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建仁籲「軍人年改」要跟公教脫鉤,退役飛官敲爛所有勳章

陳建仁籲「軍人年改」要跟公教脫鉤,退役飛官敲爛所有勳章
Photo Credit: 田定忠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空軍退役飛官,反年改、對政府失望,但沒上街頭,而是在家拿出釘鎚敲爛自己得的所有勳章,並以第三人稱寫了篇極短篇文章《褪色的勲章》在退役的空軍飛官圈廣為流傳。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副總統陳建仁11日說,「新式軍人退伍俸給制度」的建立,參考美軍退撫制度,來設計全新的軍人退伍俸給制度,與公教退撫制度脫鉤,以期使軍人退撫基金永續運作。

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召集人陳建仁邀集多位民進黨立法委員到總統府,聽取立委們對軍人退撫制度的建言。

年改會會後發布新聞稿指出,這是第一場次,以後還會陸續邀請執政黨籍立法委員出席提供意見。

年改會指出,與會立委都同意,未來的軍人退撫制度應以國家安全、國防需求為主要考量,而非單純的年金制度改革。為了建立保家衛國的強大精銳部隊,不宜單以財政平衡來思考軍人年金改革。在兼顧社會公平正義的原則下,應讓軍人獲得較佳的退伍金保障,相信全體國民都能理解。

陳副總統在會中表示,在去年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第6次會議,絕大多數委員都表示考量軍人服役特殊性,軍人年金制度應該單獨處理。軍人除高階將官與士官長外,服役期間普遍較短、又因不同階級有不同的強制退役年齡設計。因此,必須有一套全新的制度才能讓軍人退撫基金永續運作。

陳副總統說,「新式軍人退伍俸給制度」的建立,必須基於「促進招募、穩定現役、安撫退員」的目的,參考美軍退撫制度,來設計全新的軍人退伍俸給制度,與公教退撫制度脫鉤,以期使軍人退撫基金永續運作。

至於未來軍人退伍金的額度,立委們則建議,新的退伍俸給制既然是為了有利募兵制度、穩定現役軍心、保障退役官兵、建立強大精銳國軍,應該有較佳的退伍金設計。

綠委促陳副總統親上火線溝通

根據與會人士指出,與會者包括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民進黨籍立委管碧玲、陳亭妃、劉世芳、鍾佳濱、王定宇、劉櫂豪、葉宜津、陳瑩以及國防部官員等人。

民進黨籍立委劉世芳轉述陳副總統說法指出,軍人可能一路領30年至40年的退休俸,希望聽聽立委的意見,看軍人年金改革要怎麼改比較好;陳副總統主要是聽取各立委的意見,與會立委大部分認為,18%優存大致上會比照公教人員落日。

至於樓地板的部分,她說,與會者建議要以職別來做,算法上可能不是只有一項新台幣3萬2160元這個數字,但一切都未確定,既然樓地板未定,所得替代率也無法確定;軍人年改應該來不及在立法院臨時會處理,而討論過程中,也沒有立委提出太激烈的版本。

另位與會的民進黨籍立委說,軍人年金改革不是要改舊的,而是建立新的制度,像美國也是募兵制,可以參考美國的退撫制度,吸收經驗;公教年改是一個階段結束,接下來軍人年改要考量國防需要跟人力安排。

他說,過去習慣說軍公教一體,但軍人身分與角色都不同,要從國防需求來思考,不會沿引公教相關制度。退撫的終極目標,是要跟未來國家年金制度單一化接軌,不是看公教怎麼調整,是全新的思考,不只是改革過去制度問題。

至於九三軍人節可能有大規模反年改抗爭活動,他也表示,會中花很多時間談這個問題,他認為像今天的處理方式是好的,不要等到人家先有成見,來抗議、討公道政府才因應,要事先讓這些人知道政府的態度,這種態度的展現,一致認為由陳副總統來說比較好,陳副總統則回應,為了國家都沒問題。

19989650_1152478868228983_63360926058058
Photo Credit: 田定忠
退役飛官對政府失望,鎯頭敲爛所有勳章

空軍一位退役飛官田定忠上校,反年改,對政府失望,但沒上街頭,而是在家拿出釘鎚敲爛自己得的所有勳章,並以第三人稱寫了篇極短篇文章《褪色的勲章》,近兩日在退役的空軍飛官圈廣為流傳。

中時報導,田定忠受訪表示,他上週在電視看到一群群退休的軍人在台北街頭抗爭的遊行活動,他們正遭到執政者對他們退休年金的清算而憤怒不平;執政者假藉了國家財政危機的名義,完全漠視之前的法律契約行為,以轉型正義為名拿曾經在沙場上為這個國家流血流汗的老兵開鍘,並在媒體及教科書上對這些老人污名批判。於是他順手拉開茶几抽屜,拿出了一支鎯頭,再看了一眼電視螢幕中的畫面,用力地敲向那些已褪了色的勳獎章。他說,這些徽章對他已經毫無意義及價值。

田定忠,民國57年考上高雄中學未讀,但卻擲筆從戎,去唸空軍幼年學校17期,空軍官校56期,民國93年從國防部作次室退伍。民國86年間空軍新竹基地換裝幻象戰機時,曾任基勤大隊上校大隊長,對待基層義務役士官兵甚為寬厚,部屬均稱之為「田大座」。

田定忠所撰《褪色的勳章》全文:

老人從書架上翻出一個盒子,裡面裝滿了一堆過去在軍旅三十年生涯中所獲頒的各類勳獎章。
老人用手撥弄著這些表面已略顯斑駁並失去光彩的勳獎章,心裡湧現一股股複雜的滋味,腦海中也跟著出現了一幕幕已顯模糊的影像。
那是好幾十年前的事了。那一年他剛從空軍官校畢業,派職分發到西部基地的作戰部隊,在部隊的任官佈達典禮上,他見到學長軍常服的左胸口上,掛滿了顏色鮮豔的徽章,下排幾乎是斜紋飾條的飛行作戰獎章,上面則多是直紋飾條且鑲有星星的星序累功獎章,放眼望去,尉官官階者多是兩三排,但校官官階者勳獎章則多至五六排,那些五顏六色的徽章佩掛在深藍的軍常服上,煞是奪目好看。
一排排的徽章代表了軍常服的主人在軍旅建軍備戰工作上流血流汗的付出,也代表了他在萬里長空沙場中,為確保空防安全而奮勇無畏的表現,這些徽章除了紀錄了他為國服務的績效外,也彰顯了沙場男兒不少的英雄氣概!
老人那年才二十三歲,在不久前的空軍官校畢業典禮時,總司令在他軍常服的兩肩佩上了中尉軍官的階級,同時左胸口上佩上了一枚飛行胸章及一枚榮譽徽章,總司令拍拍他的肩膀,用肩章及徽章賦予了他未來的職務與責任!他斜眼望著眼前總司令左胸口幾乎快佩戴到肩膀的十幾排獎章,快速地眨了一下眼皮,把影像收到大腦裡的記憶庫中,他知道那是總司令長年以來為國貢獻的紀錄,也是國家感謝他無悔付出的回報,是一種無上的榮譽,也是一份無形的驕傲。他心想,有朝一日我也會獲得國家給我的勳獎章。
很快地,隨著在部隊中每日必須執行的作戰任務,包括大陸沿海偵巡、拂曉及終昏空中戰鬥巡邏、外島運補掩護、大陸偵照掩護等,每一批飛行任務均可以獲頒作戰積分一至二分,至年度結束時便可以依任務積分的多寡而頒授勳獎章。
老人用手指慢慢地撥弄著盒子內的徽章,宣威、彤弓、雄鷲、翔豹、飛虎、雲龍、、懋績、楷模,及不少的一星、二星累功楷模、懋積獎章,也有忠勤、復興等勳章,林林總總二三十枚。老人看著這些勳獎章,回憶著過去三十年來所付出的辛苦!及一次次差點命喪長空的驚險過程!
軍方勳章由正面角度思考,是由政府組織頒授於個人的榮譽證章,目的是為了表揚和彰顯受勳者對組織的貢獻,對受勳者而言,是一種榮譽或榮耀的象徵。但是換個角度思考時,則不一定是如此光冕堂皇。它是執政者或掌權者利用勳獎制度去奴役、驅使部屬犧牲某些個人的自由,甚至是性命,為執政者達成某種企圖或目的的工具之一。
諷刺的是,這些獎章並無實惠的價值,卻又被主政者賦予某種特殊的意義,被渲染成一種虛無的榮耀。然而,人們在奴性的作用及愚忠教育的影響下,幾乎有志一同的去追求這種虛無又不切實際的功名,背後的代價可能是犧牲了歲月時間或家庭生活,也可能積勞成疾或戕害了身體,最可悲的是依令誓死達成任務的烈士,拼命之後卻命喪黃泉,未獲得任何獎章卻獲得了一塊墓碑。
老人是從沙場中全身而退了,他是非常幸運的一個人,在風雲詭譎的海峽上空沒日沒夜地駕著戰機巡戈著國防的邊疆,所駕駛的戰機在空中也多次發生發生嚴重的故障,但幸運之神眷顧了他,讓他不斷地驚險過關,保全了小命。事後,他也獲得了記功獎勵,但,在事件的天平秤盤上,另一邊放的卻是一塊準備刻上殉難事蹟的大理石,倖存了,給你一紙獎狀及一塊鍍金的獎牌,殉難了,給你一塊大理石墓碑及一坯黃土。
老人再次的翻動著眼前散落桌面的各式勳章,腦子裡一一浮出為國殉難同學、戰友的容顏,想到此,老人眼眶中泛出一絲淚光,臉上擠出一個怪異的表情,唉,大家都好傻呀!還真以為國家民族的前途在自己的雙肩?也還真以為自己是國家的棟樑!
翻開人類戰爭史,從資料中可以看到無數的軍人以獲得政府頒授的勳獎為傲,或整齊排列裱框懸掛中堂,或整齊穿戴出席戰爭紀念活動;人們也會對昔日戰場中的英雄給予尊重的掌聲,甚至起立敬禮,因為他們曾經為國家的生存流過血,那是一個正常國家的人民對戰場英雄唯一的回報。
老人繼續地撫弄著那些徽章,但卻被電視機裡傳來的吵雜聲中斷了手指的動作。
他看了一眼電視螢幕,畫面是一群群退休的軍人在台北街頭抗爭的遊行活動,他們正遭到執政者對他們退休年金的清算而憤怒不平;執政者假藉了國家財政危機的名義,完全漠視之前的法律契約行為,以轉型正義為名拿曾經在沙場上為這個國家流血流汗的老兵開鍘,並在媒體及教科書上對這些老人污名批判。
民國57年考上高雄中學未讀,但卻擲筆從戎,去唸空軍幼年學校17期。民國93年從國防部作次室退伍。上校執政者以軍公教退休年金影響下個世代年輕人的福利為訴求,挑起族群間的鬥爭,他們完全無視自己對經濟建設的無能,也無視政府與人民的法律契約行為,卻企圖以國會多數而另立新法,期能從人民的身上剝削,他們不但是違法亂紀,更是違憲亂政,老人深深地感覺他被無良的政府騙了,也深深地體會到政客的醜陋面貌。
老人曾經深愛這個苦難的國家及這個充滿人情的土地,為了這個國家及這片土地,他不畏生死、不怕艱辛,在國防的最前線枕戈待旦,在工作上夙夜匪懈,直到他老了才離開,而今國家過去答應的全沒有了,國家的信用在無良政客操縱下淪為廢紙,過去有功於國家的軍人在無恥政客眼中淪為竊取國家財政的盜匪。
老人抬頭再看了一眼電視中退伍軍人在酷陽下抗爭的畫面,他順手拉開茶几抽屜,拿出了一支鎯頭,再看了一眼電視螢幕中的畫面,用力地敲向那些已褪了色的獎章。
這些徽章對他已經毫無意義及價值,他過去熱愛的那個國家、給他榮耀的國家、充滿希望與未來的國家已離他而去,眼前的這個國家在無良政客的操弄下,已沒有明天也沒有未來。隨它去吧!
時下的年輕人,不知道你們還有沒有我們那個世代的熱情與傻勁!你們是否還願意為眼前的這個國家流血流汗,去換取每個價值不到五十元的徽章,或是什麼章都沒領到,而由你的家人領到一塊刻有你名字的墓碑!
70團體連署 李來希18日向監院陳情

全國公務人員協會理事長李來希今在軍公教網路之聲表示,18日上午將前往監察院遞交陳情書聲請釋憲,目前已有70多個團體加入連署行列。

李來希說,現在民間有許多人希望軍公教或泛藍另組政黨。但他認為,組政團或政黨一定要有崇高中心思想及年輕人活血加入,才有向外擴展的可能性,未成氣候前勿強出頭,也不宜為了扯其他團體後腿而成立,以免讓主政者找到空隙弱化接下來的抗爭。

李來希表示,錯誤的政策比貪污更可怕,像年金改革政策、一例一休政策、前瞻政策、電業政策、反核政策等,現在不管組黨或組聯盟,性質都似「政策受害者團結組織」,目前他還在研究籌組相關團體的可能性。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羊正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