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對台軍售思維:在台灣與南海問題上施壓,迫使中國解決北韓問題

特朗普對台軍售思維:在台灣與南海問題上施壓,迫使中國解決北韓問題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必須認識到中國的「一個中國」原則,與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並不是一回事。美國的一中政策,包含了確保台灣不被中國武力兼併的部分。而軍售,正是這種美國對台灣不被武力吞併的保證之一。

日前,特朗普政府宣佈,將進行任內首次對台軍售,預料國會將會順利通過。此次軍售約14億美元,雖然比不上奧巴馬政府任內最後一次18億美元,但在四月,習近平與特朗普「海湖莊園」(Mar-a-Lago)會面,中美一片「和風」之後,「突然」有此決定,確實令不少人感覺意外。

其實,這次軍售的時機與美國的內政外交都極有關係。

內政方面,特朗普這兩周頗有「進帳」。首先是共和黨贏得喬治亞州第六選區眾議員特別選舉。民主黨對該選舉期望很高,投入重本,並宣傳為是對特朗普的「公投」,結果最終還是不敵共和黨候選人。「公投失敗」,特朗普的聲望一下子反彈。

解讀喬治亞州補選:打擊特朗普「亂政」失敗,民主黨期中選舉蒙陰影

其次,最高法院對「穆斯林入境禁令」做出初步裁決,原則上認為總統有權以國家安全為由,拒絕特定人群入境;禁令中九十天內阻止穆斯林六國入境的條款及120日內停止接收難民的條款,都得到支持。初步裁決又規定,以上六國公民若已擁有簽證則可入境;又規定,若能證實與美國有「實質性」的聯繫,即可得到簽證。雖然這被視為部分地拒絕了「入境禁令」,但由於最高法院總體上承認「入境禁令」的合法性,裁決普遍被視為特朗普的勝利。

第三,在「通俄案」上,特朗普明智地沒有利用總統特權阻止柯米(James Comey)作證,又沒有如傳媒報導那樣,真的炒了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與副司法部長羅森博格(Rod Rosenstein)。這阻止了「通俄案」進一步滑向「妨礙司法公正案」,暫時避過了彈劾危機。此外,有關俄羅斯干涉美國大選的細節流出,原來奧巴馬在去年八月就得知此事,並準備了多套反擊的方案,卻一直猶豫不決,政府既沒有公開此事,也沒有阻止與反擊,坐由俄羅斯順利執行其策略。奧巴馬在此事中,責任不小。這樣一來,壓力反而轉向了「抓住通俄案不放」的民主黨一邊。特朗普壓力大減。

通俄案越演越烈,特朗普被彈劾的機會有多大?

另外,美國在中東問題上取得進展。伊拉克軍隊在美軍支援下進攻伊斯蘭國「首都」摩蘇爾取得決定性勝利,攻佔了伊斯蘭國宣佈「立國」的地點努里大清真寺(Grand al-Nuri Mosque)一帶。雖然恐怖主義攻擊不會停止,但伊斯蘭國政權滅亡指日可待。美國攪動的阿拉伯國家與卡達絕交風波,成為中東新危機。但美國在此危機中左右逢源,坐山觀虎鬥,一面給兩邊買武器,一面待價而沽,看準時機再獲取最大利益。

可以說,現在正是特朗普執政以來聲望最高的時候,為特朗普推出爭議性政策奠定基礎。中東問題進展也為特朗普把重點放在東亞騰出雙手。

特朗普時代中美的矛盾,可以歸結為經濟與安全兩大問題,安全問題上以北韓、南海為兩大議題,台灣問題則是美國備用的武器。經過沸沸揚揚的通俄案,「親中」的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一派被壓制,對華強硬派班農(Steve Bannon)勢力回潮,已經為中美關係蒙上陰影。中美問題在過去幾個月進展不大,更成為此次軍售的動機。

四月的特習會上,中美協議在經濟上用百天時間提出解決中美貿易不平衡的方案。雖然目前中國已經開放進口美國幾種基因改造作物及重新輸入美國牛肉,但農業上的讓步對龐大的中美貿易赤字幫助不大,美國關注的進口美國能源、高科技產品與開放服務業,還沒有實質性的協議。

在安全問題上,特朗普採取「先北韓、後南海,台灣放一邊」的策略,希望以此換取中國施壓北韓,解決北韓核武問題。雖然中國在北韓問題上對北韓施加了壓力,也大幅減少了對北韓煤炭入口與原油出口,為此甚至惹來北韓媒體對中國的指罵,但過高估量中國對北韓的影響力,把成敗關鍵完全放在中國身上,只會帶來不切實際的期望。中國提出的「雙暫停,雙規並行」建議,並沒有得到各方正視,當然也難以取得實質效果。中國不再堅持「六方和談」,默許鼓勵美朝直接雙邊接觸,也暫沒有取得成果。北韓繼續進行高調進行導彈測試。而在北韓被判刑的美國大學生,因昏迷被送回美國後死亡,在美國社會震動極大,也為特朗普急於解決北韓問題添加壓力。

RTX3AMV5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特朗普外交的特徵是「急躁」,總希望一下子看到成效,以方便吹噓邀功。北韓問題踟躕不前,令特朗普遷怒於中國,6月20日發推特認為中國施壓北韓不力。隨後進行的首次中美2+2對話會上,雙方在北韓問題上分歧甚大。那種認為單憑中國就可阻止北韓發展核武器的認識當然是不正確的,但正好解釋了特朗普在南海與台灣方面的舉動的思路:即通過在南海與台灣問題上的施壓,迫使中國解決北韓問題。

五月底,美國在南海進行了特朗普上任以來第一次「南海自由航行」,穿越美濟礁12海里水域,並在該海域內進行救護演習,不承認美濟礁的領海,已為美國東亞政策轉向響起警號。7月2日,美國再在西沙群島的中建島附近,進行第二次「南海自由航行」,在更敏感的地區進一步挑戰中國主張的對南海的主權。這兩次行動已說明了美國的南海政策已經從最初的克制回復到奧巴馬時代。

台灣問題進一步觸及中國的核心利益,即「一個中國」的原則。對台軍售,更從來都是爭議性事件。

其實美國不願意看到兩岸統一,力圖維持台灣這個西太平洋上的支點,保持美國控制下完整的「第一島鏈」;同時把台灣問題當成牽制中國的重要手段。民主、共和兩黨,在這個問題上雖在態度上有溫和與強硬的區別,語言上有掩飾與直白的區別,但本質立場上是一樣的。對台軍售,提升台灣防衛(即對抗中國)的能力,象徵美國對台灣的「保證」,更是兩黨一致推崇的手段。對特朗普這樣時時刻刻想著賣武器「發財」的總統,軍售更是多多益善。可以說,美國對台軍售是必然的,只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民主黨不斷抨擊特朗普不承認「一個中國」,只是一種為黨爭而故意「挑刺」的行為,但民主黨在內政受挫之後,也難以在這個問題上阻撓。

中國與巴拿馬建交事件,更是導火線之一。在台灣看來,美國對巴拿馬有極大影響力(巴拿馬是美國外唯一以美元為法定流通貨幣的國家),如果美國出手阻止,中巴建交事件當可避免。台灣一片哀嚎:美國是否要拋棄台灣?華盛頓勢力龐大的遊說集團更開足馬力。在此情形下,美國宣佈對台軍售,算是對台灣的一個交代,台灣政壇又一片歡騰。

中國必須認識到,中國的「一個中國」原則,與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並不是一回事。美國的一中政策,包含了確保台灣不被中國武力兼併的部分。而軍售,正是這種美國對台灣不被武力吞併的保證之一。

中美《八一七公報》中第六條訂明:「它(美國)不尋求執行一項長期向台灣出售武器的政策,它向台灣出售的武器在性能和數量上將不超過中美建交後近幾年供應的水平,它準備逐步減少它對台灣的武器出售,並經過一段時間導致最後的解決。」但並沒有對「一段時間」規定一個限期。

那麼,什麼時間才能最終解決呢?第七條規定雙方要「盡一切努力採取措施,創造條件,以利於徹底解決這個問題。」當年,雙方大概預期能很快解決這個問題。但遺憾的是,由於種種原因,中美雙方至今還沒有創造出條件,讓中國承諾不武力解決台灣問題,所以直到今天,美國對台軍售仍具備其符合《台灣關係法》和公報的邏輯。中國雖然每次都強烈抗議,但實際上,無論從條約法理上(八一七公報)與現實政治上,都難以對此有實際行動。因此,中國的抗議也只是「必須做的姿態」。

應該看到,在中美核心問題沒有得到解決之前,中美關係必然是長期動蕩。美國對台軍售只是一個障礙,也只是象徵意義,本身難以改變海峽兩岸的力量對比。中國當然應抗議反對,但在更大的框架下構建新中美關係,才是首要的戰略目標。習近平與特朗普在G20峰會上會面,並沒有因此翻臉,就是例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