及利亞、厄瓜多等國要求我國代表處降級縮編。而在習近平訪港慶祝香港回歸20週年的時刻,中國不只大動作派遣遼寧號駐港進行武力展示,也片面宣稱《中英聯合聲明》「只是一份不具現實意義的『歷史文件』」。同時間,中國跟印度也因為邊界衝突開始在邊界增兵對峙,而這場糾紛起因於中國在邊界修築公路。

而中方這些強硬的外交表態,很湊巧的都發生於中共十九大開議前。不免讓人聯想中國外交態度的轉變,是否跟習近平急於取得政績,鞏固自身地位有關。而要了解這兩者之間的關聯,或許需要簡單的解釋一下中國政治的權力結構。中國的政治體制,對於習慣民主憲政體制的台灣人來說,可能會有點難以理解。

考察中國政治的困難,便在於中國官方奉行傳統宮廷政治式的保密原則,因此很少會直接提出高層實質的政策方向,更遑論具體的政策目標。取而代之的是五花八門的政治宣傳口號。很多時候官方政策的變化,只能從這些政治宣傳的文字中去推敲。但我們仍然能夠配合客觀的國際形勢、配合中國內部的現況,間接地去解讀中國高層在這些宣傳口號背後的真正意圖。

中國政治的一個特色是「以黨領政」。也就是在政治實際運作中,共產黨的政治權力更在中國政府之上。換句話說,要看一個中國政治人物實際的權力,看他在共產黨中所擔任的「黨職」會比看他在政府中擔任的「公職」更準確。例如習近平雖然是「國家主席」,但這個公職實質上並沒有任何實權,只是一個儀式性的虛位元首。真正讓習近平掌握實權的是他所身兼的兩個「黨職」,分別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跟「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這兩個職位才是習近平政治跟軍事雙方面的權力來源。

在這個架構下,雖然中國有「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跟「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兩個近似於他國「國會」的組織。但真正能決定中國最高權力歸屬的,並非這兩個組織,而是共產黨自己的「全國代表大會」。

而中國政治的另一個特色是他們所宣稱的「民主集中制」。這種中國政府口中所謂的「民主」其實更接近我們台灣人所理解的「寡頭政治」。而其中地位最高的幾名決策者,就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裡的「常務委員」。那些時常在中國權力鬥爭傳聞中所出現的主要角色,多半都是政治局的常務委員。而決定每一屆常務委員名單的,便是五年召開一次的共產黨全國黨代表大會。因此今年下半年所召開的「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簡稱為「十九大」,便是決定未來五年中國最高權力歸屬的重要會議。

而在這一屆的十九大中,又以習近平將會如何進一步鞏固自身權力最為引人注目。而這一個焦點之所以會引人注目,來自於去年中共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六次全體會議中所提出的「習核心」概念。如前面所述,中國的最高決策者來自於中共中央委員會的常務委員。在一般狀況中,中共的決策來自於這些委員商議後的集體共識,所以前面才說這個決策系統近似於寡頭政治。但在有單一政治人物掌握權力的情況下,這個機制也可能會發生由單一人物獨斷決定,其他常務委員淪為橡皮圖章的傾向。過去在毛澤東執政時,或是鄧小平執政的後期都發生過這樣的現象。

RTS197BR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而所謂的「習核心」,便是要求共產黨內的民主應該要以習近平為「核心」來運作的概念。而這樣的方式,在外界解讀自然會認為代表了中國將比過去江澤民胡錦濤主政時期更傾向權力集中的獨裁政權。但外界這樣的說法,自然會遭到中共內部的否認。習近平的心腹栗戰書在人民日報發表的文章〈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提到了由習近平擔任領導核心實際上是眾望所歸,自然形成的結果:

習近平總書記為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是在偉大鬥爭中形成的。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帶領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開創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和黨的建設新的偉大工程新局面,在改革發展穩定、內政外交國防、治黨治國治軍等方面取得了一系列具有重大現實意義和深遠歷史意義的成就⋯⋯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事實上已經成為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確立習近平總書記為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是我們黨的鄭重選擇,是眾望所歸、名副其實,當之無愧。

而日前中共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在演講中也提到:「確立『習核心』是基於『時代呼喚、歷史選擇、人民意願、實踐締造』的必然結果,是黨和人民、國家和民族的根本利益所在。」「自十八大以來,習近平提出的『治國理政』新理念,形成了完整的理論體系,實現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新飛躍。」

從這些擁護習核心的要員所宣稱的理由來看,習近平之所以夠資格成為核心,來自於他所提出的「治國理政」新理念在各方面都帶來了偉大的成功。從這個角度切入,我們可以看到支撐習近平權力集中的正當性,來自於他所提出的政策目標是否能達成。而說起習近平的政策目標,就是所謂的「中國夢」(這幾天開始,在中國就連看電影都要先看「中國夢」宣傳影片)。但如同我們前面說的,中國夢聽起來就只是一個空泛的宣傳口號,所以我們必須更進一步的去看具體的細節。

習近平將中國夢詮釋為「兩個一百年」。第一個一百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後100年的2021年,目標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第二個一百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100年後的2049年,目標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夢想」。雖然這兩個都還是空心到不行的政策目標,但至少我們可以看出來習近平掌權主要的正當性來自於他是否能完成對「對內增進經濟發展」以及「對外擴張中國政治地位」的承諾上。

若是再看的更細,習近平上台後提出的「四個全面」:

  1. 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2. 全面深化改革
  3. 全面推進依法治國
  4. 全面從嚴治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