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可疑的「動物傳心」,為何仍有人願意一試?

看來可疑的「動物傳心」,為何仍有人願意一試?
Lucian Freud, Girl with a Kitten, 1947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動物傳心術」看來不太可信,但為甚麼仍會有人願意一試?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有線電視》節目《新聞刺針》測試「動物傳心術」是否可靠,將記者走失的寵物龜「布歐」的照片傳給市面上5位「動物傳心師」,讓他們「感應」一下布歐為何離家出走。以下是這些「傳心師」的答案︰

  • 李曉筠(動物傳心課程導師、《動物傳心師的世界》作者z,收費$280)︰牠覺得家裏很悶,牠很有目標性、很有抱負,覺得一定要去大自然。
  • Joe Lee(《暢所欲言—動物傳心編集》作者,收費$150)︰牠看到很多報紙,覺得報紙氣味剌鼻,覺得自己「論盡」。
  • 左治謙(動物傳心課程導師,收費$300)︰一切問答都是透過腦電波隔空傳送,牠傳來的畫面看來在大盆栽的花盤後面,很驚慌,但還在世。
  • 阿凝(收費$150)︰有人帶布歐出去玩,然後不理牠,牠一怒之下「抱著探險精神去玩」,但回來時那人已經離開。
  • Jan Ng(ISAC認可傳心師,收費$400)︰跟牠談了個多小時,牠一直躲在比較黑和潮濕的地方。

然而布歐其實是一隻玩具龜。

面對記者質疑,Jan Ng的老師、創辦ISAC的Thomas指那可能是「傳心師自言自語」,李曉筠指那是玩具「儲存了主人的情緒」,左治謙稱他可能「連接」到其他同名的龜,Joe Lee說「要了解一下」,阿凝則直接掛線。

Thomas在節目中又宣稱是以「量子物理」來跟動物「傳心」,按其片段他指動物及「傳心師」各有一排互相糾結的粒子,人類方的粒子改變時動物方同時改變。至於動物及「傳心師」如何測量這些粒子的狀態、素未謀面如何出現「量子糾纏」現象、糾結的粒子理論上無法傳遞訊息等問題,我們自然不應假設Thomas能夠解答——一般而言,這類人借用量子理論的最大原因,就是以科學包裝、偽裝高深。

其他媒體如何報道「動物傳心」

翻查各媒體報道,2011年《蘋果日報》記者曾派出一隻「卧底貓」菲菲測試兩名「動物傳心師」Claudia及阿筠。記者訛稱領養菲菲僅幾個月,想知道其成長背景。Claudia拿出「靈擺」發問,描述菲菲的身世全部不符事實。

《蘋果》報道又指網頁「動物心靈治療學院」顯示阿筠曾出版兩本相關書籍,相信是上述的李曉筠。記者認為阿筠說話較謹慎,答案模稜兩可,但亦有與事實不符的情況(例如無法指出菲菲並非領養,沒有換過主人)。

對於「動身傳心師」較為正面的測試報道,則有《壹週Plus》今年3月的報道和《香港01》今年4月的報道。

《壹週Plus》報道中的「傳心師」Yuki,在測試時成功指出第一隻貓的家中有另一隻貓,但由於報道未有刊出照片,無法確認照片中有沒有任何相關痕跡。其餘指「好細個仲會有啲野性、好貪玩」等則比較一般,難以判斷是否準確。

第二個測試則是以WhatsApp傳送記者另一朋友的狗「一仔」的照片,Yuki準確指出其主人是個「短頭髮戴眼鏡的女人」。當Yuki看到記者提供的最後一張狗照片時指「感應不到有生命」,而那隻狗的確已經逝世。

除上述較準確的回覆外,還有一些內容提到動物疾病,由於報道未有確認,難以判斷是否準確。

《香港01》的測試則是找來3隻貓,分別透過「傳心師」問3條問題,然而答案幾乎均無法確認,比較能夠視為可客觀判斷的,只有指出雄貓「腐竹」的家較大塵。但3段「傳心師」跟動物的「對話」均有一個共通點︰動物會向主人表示很愛他們(這亦見於上述Yuki跟「一仔」的對話)。

「動物傳心師」不會輕易消失

「動物傳心」固然沒有科學理論基礎,按照「非凡宣稱需要非凡證據」的原則,這批「傳心師」很應該提出大量確實的證據,清楚解釋那些「量子」也好、「能量場」也好的想法,說不定能奪諾貝爾獎,或如《新聞刺針》影片最後港大物理系教授周海峰所言,他們都應該去國防部(協助發展量子加密通訊)了。

但我們不應期望單憑《新聞刺針》的影片,就能夠令「動物傳心師」消失。例如這些「傳心術」的支持者仍可以辯稱,由於《蘋果》及《有線》記者均對「傳心師」說謊,以致效果不佳,又或是涉及的「傳心師」質素差。

這絕非否定上述兩項報道,我認為《蘋果》及《有線》的記者均有做好其質疑工作。「傳心術」支持者需要解釋,為何這5個「傳心師」均無法發現對方說謊,或者涉及的「傳心師」有甚麼問題。(如果會錯誤「感應」到同名寵物的話,平日為何不會「感應」到其他動物?)

為方便起見,先假設他們的批評正確,我們需要再做測試。如果記者不說謊,測試仍不應像《壹週Plus》及《香港01》的報道般,容許太多讓當事人主觀詮釋是否準確的空間,亦應提防「傳心師」使用「冷讀術」等心理技巧引導記者及當事人。更好的做法,應是清晰列出按事實判斷的問題,逐項比對,不能由主人挑出說話中較準確的內容來判斷。

你想相信,不代表那是真的

這就去到最後一個問題,為何沒有可靠證據的「動物傳心術」,仍然會有人願意一試?

當寵物的主人希望了解寵物,又傾向相信「動物傳心術」有效,才會願意付費去嘗試。當他們聽到往往是「貓貓很愛你」、「狗狗很愛你」的話時,自然會喜歡「傳心師」及希望這些說話沒錯,於是選擇性確認「準確」的內容。而且只有覺得準確的客戶,才會大力向其他人介紹宣傳,累積更多覺得「可以一試」的人。

媒體當然有責任報道正確內容、不應協助推廣可疑宣傳,我亦相信做好科學普及工作,會減少「動物傳心師」的市場。不過只針對「動物傳心術」並不足夠,坊間有太多人吹噓使用量子力學解釋各種現象,由「人類設計圖」花藥「量子觸療」等,不外乎說甚麼「能量」、「頻率」、「宇宙」等。面對語焉不詳、借用科學術語胡言亂語的人,我們必須問清楚︰「你到底在說甚麼?你有證據支持你的說法嗎?」

心理學有所謂的「虛幻真相效應」(illusory truth effect),一個人較容易判斷聽過的說話為真,當這些誤用「量子」、「能量」、「頻率」的說法經常出現時,稍一不慎也可能令我們誤以為有道理。

我們亦要提醒自己,想相信的事情不一定真實。其實我很想「動物傳心」是真的,那代表人類可以更理解動物,知道如何善待動物(至少協助一下動物拯救隊),甚至人與人之間也可以「傳心」溝通,不用再靠WhatsApp、Facebook Messenger等(多麼節省時間)。可惜無論我如何希望相信,仍須提醒自己保持質疑,免被欺騙。

附上《新聞刺針》影片︰

相關文章︰

參考資料︰

核稿編輯:周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