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海撈太沈重:你應該了解的國際NGO工作

說海撈太沈重:你應該了解的國際NGO工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任何一個團體的工作都是重要,不應該是一道只能擇其一的選擇題,而應該是要思考我們該如何做。我這篇文章並非要批評任何人或組織,而是希望開啟一個討論和提醒,「除了一和零之外,我們可以有更多不同的想像」。 

文:呂欣潔 Jennifer Lu

今天(按:作者原始撰文日期為7月8日)早上剛從美歸國下飛機回到台灣,前兩天沒能有時間好好關注一下Greenpeace綠色和平(台灣網站)的募款所引發的風波,這些年來我參與了一些國際的同志NGO和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Amnesty International Taiwan)的工作,雖然也沒有時間參與得很深入,但確實有比過去獲得更不同的觀點。 

我希望先從NGO工作是什麼來談起。再來,我會分享一下我觀察台灣與國際工作的狀況。這篇文可能會有點長,有興趣但沒時間的朋友歡迎有空再看完。  

首先我要先說明,我非常認同在地的環保團體或其他任何議題NGO的重要工作,任何一個團體的工作都是重要,不應該是一道只能擇其一的選擇題,而應該是要思考我們該如何做。我這篇文章並非要批評任何人或組織,而是希望開啟一個討論和提醒,「除了一和零之外,我們可以有更多不同的想像」。 

關於海撈 

台灣的NGO長期以來壓榨員工是不爭的事實。如果今天有一個NGO大勞檢,應該超過九成的NGO,尤其是所謂的「社運團體」肯定被大罰錢。所謂的「非營利」,雖然不是以賺錢為目的,但要維持一個機構的營運,還是需要很多的行政、培訓、教育和人事費用。因為過去的社運團體通常將工作者視為行動者而非員工。如果我們希望有更多優秀的人才留在社會改造的工作當中,我們應該認同並支持機構用更多的捐款去改善員工的工作環境,並且調整「因為我捐款給你所以你要聽我的」這種大爺心態,而是將機構的策略與工作決策權,交還給專業的工作者手上。  

我不是完全認同用企業化的方式經營NGO,但也不是完全反對之。各種方法都有優缺點,重點是有沒有去真正的改變當初組織或機構設立的初衷──讓我們(不論這個「我們」的背後代表的是台灣或國際)擁有一個更好的社會。  

GP(綠色和平)的街頭募款是一個叫「face to face」的概念,就是在街頭隨機攔下人面對面說明理念,邀請捐款支持,兼具教育和募款的功效,其實是很能走入社會突破同溫層的方法。這種街頭募款型態在西方國家行之有年,很多大型組織不論哪種議題也都有做,但在台灣比較少見。

AI Taiwan(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這幾年也開始進行,因為經驗不多,其實也是參考綠色和平的經驗。這樣的方式需要大量經過訓練的人力,因為每個散佈出去的募款員會面對到各種狀況,需要大量的教育培訓與心理建設。而由於工作性質有點像業務的角色,直接面對路人心理壓力也大,所以抽成也是促進募款員積極工作的方式之一。  

我不認同用「海撈」這種如此負面與指涉性的詞彙,但確實捐款者與社會應該仔細去了解組織的資金運用,但單純看數字而不看內容,實在是太過武斷。光是能培養台灣年輕工作者進入一個穩定的NGO組織,並帶給他們未來的職涯希望,同時透過這個組織持續的維持台灣參與國際社會的可能性,我覺得這就貢獻很大。 

當然對於錢該怎麼用社會可以討論也各有意見,這非常好,但沒去仔細的研究就直接說海撈,我覺得是在煽動情緒,並沒有辦法解決問題。  

國際 vs. 本土  

國際化和本土化不應該是對立的兩端,我們身處在台灣,但同時也是國際社會的一份子。台灣因為國際身份議題,難以參與各種國際社會中的體制內工作,同時我認為因長期以來我們被排除在外,台灣人民或組織工作者們並沒有機會了解並感受進入國際社會的狀態,而長期被排除的狀況之下,也產生了一種「你不支持我,那我也不要理你」的扭曲心態。 

請原諒我使用「扭曲」這個詞彙,但我自己這五年參與國際工作,確實清楚地感受到我自己也時常有這種心態。  

比如說,使用台灣護照現在是進不了聯合國的,但如果我有雙重國籍,甚至有一張美國的駕照,我就可以進入聯合國觀察內部運作,同時將第一手的國際觀點帶回台灣,但我還是不能「代表台灣」,那我到底要不要想辦法進去?  

比如說,當我在一些國際場合,有被要求過不要直言是代表台灣,而是希望強調跨國性的議題,以避免過度政治性的操作影響原本這個國際活動的進行。我是應該堅持大喊台灣要獨立,還是透過這個機會跟更多人建立關係,讓更多人看見台灣的獨特性,進而影響國際社會對我們的想法? 

在國際社會的工作中,很多時候不是到底要不要相挺的問題,而是中國強權的手就是這樣的無所不在。而我們是應該和所有被壓迫的人與組織站在一起,還是對著他們指著鼻子罵說,你們怎麼可以這麼狠心拋下台灣?環境議題、LGBT和原住民議題都有點相似的處境,這必須是一個跨國結盟串連的議題,參與這些國際工作,其實才是現今的台灣有可能突破國際現況的少數解路。  

還有另外一個現實是對我們來說,台灣到底有沒有被標註出來,是一件超級大的事情。但對很多國際組織或社會來說,他們根本就搞不清楚,或者因為希望進入中國內部進行更多議題的改革,必須屈服在國際的一中原則之下,隨便舉例我都可以舉幾百個例子。這時候在這脈絡中有台灣意識的人,我想都有責任去提醒這些國際組織,台灣是怎麼樣看待自己的國際地位。其實很多國際事務工作者對這件事情已經很習慣了,我在各種場合就是不斷的去提醒國際組織注意這件事,同時一次次的解釋為什麼我們不認為自己是中國的一部分。 



猜你喜歡


圖解智慧國家四大關鍵科技,從不同角度帶你了解台灣的科技應用實力

圖解智慧國家四大關鍵科技,從不同角度帶你了解台灣的科技應用實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家都知道台灣有座半導體護國神山,也聽過許多媒體對台灣科技實力的盛讚,但台灣的科技實力到底強不強?我們從四個面向帶你看台灣作為「智慧國家」到底有什麼實力!

大家都知道台灣有座半導體護國神山,也聽過許多媒體對台灣科技實力的盛讚,但台灣的科技實力到底強不強?自己說不如讓國際單位做的調查更客觀顯示。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每年9月公布的世界數位競爭力(World Digital Competitiveness Ranking)評比,最近一次報告2021年台灣在全球64個主要國家及經濟體當中排名第8,獲得歷年來最佳名次

而且值得關注的是,支持數位競爭力的核心要素之一,也就是「科技」競爭力。IMD評比報告揭露台灣拿下全球第2的佳績,從2018年的第11名年排名持續上升,顯見台灣無愧於科技強國之名。

科技小百科:
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是一個長期研究國家與企業競爭力,在國際上具盛名及公信力的評比機構,並自1989年起發布「世界競爭力年報」World Competitiveness Yearbook,其評比報告與調查結果更是各國政府擬定相關政策之參考。IMD每年會定期公布兩份競爭力評比報告,其一是「世界競爭力年報」,每年在6月公布,2022年台灣在63個受評比國家中排名全球第7名。另一份報告為「世界數位競爭力評比」World Digital Competitiveness Ranking,每年在9月底公布,本篇文章引用的資料為這兩份研究。


也因為科技與國家發展息息相關,有哪些技術是台灣不為人知的優勢?或是未來產業可大力投資布局的領域?我們找出其中四大項與智慧國家最有關的科技,展現台灣具備強勁的科技能量,或許你已經受惠,也或許你能從其中找到發展的機會。

關鍵科技一、融合海陸空領域的多維通訊

圖解_2_1

隨著國家管理範圍逐漸擴大,通訊範圍多元且彼此關聯,相關科技如低軌衛星、5G通訊、海底電纜等,形成環環相扣的多維通訊聯網。

仔細洞察2021年的IMD報告,台灣在「行動寬頻的用戶比例」這項指標,拿下全球第1的傲人成績。顯見台灣在通訊基礎建設的投資及普及率,是走在全球領先位置。

尤其5G/6G關聯科技更是未來多維通訊的具舉足輕重的地位,原因是5G衍生的價值鏈相當廣泛,舉凡從晶片、模組、終端、邊緣、系統、到應用服務,可形成完整生態圈。為了強健台灣5G專網的自主技術與供應鏈,從2018年先後成立5G產業發展聯盟、5G垂直應用聯盟、以及5G Open Networking平台,逐漸形成5G國家隊。

除了把5G領先國視為戰略目標,當創新技術落地,更能帶來龐大商機。根據工研院的預估,將5G的小基站、邊緣運算、網路虛擬化等關鍵產品、模組、元件加總起來,2025年的市場規模上看2,510億美元(約新台幣7.5兆元),其他國家還在積極推動5G聯網建設,顯見相關商機仍有相當大發展空間。

關鍵科技二、新型態數位經濟與網路服務

圖解_2_2

邁向Web 3.0的交叉點,元宇宙被視為下一代網際網路的新機會,市調機構Gartner預測,2026年全世界將有25%的人口,每天至少有一小時投入元宇宙虛擬世界,進行工作、社交、教育、購物、娛樂等活動,並藉由虛擬貨幣、NFT進行數位資產的交易,虛擬經濟逐漸成形。

所謂元宇宙,需要以5G/6G高速網路為基礎,透過VR頭盔/眼鏡作為進入3D虛擬世界的載體,在元宇宙的各種互動體驗則需仰賴AI運算、雲端/邊緣儲存、區塊鏈等核心技術支援。人們在元宇宙內可以滿足從現實世界做不到的事情,形成穿梭虛擬、現實之間的生活體驗與商業模式。

近七成投入元宇宙相關應用的企業,認為元宇宙在未來5年一定會蓬勃發展,虛擬音樂會、虛擬時裝秀、媒體及產品聯名展示活動,將是元宇宙優先發生的商業體驗。

那麼台灣要投入元宇宙有何利基?解析元宇宙供應鏈版圖,主要可分為晶片、光電、通訊、AR/VR裝置、內容以及AI技術,台灣科技可從硬體方面,包含晶片、感測IC、光學零組件、伺服器等擅長領域切入。像是大家熟知的半導體大廠台積電,對於相關晶片的供應就至關重要,另外光電產業也有揚明光、玉晶光、中光電等企業,讓投影技術更精緻,再來連接元宇宙的通訊技術,也有聯亞來支援,而裝置軟硬體、AI技術則是有創意、世芯、智原等企業投入,最後想到AR/VR集大成者,就不能遺漏宏達電在這一塊的耕耘,同樣威盛電、佐臻、未來市(XRSPACE)等品牌也積極佈局,可見台灣已有完整的供應鏈,接下來有志於加入元宇宙的廠家,不妨從自身的專長去思考,相信不論是哪個領域的企業,都能有更多的創新、應用內容投入,完善整個元宇宙生態。

關鍵科技三、疫後時代興起的智慧型代理人

圖解_2_3

近年因疫情持續延燒,越來越多領域開始導入「智慧型代理人」,像是零售業者引進半自動化機器,協助人力處理訂單、點餐;又或是醫院使用機器人,藉由AI辨識功能分擔部分醫護工作。

所謂智慧型代理人,以它所知的知識範圍內,自主完成人類所給予的指令任務。智慧型代理人發展至今,能協助人類的廣度、深度越來越多,主要是受惠機器學習的技術更為先進,加上其他的自動規劃、互相協調等演算法的成熟,讓智慧型代理人成為下一波產業發展重點。

世界先進國家紛紛把AI納為國家產業重要發展策略,台灣從2018年就推出「台灣AI行動計畫」,全面啟動產業AI化。發展至今,AI應用已從測試階段逐步應用於各式產業,資策會統計發現,掌握AI技術的新創企業在台灣有300家,逐漸摸索出不同的商業策略與獲利模式。

尤其資通訊、醫療照護是台灣兩大擁有頂尖人才的雙軸產業,在疫情之下,就可以看到醫療+科技所衍生的智慧型代理人應用。像是過去為了解決醫療量能不足,開發「5G智慧防疫機器人」,用來隔離病房消毒、運送餐盒及藥品物資,比傳統人力消毒方式有效節省50%時間,還能降低醫護人員感染風險,讓醫事工作更有效率。

關鍵科技四、資訊安全網保護每個人數位資產

圖解_2_4

我國面臨網路犯罪、駭客入侵政府、機關,甚至竊取個人資料事件持續增加,如何保護國民安心使用數位科技、保障財產安全將是未來重要方向。隨著AI普及所衍生的龐大資料量之隱私及資安問題,成為棘手的挑戰。從國際AI資安發展現況來看,歐盟在2021年提出人工智慧規則草案(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ct),鼓勵值得信賴且道德的AI進行研發與應用。微軟更在今(2022)年禁止提供AI推測情緒技術,並制定「負責任AI標準第二版」、Google則停止AI機器人具有自我意識、能與人類溝通等爭議事件,這些做法也都反映美歐在立法之際,業者也在努力自行節制敏感AI技術。

AI資安,是挑戰也是機會。未來,台灣政府與企業也須密切關注美歐相關草案的立法動態,找出AI規範的共同點,以此界定使用AI產品與服務之要求;因此,AI資安不僅需透過科技來防禦,更需要治理與法規,降低AI所帶來的衝擊。

另外,針對5G資安議題,台灣有展開大型科技防禦策略,包含5G資安防護系統、跨機關資安聯防。5G資安防護系統致力確保業者使用的5G系統具備安全、可靠、信賴,與國內5G專網業者進行服務驗證,以強化國產5G系統的整體資安防護能力。跨機關資安聯防的目標放在建立政府與民間的資安聯防體系,藉由橫向整合跨部會,全面提供威脅情資,減少機關隱匿資安事件,降低事件誤報與漏報。

持續提升台灣的科技能量 打造全方位的智慧國家

圖片_1
圖片資料來源:IMD 2022 世界競爭力年報

台灣的科技能量持續提升,從2022年的IMD世界競爭力年報可發現,而且該報告還指出我國擁有高素質勞動力、經濟活力、企業治理能耐、高教育水準等優勢。上述四項與智慧國家高度關聯的新興科技,涵蓋「數位基盤、數位創新、數位包容」等元素,如何借助科技打造創新、包容的社會,在台灣強勁的科技應用產業鏈上,補強創新的能量,並延續發展優勢項目,將是台灣要持續努力的方向。

了解更多智慧國家方案
看更多智慧國家相關報導

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