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移工Ainy : 只要我們在對的一方,一定會有人幫助我們

印尼移工Ainy : 只要我們在對的一方,一定會有人幫助我們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從印尼來面試時說的到底對不對?為什麼現在會變成這樣?雇主也開始不讓我用手機、不讓我自己拿自己的薪水、也不讓我跟印尼的朋友聯繫,那種怪異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文字:黃妤婷|攝影:Kenny Mori

Humans Of Migrant,Ainy

我今年 24 歲,是一個孩子的媽。2014 年 9 月 10 日是我第一次來到台灣。

一開始我被通知要當家庭幫傭,整理房子、煮菜,也要幫忙雇主的小印刷廠。我到台灣後,我從早上五點半開始整理房子、洗衣服、煮飯、打掃到中午,然後再繼續幫忙到十點半晚上,中間都沒有休息。

讓我感到非常奇怪的是,雇主跟我說,雖然沒有爺爺或奶奶要我照顧,但如果有一天有先生或小姐來家裡問的時候,要說我現在正在照顧奶奶(雇主的媽媽)。但是奶奶不跟我的雇主住在一起,奶奶其實還很健康,也常常自己騎車來雇主家,當時我就覺得奇怪。

幾個月之後,有一位先生要來檢查我的工作情況。一開始雇主叫我躲在廚房,但因為那位先生堅持要看到我,所以雇主才把我叫出來,但在那之前雇主就教我要說我正在照顧奶奶,但因為奶奶現在在醫院,所以我現在在雇主家幫忙煮菜。從那之後,雇主就不斷提醒我,如果有陌生人敲門,千萬不可以開,要直接躲起來!

幾天之後那位先生又來到家裡來,我也聽雇主的話直接到二樓躲起來,雇主跟那位先生說我和奶奶正在醫院,這幾天都不會回來。最後那位先生就說他會在哪天再來看我。雇主知道日期之後就跟奶奶說那天要回來,雇主也因此準備了輪椅,假裝那是奶奶用的。

我越來越覺得怪異,我從印尼來面試時說的到底對不對?為什麼現在會變成這樣?雇主也開始不讓我用手機、不讓我自己拿自己的薪水、也不讓我跟印尼的朋友聯繫,那種怪異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one-forty-migrantstory_ainy-1

直到有一天那位先生又來了。那天,奶奶假裝身體不舒服在雇主家睡覺。我也不被允許說太多話,我只被允許說該說的,如果被問,我也只能回答:「對不起,我聽不懂。」然後一邊指耳朵。雇主一直在我旁邊幫我回答所有問題,而那位先生也相信了。

我一直不斷的問自己:我這樣做是對的嗎?為什麼我要騙人呢?然後我就跟我媽媽說整件事情的經過,那時候我媽也在台灣的基隆工作。我媽跟我說那是違法的,我媽也建議我換雇主,我媽聽到自己的女兒要從五點半一直工作到十點半很心疼。

所以,當仲介打給我的時候,我跟他說我要換雇主,但是他叫我要忍耐。我的雇主也知道我想要換老闆,他非常失望地說,他對我已經很好了,為什麼還要跟仲介說要換呢?因此我很有禮貌的跟他說我從早上工作到晚上很累,雇主很驚訝的說:「那樣工作你也累?不是只有坐在那邊包東西嗎?那如果我允許你十點之後就可以休息。怎麼樣?」我在心裡想說這樣可能比較好,因為我通常都會工作到十一點晚上或更晚。我也跟雇主說我想要自己存自己的錢,但雇主說不行,因為雇主說如果我的錢不見,他就不會知道我存的那些錢是本來就是我的還是偷來的。

One-Forty-16Jul17-106

後來我決定打給1995尋求協助,在我打電話之前我先把我想說的話全部寫起來,1995的人也說他一定會幫助我。

在等待幫助的同時我還是把自己的本分做好,一個星期之後,當我在幫雇主包裝東西的時候,有一個人敲門。當雇主打開門時,很驚訝的發現有警察跟1995的人,有人問我:「這是你的工作嗎?你可以跟我們說,我們可以幫你換工作。」我看到雇主對我非常失望的表情,當我跟雇主說再見時,他完全不理我,他覺得我背叛了他。

我被帶到了警察局被詢問,之後又被帶到在中壢的庇護中心,等一切都解決後我也有選擇自己工作的機會。我選擇了去孤兒院,我感到非常的慶幸,因為現在的工作比之前好太多了。薪水也被調成跟在工廠工作的薪水一樣。

2015 年 9 月份跟前雇主的事情也結束了,我拿回我的薪水。我原本的雇主非常的生氣,而我也只跟他說聲謝謝。之後有人問我想不想給前雇主教訓?他違反了勞工法,我覺得不需要,得到好的工作就夠了。我希望印尼移工朋友們可以更勇敢面對及解決問題,只要我們在對的一方,一定會有人幫助我們。

本文獲One-Forty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關於他們來台灣以及在這發生的故事: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