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本佳人,奈何作賊?健保署才是造成台灣醫療崩壞的最大推手

卿本佳人,奈何作賊?健保署才是造成台灣醫療崩壞的最大推手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醫院與醫師們,佳人作賊固然不對,但是老是拿這種不合理作法,來逼醫學中心與大醫院就範的健保署,難道你們不才是造成台灣即將到來的醫療崩壞的最大推手嗎?

文:王明鉅醫師

卿本佳人,奈何作賊,其實全是被逼的。

今天(7月12日)的晚報大幅報導了有幾家大醫院要求醫師,把輕症病人的診斷碼,改為比較嚴重疾病的診斷碼。

醫院這麼作,當然不對。但是問題的源頭其實是健保署自己。

為什麼醫院要這麼作?因為健保署要求所有的大醫院今年門診看輕症病人的比例要比去年少一成。為什麼健保署會有這種要求?因為去年底的全民健康保險會(裏面有醫界與許多非醫界的各界代表,也是理論上全民健保的最高決策機構),要求健保署要落實分級醫療,所以大醫院看輕症病人的比例要比前一年低10%。

健保會這種要求,乍聽之下很合理,大醫院的確不應該看太多輕症病人。但問題是,病人的就醫習慣在全民健保制度二十多年下來,早就有了固定的模式。身體不舒服想看病,每個人都有自己要到哪裏去看病的決策辦法。

在病人進了醫院離開醫師診間之前,其實沒人知道他到底是輕症還是重症。頭痛可以是感冒,也可能是腦子裏有顆動脈瘤;常咳嗽可以是氣管炎,可以是過敏,也可以是肺結核甚至是肺癌。

健保會要求大醫院要少看輕症的病人,這是拿醫師看完病有了初步診斷的「後見之明」,反過來要求醫院說,這些被你診斷為輕症的病人,你為什麼要看這麼多?

除非這些輕症病人是大醫院用各種方法去促銷、招攬來的,否則的話,健保會該要求的對象,是全國民眾你生病之後,不管你自己覺得是大病還是小病,請先到你的家庭醫師或你常去的診所看病,不要身體一有不舒服,就立刻到大醫院看病。 

健保會的委員們作不了這種要求民眾的決議,被監督的健保署不但不向健保會釐清這種方式本末倒置,也對分級醫療的推動起不了作用。反而硬是在今年初一連開了好幾次會議。先是努力想界定「到底哪些疾病的診斷碼,可以歸類為輕症?」,然後健保署接著再要求所有的大醫院,被醫師看完病,寫下這些「輕症診斷碼」的病人數目,都要比前一年少10%。如果大醫院作不到少10%的話,就要被扣幾百萬到上千萬。

醫院明明沒辦法在病人坐下來給醫師看完診之前,就先未卜先知地知道他會是「哪一個輕症的疾病診斷碼」,然後勸他就退掛別看門診了。但是醫院又不願意被健保署扣掉幾百萬,兩難之下醫院才會出此下策,要求醫師把看了病寫了診斷碼,但又是可能會被扣錢的輕症診斷碼,改成不會被扣錢的較嚴重疾病的診斷碼。

分級醫療作得最不好的,都是都會區。因為那兒有最多的醫療資源。作得最不好的我猜一定是台北區,因為那兒有最多的醫學中心。對民眾來說,趕快讓身體好起來最重要,分級醫療是你家的事,與我何干?

落實分級醫療很重要。但要落實分級醫療的辦法,得要讓全國民眾生病之後,不管大病小病,都有他信得過的家庭醫師可以諮詢、看病;再加上限制民眾不能任意就醫,不能想到哪裏看就到哪裏看。

健保署不從這些問題的源頭下手,柿子專挑軟的吃,反正你們這些醫學中心,為了維持醫學中心的名份,我健保署不管作什麼決策,你都得照辦。才會出現這種醫學中心毫無能力未卜先知來讓輕症病人不要上門,卻硬要醫學中心都要配合,否則就扣錢的不合理作法。

醫院與醫師們,佳人作賊固然不對,但是老是拿這種不合理作法,來逼醫學中心與大醫院就範的健保署,難道你們不才是造成台灣即將到來的醫療崩壞的最大推手嗎?

本文經王明鉅醫師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