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工遭性侵起訴率偏低 民團籲司法人員看見移工真實處境

移工遭性侵起訴率偏低 民團籲司法人員看見移工真實處境
示意圖。|Photo Credit: 李季霖@Flickr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說,基金會經手的20個移工性侵案件中,5件不能起訴、13件不起訴,只有2件起訴了還在司法程序中。

近日在挺移工(TIG)網路社團,有篇文章指出一位菲律賓女看護遭僱主三次性侵,卻遭檢察官不公對待,11日民進黨立委尤美女、林淑芬,偕同婦女、移工團體舉行記者會,呼籲司法人員應看見移工真實處境。

文章指出:

在第一次性侵發生後,她很害怕如果別人知道她被性侵後用異樣眼光看待她,所以J努力想要武裝起自己去應對別人,掛著禮貌性的微笑,希冀別人不要發現她其實微微在顫抖。她只想要平靜的日子,希望雇主不要再有下一次。
可惜天不從人願。

第二次被性侵,是發生在第三次性侵的兩三天前。雇主拉開她的雙腳,力氣好大,她沒有辦法踢她。「結束後他把我丟在那邊,打開門走掉,我當時一直哭,甚至想說他如果有回來,我要殺他,但我想到我在倒數日期,我要離開這個家,但我想到阿嬤,又放不下......」

這段是J在開庭時對檢察官說過的話,檢察官明明聽見了,但在最後不起訴書中,他仍然在質疑,為什麼前兩次不積極求救呢?

公庫報導,汪英達表示,不起訴書內容全採信雇主說法,卻不採信移工說詞。雇主辯稱是「合意性交」,事後都有給錢,不理會移工說的性侵三次;此外甚至有仲介出面表示,在醫院曾看到移工臉上帶著笑容,不像被害人。

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庇護中心主任汪英達對此反駁,表示移工是在工作當中,並非性侵當下,並不能推翻被害人受害事實,此外雇主暴力性侵移工時致使陰道出血,雇主表示是經血,高檢檢察官說「不無可能」。

蘋果報導,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說,基金會經手的20個移工性侵案件中,5件不能起訴、13件不起訴,只有2件起訴了還在司法程序中。這些不起訴的理由包括:「性侵為何沒有立刻報案」、「性侵後應該避免與加害者同室,受害者沒有顯與常情不符」、「原告沒有表現焦慮憂傷,不像性侵被害人」、「原告未陷於不能與外界連絡的處境,為何沒有立即求援」,這些理由都凸顯司法人員無真正了解移工處境。

新聞來源:

相關評論:歧視的台灣人,卑劣的人權觀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