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外婆口中的歷史搬上漫畫舞台:《北投女巫》不談女巫,談當代青年與台灣認同的曖昧

將外婆口中的歷史搬上漫畫舞台:《北投女巫》不談女巫,談當代青年與台灣認同的曖昧
Photo Credit:簡士頡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北投女巫》的故事發生的地方,是人們今日熟悉的台北都會生活,簡士頡不打算為女巫設計一個截然不同的魔法世界,而比較像是「隱藏在都會日常生活中,大家卻不知道的文化」。

文:VANESSA LAI

北投女巫》這部連載漫畫,描述隱身於都會的7位女孩,其實是擁有植物、動物、光明、魅惑、預知夢等不同性格與神秘力量的女巫,這些讓讀者深深著迷的角色,不僅討論熱度高,也成為許多cosplay愛好者的靈感來源。

《北投女巫》是簡士頡的代表作,一方面結合了他本身喜愛的女巫或有時尚感的魔女角色,另一方面也是將自己從小長大、卻其實很陌生的天母,透過北投的文史景點或建築融入作品裡,邊畫邊重新認識原居於此地的凱達格蘭族。

《北投女巫》,一段隱藏在都會的歷史

「北投」(Pataw)是巴賽語(凱達格蘭語的一支)Ki-pataw的音譯(註1),即「女巫」(女性祭師)之意;又因北投是著名的地熱谷,像是有女巫居住於此,施法而瀰漫陣陣白煙的樣子。凱達格蘭族北投社區域分布於今日北投、關渡、唭哩岸、天母、石牌等地,大致在大屯山南峰到淡水河一帶。

在漫畫連載期間,簡士頡曾參考2015年邱若龍在北投凱達格蘭文化館策劃的主題繪本暨動漫特展,邱若龍是電影《賽德克.巴萊》的美術指導,在這個特展以北投當地平埔族群的女巫文化為核心,蒐集了不同原住民的相關圖像藝術創作。

後來他也訂購了改編自《巴賽風雲》、後由邱若龍繪製的圖像小說《凱達格蘭的女兒》,參考對於巴賽族女性的人物畫風。

和日本漫畫相比,從小喜歡看美漫的簡士頡,人物畫風深受美漫風格影響。像是人身接近真實比例,五官面孔寫實,相較於日漫著重對白內容或是較誇張化的情緒語言,更強調人物的肢體語言。由於畫面多彩,在動作場景可以見到破格,或是細膩、多層次的結構呈現,似乎特別適合女巫施法的情節。

不過最後簡士頡畫筆下的七位女巫,不只參考巴賽族文化,也納入了噶瑪蘭族、卑南族、排灣族的巫師/祭師,甚至希臘神話裡的瑟西(Circe)(註2)作為形象靈感來源。

對於簡士頡來說,雖然有心想融入在地文史作為漫畫的一部分,但把傳說轉化成故事的成效可能還是很有限,因為讀者或許更感興趣的還是女性之間「宮鬥」、與白團作戰的劇情。

有意思的是,《北投女巫》的故事發生的地方,是人們今日熟悉的台北都會生活,簡士頡不打算為女巫設計一個截然不同的魔法世界,而比較像是「隱藏在都會日常生活中,大家卻不知道的文化」。

34848550774_4765ec1f38_o
Photo Credit:簡士頡提供

他說,巴賽族和白團的歷史其實共通點是都剛好很少人知道,「但理由卻完全不一樣—巴賽族是因為沒有受到良好的保護,白團則是因為受到政治考量,文獻紀錄很多但官方選擇不公開」。

白團是源自外婆曾經告訴他的歷史,是在臺灣戰後時期協助中華民國政府的日軍顧問團,在漫畫裡同樣為開發的利益與傳承的使命,堅持要對女巫趕盡殺絕,卻也看不清自身在追尋什麼樣的未來。

認同卻又壓抑自身特質的北投女巫

簡士頡認為要把文獻資料切進內容可能還是很有限,但他盡量做到把角色的立場與故事之間緊密連結,比如聽聞現代的女巫面臨文化傳承逐漸凋零的處境,在《北投女巫》的女性角色上,可以看到她們似乎有意地迴避自己擁有巫術的潛能,在日常生活的行事作風不張揚,卻同時又不確定自己會被壓抑到什麼程度。

簡士頡把女巫起初排斥自己的身份被選中,到慢慢可以接受,感受到大自然中很多難以言喻的想法,這樣的心境變遷畫進作品裡。不過,簡士頡並不把《北投女巫》看作是以在地文化為主題的漫畫,坦言接受《Mata Taiwan》訪問時很緊張。

他曾經考慮過要找平埔族群的人詢問看法,但擔憂角色較叛逆、為娛樂性劇情需要的形象,恐怕族人難以接受,而可能使自己不太敢畫較有創意的東西。簡士頡坦言自己在逃避盡好應有的創作責任—嚴格來說,《北投女巫》的角色從發想到繪製過程中,沒有徵詢到族人的意見,或取得知情同意。

本土文創,正反映了新一代對台灣主體的曖昧

依《原住民族傳統智慧創作保護條例》規定,族群或部落的智慧創作經認定通過並登記後,就取得專用權,外部使用者必須向其取得授權才能使用在其創作或其它內容應用。

然而,自2015年《原創條例》子法通過以來,尚未有任何一件智慧創作標的通過,因此現階段取得授權的方式多半是直接向部落組織諮詢、協商以取得同意,但同時間,原住民文化符碼遭濫用的爭議仍持續發生。

而詮釋或轉譯文史的工作,在正確、如實地呈現原住民—像是邱若龍為《賽德克·巴萊》的漫畫創作以及如《北投女巫》這樣幾乎完全天馬行空地依照想像來呈現原民的創新版角色,這兩種路線之間,後者固然娛樂性十足,成功喚起原先沒有興趣的讀者,卻很可惜地在與原民取得共識的溝通工作上迴避了。

總歸來說,《北投女巫》確實為臺灣的漫畫開啟了另類視野,年僅26歲的簡士頡,相信在地文化是很重要的養分,卻又可能同時面臨一種取捨:一方面希望建立起以臺灣為主體的文化觀點,思索「漢文化」在臺灣的詮釋應該也有自己獨特的一面,不能以中國或中華文化一概而論之,另一方面卻又無法拔除中華文化的深刻影響,更不知道如何親近、從這塊土地上探索屬於自己的文化。

如今也有許多像他這樣的臺灣年輕人,不確定從何找出與自身的連結;這種矛盾的心境,或許就像《北投女巫》中那些與自身巫術特質若既若離的女巫,也正鮮明地映射在年輕創作者處理本土文化題材,曖昧不明的斷裂上。


猜你喜歡


「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兒福聯盟x親子天下提出三點呼籲

「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兒福聯盟x親子天下提出三點呼籲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兒福聯盟與親子天下於6日共同舉辦「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邀請網紅父母陳珮芬與林時民、黃瑽寧醫師、石易平副教授及王婉諭立委等人,共同討論如何讓台灣育兒環境更加友善。

長期關注育兒家庭議題的兒福聯盟與親子天下,於6日共同舉辦「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現場邀請到親子系臉書粉絲團「林叨囝仔The Lins' Kids」一家、黃瑽寧醫師、石易平副教授及王婉諭立委等進行對話,從不同的角度,分享如何從硬體環境及社會氛圍建構友善育兒環境。除了育兒家長到場發聲之外,現場也播放兒福聯盟2022年育兒支持議題愛心大使-林心如所拍攝的「小朋友,是讓人更好的朋友」形象廣告。心如說自己生孩子後的最大改變是變得更加有耐性,對待他人也更有同理心,教育孩子雖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但看到孩子能力逐漸「解鎖」,一切都很值得,也希望大家在公共場合聽到孩子哭時,能多一點包容,給爸媽多一點支持。

兒福聯盟林志嘉董事長致詞時表示,雖然現在政府提供多項經濟補助,減輕家長育兒負擔,但較少關心家長帶孩子外出遇到的不友善狀況,希望藉由這次座談的分享,集思廣益來為爸媽打造方便外出的友善育兒環境。座談現場也公布兒福聯盟「2022年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友善育兒環境篇」結果,呈現當前台灣家長對育兒環境的親身經歷及滿意度。

兒福聯盟董事長_林志嘉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兒福聯盟林志嘉董事長。

育有六寶的親子系臉書粉絲團「林叨囝仔The Lins' Kids」媽媽陳珮芬和爸爸林時民一起到場分享養育六個孩子的經歷。育兒11年的他們雖然感覺到政府對於育兒家庭的支持有變多,但育兒環境不論是硬體設施或是社會氛圍都還有改善的空間。媽媽陳珮芬表示硬體設施的部分親子停車位幾乎很難找到,就算找到空間也不夠大,難以讓嬰兒提籃順利上下車,以及買車票只有前兩胎有優惠,反倒像是在懲罰育有多胎的父母。

林叨囝仔The_Lins__Kids_六寶育兒心得分享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親子系臉書粉絲團「林叨囝仔The Lins' Kids」,媽媽陳珮芬和爸爸林時民。

黃瑽寧醫師則表示不同的家長有不同的教養方式,大部分的育兒困境反而不是硬體,更廣大的父母遇到的困境其實是「時間」,進入職場後很多產業對於育兒父母不友善的狀況就顯現出來,即使有育嬰假也很多父母還是不敢請,但孩子其實是需要很多時間陪伴的,建議企業都開始遠距工作的措施,成為一個常態。

石易平副教授也提到,現在社會對於育兒家庭的不友善是讓人不願生育的一大原因,並舉例新聞時事,有店家要求小孩背完圓周率後面30位才可以進入,小孩在現代社會似乎被貼上不能控制自己、髒亂的標籤。石易平副教授建議友善親子的大方向是「時間」,包含父母上下班工時和學校的上下學時間設計,可以更親子友善,才能有工作時間和陪伴孩子成長的平衡。

王婉諭立委也到場表示,政府一直以來多著重在經濟面的補助,但現行育兒津貼排富條款仍不太合理,育兒家庭的負擔其實非常大,即使是月薪十萬的父母,一個月光安親班也需要負擔三分之一或二分之一所得,且只有經濟面補助很難讓民眾有感或成為大家願意生育的原因,育兒友善的硬體設施和社會氛圍應並重。

聽爸媽的話_綜合座談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聽爸媽的話綜合座談時間。

兒福聯盟「2022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友善育兒環境篇」

今(2022)年初,兒福聯盟邀請已生育一個孩子的夫妻及未生育孩子的夫妻,辦理4場次的焦點團體,透過彙整與會者對育兒的期待及分享育兒經驗,發表「2022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兒盟指出,根據育兒家長及育齡夫妻所傳達的心聲可知,台灣當前的育兒環境存在「硬體設施不友善」、「社會氛圍不友善」兩大困境:

(一)硬體設施不友善,帶幼兒出門障礙重重
育兒家庭提到帶幼兒出門的日常,免不了會碰到硬體設施設備缺乏的問題,如:親子車廂一票難求、餐廳廁所或公共空間男廁沒有尿布台、親子停車位被占用、上下車空間太窄等問題。此外,與會的育兒家長也提及,適合幼兒活動的戶外空間明顯不足,尤其都會區之外的地區,可以讓幼兒活動的公園或公共場館更缺乏,少有讓育兒家庭安心的空間可供孩子們活動放電,難以促進幼兒身心平衡發展。

(二)社會氛圍不友善,育兒家庭承受諸多壓力
除了具體的設施設備問題外,育兒家庭帶幼兒出門、用餐,免不了會在意其他路人看待自己和孩子的眼光,如果正好孩子哭鬧,又遇到包容度比較低、甚至想干涉、批評家長教養狀況的陌生人,育兒家庭往往需要同時處理孩子,又得回應他人的指責和抱怨,十分困窘和難熬。未生育夫妻也表示,雖然還沒有帶孩子外出的經驗,但對於社會氛圍是否友善育兒,也有很深的感觸,也會擔心自己是否能承擔這些異樣眼光和壓力。

兒福聯盟白麗芳執行長表示,兒福聯盟從2012年調查發現,育兒家長面臨「行路難、如廁難與搭車難」的外出困境,之後促成「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修法,增訂孕婦及親子停車位、親子廁所盥洗室及親子車廂等友善育兒環境的條款。雖有相關法條加持,但實體環境改善的速度,仍跟不上家長的需求;兒盟2017年調查發現,近6成媽媽覺得外在環境不友善、帶孩子到公共場所很有壓力;兒盟今年「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也發現,家長仍覺得當前育兒環境不夠友善,雖然法規有進步,有各式親子友善設施的設立,但設施似乎不符合家長需求,像是親子停車格不夠大、親子車廂不夠多等等。因此,兒盟呼籲政府,應普設從育兒需求出發的各項硬體設施,營造同理、體諒育兒家庭的社會氛圍,讓台灣家長更可以安心育兒。

兒福聯盟x親子天下共同呼籲3大訴求:普設育兒設施、同理取代指責、多聽爸媽的話

綜合兒福聯盟2022「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及親子天下爸媽心聲,對於已生育及未生育家庭造成無形的心理壓力。兒福聯盟與親子天下共同提出以下三點訴求,呼籲政府重視家長的需求,回應家長的困境與期待,讓台灣的育兒家庭能得到更有力的支持:

(一)普設育兒設施
我國雖有設置孕婦及親子停車位、親子廁所盥洗室及親子車廂的法源,但實際設置與使用情形,至今無從得知,建議政府對於友善育兒設施進行全國性盤點,並針對設置情況不佳的地區持續追蹤改善,以增加育兒設施的普及率,讓育兒家長帶孩子出門安心無礙。

(二)同理取代指責
在公共場合遇到帶孩子出門的家長,請社會大眾多點耐心,多點禮讓,多點體諒、包容和支持,藉此提升整體台灣社會友善育兒的氛圍,讓每位育兒家長出門在外,都能感受到來自社會各界的同理與善意。

(三)多聽爸媽的話
檢視政府近年來推出的育兒政策,多聚焦於加碼育兒津貼及幼托補助,對於育兒家庭日常使用的公共空間友善度關注不足,建議政府應從家長觀點出發,訂定相關法規時,多邀請家長參與,廣納家長意見,才能規劃出對育兒家庭更友善的公共空間,減輕家長外出的壓力。

更多調查結果與相關報導,請見【兒福聯盟】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和林心如一起成為更好的人!。

本文章內容由「兒福聯盟」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