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如果讀心師跟一隻老鼠、蝙蝠、蟑螂「讀心」可以怎樣設想?

【圖說】如果讀心師跟一隻老鼠、蝙蝠、蟑螂「讀心」可以怎樣設想?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事不宜遲,就讓我們先「假設」動物擁有讀心師所聲稱的「心靈」(暫且接納寬鬆的定義),多年來他們宣稱讀心的對象遠不止貓狗,連蟑螂肚痛也能以讀心「溝通」得知,意味他們讀心範圍已超越了一般哺乳類動物,觸及昆蟲世界。好了,又假設一位讀心師打算跟一隻老鼠、蝙蝠和蟑螂「溝通」,你心中第一時間會想像甚麼情境呢?

這兩張圖片加以對比,才較好認清讀心的實際想像

事不宜遲,就讓我們先「假設」動物擁有讀心師所聲稱的「心靈」(暫且接納寬鬆的定義),多年來他們宣稱讀心的對象遠不止貓狗,連蟑螂肚痛也能以讀心「溝通」得知,可見他們讀心範圍已超越了一般哺乳類動物,觸及昆蟲世界。

好了,又假設一位讀心師打算跟一隻老鼠、蝙蝠和蟑螂「溝通」,你心中第一時間會想像甚麼情境呢?是以下這樣嗎?

sendheart
作者提供

很遺憾,由於讀心師所聲稱的「心靈」,是根源於腦部神經結構而來,要「如實」設想運作模式,其實是以下這種「腦部腦部」之間的讀心交流,因為不管你聲稱是透過「量子糾纏、專注冥想」,不管你說的是用任何途徑;最終,你還是要感知那動物對象的意識基礎,把訊息 /訊號傳送到你大腦。要真實地設想讀心的方式,應該是以下這個畫面。

sendheart2
Photo Credit: RearchGate:Adaptive mechanisms underlying the bat biosonar(bat)/ muffin-wangler: Animals Drawing behaviour(cockroach)/ RearchGate: Is It Really a Matter of Simple Dualism? Corticotropin-Releasing Factor Receptors in Body and Mental Health / University of Bristol Youtbue Image(human)

即使你向世人宣稱:那隻蟑螂告訴你牠「肚痛」要休息一下。你經已是假定牠有感知肚痛的神經反應,而且牠的腦部「有想法」,在讀心過程中轉譯成你(人類)能理解的訊息,你才可以知道將故事說出來。

假設你養的蝙蝠「離家出走」,讀心師要如何知道位置?

好了,我們再抽取蝙蝠作為事例。假如有人成功飼養了一隻蝙蝠,主人跟讀心師說打了牠幾下,估計牠太傷心離家出走,三日三夜無回家。正如《有線新聞》報導,如果一隻烏龜是有生命的,讀心師可以感知到牠周遭的環境,連牠「在大盆栽的花盤後面、較黑和潮濕的地方。」等也能感知到。

現在,讀心師的對象是一隻蝙蝠,那隻蝙蝠倚靠甚麼知道自己身處環境的一些資訊?例如是潮濕稍冷的山洞,抑或其他地方?牠身旁有沒有同類?發出甚麼氣味呢?嚴格來說,蝙蝠必須倚靠先天的「生物聲納」(Biosonar)進行回音定位,牠至少要知道自身環境是甚麼,才有可能告訴讀心師。

看來,讀心師如果能夠把蝙蝠大腦感知的聲納訊號,轉譯成人類也能知道牠身處怎樣的環境狀況,這簡直是比目前一切尖端衛星科技、未來人工智慧(AI)更強的能力,像電影中魔法師的超能力或神秘力量。那些讀心之說,等於創作一種表面合符科學,實際天馬行空的玄說,讓人們聯想一些簡單形象化,甚或似卡通動漫的畫面,浮現在腦海,含糊地相信為真,在現實世界具體怎麼做到便不追問下去了。

F3_large
Photo Credit: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PNAS

究竟「量子糾纏」怎麼扯得上「動物讀心」?

而且,新聞報導中的讀心師表示「動物讀心是科學的」,更聲稱透過量子力學的「量子糾纏」(quantum entangled)現象,完成人類與動物之間的「心靈感應」(telepathy)。一旦他聲稱涉及量子物理亞原子粒子層面的世界,即謂如是接通「量子層面-->聯繫動物特定大腦神經-->傳送人腦」,試問怎麼可能做得到?

譬如,2015年荷蘭台夫特理工大學(Delft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研究員做了項測試。有兩顆電子原本糾纏在一起,它們在非常接近的距離,然後,研究員透過兩顆鑽石鎖住電子,把兩顆各有一粒電子的鑽石,分別帶到相距頗遠距離做測試,發現當人觀測出這顆電子為「上旋」,遙遠的另一顆電子被測出「下旋」。情況意味這兩顆電子比光速傳訊還要快,做到瞬間聯繫。顯然,科學家目前認識這種「量子糾纏」,這種理論,根本無法套用人與動物的讀心之上,一來讀心師甚至只透照片讀心,連近距離接觸也不用;更甚,即使用手碰動物,也不表示甚麼,因為人跟動物本來的粒子狀態,就從未糾纏在一起,試問所謂透過量子糾纏讀心,怎麼讀得了?

英國物理學家吉姆.艾爾(Jim Al-Khalili)就如此分析:

「(量子糾纏)從觀察中我們知道粒子的量子特性可以讓它們瞬間遠距聯繫。但是必須說,量子糾纏是沒有辦法用來解釋心靈感應的,如果你正有這種懷疑的話。」(“(quantum entangled) we now know empirically that quantum particles really can have instantaneous long-range links. But, just in case you are wondering, quantum entanglement can’t be invoked to validate telepathy.”)

傳送或接收世間資訊,一切是大腦運算的過程

其實,誠如美國神經科學家大衛.伊葛門(David Eagleman)所言,我們與世間萬事萬物接觸,就像是大腦運算「資訊流」的過程,而不同物種的大腦神經結構,決定了物種如何感知世界的資源來源,像「光子、空氣壓縮波/聲納、分子濃度、壓力、溫度」等等:

「這些電化學訊號在密集的神經元網路中橫衝直撞。神經元就是腦中主要傳訊細胞,人腦中大約有一千億個神經元,在你的一生中,每個神經元每秒鐘會送出數十到數百個電脈衝給其他成千上萬個神經元。你感受到的一切,每一次看到的情景、聽到的聲音、聞到的氣味,並非直接的經驗,而是在腦中這座黑暗的戲院中,經過電化學詮釋之後呈現出來的表演。」

不過,最後必須強調,即使坊間任何聲稱以「量子糾纏」讀心的方式,未有充分的科學證據或理據支持,只是按理據加以批判,並非要否定探索其他溝通方式可能性。關鍵在於「如實表述」,猜測便說猜測,估計便說估計,假設便說假設,未知便說未知,目前有若干證據支持一種說法,便展示出來解釋說明。而不應純粹基於「猜測、估計、假設」便對外宣稱「有證據支持、這樣做會有xx效果」,這就是不實問題,與拒絕探索其他可能性無關,根本無人連任何可能性也希望否定。


猜你喜歡


俄烏戰火後的危機!台灣天然氣10%缺口 中油準備好應戰了嗎?

俄烏戰火後的危機!台灣天然氣10%缺口 中油準備好應戰了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天然氣被國際視為最佳橋接能源,台灣也計畫將燃氣發電佔比調升至50%、燃煤降至30%、綠能提高至20%,以完成2025年非核家園之能源轉型目標;然而台灣天然氣幾乎全仰賴進口,若要提高燃氣發電配比,勢必要增加氣源購置,並確保原料能穩定輸入。

氣候快速變遷、全球暖化劇烈,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巴黎氣候協議》主張各國政府應減少碳排、調整能源配比,以逐步朝向100%再生能源發電的綠色未來。天然氣被國際視為最佳橋接能源,台灣也計畫將燃氣發電佔比調升至50%、燃煤降至30%、綠能提高至20%,以完成2025年非核家園之能源轉型目標;然而台灣天然氣幾乎全仰賴進口,若要提高燃氣發電配比,勢必要增加氣源購置,並確保原料能穩定輸入。

經濟部統計台灣天然氣進口比例,分別是澳洲約32%、卡達約25%、俄羅斯約10%。適逢今(2022)年3月中油與俄簽約供氣合約期滿,也因俄國總統普丁宣布「不友善國家」須以盧布購買天然氣,中油表示將不會與俄羅斯續約,現貨氣將採機動性購買,由不特定國家作為供應替代方案;然而,不指定氣源又想隨時找到符合的供貨量、熱值與船期安排來購買,供氣真能唾手可得、穩定無虞?外界都在熱切關注。

綜觀國際天然氣進出口趨勢,澳洲東部新興煤層天然氣(Coal Seam Gas,簡稱CSG)出口量持續成長,70%輸出至日本、韓國、中國等亞洲多國市場,使澳洲仍坐擁世界最大液化天然氣供應國寶座。傳統天然氣是由不透水岩石覆蓋的多孔砂岩地層中取得,氣體透過浮力經氣井移動至地面,無需抽取,但隨蘊藏量下降,需要由非傳統天然氣來補足。過去CSG熱值低,且技術未臻純熟、用水量高、恐有污染風險而無法量產;如今技術革新,能夠利用壓力變化來取得吸附於煤質基中的天然氣,同時用水量少,不致消耗澳洲珍貴的水資源,且鑽井成本比傳統多孔砂岩層天然氣低廉許多。

為供應出口所需,澳洲東岸的傳統天然氣儲量面臨枯竭窘境,未來5-7年須倚靠昆士蘭州內超過85%的大型CSG庫存,來支持生產量能,轉換為液化天然氣(Liquefied Natural Gas,簡稱LNG)滿足外銷需與其國內市場需求。澳洲政府也正擴大天然氣運輸管道佈建與效能,將北部與東部市場連接,並開發更多氣田,強化天然氣現貨供應力。我國雖然與澳洲簽約購置天然氣,但大多與西澳地區供應商交易,未與東澳產業締結合作關係,少了對新興氣源的探索,十分可惜。

對於俄羅斯「斷氣」解方,亦有增加卡達進口之呼聲,但中東區域局勢不定,恐對氣源供應造成嚴重影響。美國於1984年將伊朗列為恐怖主義國家,而沙烏地阿拉伯等中東鄰近國家也因伊斯蘭教派立場分歧,與伊朗對立,其友好國卡達也遭受波及,與多國失去外交關係,被施以經濟與交通封鎖,天然氣出口風險極高。已有烏俄戰爭作為前車之鑑,中東長久以來政局動盪,只怕危機一觸即發,造成台灣氣源將出現更大的缺口。

當亞洲國家紛紛採買東澳LNG,台灣進口澳洲LNG卻僅限於西部、尋找隨機氣源現貨氣供發電使用,不僅錯過購置先機,更難保充足貨源。東澳天然氣在國際間炙手可熱,但中油是否已準備與東澳廠商發展堅實合作關係、入手穩定氣源未雨綢繆、深化與澳洲經貿交流?除了深思熟慮,也須儘速展開東澳天然氣採買計畫,才可確保燃氣供電原料充沛、穩健能源轉型進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