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喝聊聊】黃柏恒博士:我不擔心AI致失業潮,而是新階級與無聊

【喝喝聊聊】黃柏恒博士:我不擔心AI致失業潮,而是新階級與無聊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關心人工智能(AI)如何影響人類就業與情感世界等「科技與倫理」的問題,這領域也是PW即將到德國持續研究的重點。對談之後,他說討論這一系列問題感到「愜意」,大概,我們已省下許多時間,不必互相說明基本論據,直入大眾最關心的問題核心。

為甚麼跟黃柏恒喝一杯、聊一聊?

起初知道有黃柏恒(下稱PW)這位思想通透的學者,是透過一位哲學教授介紹,說我一定會有志趣相投之感,結果一如所料,PW看一件事並不囿於某門某派傳統學說,更執著的是如實理解和分析一個問題,並有鮮明的跨學科意向。他更告訴我,很重視牛津大學一位前輩老師Steve Rayner提出的「去範疇學者」(undisciplined scholar)。也許,近年全球統合知識傳播趨勢,香港卻是長年累月被傳統專科教育「框住」的城市,「國際大都會」漸漸顯得失色,人們仍未習慣站在更宏濶的視野看問題。

我們亦順應知識趨勢,關心人工智能(AI)如何影響人類就業與情感世界等「科技與倫理」的問題,這領域也是PW即將到德國持續研究的重點。對談之後,他說討論這一系列問題感到「愜意」,大概,我們已省下許多時間,不必互相說明基本論據,直入大眾最關心的問題核心。

要對人類應變科技衝擊常存信心,不必過於兩極化看問題

在對談之初,我先向PW回顧一些大眾關心AI的脈絡。

王:在本年初,原本早在2013年英國牛津大學研究員發布的「AI搶走工作或失業表」,重新令人熱議,觸發點是日本富國生命保險公司採取實際行動,用AI系統處理賠償個案,裁減一個部門30%人手。任何社會,關心學術理論的人永遠是少數,可是一旦涉及實實在在的利益(尤其職業),人們便警覺或「嚴陣以待」,同時有意弄懂學者的見解。

此後,Amazon試驗全自動銷售店、Alpha Go勝李世乭後再勝柯潔,每一件事都打進讀者的心,也帶來了一定莫名恐慌。這些事標誌AI技術愈來愈成熟,只是問題看來曖昧不清,它逐漸對人們生活有影響,但重大影響的浪潮又似乎「未及身」。

PW:科技衝擊生活這些事情,不管是人們緊張甚或恐慌,我認為是人之常情,因為近代歷史自工業革命以來,我們已一再經歷這樣的浪潮。回想當初火車、汽車的普及,取替了馬匹作為主要交通工具,連帶大量飼養和管理馬匹的工種都會消失;又像機器工廠取替人手製造業等等。可是任何恐慌可能只看到這類故事的一半,還有人們較少想像的另一半,就是新產業和工種興起的可能性,有了火車、汽車,也需要新的人手加以發展。

王:看來你屬於談論科技導致失業偏向樂觀的一派,不過另一派則偏向悲觀,他們認為AI意味更高層級的「自動化」,甚至「全自動化」,即使技術還停留在林林總總的弱AI,併合起來做事可能再不需要人手了,就「假設」真的沒有新工種出現呢?人們對這層面的恐慌似乎有道理。

PW:在我看來,依然不必「徹底恐慌」,原因很簡單,就是人類政府與社會的「應變」能力。新產業取替舊產業,人們可以學懂新技能應變新產業,到了連新技能都不用學了,全交由AI負責,那麼就是政府「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徵AI稅、大眾心態轉化」等應變問題,還是可以適應,可以挺過去的。既然AI完全取替人手,即是依然滿足了「生產」成果,企業的生產成本大減,利潤也急升,又既然失業者眾,全民每月派錢一類概念,自然很少人反對。那時候政府要抽AI稅甚至富人稅,比現在順利得多,唯一存在的只是貧富階級。

大眾承受AI衝擊若心態被動,精神病問題最值得重視

王:看來重點就是你說的「大眾心態轉化」問題,這才是最難「挨」的陣痛期,因為長久以來人們視工作與收入是理所當然,現在無須工作也可從政府取得一定收入,各類產品變得非常廉價足以負擔,剩下難題就是不滿階級及「無聊」。

PW:正是,我擔心的是最後一點,就是不用工作地度日,中間一大段日子做甚麼來填補心理/心靈焦慮,受失業陣痛影響的年代,精神病問題是不容輕視的。而且全球可能會出現一個很諷刺的情境,居住在已發展國家的人,反而精神生活變得不安;而居住在發展中國家的人,可能仍感受到昔日的生活體驗,「暫時」未有大受科技衝擊的焦慮感,保持心理慣性。無論如何,你留意到這些問題的要點嗎?就是政治問題多於經濟問題,因為權力者如何應變很重要,尤其他們是否重視大眾幸福感。

王:聽你這麼說,我突然想到一些大眾可以主動的應變,與其完全被動等待政府和企業安排,其實人類一日未滅亡,一日也重視知識與文藝創作。既然職場工作兩極化很可能出現,將來不是偏好專才管理AI或編程,就是偏好人才從事思想分析或文藝創作,那麼,人們大可盡早準備,即使不適合做編程專業,也可嘗試踏入專業分析或文藝創作。

PW:但你說的兩極化發展到「一個點」,我還是懷疑可以挺多久,因為不管是編程抑或文藝創作,一旦強AI出現,他們有出色的學習及自我完善能力,最終可能真的剩下極少數人管理AI確實無事則可,而AI已證明長遠可以創作一些音樂與文藝作品,初步的成果不斷發生,看來文藝創作亦非AI不能取替。

王:這應該是我們對「創意活動」的判斷問題了,我看人類與AI即使「都可以」從事創作,並行不㪍,不只有完全取替或互相矛盾。因為,創意背後的本質是「獨特」,AI、人類各有各獨特,只有成品有「不同」,就可以並存欣賞,有不同的「好」,獨特也意味有些創意本質無須比較。

PW:這樣的話,你應該是指文藝創作的領域,不像一般生產工種,是有特定功能性質的,而藝術創作準則、評鑑準則並不那麼清晰客觀,大概,最終人類創作已與原來的「工作」沒大關係,是生活其中一種重大意義了。

AI也有最難取替的職業、最難企及的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