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讚揚蔣經國的部分作為時,有沒有把蔣視為獨裁者?

柯文哲讚揚蔣經國的部分作為時,有沒有把蔣視為獨裁者?
Photo Credit: 柯文哲F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柯文哲為了「漂亮適合坐櫃台」之說而道歉,但仍堅持讚蔣說法,或許他也清楚,怎麼看待蔣經國,牽涉了價值判斷,而他選擇忠於自己心中的天平。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柯文哲最近在臉書稱讚蔣經國時代政風廉潔,引發親綠人士撻伐,這使我想到了一件往事。1988年1月13日蔣經國過世,當時我就讀台大一年級,正跟一位同年級台大女生通信交往,她在信上提到了將要到圓山「瞻仰蔣經國遺容」,問我要不要同行?我一看氣炸了,馬上寫了回信數落她一頓:你如果知道獨裁者蔣經國殺了多少無辜的台灣人,你就不會做出這等傻事。

在那個時代,如果你只讀國民黨政府底下,被學子戲稱為「國立殯儀館」的國立編譯館發下的教科書,當然就會像那位女生一樣,對蔣經國的死感到山河震動,天人同悲。即使身處期末考期間,從台大坐公車到圓山也不怎麼方便,甚至還得在太陽下排隊等候許久,再怎麼辛苦,還是想要過去向偉人致意,感謝他對國家與人民所做的貢獻。

怎麼不坐捷運過去?台北捷運開工是兩年後的事,新的台北車站正在興建,對面的新光摩天大樓也在規劃當中,台北就要脫胎換骨。兩年後,1990年,台北股價破萬點,忠孝東路房價飆了四倍,那年三月爆發了野百合學運。為什麼蔣經國過世兩年以後,台灣的政治經濟馬上改頭換面,躋身富強康樂的東亞新興民主國家?當然是蔣經國時代,奠下了政經起飛的基礎。

在經濟上,台灣在1975年,蔣介石死的時候,每人平均GDP是979美元,到了蔣經國過世前一年,1987年,已經躍升到了5,379美元;在政治上,1970年代後期,蔣經國的獨裁統治有鬆綁的趨勢,尤其在美麗島事件以後,他看到民主是台灣社會大勢所趨,逐漸回應了台灣人的要求,終於在1987年7月15日宣布解除了長達38年的戒嚴。

這是許多台灣人至今懷念蔣經國的主要原因,也是那位與我交往的女孩,之所以要去看躺在棺材裡的蔣經國的理由。問題來了,柯文哲讚揚蔣經國的理由,應該也是如此,只是他的著眼點比較奇怪,說是「蔣經國時代對政府官員操守及政商關係的嚴格規範,應成為台灣政治的典範」,這是一般推崇蔣經國的人,比較少提到的,因為這根本不是重點。

蔣經國時代不只貪污舞弊、政商勾結比較少,連街上流氓也比較少,為什麼?那時警察外出執勤都會帶把剪刀,在路上看到男生頭髮太長,可以當場給你來個剃光頭,整肅儀容。同樣的道理,蔣經國的情治軍特系統,如大網一般緊縛台灣社會,普天之下,到處是蔣經國的耳目與爪牙,官商要怎麼在暗處勾結?根本沒有暗處啊。

我就吃過國民黨特務的虧,當時我們在台大男11宿舍密祕結社,鼓吹台灣獨立,明明像天地會一樣,每個成員發誓不得對外洩漏集會之事,連女友都不能講,但教官就是有辦法拿到我們的內部開會通知與傳單。簡單講,獨裁時代,人民根本沒有自由與隱私,要幹壞事當然不容易。

問題又來了,菲律賓的馬可仕也是獨裁者,為什麼他與他的家族及黨羽,搞了那麼多錢財,富可敵國?可見獨裁者也會貪污。關於這點,吳乃德在2003年這篇〈回憶蔣經國,懷念蔣經國〉的論文裡講得很清楚,蔣經國是所謂的現代獨裁者,他們雖然採行高壓統治,但也在意人民感受與評價,不像傳統獨裁者,帝王一般只注重個人享受、榮華富貴。

現代獨裁者也是獨裁者,開明專制還是專制,這是評價蔣經國該有的基本原則,也是蘇貞昌今天在臉書批評柯文哲讚揚蔣經國一事,所採行的論點。也就是說,柯文哲讚揚蔣經國的部分作為時,有沒有把蔣經國視為獨裁者?這是柯文哲沒有講清楚,或者刻意遺漏之處。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蔣經國是獨裁者,學者都同意,但蔣經國是不是暴君,可就大有疑問了。蔣經國最大的過錯當然是執行白色恐怖,幾十年間,據統計,約有三萬人被羅織入獄,其中約有四、五千人被槍斃。此外,更有好幾件令人髮指的暗殺慘案,與蔣經國脫不了關係,比如林宅血案等。即便如此,在這波批判柯文哲的言論裡,有人把蔣經國比擬成希特勒或者史達林,倒也沒有必要。希特勒的殘暴,沒去過奧許維茲的人不會理解。

至於有人認為,柯文哲恐怕不了解白色恐怖,才會美化蔣經國,比如姚人多就說柯文哲的讚蔣,「反映了他從小到大所受的歷史教育」,意思就是說,柯文哲除了「國立殯儀館」那套歷史課本以外,沒讀過《台灣人四百年史》之類的禁書。是這樣嗎?要說跟我通信的女孩沒讀過禁書,還有幾分可能,但如果認為全台禁書販賣大本營的公館商圈裡,沒有一個名叫柯文哲的醫學生出沒,那恐怕就跟那年代,老舊光華商場裡,沒有出現買「小本的」的男大生一樣,機會不大。

柯文哲說他二十歲時的願望是推翻國民黨,可見老早知道國民黨與蔣經國的真面目。吳乃德說蔣經國是「受人愛戴的獨裁者」,柯文哲之讚蔣,有人說他或許為了拉攏藍營選民,故意忽略蔣的獨裁面,只觸及受人愛戴部份,但柯文哲強調自己「follow my mind」,也就是順從真心講真話,可見他真的認為蔣經國並非一無是處,不是為了選舉而巴結藍營選民。

柯文哲的發言人在談話節目裡說,就像日本人對台灣的殖民統治,並非一無是處,至今讓許多台灣人津津樂道,同理,蔣經國的獨裁統治,也不必用非黑即白的方式來看待。這樣的註解,確實有其說服力。

蔣經國至今仍有半數台灣人給予不錯評價,如果現在是1988年,你可以說那是民智未開,獨裁洗腦成功之故,但蔣經國過世已經二十幾年了,禁書早已再版、三版,甚至沒什麼人要看了,蔣經國在世時做了什麼事,多數台灣人怎麼會不清楚。

蔣經國輕車簡從,穿著夾克深入民間的形象,深植人心,而他生活簡單,沒有累積大筆個人財富,也是事實。吳乃德認為蔣經國對台灣民主最大的貢獻是迫於時勢潮流,兼以受美國影響,將自己設下的民主障礙移開,把台灣帶向民主的道路,但本質上他還是獨裁者。

韓國朴正熙也是獨裁者,至今也受到不少韓國人懷念,他的女兒甚至當上了總統。柯文哲為了「漂亮適合坐櫃台」之說而道歉,但仍堅持讚蔣說法,或許他也清楚,怎麼看待蔣經國,牽涉了價值判斷,而他選擇忠於自己心中的價值判斷天平。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沈政男部落格