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作為一門心智科學,或只是一門人文藝術?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精神分析的主要爭議在於它是否如同佛洛伊德滿心期待的,作為一門科學(心智科學),或只是一門人文藝術,如歷史學、詮釋學等。會有此爭議,因為這是一個科學掛帥的社會,只以嚴格的自然科學為首要,而排斥像精神分析這種軟性的學科。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安東尼・貝特曼(Anthony Bateman)、傑瑞米・霍姆斯(Jeremy Holmes)

何謂精神分析?

要清楚界定並區分精神分析和各種從精神分析而生的心理治療法是不容易的。許多精神分析導向的心理治療師都可被稱為精神分析的子女,於是也有著像父母和孩子之間無法避免的衝突。每一位長大的小孩在追求獨立自主的同時,也珍惜父母的親情及友誼,並渴望他們持續的支持。身為父母親,一方面鼓勵孩子成長,讓他們擁有獨立的思想及生活方式,但同時也很擔憂他們所灌輸給小孩的理念會在青少年危機中被否認及揚棄,這些模糊的情感界限,都是爭議及對立的主要問題所在。

心理治療協會裡的心理動力式心理治療學組(Psychodynamic Psychotherapy section of the UK Council for Psychotherapy, UKCP)列舉了三十幾種不同的組織及機構,為了不和這些機構混淆,英國精神分析學會和榮格分析式心理治療師(British Psycho-Analytical Society and Jungian Analytical Psychologists)及少數被認可的精神分析導向心理治療組織,從UKCP分裂出來,成立了自己的聯盟,稱之為英國心理治療師聯盟(British Confederation of Psychotherapists, BCP),有些組織則選擇同時留在UKCP和BCP。

佛洛伊德(Freud 1914b)認為精神分析治療的主要特徵在於處理移情及抗拒。然而大多數精神分析導向的心理治療師也認為處理移情和抗拒是他們的主要工作,因此佛洛伊德所定義的精神分析是不夠精確的。事實上精神分析的實證研究無法證明「分析歷程的發展」(移情的發生與消解)跟正向的治療成果有關。好的分析效果不一定來自分析移情,詮釋移情之後也不一定會改善患者的病情。

以實證方法研究精神分析是必須的。精神分析作為學術研究的主體,可以說是心理學的一個支派,這個由佛洛伊德所開創的支派特別強調以下三方面內容:第一、心智的發展及早期經驗對成人心智的影響;第二、潛意識心智現象的本質與角色;第三、精神分析的理論與實務,特別是移情及反移情。

這樣的強調並不令人滿意。如果對精神分析的瞭解固著在佛洛伊德的定義上,精神分析的命運就會像懷特赫德(Whitehead)所警告的:「一個科學如果無法放棄其原創者的思想,則註定要滅亡。」可是,佛洛伊德卻依然不朽,他一直被描繪為「不死之父」(Wallerstein 1992)。更重要的是,上述定義隱含著精神分析是一種精神分析導向心理治療的研究,使得兩個名詞之間的區分更顯模糊。

定義精神分析師雖然比定義精神分析容易些,但是也掉進了同樣的弔詭中——例如,一般對精神分析師的定義是:「在國際精神分析學會認可的學院或組織接受並完成訓練的人。」此定義令人不甚滿意,在實務工作上,精神分析和精神分析導向心理治療法的區別在於治療的頻率、強度及其治療期限。簡言之,一個星期見同一位患者三次以上,稱之為精神分析,三次及少於三次者則被稱為精神分析導向的心理治療法。

以晤談頻率來區分精神分析與分析式治療法時應考慮以下幾點:第一、強調「一週幾次」在當代的精神分析工作裡會引發較多的原始焦慮(此原始焦慮因高頻率分析所引起的退化而起),這是佛洛伊德當年沒有的情況;其次、用多於三次或少於三次來界定精神分析或精神分析導向心理治療法是有漏洞的,因為在法國或拉丁美洲的精神分析師訓練,接受一個星期三次的治療頻率。對於不同的次數及強度所造成的治療效果及影響,需要更多的研究結果支持。綜合以上所述,我們暫時將精神分析式的治療定義為:一、介於純精神分析及精神分析導向心理治療之間的治療法;二、處於表達性心理治療及支持性心理治療之間的治療法;三、處於純詮釋和同理涵容之間的治療法。

精神分析在科學界的地位

精神分析的主要爭議在於它是否如同佛洛伊德滿心期待的,作為一門科學(心智科學),或只是一門人文藝術,如歷史學、詮釋學等。會有此爭議,因為這是一個科學掛帥的社會,只以嚴格的自然科學為首要,而排斥像精神分析這種軟性的學科。

精神分析在科學界的地位會引起爭議,因為實證論者視精神分析為一個封閉的意識形態系統,他們認為精神分析缺乏科學性的假設及實證研究基礎。如果精神分析師願意聆聽這種挑戰,而不將這些挑戰解釋為抗拒或忌妒,則精神分析學界可能會有兩種反應。第一種反應是承認精神分析在實證研究上的證據確實很薄弱,而嘗試以科學的研究方式來瞭解被質疑的現象。第二種反應則認為強調用科學的方式瞭解精神分析是錯誤的,持這觀點者會認為精神分析是語言學的一種訓練過程,它所關注的是現象的意義及詮釋,而不是現象的真實性(Home 1966;Rycroft 1985)。

哈伯馬斯(Habermas 1968)和史賓斯(Spence 1982)進一步強調,心智現象的因果關係和物質世界的存有是不同的。史賓斯認為當精神分析師宣稱「童年經驗影響成人精神官能症」時,他們所關心的是患者如何呈現他的故事(narrative),而非客觀事實本身。根據此觀點,精神分析的架構所關心的不是它是否與事實相符,而是他們對現象的詮釋、方法及內容是否連貫一致或是令人滿意。

這爭議跟哲學界對真理到底是融貫(coherence)或是符應(correspondence )的爭議類似(Cavell 1994)。前者指的是理論的內在一致性,後者關心的是理論跟外在「事實」的符應度。若笛(Rorty 1989)認為,雖然多元論說有其迷人之處,但詮釋學有自圓其說的弊端;換句話說,如果只考慮故事的內在一致性,那麼要如何肯定不同敘述之間的真偽呢?以精神分析來說,如拉岡學派或克萊恩學派,對患者困難的瞭解比順勢療法或占星學更好或更差嗎?

葛奔(Grunbaum 1984)反對哈伯馬斯的意見,他認為雖然精神分析比自然科學更難研究,但因果關係的原則在心理學的適用性不會低於自然科學。他認為許多精神分析的假設都是可以被考驗的,他也認為佛洛伊德其實很有修正其理論的雅量,若情況需要,他甚至會放棄原來的意見。舉一個過時的例子,他認為佛洛伊德的某個論點,即分析師詮釋的內容越接近事實,患者就會好得越快,這一點是沒有根據的。

伊格(Eagle 1984)聲稱若採取詮釋學的角度,則精神分析的演進只能像虛構故事的發展一樣。雖然這觀點有某種程度的真實性,但是觀念的繼續澄清、新技術的發明及對於精神分析觀點的實證檢測已經使我們對精神分析的概念有更深入瞭解,如對早期心智狀態以及患者跟分析師之間互動關係的瞭解。

當代心理學界對精神分析的科學地位有了新的爭議。

第一、因電腦革命而引進的認知科學(Bruner 1990)使有關心智方面的研究不再與科學無關。其實認知科學和精神分析有許多相同點(Teesdale 1993),精神分析不再需要將自己孤立在相關專業領域之外(Gabbard 1992;Holmes 1994a)。

第二、發展心理學的最新發現拉近了故事的敘說與歷史的真實性之間的距離(Holmes 1994b)。成人依附關係訪談法(Main 1991;Fonagy et al. 1995)是一種心理動力式的訪談,其訪談內容的計分方式被認為具有相當的信度及效度。成人依附訪談的研究指出,人們對於過去經驗的回憶方式跟小時候的依附模式有關。

第三、葛奔聲稱有效的心理分析來自於精神分析師對患者的關懷、對他們的興趣、約談的規律性以及治療師的可依賴性,而非來自於傳統分析學界所謂的詮釋的正確性。這論點跟嬰兒觀察法的發現相符。嬰兒觀察法認為母親的同理心及其對嬰兒需求的反應才是嬰兒形成安全依附的最主要因素,這些因素也是造成接受精神分析的患者有所改變的原因(Shane and Shane 1986;Holmes 1993)。

綜合以上概念,我們相信從精神分析角度來看,融貫性及符應性的概念並非不相容。換句話說,精神分析在面對概念上和臨床上的挑戰時,若想站得住腳,其理論和技巧則必須是一致的,且必須與事實相符。精神分析的擁護者也必須準備好以實證研究的結果修正自己的觀點。當然,有些精神分析的概念,如對潛意識的認識、壓抑、內化過程及認同等,都是在科學方法的運作下建立起來的;但是另一些後設心理學的概念,可能終究要被拆離、合併或修正。精神分析臨床工作者所在意的是患者的故事、故事的意義,以及治療師對故事的詮釋。對於這些現象的科學性探索則需來自科學性的觀察法,也就是陸溫(Lewin)所介紹的嬰兒觀察法(Wright 1991)。

相關書摘 ►潛意識的語言:後佛洛伊德學派對夢的看法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當代精神分析導論:理論與實務(新譯本)》,心靈工坊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安東尼・貝特曼(Anthony Bateman)、傑瑞米・霍姆斯(Jeremy Holmes)
譯者:樊雪梅、林玉華

隨著精神分析運動的發展,衍生了許多不同的學派與理論,各立場間的歧異與爭論,可能令想要認識精神分析的學習者無所適從。

《當代精神分析導論:理論與實務》介紹精神分析跨世紀以來所衍生的幾個主要學派在理論及實務上之重要論述及其中之異同。作者以為,儘管理論分歧,整合「臨床上的理論」是可行的;本書以豐富鮮活的實例貫串全書,試著展示不同的臨床取向如何統整於同一個架構中,呈現當代精神分析理論與實務的主要面貌,同時小心避開宗派主義及折衷主義的陷阱。

這本兼顧精神分析理論與實務的全面性導覽,是精神分析、心理治療、心理動力取向諮商的學習者,以及從事臨床治療工作的專業人員必備的參考書籍;而一般讀者在閱讀本書後,也能夠具備基本的精神分析知識。

getImage
Photo Credit: 心靈工坊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