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海撈太沈重:你應該了解的國際NGO工作

說海撈太沈重:你應該了解的國際NGO工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任何一個團體的工作都是重要,不應該是一道只能擇其一的選擇題,而應該是要思考我們該如何做。我這篇文章並非要批評任何人或組織,而是希望開啟一個討論和提醒,「除了一和零之外,我們可以有更多不同的想像」。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呂欣潔 Jennifer Lu

今天(按:作者原始撰文日期為7月8日)早上剛從美歸國下飛機回到台灣,前兩天沒能有時間好好關注一下Greenpeace綠色和平(台灣網站)的募款所引發的風波,這些年來我參與了一些國際的同志NGO和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Amnesty International Taiwan)的工作,雖然也沒有時間參與得很深入,但確實有比過去獲得更不同的觀點。 

我希望先從NGO工作是什麼來談起。再來,我會分享一下我觀察台灣與國際工作的狀況。這篇文可能會有點長,有興趣但沒時間的朋友歡迎有空再看完。  

首先我要先說明,我非常認同在地的環保團體或其他任何議題NGO的重要工作,任何一個團體的工作都是重要,不應該是一道只能擇其一的選擇題,而應該是要思考我們該如何做。我這篇文章並非要批評任何人或組織,而是希望開啟一個討論和提醒,「除了一和零之外,我們可以有更多不同的想像」。 

關於海撈 

台灣的NGO長期以來壓榨員工是不爭的事實。如果今天有一個NGO大勞檢,應該超過九成的NGO,尤其是所謂的「社運團體」肯定被大罰錢。所謂的「非營利」,雖然不是以賺錢為目的,但要維持一個機構的營運,還是需要很多的行政、培訓、教育和人事費用。因為過去的社運團體通常將工作者視為行動者而非員工。如果我們希望有更多優秀的人才留在社會改造的工作當中,我們應該認同並支持機構用更多的捐款去改善員工的工作環境,並且調整「因為我捐款給你所以你要聽我的」這種大爺心態,而是將機構的策略與工作決策權,交還給專業的工作者手上。  

我不是完全認同用企業化的方式經營NGO,但也不是完全反對之。各種方法都有優缺點,重點是有沒有去真正的改變當初組織或機構設立的初衷──讓我們(不論這個「我們」的背後代表的是台灣或國際)擁有一個更好的社會。  

GP(綠色和平)的街頭募款是一個叫「face to face」的概念,就是在街頭隨機攔下人面對面說明理念,邀請捐款支持,兼具教育和募款的功效,其實是很能走入社會突破同溫層的方法。這種街頭募款型態在西方國家行之有年,很多大型組織不論哪種議題也都有做,但在台灣比較少見。

AI Taiwan(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這幾年也開始進行,因為經驗不多,其實也是參考綠色和平的經驗。這樣的方式需要大量經過訓練的人力,因為每個散佈出去的募款員會面對到各種狀況,需要大量的教育培訓與心理建設。而由於工作性質有點像業務的角色,直接面對路人心理壓力也大,所以抽成也是促進募款員積極工作的方式之一。  

我不認同用「海撈」這種如此負面與指涉性的詞彙,但確實捐款者與社會應該仔細去了解組織的資金運用,但單純看數字而不看內容,實在是太過武斷。光是能培養台灣年輕工作者進入一個穩定的NGO組織,並帶給他們未來的職涯希望,同時透過這個組織持續的維持台灣參與國際社會的可能性,我覺得這就貢獻很大。 

當然對於錢該怎麼用社會可以討論也各有意見,這非常好,但沒去仔細的研究就直接說海撈,我覺得是在煽動情緒,並沒有辦法解決問題。  

國際 vs. 本土  

國際化和本土化不應該是對立的兩端,我們身處在台灣,但同時也是國際社會的一份子。台灣因為國際身份議題,難以參與各種國際社會中的體制內工作,同時我認為因長期以來我們被排除在外,台灣人民或組織工作者們並沒有機會了解並感受進入國際社會的狀態,而長期被排除的狀況之下,也產生了一種「你不支持我,那我也不要理你」的扭曲心態。 

請原諒我使用「扭曲」這個詞彙,但我自己這五年參與國際工作,確實清楚地感受到我自己也時常有這種心態。  

比如說,使用台灣護照現在是進不了聯合國的,但如果我有雙重國籍,甚至有一張美國的駕照,我就可以進入聯合國觀察內部運作,同時將第一手的國際觀點帶回台灣,但我還是不能「代表台灣」,那我到底要不要想辦法進去?  

比如說,當我在一些國際場合,有被要求過不要直言是代表台灣,而是希望強調跨國性的議題,以避免過度政治性的操作影響原本這個國際活動的進行。我是應該堅持大喊台灣要獨立,還是透過這個機會跟更多人建立關係,讓更多人看見台灣的獨特性,進而影響國際社會對我們的想法? 

在國際社會的工作中,很多時候不是到底要不要相挺的問題,而是中國強權的手就是這樣的無所不在。而我們是應該和所有被壓迫的人與組織站在一起,還是對著他們指著鼻子罵說,你們怎麼可以這麼狠心拋下台灣?環境議題、LGBT和原住民議題都有點相似的處境,這必須是一個跨國結盟串連的議題,參與這些國際工作,其實才是現今的台灣有可能突破國際現況的少數解路。  

還有另外一個現實是對我們來說,台灣到底有沒有被標註出來,是一件超級大的事情。但對很多國際組織或社會來說,他們根本就搞不清楚,或者因為希望進入中國內部進行更多議題的改革,必須屈服在國際的一中原則之下,隨便舉例我都可以舉幾百個例子。這時候在這脈絡中有台灣意識的人,我想都有責任去提醒這些國際組織,台灣是怎麼樣看待自己的國際地位。其實很多國際事務工作者對這件事情已經很習慣了,我在各種場合就是不斷的去提醒國際組織注意這件事,同時一次次的解釋為什麼我們不認為自己是中國的一部分。 


哩哩匝匝分享到這邊,只是希望提出除了「不支持台灣就滾出台灣」、以及「國際組織為什麼不做在地議題」之外的一些想法。不過如果您是資源有限的人,當然也很歡迎分配您的捐款給更多的在地組織。但我也邀請在地的組織工作者,從另一個角度了解國際基金會,有時候不一定是排擠,而是我們是否能找到機會,選擇在不同位置上工作與共存的方式。希望大家再稍微更瞭解之後,都可以選擇自己的位置去實踐理想。

本文經呂欣潔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你不知道的「議員配合款」:一年上千萬的「私房錢」都花去哪兒?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