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遊戲》極限生存法則:性愛即武器——王國內的強暴

《權力遊戲》極限生存法則:性愛即武器——王國內的強暴
珊莎.史塔克(Sansa Stark)|Photo Credit: HBO|Game of Thron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真實的世界就跟維斯特洛一樣,不計其數的女人與男人成了強暴受害者。強暴行為完全是攻擊者的過錯,但是我們必須瞭解攻擊者背後的驅動因素,將來才有改變的希望。

文:馬丁.洛伊德(Martin Lloyd)

「你知道我看見了什麼嗎?屠殺。嬰兒、小孩、老人。女人被強暴,不計其數。每個男人的心裡都有一頭怪獸,你把劍交到男人的手上,就喚醒了怪獸。」——喬拉.莫爾蒙

「強暴的主要用意是傷害、玷汙、侮辱他人。」——媒體心理學家喬伊絲.布爾斯(Joyce Brothers)

根據統計數據,每五個女人當中就有一個人這輩子會遭到性暴力對待,但這並不是說,有這麼多的男人會犯下性暴力行為。那麼,我們要如何區分性暴力者呢?強暴行為的背後有諸多因素。傳統的觀念認為強暴是性偏差的行為,也就是說,從前認為強暴犯的動機是出於性欲,強暴犯有別於一般人的地方在於,他們無法抑制衝動,或者實際上施加暴力會引發性興奮。近年來的觀念則是認為,強暴是一種取得權力與控制的手段,性是附帶而來的。綜觀研究結果發現,只歸因於其中一種說法,不盡然能說明強暴的本質。強暴犯的種類不同,動機也各有不同。《權力遊戲》針對實際性暴力與性暴力未遂所做的各種描繪,呈現出若干不同的動機。

權力遊戲P66表 強暴犯 動機
Photo Credit: 采實文化出版

區分強暴犯

強暴犯的動機各有不同,從而有不同的分類法制定出來,依照動機與行為來區分強暴犯的種類。沒有一種分類法是普世皆同,因此才會制定各種分類法,而每種分類法的目的都不盡相同。FBI制定了自己的分類法。在學術圈,最廣為人知的其中一種分類法是《麻州治療中心:強暴犯分類法修訂版》(Massachusetts Treatment Center: Revised Rapist Typology)。雖然有各種修訂版,但還是有許多專業人士運用此法區分強暴犯。此分類法依照強暴犯的動機與侵害行為,將強暴犯分為五大類型,如上方的表格所述。

權力與控制

珊莎.史塔克(Sansa Stark)是實際性暴力與性暴力未遂之下的受害者。在第一起性暴力事件,她被一群暴民拖走,差點遭到強暴。而暴民則是對國王喬佛里.拜拉席恩(Joffrey Baratheon)的政策感到氣憤而這麼做,由此可見,那起事件似乎純粹表達憤怒。攻擊者似乎不是事先打算以暴力或其他方式來尋求性事,反而是飢餓難當,對於國王害人民挨餓的冷血政策,既生氣又沮喪。他們求的是用拳頭發洩怒氣,去傷害某個人,一如別人傷害他們那樣。攻擊珊莎的暴民試圖用性暴力來表達內心的憤怒,符合「廣泛憤怒型」強暴犯的特性。

這類個體的動機是對這世界普遍感到憤怒。廣泛憤怒型強暴犯往往不會預謀性暴力,他們的性攻擊是趁機犯罪。攻擊珊莎的人不可能事先知道那時會發生暴動,他們只是利用暴動的機會,攻擊他人,發洩怒氣。總之,廣泛憤怒型強暴犯的動機不是性。因此,攻擊珊莎的人不是出於性欲的動機,他們只是想要傷害別人罷了。在此例中,強暴是一種手段,用以取得他們人生中沒有的權力。

無論是在維斯特洛,還是在真實世界,許多人都氣憤難平,可是大部分的人都沒有變成強暴犯。那麼,那些變成強暴犯的憤怒者究竟有何不同?相較於其他類型的強暴犯,廣泛憤怒型強暴在病態人格特徵的符合程度較高。病態人格是一系列的人格特徵,主要是跟無法同理他人有關。病態人格的起因可大概分成以下兩種因素:第一種是情緒缺陷,第二種是罪犯生活型態。廣泛憤怒型強暴犯在這兩種因素上的符合程度往往很高,因此通常較容易從事攻擊行為或犯罪行為(亦即第二種因素),而且勢必容易在沮喪之下暴力回應。

社會上一般都會禁止施加痛苦於他人,但廣泛憤怒型強暴犯缺乏同理心(亦即第一種因素),不受這種規範的約束。他們之所以會做出強暴等可怕行徑,是因為他們真的不關心受害者經歷的事情,也不具備關心的能力。由此可見,攻擊珊莎的人極有可能是一群無法體會他人情緒的憤怒暴民。

國王的暴行:性虐待案例

若有人會從傷害他人當中獲得性愉悅,就表示他們符合《心理異常診斷與統計手冊》(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描述的性虐待11。此種疾患具備下列兩種特性:

  1. 造成他人生理或心理痛苦,藉此反覆獲得性興奮。
  2. 一有傷害對方的衝動就採取行動,而對方並未同意;或者一有這種衝動就深感不安,就算沒有採取行動仍舊不安。

如果說有哪個角色是從他人的痛苦當中獲得性興奮,那肯定是喬佛里.拜拉席恩。喬佛里以折磨他人為樂的例子不計其數,但從他有性愛機會卻選擇暴力來看,顯然有性虐待的癖好。喬佛里似乎對性感到不自在,在他的眼裡,暴力反而比較自然。大多數人從性事中滿足的需求,喬佛里則是從施虐中獲得。

強暴的文化

性暴力的一大預測因子就是「超級陽剛」特徵。這項特徵就是重視打鬥,把危險視為刺激,對性的態度冷血無情或不帶個人感情。換句話說,多斯拉克人(Dothraki)十分符合這項特徵。身為游牧戰士的多斯拉克人,似乎就是為了征服而活。他們一征服某個民族,自然就會去強暴女人,不過丹妮莉絲・坦格利安(Daenerys Targaryen)暫時禁止這個習俗。然而,她的努力卻受到強烈的抗拒,畢竟正如多斯拉克人所言,他們的戰利品就是戰後可強暴女人。多斯拉克文化普遍認可強暴行為,也許不適合像前文那樣,把個別的多斯拉克戰士視為某種強暴犯。然而,有一些概念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某些文化會認可如此可怕的行為。

超級陽剛是社會化之下的產品,其源自於社會教導男人要有攻擊性,要有權威,要支持彼此以攻擊性、又敵對的態度對待性事 。在真實世界,這種社會化現象已發生在許多地方。例如:大學校園內的純男性團體。多斯拉克人對於性事的態度,顯然也是敵對又有攻擊性,從他們的婚禮就可以明顯看出。

若超級陽剛的男人開始認為女人跟自己有差別、又有缺陷,甚至因此視女人為危險,那麼這種態度就會變成性暴力。形成一種氛圍,男人既想要女人、又恐懼女人,便以性權力與控制的形式表達。多斯拉克人對待彌麗.馬茲.篤爾(Mirri Maz Duur)的方式即是一例,多斯拉克人強暴了她,也因為她是女巫而心生恐懼。凡是父權社會,超級陽剛都是一大議題,而多斯拉克人正是父權社會。當男性握有優勢權力時,就會覺得自己有權性交,下一節會更詳細討論這一點。有權性交加上超級陽剛,強暴的機率就此增加。因此,在超級陽剛的多斯拉克人文化,幾乎每一個層面都會致使他們認為強暴是合適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