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立是如何被製造的?愛台灣,別愛到忘記自己其實生活在地球上

對立是如何被製造的?愛台灣,別愛到忘記自己其實生活在地球上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綠色和平已經澄清他們在台灣募得款項都用在台灣的專案,但有些意見領袖和媒體帶頭「教育」大家:「從台灣募了兩億元,就一定要用兩億元在台灣」,這在全球化時代是非常狹隘而且可悲的訴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孫介珩

你知道對立是怎麼被製造的嗎?[註1]他們通常都會說:「綠色和平來台灣海撈,然後還踐踏台灣,可以的話,把Green Peace捐款轉給更多本地的環保團體」⋯⋯

這件事情其實憋在心裡很多年,終於有機會一吐為快。過去因為工作和興趣的關係,接觸蠻多關心環境的朋友,以及很多環境相關非政府組織(NGO),簡單來說,他們是我的同溫層。但即使是在同溫層裡,每個組織都還是有自己的制度和文化。

在這之中,我很喜歡綠色和平的組織文化。

一、因為懂得開源。該組織有一個部門專責募款,募款專員(正職)的工作就是要讓民眾了解這個組織的工作和成果,讓大家心甘情願掏出錢來捐。光是這一點,就是意見領袖和部份媒體口中的「本土團體」(超反智的分類法)所缺乏的,畢竟募款志工(免錢)用習慣了,什麼中長期的計畫完全推不動,因為志工來來去去,水準參差不齊,最後募款多只能打悲情牌,而提不出什麼具體作為來說服人。

二、因為懂得包裝議題。如果你有機會接觸到他們的文宣,你會發現他們總是標題清晰,排版分明,配色簡單且時尚,為何?因為都是請設計師設計的啊!目的是什麼?是讓那些過去只關注潮流,而不關注環境議題的人,能夠因為包裝而被吸引,進而了解議題,這是在擴大群眾基礎,而不是總在小圈圈裡面打轉。

你可能會覺得,他們動不動爬船、爬大樓拉布條是在作秀,是啊,我也覺得是作秀,但為什麼不能作秀?在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不想點新花樣把大家的目光騙進來,只是發一篇落落長的文章拍拍照發發臉書開開記者會就想要大家對生冷的環境議題捐款,是有點太天真了⋯

三、因為懂得尊重專業。有了龐大穩定的募款,他們可以做很多事,可以給專業的員工更好的待遇(如果你覺得環保人士就是要窮窮的,那表示你奴性太重了),讓他們專心在自己的專案上,當碰到更龐雜的議題,他們內部無法解決,他們會委託專業人士。

我在研究中心工作時,有幸參與其中執行一個關於鮪釣船研究的計畫,這個計畫團隊包括了至少一個正教授主持人、一個博士後研究員、一個碩士級研究助理,所有的人事費用包括出差旅費都是由綠色和平支付。

有一次我出差做訪談,回來後要提供單據核銷請款,他們的請款機制非常複雜,有一筆帳目不是很清楚,我自己也忘了,面對他們的追問我有點不耐煩,但專員板起臉非常認真的跟我說:會一直追問是因為每一塊錢都是從街頭跟大家募來的,他們必須確認錢被有效運用,我當下是有點傻住了⋯⋯最後,中心提出了一份完整的調查報告,並由他們整理公開,除了供民眾瀏覽,也作為在國會內遊說的說帖。

環境議題,一定要上街頭?我從來不覺得。透過學術研究,發展出強而有力的論述,在民主社會,說不定更容易達到目的。在台灣,真的沒有幾個NGO能夠像他們一樣,在不拿政府補助、企業捐款的情況下,有能力發動這樣的學術研究,並將結果轉化為倡議的資產。

後來我離開研究中心,去年因為「沒有煩惱的小島」被綠色和平的製作人(對!他們有自己的專職多媒體製作人)看到,又有了合作的機會,只是這次不做研究,而是拍攝塑膠微粒的宣導影片。我的角色不同,但仍舊對於這個組織的嚴謹和專業感到印象深刻,從腳本會議到選角,從拍攝到後製,他們很清楚的表達他們這支廣告的目的,也提供了專業數據與背景知識,同時對於我的腳本也給予幾乎完全的創作自由。

雖然最後,由於我個人的能力有限,這支廣告的youtube點閱率僅是15萬,與其他支綠色和平的廣告點閱率相比,只是中下的程度而已,但與台灣其他環境議題的宣傳廣告比較,其擴散與影響程度已經算大了。為何?因為綠色和平所提供的製作費讓我可以做出一支有品質的影片,我可以用正常的行情與同樣關心環境的動畫師合作,而不是跟他說:請你跟我一起為了偉大的環境餓肚子幫我畫動畫吧!可以請連俞涵、許時豪來演,可以有一個完整的製作團隊,甚至出來的影片可以在網路上贊助推廣。對我來說,這就是一種專業被尊重。

最後,雖然綠色和平已經澄清他們在台灣募得錢都用在台灣的專案,但我想說,有些意見領袖和媒體帶頭「教育」大家:從台灣募了兩億元,就一定要用兩億元在台灣!這在全球化時代是非常狹隘而且可悲的訴求。以綠色和平前陣子在推的「時裝去毒」來說,目前國際知名的連鎖時裝,總部多在歐美,工廠在中國,買的人穿的人在全世界,包括台灣。

要改變時裝公司的原料政策與製程,改用無毒製程,最直接有效的方式除了是在全球發起拒買,更重要的是對總公司進行強力施壓,促使其改變政策。紐約總公司的一道政策改變,可以影響全世界工廠的製程,有了這個脈絡,倡議資源該怎麼分配、佈局,應該非常明顯。

白話說,專款專用花個兩億請兩萬個走路工包圍H&M台灣台北旗艦店三個月,到最後一點屁用也不會有。因為整個產業鍊早就全球化,而台灣,只是這個鏈子的最末端,但錢,要花在刀口上。

地圖誤植,很糟糕,應立即更正。

但趁著這個機會見縫插針,以關心的議題來區分「本土」「外來」,聲稱「本土團體」募不到錢是因為大餅被綠色和平搶走的有心人士啊,省省吧!回應文首意見領袖與部分媒體提到「來台灣撈錢,還踐踏台灣」的說法,我只能說,愛台灣愛到忘記自己其實是生活在地球上,是一件蠻可悲的事。

註1:該句原文為「你知道義和團是怎麼傳教的嗎?」但經過蔡崇隆導演的提醒後修改,好險,我也差點成為那種我所厭惡,喚起仇恨的人。

延伸閱讀:一億多的捐款到哪去?5個QA看綠色和平為台灣做了什麼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