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以台灣為同心圓的新史觀:以「靜宜大學王勳文化祭」為例

建立以台灣為同心圓的新史觀:以「靜宜大學王勳文化祭」為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靜宜大學王勳文化祭」的辦理經驗中,可以看見我們透過民間信仰的地方參與,意圖使參與夥伴從認識台灣本土的在地神明開始,培養以台灣為同心圓的史觀。

文:李至堉

「台灣」二字由於中華民國政權的關係,在國際上幾乎不被正式承認,導致台灣在國際情勢上往往未戰先輸。無論是跨國際的政治合作還是充滿民族意識的國際賽事,台灣必定處於弱勢地位,輸在起跑點上。

台灣自古以來就長期被外族統治殖民,從荷西到明鄭,再從清國到日治,一直到現在的中華民國,都不是由台灣人透過集體意識所共同建立的國家。

但其實在距今300年的18世紀裡,台灣島上就曾出現兩次獨立建國運動,其一為鴨母王朱一貴創建的「大明國」,其二便是本文主題──林爽文所建立的「順天國」,也許在現今如此困頓的現狀中,這些在台灣歷史上留名的建國革命能帶給現代的我們一些啟示。

林爽文是大里杙莊(今臺中市大里區)人,1786年以天地會領袖之姿發起革命,意圖顛覆清國政權。在這場參與人數最多的林爽文革命中,平日時常械鬥的漳、泉兩方卻罕見地緊密合作,除了因為環境所逼、民不聊生之外,還有一位教科書上從未寫到的關鍵人物從中穿針引線所致,這位關鍵人物便是王勳(另一說為王芬)。

王勳是沙鹿蔴園車埔人,在18世紀時,泉州籍的王勳於蔴園十二庄的車埔出生。王勳平日喜歡研究武術與兵書,因其天生神力、身材過人,自幼便外顯強者風範。王勳以拉車送貨維生,足跡遍布沙鹿、清水、梧棲、大肚和鹿港等地。

當時漳泉紛爭頻傳,王勳因此常常出面調停,若鄉里間有盜匪出沒,王勳也會號召壯丁前去應戰保衛庄里。所以,王勳在中部海線一帶的聲望極高,庄民們都親切地稱他一聲「大哥」。

由於王勳的聲望與實力,1786年林爽文在起義時便與王勳共同揭竿抗清,起建「順天國」。王勳最南從彰化一路打到最北的竹塹(新竹),席捲中部海線,隨即便被冊封為「平海大將軍」。不料隔年卻因同僚出賣,在牛罵頭(清水)遭清兵圍捕,被送往鹿港處決。

王勳遇害之後,庄民因感念其生前對鄉里的奉獻,特地立「福興公」神牌奉祀。雖然王勳凡間肉體已逝,但蔴園十二庄的庄民相信王勳大哥仍默默地保佑著他們,後來神格升級,被敕封為「王勳千歲」,成為臺灣清國統治的所有革命事件中,第一位也是目前唯一一位受封為千歲者。

在這段短短不到兩年的革命運動中,可以看見漳泉兩派因各自頭目的緊密鑲嵌所以開啟了合作機會,進而共同發起這樁影響層面最深、最廣的「林爽文革命」,雖然最後依然宣告失敗,但其在清國革命事件的承先啟後上具有相當時代意義,左手接下上代未完的理想,右手同時種下未來反抗的種子。

回到現今,在台灣人民普遍對中華民國毫無危機感,甚至開始產生認同感的時刻,我們更需回溯過去民主前輩們為了「國家」所做的努力與犧牲,更需去理解當時的政經情勢與論述,並以史借鏡,尋找可能的著力點。同時,我們也需起身行動,透過自我擅長的手法與管道,從各種不同領域中共同走往相同的建國目標。

筆者就讀位於沙鹿的靜宜大學,與主祀王勳千歲的福興宮近在咫尺,於是在得知王勳的故事後,便希望能將這段台灣人因反抗而成神的故事散播給更多人知道,同時,也為了再提倡現今被遺忘或被扭曲的民間信仰,所以便與一干同好發起「靜宜大學王勳文化祭」,希望可以透過文化祭系列活動的舉辦,達成以下三個目標:

1. 回溯王勳生命史,建立以台灣為同心圓的新史觀

既然名為「王勳文化祭」,就必定是以王勳為主要活動人物,我們希望來參加文化祭的每一位夥伴,都能從認識王勳的生命脈絡,並從中連結至背後更廣泛的歷史情境與史觀立場。從林爽文革命、漳泉關係一直到中國與台灣的角色等,思考路徑將由台灣為中心往外擴散,建立以台灣為同心圓的新史觀。

2. 探究庶民信仰文化,融入民間信仰的肌理

在王勳文化祭的系列活動中,我們十分強調學生自主發起、規劃與辦理的特性。從事前的連絡、串連與活動制定,到當天的扛轎、交管與細節處理,都是由夥伴來共同完成。

在民間信仰的儀式活動中,「遶境」是難度很高的活動,必須協調眾多團體間的權力關係,也要有相對應的人力與物資。所以夥伴們能一連三屆讓活動順利圓滿,代表已相當深入當地的民間信仰脈絡裡面,並透過這樣的參與方式融入在地,認識本土。

3. 接上斷鍊的社區參與,培養參與公共事務的習慣

在現今高等教育機構裏面,幾乎沒有人敢說自己與在地社區緊密連結。不是苦於計畫規模與存續,就是沒有學生願意在畢業後繼續留下,造成所謂的「在地連結」只淪為企劃書上的華麗詞藻。

但王勳文化祭由於是一群對於在地社區與民間信仰有著極大熱忱而發起的自願性活動,對於地方參與本就不遺餘力,就算畢業後也常會「回鄉」支援活動,無形中便培養出一群與地方緊密連結的大學生。

另外,由於廟事本身便具有極大的公共性,在發起、籌劃與辦理的過程中,就是進行一次又一次的公共事務參與訓練,對於公民社會的形塑與公共參與的促進有所幫助。

在「靜宜大學王勳文化祭」的辦理經驗中,可以看見我們透過民間信仰的地方參與,意圖使參與夥伴從認識台灣本土的在地神明開始,培養以台灣為同心圓的史觀;也希望從參與庶民文化中,親身地融入在地與本土,讓學術不會只躲在象牙塔裡;最後,透過一次又一次的廟事參與,培養公共事務的參與習慣,朝往公民社會的理想邁進。

再回到文首所提到的台灣國格問題,由於四百年來的殖民沉痾以及過深的黨國遺毒,現今普遍不被認同的建國理念,也許就得透過這樣不同領域、相異手法上的分線推進,才能有實現的一天吧。

本文獲台灣教授協會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