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尊敬老師比過好我的人生重要?德國學生勇於「頂撞」教授,嚇傻我這個被馴化的台灣人

難道尊敬老師比過好我的人生重要?德國學生勇於「頂撞」教授,嚇傻我這個被馴化的台灣人
Photo Credit: Yuriy kosygin @ Flickr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反覆在過去受教經驗的「尊師重道」,與Patrick表現出來的「吾愛吾師,但吾更愛真理」兩種價值觀中擺盪,找不到一個平衡點。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我曾經在捷克布拉格當過交換學生,這一年來和來自歐洲各國學生一起上課的經驗,到現在都還是我思考的支點,幫我撐起扎扎實實的生命感。

有一次下課,德國男孩Patrick跟我抱怨老師不願意讓他在家裡自修,堅持他一定要出席上課。

「這不是很正常嗎?出席率本來就是評分規則的一部分啊。」我說。

在台灣的大學,不管是修什麼課,課程大綱的出席率都有很大的比重,我還聽說過有些學校會有教務人員在教室外巡堂依座位點名。

「但規則不一定都是對的。念大學是我自己的選擇,去不去上課也是我自己的選擇。難道大家會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嗎?非得要用規定把學生綁在教室裡面,才叫學習嗎?我相信每個人學習速度不一樣,如果一個人在課堂外可以自主學習,達到在教室裡面同等甚至更高的成效,為什麼一定要在教室裡面呢?妳說,知識重要還是規則重要?」

下一次上課,教室都還鬧哄哄的,Patrick走到講桌前面想再次說服教授。超級無敵害怕衝突的我,緊張的看著Patrick,心裡卻暗自佩服他的勇氣。

「教授,你只要把上課的投影片放到網路上,讓我們可以自己下載,這樣我就可以在家裡自己念了。」Patrick不卑不亢的提出這個要求。

「Patrick,我已經跟你說過,我的這堂課,出席率很重要,你不來我就會當你。來上課的話,你才能學到很多課本上面沒有學到的東西。」教授絲毫不退讓。

「我上學期就修過你的課了,你上課根本沒有討論,也沒有教別的東西,不過就是照著講義念而已,這樣的事我自己也做得來!」Patrick說完直接走出教室,一整個學期沒有再回來了。

下課後,我在學生餐廳的酒吧裡找到他,他還是那個開心的Patrick,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也絲毫不覺得頂撞師長有錯,他就只是堅持做他認為對的事,承擔後果。這一場歐洲校園劇,給了從小上下課都要「起立立正敬禮老師好」的我一個很大的文化衝擊,但是其他歐洲學生並沒有把這當成一件太大的事,就是一次很正常的溝通跟表達自己的看法。

Photo Credit: chia ying Yang @ Flickr CC BY 2.0

其實我國小的時候,也有幾次頂撞過師長的經驗,原因是什麼我忘記了,先不論對錯,但是事後導師和家長總是要求我馬上立刻right now去跟老師道歉。我還記得那種心不甘情不願說「對不起」的心情。但久而久之,也被馴化成聽話的小孩。

國中的時候,曾經和隔壁同學傳紙條,被老師發現,老師竟然一氣之下打了那位同學一巴掌。但是我們這些已經被馴化的學生,沒有人敢站出來說這是不對的,因為「上課要專心聽課,本來就不應該傳紙條啊」。

我反覆在過去受教經驗的「尊師重道」,與Patrick表現出來的「吾愛吾師,但吾更愛真理」兩種價值觀中擺盪,找不到一個平衡點。

一個又一個問題冒了出來。是啊,是誰賦予老師權力的呢?為什麼老師有權力對作文中每個人獨一無二的情感標上一個分數呢?為什麼老師有權力規定我們應該怎麼穿、怎麼學、怎麼活呢?為什麼老師有權力說考上好大學的人生才是對的,只想要好好煮一道菜讓客人開心的心願是錯的呢?為什麼老師有權力讓學生坐在教室裡十幾年,學那些只為了考試,聯考過後就過期的知識呢?

是誰賦予老師這些權力的呢?

為什麼當學生意識到這一切是錯的,開始產生質疑,這樣的學生就是不乖呢?難道知識比規則重要嗎?難道尊敬老師比過好我的人生重要嗎?

台灣校園規則、教室環境與教材內容,乃至宿舍管理的設計,似乎都是「為鞏固權威而設計」(Design for Legitimatizing Authority),鞏固權威就能更好管理,一切都只是為了上位者方便,更好控制學生而設計。

所以有司令台,有校長各處室主任讓小學生站在太陽下報告小學生根本不在乎的事;所以有起立立正敬禮還有老師批改人生與生活的權力;所以有男女分宿,宿舍裡面禁止炊煮的規定;所以有兄友弟恭的「生活與倫理」,有蔣公看見魚逆流而上的國文課本…

Photo Credit: 天才諭 @ Flickr CC BY SA 3.0

「教」和「管」在我看來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教」是看到每一個孩子的獨特之處,帶他引出這個獨特,從這個獨特引出他探索世界的興趣,並學習為自己生命負起全責;「管」則是認定孩子的無知與無能,需要透過由上而下的指導,把孩子捏成你想要的正確的樣子。

台灣的校園裡,如果能夠不怕管理的麻煩,多一點讓孩子負起全責的練習,少一點指導式的「管」,多一點體驗式的「教」,他們也會更不害怕追求自我,並且願意負責與承擔選擇的後果。

尊重他人和好好照顧自己從來就不衝突。「尊敬老師」和「過好人生」也不是二選一,但是如果兩者衝突,我希望能夠有多一點的孩子勇敢選擇後者。

如果學生才是校園的主角,生命才是學習的本體,那我們的校園配置、教室環境、規則與教材內容還有上課方式,又該如何設計,才能讓每一個人都勇於為自己的生命負起全責,活出他獨特精采生命呢?

◎ 這篇文章以我過去的經驗當作素材,因為文章的場域為校園,所以以老師做為權威的代名詞,並不特定指老師這個族群,感謝所有在教學現場的專業人員。

我是苡絃,我以前是糾察隊還是在司令台上面要大家唱國歌的司儀喔。
人助旅行Facebook
人助旅行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