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末代本因坊的圍棋頂尖對決,都在川端康成的筆下活靈活現

Photo Credit: fsbraun, pixabayCC0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你還沒下過圍棋,川端康成的《名人》可以帶領你從一個文化人的角度,一窺圍棋這項競技藝術的內涵。如果你有些許的圍棋實戰經驗,閱讀《名人》將帶領你深入欣賞,一場圍棋武林頂尖對決,其幕前幕後的點點滴滴;而如果你與圍棋結緣已久,自詡已是圍棋界的一份子,那你更必須讀《名人》,深入了解在圍棋藝術中,這個古典主義與現代主義的轉折點。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本文為川端康成《名人》新版導讀

文:張懷一(台灣棋院職業棋士、前台灣圍棋教育推廣協會秘書長)

如果你還沒下過圍棋,《名人》可以帶領你從一個文化人的角度,一窺圍棋這項競技藝術的內涵。如果你有些許的圍棋實戰經驗,閱讀《名人》將帶領你深入欣賞,一場圍棋武林頂尖對決,其幕前幕後的點點滴滴;而如果你與圍棋結緣已久,自詡已是圍棋界的一份子,那你更必須讀《名人》,深入了解在圍棋藝術中,這個古典主義與現代主義的轉折點。

圍棋在四千多年前起源於中國;而職業棋士的出現,則是在四百年前的日本。所謂的「職業棋士」,顧名思義,就是以棋為業,且有足夠薪水安身立命的文化工作者。當時德川家康對圍棋頗感興趣,認為這是一項值得推行的文化技藝,於是撥出經費,並訂定的棋士的薪水及棋力認定制度,是為圍棋職業制度的開端。而「名人」這個稱號,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的。只有技壓群雄,並德望服眾,才能夠獲得名人的稱號。身為名人,除了聲望、地位外,俸祿也是相當高的;用白話文來說,可說是「日本圍棋部部長」。

當時的名人是終身制,即一次只能有一位,且須等到其去世或宣布徹底退休,方可有下一位名人上任;若當代並無出類拔萃的人才,也有可能從缺。從江戶時代的第一位名人本因坊算砂,到「末代名人」本因坊秀哉(即本小說的靈魂人物),三百年間,圍棋史上總共只有十位名人。由此不難理解,為何川端康成對秀哉總是抱著一股與歷史連結的敬意。

秀哉上任名人於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的一九一四年,一個世界變化無比快速的時代。一九二四年,一個與過去三百年經營手法截然不同的新圍棋機構「日本棋院」成立了。作為圍棋界的領導人,秀哉繼續領導著這個新生的機構,做了不少因應時代的改革。而在他準備退休時,日本棋院多位要角幾經討論,認為傳統的名人制度,已無法迎合新時代的快速腳步。於是他們同秀哉與其門下眾弟子協商,希望在其引退後即終止傳統名人制。

幾經商討,秀哉也看到了世界變化之快速,同意了終止傳統名人制度,並同意在退休前作最後一盤的正式對局;由日本棋院舉辦極為正式的選拔賽,選出一位棋士與名人對弈。最後,年輕一代的佼佼者木谷實(小說中的「大竹」)技壓群雄,獲得了與「末代名人」對弈的殊榮。一九三八年六月二十六日,「名人引退棋」開弈。垂垂老矣的六十四歲名人,對陣當打之年的二十九歲年輕棋士。而這局棋不論結局如何,都宣布了一個新時代的開始。

以現代的觀點來看,秀哉出戰這場對局實在是不智的。作為引退的特別活動,應該還是有其他選項的。六十四歲對陣二十九歲,體力上的差距實在太大了;整場比賽,可預期地,將是對老名人身體的折磨(後來的情形甚至比預期還慘——中途秀哉因生病住院停賽三個月)。但他自己卻選擇了接受折磨,也許是「求道」的精神讓他走上這個選項的吧……也許他希望在退休之前,再享受一次與對手一同創作一盤具美感的棋局。

細讀《名人》,不難發現作者對秀哉的推崇,與對大竹的略感失望;這是因為他身為文學家,把圍棋當作是一項藝術看吧!圍棋是「藝術」與「競技」兩者的合體;傳統圍棋極度重視圍棋藝術層面,如文中秀哉所說:「這盤棋也就算完了。大竹下了封手,我就不行了。這好比在難得的圖畫上塗了黑墨一樣」。而現代的圍棋,是以競技與勝負為核心;如文中大竹各種的不輕易與名人妥協——要求「棋盤面前,人人平等」的現代精神。很多時候這類的觀念,很難評判其對錯,只是時代不同罷了。而從川端康成的描述,可以讀出他對傳統文化逐漸流逝的惋惜。

作為一篇小說,《名人》極為罕見地使用了大量的真名——事實上,除了將真實世界的木谷實化名為「大竹」外,其它都使用了真名。關於川端康成為何做此決定,最大的可能,應該是他不想直接批評到木谷實吧!畢竟他對小說中的大竹(也就是木谷實)頗有微詞,認為他對待象徵傳統且已如此年邁的名人,卻處處以新時代標準行事,是有失厚道的。

八十年後的今天,圍棋界再一次面臨著時代的轉換——二零一六年三月,由英國Deepmind公司研發出的圍棋對弈程式Alphago,以四比一擊敗了南韓圍棋界領軍人物李世石;二零一七年一月,在網路上以六十比零擊敗世界各地眾多九段;二零一七年五月,以三比零戰勝了世界排名第一的中國棋手柯潔,並在對陣五位世界冠軍聯手的團隊的特別對局中取得了勝利。如今,圍棋AI程式棋力超越人類已是不爭的事實。十年後,大家都將可以用不高的價格買到擁有職業高手棋力的圍棋程式。人類高手們該如何面對這個在競技層面已完全不敵機器的時代呢?會不會藝術價值會再度成為圍棋重要的一環呢?

所謂鑑古通今;讓我們來細細品味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筆下,「傳統圍棋藝術」引退的時刻;然後再來想想,人類要如何面對這個沒有人能預測五年後世界是甚麼樣的時代呢?

(註:今日的名人,已經成為一個比賽,其冠軍在該年即可稱為名人,其意義與含金量是完全比不上傳統名人的)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名人》,木馬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川端康成
譯者:葉渭渠

1938年,高齡65歲的本因坊秀哉名人準備告別棋壇,展開與木谷實七段(29歲)的比賽。由於名人後來才發現自己罹患極為嚴重的慢性心臟病,比賽後來數次中斷,從1938年的6月26日,一直下到了12月4日;最後,「五十年不敗」的秀哉名人敗給了棋壇新星木谷實,一年多後便與世長辭,享年六十七歲。這場日本圍棋史上可說是空前絕後、極為重要的名人告別賽,由吳清源擔任解說,作家川端康成本人則應《東京日日新聞》之邀,以特約記者的身分,負責撰寫觀戰記,並於報上連載——寫下了長達64回、大獲成功的報導。

它不僅是棋迷或文學愛好者必讀之佳作,更能一窺川端康成在心中是如何看待這充滿日本人文氣質的圍棋運動及其精神世界。在所有的日本棋譜中,幾乎都會收入這名人告別賽這局,它象徵著日本圍棋的一個時代的終結——川端康成從新的對局規則、規定,一再表示過去那曾經充滿對對手、前輩的信任與尊敬的世界不再復返——而本因坊秀哉名人,這位日本傳統圍棋的最後一位棋手、本因坊末代掌門人、最後一位終身制的名人,如何以意志力與堅強的鬥志,堅持完成這前後長達6個月的一盤棋,都在川端康成的筆下展開;無論是對於秀哉名人個人的細微描寫,還是對圍棋藝術鞭辟入裡的評論,都展現了作者強烈投注的熱情。

名人
Photo Credit: 木馬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彭振宣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