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典型的非洲奪權內戰——2008年查德政變始末

一場典型的非洲奪權內戰——2008年查德政變始末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查德在現任總統德比的領導下,維持了27年和平,但是這種和平並非是「天下一統」,倒不如說是「軍閥共主」,透過金錢、名器來換取各地軍事武裝的同盟或順服。一旦控制力下降,或是周邊出現事態,和平將立刻被打破。2008年的一場政變,就是這樣的典型案例。

查德雖然自1990年的政變之後,在現任總統德比(Idriss Déby)的領導下,維持了相對穩定的27年和平,但是這種和平並非是「天下一統」,倒不如說是蔣介石治下的「軍閥共主」,透過金錢、名器來換取各地軍事武裝的同盟或順服。一旦控制力下降,或是周邊出現事態,和平將立刻被打破。2008年的一場政變,就是這樣的典型案例。

事情要從2003年的達佛戰爭說起。達佛是蘇丹境內的西部地區,其意思是「富爾人的國家」,與查德、南蘇丹等國接壤。相較於蘇丹其他地區以信仰伊斯蘭的阿拉伯穆斯林為主,達佛內多數是基督教徒與當地傳統宗教的非洲原住民。由於種族、宗教的差異,加上中央政府明顯支持阿拉伯民兵,甚至允許他們採取強暴、屠殺等手段,激起非洲原住民的反抗,在2003年時爆發了長達7年的內戰。這場內戰導致了40萬人死亡、250萬人流亡至查德。除非洲聯盟有派遣軍隊維和之外,聯合國因中國表態支持蘇丹政府,因此安理會一直到2007年才能派遣維和部隊進入。

Villages_destroyed_in_the_Darfur_Sudan_2
Photo Credit: DigitalGlobe, Inc., U.S. Department of State via USAID @ public domain
達佛戰爭中被摧毀的村莊

另一方面,2005年時查德德比總統兩度改組政府,部分總統衛隊發動政變未遂後,逃至查德東部成立反政府武裝,並與當地7支反政府勢力組成「爭取民主變革聯合陣線(United Front for Democratic Change,FUC)」。此後反政府武裝與政府軍衝突不斷。2008年的查德政變,就是在這樣的脈絡下發生的。

由於數量龐大的難民超出負荷能力,查德希望能讓達佛成為自治區,一方面穩定局勢、另一方面也製造兩國間的緩衝地帶,因此透過軍事裝備等援助,提升達佛方的武裝與議價能力。然而此舉被蘇丹政府視為外國干預內政,同樣透過檯面下管道支持查德境內的反政府勢力作為反擊,而位於查德政府勢力不足之處、與蘇丹接壤的「爭取民主變革聯合陣線(簡稱爭民陣)」,就成了首選。2006年時,爭民陣先是拿下了東部大城阿貝歇(Abéché),氣勢大增。

2008年時,由於收到歐盟維和部隊可能進駐首都恩加美納的情報,爭民陣決定先發制人,集結300台豐田皮卡,從東方邊界採取閃電戰術,一口氣橫越700公里,以五天時間突破首都圈防線,進到恩加美納市內。然而可疑的是法國政府所扮演的角色,雖然表面上是支持德比政權,但在東部反政府軍的推進過程中,法國駐軍幾乎沒有任何積極的動作,薩科奇(Nicolas Sarkozy)政府採取「支援但不參與」的態度,隔山觀虎鬥的意味濃厚。可能的原因是他對德比政權的一些方針不滿,等等看如果真的改朝換代,扶植另一個政權或許會更有利。而這也是導致反政府軍跟政府軍雙方士氣消長的一大關鍵。

Idriss_Deby_Itno_IMG_3651
Photo Credit: Rama @ CC BY-SA 2.0 FR
查德總統「伊德里斯・德比」

雖然反政府軍進入首都只有短短三天、也未全面佔領首都,但軍事攻擊與引發的暴動效應,仍讓居民至今心有餘悸。據當地同事的述說,那幾天內「街上到處都是屍體、外國人紛紛依自己國籍避難到諾福特或希爾頓等飯店,以及各國大使館內。槍聲從早到晚不停,有時還有迫擊砲的重型武裝。女性無人敢出門、暴民在路上肆意侵入有錢人住宅或公司行號打劫。」

我問同事:「你有留下當時的紀錄嗎?拍照之類的。」

同事說:「沒有,不管是政府軍還是反政府軍,都嚴格控制資訊外流,手機或相機都要檢查有沒有拍到不該拍的東西。」

說到侵入公司行號打劫,從2006年就在查德經營的中油海外公司,卻是相當神奇的在這波動盪中倖免於難。在反政府軍即將入城之際,外國行號都紛紛撤離到安全地點,但台灣政府當時因為跟查德政府沒有外交關係,所以中油同仁跟台商便往喀麥隆方向撤離。直到今日,來查德工作的人,除了查德簽證之外,都還會另外辦理喀麥隆簽證,就是為了以防萬一。

根據轉述,在叛軍入城的期間,許多暴民趁機打家劫舍。中油辦公室所在的區域,是昔日達官貴人的別墅區,充滿由圍牆隔離的獨棟建築。這些建築多半由家族經營,出租給外國公司或國際組織,可說是恩加美納最先進與最富裕的區域。當時周遭房舍的人員都已撤離,聘請的保全雖然沒有監守自盜,但是想當然耳也跑得遠遠的,形同空城,任由暴民入內參觀自取。

反觀中油的辦公室,因為有一位同仁返台班機時間跟叛軍即將入城的時間相去不遠,他做了一個非常大膽的決定:打賭機場不會管制,勇敢留下來!既然有人留守,公司聘請的保全也很勇敢的扛起職責,陪他一起留守⋯⋯接著,暴民來了。

由於暴民沒有武裝,多半都是靠著木棍或徒手來打劫,因此別墅的牆壁與上面的鐵絲網,在防禦功能上就得以發揮到最大極限。當暴民用棉被或衣物覆蓋鐵絲網,準備入侵的時候,牆裡的保全們就拿著長棍或其他高度足夠的工具,一個一個把人給督回去。據說當政變告一段落後,鐵絲網上面充滿一塊一塊的碎布和斑斑血跡。中油也成為全恩加美納少數沒有遭到打劫的外國公司之一。

至於這位同仁最後有沒有如願搭上飛機回家過年⋯⋯這個我忘記問了耶不好意思。

AP_080206022115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政變期間的查德首都街頭

雖然從中油的角度來看,事情算是有驚無險,然而根據事後的紀錄,局勢其實是相當危急的。短短三天的首都攻防戰中(二月二日至四日),反政府軍兵分二路,挺進到距離總統府約3公里處,與政府軍展開激戰;首都的東南西三面都遭到反政府軍的控制,德比總統一度無法離開總統府;沙烏地阿拉伯大使館遭流彈襲擊,造成一名職員的妻女喪生;國家電台一度由反政府軍掌握;利比亞元首格達費(Muammar Gaddafi)曾想介入調停,但遭到反政府軍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