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意識的語言:後佛洛伊德學派對夢的看法

潛意識的語言:後佛洛伊德學派對夢的看法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夢就像詩一樣,可以有多層意義(包含了各種可能的意義且彼此之間是互通的),但是卻偏愛特殊的意義。就像詩人歌頌他的愛是獨特的,像那「六月新綻放的、玫瑰一般的、鮮紅的唯一」。

文:安東尼・貝特曼(Anthony Bateman)、傑瑞米・霍姆斯(Jeremy Holmes)

後佛洛伊德學派對夢的看法

不同精神分析學派各自發展了他們對夢的看法。雖然榮格(Jung 1974)是第一位不同意佛洛伊德論點的人,但他並未完全背離佛洛伊德,只是轉移了重點。他比佛洛伊德更注意夢的表面內容,他認為夢是「一種未經喬裝的象徵,它旨在顯現」,因此強調夢境公開地,而非暗中地表達了內在世界。他所提出的「被潛抑的雙性『陰影』自我」(the repressed bisexual 'shadow' self),榮格認為夢遵循「補償原則」(compensation principle);換句話說,夢透過還原表達潛意識狀態的影像和情緒,想重新建立心靈的平衡。他將注意力從驅力轉向自我,主張夢是作夢者忽略或潛抑了自我的某些部分,而這被潛抑的部分在夢中被人物化。這樣的看法以另一種方式出現在自體心理學的論述中。榮格認為夢雖是潛意識的呈現,但並不是非理性的,而是「另類理性」。套句若笛(Rorty 1989)的話:「夢給我們的是我們能找到最好的台詞。」

《夢的解析》是佛洛伊德第一次完整地從地誌學角度談心智概念的一本書。佛洛伊德在他更臻成熟的「結構」理論裡(Freud 1923),從未全盤修改他對夢的看法。佛洛伊德晚年承認夢中的自我(ego)在面對本我和超我的要求時,確實扮演著解決衝突的角色(Freud 1940,引自Flanders 1993)。這樣的看法就更接近榮格學派的理論了。自我心理學家在這個主題上有更進一步的發展,他們強調夢的顯性內容,並認為夢是自我所建構的,目的在試圖恢復那被潛抑的情感(Brenner 1969,引自Flanders 1993)。

艾瑞克森(Erikson 1954)在一篇很經典的論文中,重新分析「娥瑪」夢,並告訴讀者,這個夢的外顯內容如何呈現自我的掙扎,其中包括困擾著佛洛伊德所有的疑惑和衝突,尤其是他既想和醫界有權有勢者有所別,但又渴望眾人認可他為領袖。艾瑞克森認為娥瑪之夢顯然是「由上往下的夢」(Freud 1925b),即導因於最近的衝突,而非「由下往上」,即源自嬰兒期的衝突。近期的歷史研究也認為「娥瑪」之夢跟最近的事件有關。夢中佛洛伊德滿腦子充滿了弗利茲要給「娥瑪」進行可疑的鼻腔手術的焦慮,而事實上佛洛伊德當時正打算不再把弗利茲視為他的人生導師(Loewenstein et al. 1966)。

陸溫(Lewin 1955)所提出的「夢境螢幕」(dream screen)的說法,使精神分析的解夢觀有了重要的突破。本世紀初電影問世,於是夢被類比為電影,但陸溫繼續問:「夢所投射於其上的『螢幕』為何?」他認為除非在「空白」的夢中,夢所投射的螢幕是平坦而無形的母親的乳房。就像彭特利斯(Pontalis 1974,引自Flanders 1993)所說的:「對佛洛伊德來說,夢是母親身體的置換……作夢者亂了倫,與這個夢的身體性交。」

陸溫對於夢的領悟使得客體關係的分析師認為,夢本身就是一個客體,而患者與其夢的關係及描述夢的方式,跟夢的內容同樣重要。因此,患者如果用長而瑣碎的方式描述他的夢,而讓分析師無力招架,那麼,也許患者正在傳遞一個困惑不解的感受,和陷入網羅的感覺;或者,他為了擺脫自己內在的敵意和驚嚇,而把他的夢「傾倒」(evacuate)給被動的分析師。晤談中,若患者強迫性地回憶夢中的每一個細節,則可能反映患者害怕漏掉內在的好東西,他認為除非保住並尊重每一個創造物,否則他的內在世界恐怕會無法存活;這也可能對比出患者夢境的多彩多姿和清醒時的情緒貧乏與憂鬱。「我們清楚知道,患者分享夜晚的精彩創作,是為了吸引我們的興趣,他們本來應該掙扎著、學著直截了當地告訴我們這些情緒。」(Erikson 1954)

夢境螢幕的想法營造了夢的脈絡:作夢者與分析師的關係就像夢一樣重要。有個患者告訴分析師,在她的夢裡,「你就躺在我身邊,你的手環繞著我,一切是如此平靜和諧,沒有任何性的意味」。但是,晤談中患者一直處於焦慮、緊張,她也對分析師有許多意識中的性幻想。這個「幸福之夢」呈現了患者渴望跟母親共度快樂時光——很遺憾的,這一直是她童年所未曾擁有的;但這個夢同時也在責備分析師,因他無法提供她所渴望的東西。

我們一旦用關係的脈絡來瞭解夢,就能將夢視為佛洛伊德所謂的「睡眠中的思考」(sleeping thoughts):「基本上,夢就是某種特定型式的思考」(Freud 1900)。就像布倫納(Brenner 1969,引自 Flanders 1993)所說的:「我們從來不曾全然醒著或全然睡著。」鮑勒斯(Bollas 1993)認為,我們會無意識地集聚我們清醒時的客體、興趣和工作,使它跟我們核心潛意識所朝思暮想的內容相符,就像夢經由內在世界的內容而豐富。他認為詮釋是無止盡的幻想活動的「凝縮」,透過對患者的夢的「故事性」詮釋,「分析師得以夢見他的患者」(Bollas 1993)。


猜你喜歡


連續三年展出獲業界佳評肯定,亞洲工業 4.0 暨智慧製造系列展 8 月 24 日至 27 日盛大登場

連續三年展出獲業界佳評肯定,亞洲工業 4.0 暨智慧製造系列展 8 月 24 日至 27 日盛大登場
Photo Credit:展昭國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內規模最大的「Intelligent Asia 亞洲工業 4.0 暨智慧製造系列展」將於 8 月 24 日至 27 日在台北南港展覽館一、二館隆重登場,九大工業主題的專區展出與論壇活動組成歷屆之最的龐大陣容。

近年來,全球製造業者面臨供應鏈的多重挑戰。台灣因為良好的製造基礎,結合 AI、5G 等科技的導入,不斷往「亞洲高階製造中心」的目標邁進,搶占全球供應鏈的核心地位。國內規模最大的智慧製造展覽會「Intelligent Asia 亞洲工業 4.0 暨智慧製造系列展」連續三年成功實體展出,獲得業界的高度評價與肯定。今年展會將於 8 月 24 日(三)至 27 日(六)在台北南港展覽館一、二館隆重登場,結合自動化、機器人、物流、冷鏈科技、模具、3D 列印、雷射、流體傳動及機械要素等九大工業主題,匯集 1200 多家參展廠商、使用超過 4000 個攤位,龐大陣容為歷屆之最。

自動化展與機器人展延續往年氣勢,匯集國內關鍵零組件領導品牌、整廠自動化解決方案供應商,以及來自德國、日本、瑞士等國多家知名外商公司展出工業電腦、工控系統、關鍵零組件、機械手臂、自動化軟體、先進廠房設備、量測與檢測儀器、雲端大數據、AI應用、無人化搬運裝置及加工機具等項目,充分展現製造業對於人機協作、系統串聯及虛實整合的發展趨勢與市場需求。

「服務型機器人專區」為另一亮點,上市公司與指標性 AMR 業者展出最新應用,專門應對遠端作業及無人化的新常態,可視爲後疫情時代崛起之新商機。除了自動化與機器人展之外,同期活動還有「2022 TAIROA 國際論壇」邀請友嘉集團總裁朱志洋、勤誠興業董事長陳美琪、中鼎集團永續長何麗嫺等,業界具有高敏銳度經營管理者,分享如何運用韌性供應鏈與綠色生產轉型,讓企業保有永續經營的關鍵競爭力。

5D3A3321
Photo Credit:展昭國際

模具展及 3D 列印展聚焦產品開發端的製程相關技術,協助國內業者從 OEM 轉型為 ODM 的角色,展出項目包含模具加工、檢測、設計技術,以及積層製造設備、耗材、建模軟體、掃描與代客服務。模具開發能力是商品化的關鍵,業者推動軟體模擬創造數位分身並達到 T0 量產,大幅縮短產品上市時程,積極面對客製化及多樣化需求的考驗;3D 列印技術除了速度快及成本低的打樣優勢之外,在材料端創新不斷,技術與設備更往精緻化、穩定化及工業化的目標發展,未來應用商機將是潛力無窮。

AI 與 IoT 同樣也正在改變物流的作業模式,物流暨物聯網展與冷鏈科技展本屆展出亮點涵蓋箱式倉儲機器人、自主移動機器人、無人堆高機、四向穿梭車保管系統、自然冷媒制冷機組、智慧緩衝氣墊機、智慧型三溫層車廂、智慧運輸系統、冷熱智取櫃、三輪電動機車、智慧包裝設備、高速自動分揀機等,透過科技降低人力仰賴,並解決業者在倉儲空間及分揀效率上的痛點,進而減少固定成本。展覽期間舉辦「智慧物流論壇」,四天共舉辦 30 個場次,邀請智慧科技與數位轉型的代表人物,分享產業技術與經驗,議題從元宇宙、冷鏈科技、物流地產、物流科技到新零售等趨勢。

雷射展除了有光學、板金、五金等產業公協會及廠商共襄盛舉,更獲歐美日國際大廠連續支持,足見光製造技術在產業扮演關鍵角色。展期舉辦的論壇暨產品發表會,邀請市占領導品牌演講,內容涵蓋半導體雷射、國產雷射源、精密光學、汽車工業、Micro LED 及板金加工等範疇,展現光製造跨域應用的廣泛可能性。

兩年一度流體傳動展展出自動化設備高品質精密零組件,為企業產能打下穩固根基,也以「智能控制與綠色未來」爲主題推出論壇與技術研討會,邀請專家學者一同深入對談流體傳動、風力發電、淨零碳排等技術發展及未來商機展望。

5D3A3583
Photo Credit:展昭國際

主辦單位展昭公司表示,今年展覽集中各產業具密切關係的供應鏈,並兼顧專業交流活動,提供業界一站滿足、由上而下完整的採購思維與人際交流,飽覽創新技術與前瞻趨勢,精彩可期。目前已開放免費預登參觀,建議事先完成登記以利參觀。

本文章內容由「展昭國際」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